,!

擴端兩手一攤請王兄原諒,十分無奈的說他也是軍令難違不敢多言,乃迫不得已啊。

闊端有意打悲情牌,實是為了離間塔擦兒和呼畢力。

他告訴塔擦兒,呼畢力獻上了一劑良方,東路軍將跨過大江進軍臨安,奪取大宋朝廷的銀子,伺機抓捕大宋皇帝。

因為,王庭現在銀子奇缺,所以,大汗下令各地務必配合,為呼畢力打劫臨安贏得時間。

塔擦兒和呼畢力有隙,不屑的說就他那兩下子還能抓住宋皇?想得美。

擴端無奈的說大汗可是聽進去了,咱們還是在這裡為他爭取半月的時間吧。

塔擦兒也是很無趣,又發下軍令叫不走了,各軍上城守衛。南陽城裡折騰了一宿,天亮後慢慢平靜下來。

趙玉林睡了一覺起來,卻見肖豔守在床邊打盹兒,他問啥時候進來的?

肖豔說她也是剛進來,衛士講少爺睡得遲,她就在床邊守著啦。

他說她自己身體都不好,還來管他乾嘛?

先管好自己。

肖豔很開森的給他端來新沏的茶水。趙玉林吃過一口去沐浴,小姑娘屁顛顛的將衣服給他送到了進來,他三下兩下洗乾淨轉出屏風,正好讓肖豔一覽無餘。

趙玉林慌忙用雙手捂住下麵,兩個人都弄了個麵紅耳赤。

他穿好衣服出來問飛虎:咋就冇攔住?

飛虎笑嘻嘻的說是肖督查自己要進去的。

他照著飛虎的屁股踢了一腳說以後都交給他做,當真是耍懶了。

臨安朝廷,皇帝接到江北餘街的急報,蒙軍大舉南下了。

果然不出趙玉林所料呢,這小子還真是神了。皇帝召見史兒子和樞密院副使趙彥那廷議軍事。

趙彥那曉得此次蒙軍南下肯定不簡單,連趙玉林都發來了告急文書,足見蒙軍事大。他急切的說還是準備遷都吧,江北大軍怕是難以抵擋北蠻的進攻。

史兒子心裡火氣騰就上來了,這廝咋就和那趙棄兒一個鼻孔出氣了呢?他憤怒的看著趙彥那大罵懦夫,都叫北蠻給嚇破膽啦?

敵人還隔著大江呢,就要腳底抹油開溜了,哪是領兵乾臣所為?

他給皇帝進言,讓孟珙立即領兵馳援建康前線,著趙棄兒多路齊發,襲擾北方牽製敵人。

皇帝將皇城司剛收到的密報交給近侍太監叫他看,神威軍三日前就已經出動,出潼關東進和蒙軍拚搶函穀關了。

這個動靜還不夠大嗎?

趙玉林的密信上還說要北上攻打洛陽,造成神威軍全麵進攻的態勢。

史兒子見機的很,馬上改了口氣,笑嘻嘻的說趙指揮使料得先機,已經出手,咱們就不用擔心了,讓孟大將軍東進馳援建康府,更能保證京畿重地安全。

趙彥那說那就得讓神威軍東進守住棗陽,否則襄陽危也。

史兒子的目的就是要趙玉林分擔抗擊蒙軍正麵的壓力,肯定就是要神威軍去守住棗陽啦。

他給趙玉林戴上一頂高帽子,說趙指揮使這些年治軍有方,隊伍發展迅猛,相信他們定能守住襄陽。

皇帝肯定怕死啦,立即叫就這麼辦,趕快調荊州軍和臨安附近的宋軍東進建康勤王。

臨安朝廷迅速將一道道聖旨發了出去。

但是,戰場瞬息萬變,原本龜縮在南陽的塔擦兒孤注一擲,突然發兵唐州,意圖拿下唐州,牽製宋軍北上。

楊興運接到報告立即來找趙玉林,趙玉林凝神片刻說敵人不上鉤,反其道而行之,有意思了。

他判斷塔擦兒還要來一手,不打內鄉都會南下打鄧州,叫兩地首先收縮兵力,遷走百姓。

果然,次日下午軍報就來了,塔擦兒軍一路燒殺搶掠去了鄧州。

楊興運立即感到壓力倍增。

趙玉林卻是一點兒也不慌,他叫傳令放棄唐州,退去孟大將軍的棗陽,令江海領兵北上反擊蒙軍。

鄧州必須死守,不然蒙軍會直接威脅老河口。

楊興運立即去調兵遣將。

剛剛安排妥當,皇城司送來了朝廷的聖旨和孟大將軍的密信,他的荊州軍已經整裝出發,馳援建康,叫神威軍立即進駐棗陽,補上荊州軍走後的防禦空擋。

這一搞,讓趙玉林都警惕起來。

孟珙軍力雖然不怎麼樣,但是他作戰有方,敢於出手,善打巧仗,塔擦兒可是忌憚著在。

如今他要領著荊州軍東進,塔擦兒必定南下打劫。

楊興運說眼下最近的就是襄陽守軍,隻有調郭靜領兵進駐棗陽,接應唐州軍民南下避戰。

趙玉林點點頭,叫給唐州的守軍傳令相機行事,若是敵人來的太快,則宜固守待援,堅守城池等待戰機。

他擔心唐州撤退不及,被蒙軍的輕騎兵追著打的話損失就大了。

趙玉林在院子裡沉思,蒙軍這樣乾的目的是啥?他們不顧洛陽的安危,不顧自己兵力不足強行南下?

難道是認為神威軍不堪一擊?

還是獲悉了孟珙將調離荊湖戰區?

趙玉林有些後怕了,若是塔擦兒比他還先曉得孟珙要走,那絕對是朝廷裡的高級官員投敵叛國,提前向蒙軍送出了情報。

趙玉林毫無辦法,隻能按照最壞的情況打算。

他叫楊興運立即調整部署,敵人的重點進攻方向既然在南邊,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那就讓南邊的兄弟給抗住。

叫劉啟光不顧一切,乾脆的拿下函穀關與三縱會師,給他打進陝州。

襄陽城裡,郭靜接到立即東去駐防棗陽的軍令後整軍出發,女幫主和曲正祥師傅在城外送行,看著隊伍遠去,曲師傅給女幫主講,眼下城裡冇有軍隊了,少爺的意思是請丐幫弟子維持城裡的治安。

女幫主心裡還在唸叨她的靜哥哥呢,聽著曲師傅說話馬上回過頭來看他。師傅說請知府大人調集丐幫弟子守城。

此時,女幫主已經將幫中事務交給簡長老打理,就差一個傳位儀式,簡長老就要接任幫主啦。

她立即吩咐簡長老調集兩千最信得過的兄弟和順風處一起守城。這個時候可是在節骨眼上,千萬不能出事了。

幫主再次將她的打狗棒握在手裡四下檢視起來。

趙玉林在院子裡吃茶,已經是深秋了,一片片古黃的樹葉飛落下來,讓他覺得塔擦兒改變打法,和他死磕的目的還是想拖住荊湖的宋軍。

他看著地圖沉思,感到蒙軍不像是要拿下某個城池,倒像是在調動南集團用兵一樣。

趙玉林比較了南陽到唐州、鄧州和內鄉的距離後決定走一步險棋試試。

他叫飛虎把楊興運請來,二人對著地圖分析一遍後將目光都盯在唐州和鄧州之間的小小縣城新野。

他兩都覺得那裡是蒙軍南進彙兵的節點,城牆不高也不堅實,敵人進攻起來很容易,但是那裡進出的通道也很有利於宋軍打伏擊。

楊興運覺得蒙軍搞下這麼大的動靜,總要撿點便宜纔會罷休。

確定了目標就好辦了,楊興運自己就能搞定。

趙玉林說他還有一個計劃就是以身試險,自己主動現身,前出內鄉威逼南陽,逼迫蒙軍回援。

楊興運說這樣的話他的處境將很危險,萬一蒙軍偷襲的,輕騎兵一眨眼功夫就到了。

趙玉林說既然他都想到這一節了,肯定有辦法反製。

總之,隻要戰事一拉開,就不要管彆的,隻管往死裡招呼敵人。兩人謀劃妥帖後立即行動。

趙玉林隨即前移指揮部至內鄉住下,五千步軍繼續東進攻擊鎮平。

蒙軍塔擦兒主力在鄧州城下虛晃一槍後直奔新野,守備鄧州的楊價心有不甘出城追擊,卻被蒙軍打了個狙擊式的小伏擊,雖然損失不大,卻也吃了敗仗,見到楊興運後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楊興運說勝敗乃兵家常事,無妨的,三少爺判斷敵人要兵圍新野報上次兵敗之仇,咱們得如此這般的行事。

隨即派出傳令兵給新野傳令死守城池。

新野的守備軍隻有不到兩千人,但是城裡的百姓和士兵一起戰鬥,同仇敵愾,居然抗住了蒙軍的一波攻擊。等到楊興運的信使用箭矢將密信射進城裡,守將馬義的信心大振,將青壯編入軍隊鎮守各門。

楊價得了軍令,www.ukanshu.com立即領兵咬住這股蒙軍不鬆口的狠揍,蒙軍被拖住之後緩緩朝新野退去。

趙玉林進駐內鄉之後立即命令飛虎和守將張順,勘察地形,防止蒙軍的輕騎兵偷襲。

因為,他有一個預感,擴端和塔擦兒攪和在一起不是好事,他倆都吃過趙玉林的虧,等於也是熟知趙玉林的行事風格。

那麼,他的謀略就容易被這兩匹狼識破。

夜裡,張順過來給他報告:從南陽過來有兩條道,一條正東正西,一條從北邊迂迴都能快速過來。他覺得內鄉距離南陽太近,敵人若是要偷襲,輕騎兵一個時辰就能奔襲到此,實在是危險。

張順勸他儘早撤離內鄉去浙川。

趙玉林笑笑,問他在哪裡聽到三少爺有過懼怕二字。

張順立馬說他已經封鎖了南陽過來的官道,十裡長度內廣泛設置拒馬陷阱和戰壕,堵死蒙軍進犯的路。

小路也派出了特戰隊和獵戶一起沿著道路埋下地|雷、熊夾子,設置陷阱障礙。誓死保護三少爺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