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一個吐蕃兄弟呱唧著吐蕃語和馬立寶說話,趙玉林聽到馬立寶也在用吐蕃語回答他,很不錯嘛,咱們的這位縣太爺居然學會了吐蕃語言還能流暢的使用。

要知道,吐蕃語是很深奧複雜的哦,隔著一座山,吐蕃人說的吐蕃語都不相同呢。

趙玉林看著馬立寶的表現,非常欣慰。

紅原因為去年平叛,馬立寶有功直接升任縣令,馬政官澤桑做了縣尉掌軍,兩個都是笑容滿麵的陪著趙玉林走進新修的縣衙。

澤桑嘚瑟的說他走了附近的三個縣了,都冇得咱們的縣衙大呐。

趙玉林看著他那歡喜樣說,開心啦,肩上擔子重呐。

馬立寶給他講,澤桑縣尉幸苦啦,每季都要領兵巡查一遍轄區,但凡有報案,必定追蹤到底,不抓住賊人不收兵。

趙玉林很高興,給他豎起大拇指點讚。笑哈哈的說聽聞這裡流行鑽帳篷,看到喜歡的女人就往人家帳篷裡鑽,是不是啊?

澤桑笑嘻嘻的摳腦袋,說哪有啊,冇有。

他說強迫女人做那事可不行,那叫違背女人意願,就是犯罪,咱們神威軍要保護婦女兒童,知道不?

後麵一群兄弟立即說:是滴是滴,絕對冇有。

趙玉林曉得澤桑喜歡吃酒,縣尉的收入又不算高,長期在外麵跑開銷定是不小,都捨不得買好點的酒來吃,便叫飛虎將他帶來的五穀豐悄悄給澤桑順過去兩罈子。

夜裡,縣令馬立寶給他報告,這裡的吐蕃人已經認同咱大宋的管束了,道路越來越好走,牛羊馬匹的利潤可觀,今年遊牧進大草原的戶數增加了三成,去年底便有牧民在這裡安家不走啦。

趙玉林從城裡的商戶,住戶的增加已經看到了紅原的巨大變化,至少這裡正展示出勃勃的生機。

但是,問題又來了。

縣令告訴他因為紅原的水草很好,大家都爭著進來放牧,打亂了原來以部落活動區域為限的放牧方式,牧民因為放牧的越界行為起爭執了,今年就發生過三起事件,最近的一次還動刀砍傷了人。

千百年來,吐蕃人放牧就是逐水草而居,他們是走到哪裡那裡歇腳,冇有疆域的概念。要解決這個問題,吐蕃兄弟傳統的方式就是拿起刀劍互砍,舉起拳頭比輸贏,贏家說話,輸了走人。

現在的草原上正悄悄然發生著質的變化,帶來的將是許多意想不到的新鮮事,這就考驗每一位執政者了。

趙玉林說咱要相信吐蕃兄弟,他們有很好的智慧來解決這些問題。

馬立寶笑嗬嗬的說遇上這樣的事兒,他首先想到到的就是將各地讚普和寺廟的主持請到一起吃茶,擺事實講道理,大家都退一步達成共識。

趙玉林點點頭,對馬立寶刮目相看了。

去年麵對突發的暴亂,他還兩腿發顫,說話都吐詞不清呢,如今對吐蕃的事情麻溜熟,很不錯的嘛。

馬立寶說還是央金大總管教的,吃一塹長一智嘛。

趙玉林鼓勵他好好乾,相信吐蕃地區會越來越好的。

次日天明,趙玉林出發直奔漢中,馬立寶親自帶著守備隊送出三十裡才告辭離去。

十日之後,趙玉林來到利州,曹大將軍已經回來了。

兩人見麵之後老曹就說他要一路去漢中,製置司大營還是回到青野原的好。

趙玉林笑著問為何?

是不放心了?

老曹笑嗬嗬的說哥兒在前方拚命,他要做好堅強的後盾。

趙玉林不曉得老曹如何改變了主意,兩人結伴往漢中去。進入漢水後又陪著老曹逆水而上青野原。

各路主將竟然都提前回來了。

老曹興致勃勃的拉著他去主位坐下,大呼請蜀王訓示。

趙玉林立馬叫打住,說大將軍這是在折煞小子啦,他已經上奏臨安,絕不受蜀王的封賞,就做神威軍的指揮使。

眾將給他鼓掌,看到趙玉林嚴肅的臉色,轉而請總監軍訓示。

老曹說不容易啊,咱們川陝軍隊發展到今天已經實打實的不下四十萬了。穩穩的護佑著川蜀平安,咱一定要堅持下去。

趙玉林告訴大家,他在古爾溝發文已經講清楚啦,神威軍就是華夏百姓的軍隊,神威軍就是鐵板一塊,決不許任何人分裂軍隊,裂土為王分裂國家。神威軍要精忠報國,重振漢唐雄風。

堂下的兄弟們立即三呼“精忠報國,重振漢唐。”

老曹聽著樂了,這正是他需要的。他笑嗬嗬叫都說說吧,情勢如何?

趙玉林點了郝曉明的將,叫從西集團開始。

西集團報告:各縱隊已經齊裝滿員,州縣還編練了守備隊,就是經濟發展有點滯後,得靠馬玲嫂子撥款支援。

眾兄弟立馬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趙玉林說哪個方麵都需要銀子,很正常的。

郝曉明給大家報告,儘管西集團貧瘠,但是兄弟們冇有坐等,他將部隊輪換,保證有三成的兄弟屯田增加糧食儲備,西集團就是被封堵一年也餓不死人。

趙玉林馬上帶頭鼓掌。

這一點很重要,隊伍不但要戍邊保安全,還要設法解決糧食問題。

過去,大宋邊關的將士要得到糧食,需要營生的商人將糧食、鹽和茶運到邊關,換取糧引,鹽引來做生意。

趙玉林改革了商貿體係後用稅收一根杠子衡量,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邊關的糧食除了商人運進來,就靠後勤補給了。要想更好的解決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力更生,自給自足。

高進的北集團就比郝曉明的西集團幸福多啦,他們打歸打,卻是放開和蒙古做生意,狠勁的賺蒙古王公將軍的銀子,不但隊伍滿編,還向中軍大帳上交了不少銀子。部隊自力更生,將營房都做了修繕,隊伍的生存條件得到了極大的改善。

老曹聽完了立即誇高進做得好。

但趙玉林提醒高進要注意了,蒙古帝國絕對是想滅了咱們占領整個大宋國。通過蕭關長驅直入,占領寶雞後拿下整個關中是他們的重要選項,這裡必有一場大戰,府衙、軍營就成了他們爭奪的重點,應做到有用即可。

眾將立刻明白了,為啥趙玉林要求邊關要儘力發展生產,保證糧食供應有吃的,而不強求固定設施的建設。

就是因為遲早要和蒙軍決戰,這種曠世罕有的決戰絕對是慘烈的,毀滅一切的大戰,那麼這些交戰地區的建築首當其衝便成為了毀滅的對象。

既是如此,還建得那麼漂亮有何用?

老曹一心牽掛著士兵的冷暖,聽到趙玉林的闡述之後馬上明白了。要求邊軍將重心轉移到士兵的吃穿和訓練上來,時刻警惕著北蠻來犯,儘力幫助百姓改善生活。

趙玉林立即帶頭給老曹鼓掌。

夜裡,他將郝曉明叫來密談,要他密切關注東女國腹地康延川的情況,李雲清已經西進雀兒山了,他們要整軍備戰,以防不測。

次日,他和老曹告彆,沿著故道北上關中。

曹夫人望著遠去的趙玉林說:讓咱們的老大、老二都跟著玉林小哥吧,他身上總有學不完的東西。就拿視王侯如糞土的逍遙氣度來說便是無人能及。這些年從來就冇聽說過他因為朝廷的賞罰不公鬨過意見。

老曹樂了,笑哈哈說夫人想通呐,“遵命。”

臨安朝廷,皇宮裡還在為趙玉林封王而爭吵呢。

皇帝收到了趙玉林的奏摺,不要蜀王的帽子,隻求免肖豔一死,因為肖豔是他神威軍的一個兵,犯了錯誤理應由他來承擔責任。

皇帝看著心裡舒坦了,這裡麵有冇有因為肖豔是他的女兒姑且不論,趙棄兒甘願不要封王來保全肖豔的性命就讓他心動了。

趙玉林報告了神威軍兩山集團招募的吐蕃兵西征雀兒山,正式建立大宋的康寧州,要為大宋取得更多的牧場養馬,擴大騎兵對抗北蠻。

這個就很不錯嘛,哪像他身邊的人,一天到晚的就曉得耍嘴皮子誇誇其談。

趙玉林還上奏臨安,請朝廷遷都長安,或者成都,理由十足的說長安是曆朝古都,龍興之地;成都已經是兩百萬人口的大都市,又位於川蜀核心,絕對的安全。

而臨安自從揚州遭遇兵禍之後已經暴露在蒙軍兵峰麵前, www.ukansh.com若是遇上蒙軍突襲,絕對難保安全。

川蜀那麼好,連他的私生女都偷偷的去了神威軍中,朝中到過成都的官員也說成都繁華,皇帝開始動心啦。

趙玉林還提醒皇帝留心了,那北蠻可能得了清城派火|藥的配伍,新煉製的火|藥絕對威力大增,到時候對戰起來拱衛京畿的宋軍不一定抵擋得住。

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就不是皇帝關注的了。

皇帝最關心的是有冇有人要篡位?

嬪妃們懷上龍子了嗎?

還有冇有銀子花?

皇帝在肖遙椅上躺了一會兒,心情好多了。張口第一句話就是警告樞密院,不許治長安兵卒肖豔的罪。

他身邊值守的太監立馬邁著小碎步出去傳達口諭。

接到聖旨的史兒子已經無暇顧及如何處理肖豔這個小兵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