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玉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軍裝,伸手接過衛隊長遞來的嗩呐微笑著走到場子中央,首先對著他娘深深的鞠了一個躬,再環場施禮。學子和百姓們感激呀,這是神威軍的指揮使,三少爺在給他們敬禮。

運動場上立即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趙玉林試了試音,對著他娘吹出了《一壺老酒》。

他因為融合了胡一刀和掌門女的內勁,中氣十足,一開吹奏,雄渾飽滿的嗩呐聲就響徹全場,接連不斷的掌聲此起彼伏。

那臨安來的兩個美姬和書院的其他學子一樣,也是坐在小馬紮上靠得緊緊的竊竊私語:乖乖隆地洞,少爺好棒呀,還會吹嗩呐耶。

邊上的學子嘚瑟的說這些都是“碎碎”啦,咱們三少爺能做的事情多啦,不但會吹嗩呐,還會拉胡琴,還是踢足球的高手呢。

哎呦呦,這些學子心裡早就將趙玉林視為心中的偶像,無所不能的神級人物了。

趙玉林將《一壺老酒》的詞曲大意展現得淋漓儘致後眾人立馬愛上了嗩呐這個樂器,他調了兩口氣息收住自己的眼淚,給大家簡單介紹下一曲《山河頌》的詞曲大意。

這些天,他將《黃河大合唱》中保衛黃河這一章激情洋溢的曲段融合進來,對老班主的山河頌進行了大改,覺得這樣更能振奮人心,激勵國人奮勇前進。

隨即,趙玉林舉起嗩呐吹奏起來,一段表達大好河山的過門之後吹奏起激情洋溢,奔騰不息的黃河頌,立即將眾人吸引過來,他交替使用電聲、打擊樂的節奏和獅子舞的旋律吹奏,給人耳目一新的感受和澎湃不息的動力,直到樂聲戛然而止,大家都還在樂曲的故事中徜徉。

趙玉林給大家施禮、離場,運動場上立即爆以熱烈的掌聲。晚會在劉海棠的祝福之中降下了帷幕。

張向陽興致正濃,意猶未儘,叫他彆忙著走,拉著去書房要他將剛纔的曲子譜寫下來,邊上的學子教授也都在招呼,一定要請三少爺給他們寫下來。

趙玉林推辭不下,去了書院的樂房,一邊寫,一邊吹奏調整,好一整纔將保衛黃河配上新版的歌詞譜寫成曲。

學子們樂了,興奮的連夜排練起《保衛黃河》。

回到家裡,趙玉林吩咐衛隊長收拾準備,黎明啟程。

東廂房,老秀纔在屋裡和他二孃嘀咕。

趙玉林他二孃說三妹心情不佳呢,就不去看看?

老秀才說是三兒那曲《一壺老酒》叫三房有心事了,歇歇就好的。

他二孃埋怨老秀才了,說他當初聽信大房的讒言把人都一個個趕走,弄得三妹流落江安壩街頭,三兒也成了趙家棄子,人家母子肯定難過了。

老秀才沉聲道:這不又住進來了嘛,老夫還守著三兒的娃子教育成人呢。

老秀才就是死鴨子嘴硬,典型的封建大男子主義。要他認個錯,那可比登天還難。他認為隻要認可這些女人、孩子還是趙家人就是天大的恩賜。

他二孃聽出老秀才生氣了,哪敢再多說一句話,萬一這老傢夥一個不爽,外衣都不穿就下床吟詩作賦裝清高,感了風寒還要她們姐妹伺候呢。

西廂房的兩個美姬,一個瘦姑娘、一個瓜子臉也在屋裡嘀咕。

瘦姑娘大讚趙玉林,說她在臨安就聽說神威軍如何厲害,指揮使如何英俊威武的有才氣,都是疑惑的,如今到了翠屏山真正看到後,發現遠比傳說的還勝好多呀。

接著,又有點氣餒的說大官人可是連正眼都不看她們一眼,難道咱們就那麼的不堪?

連做個通房都不行嗎?

瓜子臉歎息一聲說,神威軍不興強迫婚姻啦,大官人身邊的女人也是太多啦,冇聽說嗎,一個個都勝過護國夫人呐。

她倆所說的護國夫人,就是前朝重臣韓世忠的老婆梁紅玉,她隨夫征戰有功,被封為護國夫人,是百姓心目中的巾幗英雄。

瘦姑娘歎息一聲說不去想那麼多啦,朝廷讓咱們嫁到西蜀來還有密令的,咱們得好生學,至少得進神威軍做事才能……

後邊一排房子裡,趙玉林的萌娃們也是冇睡著。

陳柳問他大哥馬瑗:哥,老爹是要離開咱們啦?

馬瑗說應該是吧,爹爹每次出門前總想讓咱們歡喜歡喜。

陳柳說他爹吹的那個山河頌好有氣勢啊,聽了就想去關中殺敵。

馬瑗無奈說他也想去,但是爺爺管得緊了,每天都會早早的來查房,外麵還有衛兵呢,還嚇唬他們冇學好本事當兵都隻會拖人後退,連累他人犧牲的。

陳柳不無遺憾的說一聲算了,還是彆想啦,咱爹可不喜歡那些不守規矩的人,咱們再練練,等咱爹歡喜的時候要他帶我們去前線殺敵。

黎明時分,趙玉林悄悄出了府邸,直奔碼頭。

都百越早已守候在那裡。

他笑嗬嗬的說冇事起這麼早乾嘛?不在床上努力,咱神威軍豈不是後繼無人啦?

都百越剛結婚不久,有點彆扭的說就想來送送少爺。

趙玉林告訴他,往後的日子可能會更加困難,心裡要有數,將這裡的軍訓和募兵都抓緊了;大理國和咱們是一家,要幫助他們;魯師傅身體不好,做事要多擔待點……

趙玉林叮囑一通,自己都覺得囉嗦了,上前和百越緊緊擁抱後轉身上船,官船立即起航逆流而上。

大理國皇宮,小皇帝和左右重臣一宿冇睡,商議著如何收拾戰後的爛攤子。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此次和南越陳朝征戰,首先被南越打了個措手不及,雖然後麵大理傾國一戰擊敗了陳朝大軍,但是他們的水師和各處關隘幾乎儘毀,百姓流離失所,要想恢複到從前,花銷的銀子可是天文數字了。

這幫老少爺們已經商議了三天三夜,還是冇有弄出一個結果。

這裡麵的焦點,就是要不要神威軍的借款?

因為這筆借款看似利息很低,但是要在大理國內自由流通,讓執掌戶部的柴家覺得會動搖國本,非常的不妥。

但是他們又捨不得掏出自家的銀子來救急,幾番精打細算之後缺口依然不小。

最迫切的是大理需要用新式武器武裝一支隊伍來抗擊南越,最好的辦法就是依照神威軍的模式裝備訓練一支新軍。

這就還需要籌集海量的銀子來購買神威軍的新式裝備。

天都大亮了,小皇帝疲憊的說咱們不去打神威軍,神威軍是不會來進攻咱大理的。但是咱們不去進攻南越國,他們可是張牙舞爪的要來搗亂,必須強軍抗住啦。

小皇帝拍板,準了,向神威軍借款五百萬貫新幣,用於南麵防線的恢複,再叫段小林去找他三哥談判,向神威軍租借一個縱隊的新軍裝備,派出訓練武官幫助大理國訓練新軍事宜……

兩日後,趙玉林來到嘉定,陳宸早早的就在碼頭上候著,男人一下船她就撲了上去。

久彆勝新婚,特彆是遊覽了鬼門關的趙玉林更加珍惜現實生活,兩口子草草吃過就鑽進屋內,不一會兒那幔帳便有規律的搖晃起來。

天亮了,趙玉林起身去練功,小女子都還在呼呼大睡。他鍛鍊了身體回來將女人弄醒,吃過早飯後該說正事啦。

陳宸叫先彆說其它,至少要在嘉定住上十日再走。

趙玉林不接她的話,問老魯他們來了,如何安排得?

陳宸告訴他,魯師傅說皇城司的戴爾理那廝就是個鬼精,都是老細作肯定瞞不住的。她就親自陪著去視察了豐遠監,還是暗下兩台剛啟用的鑄幣機說是有問題還在搗鼓維修,也隻縮小了兩成的產量。

不過,她要先做好臨安朝廷需要的新幣,再做新市需求的錢幣就要耽誤些時間啦。

趙玉林說皇命難違,也隻能如此。

他看到陳宸在嘉定乾得風生水起的興致濃鬱了,問她“就不一起去漢中嗎?一家人近一點好有個照應嘛。”

陳宸一臉驚喜的問他是真的嗎?

要一起去漢中?

趙玉林說當然是真的啦。UU看書 www.ukansh.com

女人立即上去抱住他的頭猛啃,歇口氣又說還得先去峨眉看看掌門女呢,覺明師父專門來信交代她照顧好得。

趙玉林很有感觸的說肯定要去的,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呐。

兩人收拾出門去峨眉,來到山腳下,新修的殿堂已經落成,山道彎彎,還在一直往上修建。

衛隊長上前打聽,負責施工的餘國棟師傅卻說掌門人早在半月前就離開了,說要去後山閉關修煉,多久回來尚未可知,隻是交代了必須在山頂修一座淨室用作掌門人練功場所。

趙玉林冇見到人,覺得很不湊巧。告訴工匠師傅掌門怎麼說就怎麼修,必須得做好啦。

太陽已經落山,他說就去山前的鎮子歇一晚吧,明日再回去,一行人來到鎮上便將所有的客棧擠滿,他和住進環境秀美的伴山居。

趙玉林陪著陳宸在院子裡轉悠,一股蘭香幽幽襲來,給人寧靜致遠的感受。正準備吃飯呢,卻見老叫化子七公走了進來,陳宸臉上立現驚喜,一陣風的跑出去大喊“師父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