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城南趙家書房,趙玉林的老爹趙秀才正和他家師爺覺明師傅在吃茶,趙秀才個頭不高,略瘦,精明的眼神裡帶了些煩躁的看著一身和尚打扮的覺明。

就在午飯前,有下人來報,看到他的三兒趙玉林現身城南碼頭。

送出去的棄子,等於潑出去的水,在得知三兒摔傷成了木頭人之後,本來已經放棄的他現在升起了憐憫之心。他把覺明招來商議,是因為他知道覺明在傳授三兒吐納之法,有著師徒情分。

覺明師傅來自多林寺,是羅漢堂首座的俗家弟子,因在河南行俠仗義傷了人結下仇怨,才輾轉來到宜賓趙家避世。

他看到年幼的趙玉林聰明實在,卻是身體虛弱,才教了這孩子多林寺正宗吐納之法。所以趙玉林初練內功便突飛猛進,正事因為有覺明師傅教授他的內功心法而打下的雄厚基礎。

“玉林有訊息了,此子剛纔現身城南碼頭。”趙老爺沉穩的開口說道。

覺明聽了,不喜不悲的說:“不是說三少爺摔成傻子,癱子了嘛?”覺明師傅對他這個家主心裡是有看法的,家主為了自己舒服,不管兒女死活,等於是將自家親兒子給賣了。

雖然他得悉自己這個徒兒又活蹦亂跳的了心裡歡喜,還是不動聲色,就是要看看主家是如何打算的。

趙老爺歎了一口氣,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才說自家兒子呐,哪有不心疼的。重慶沉船損失不可估量,哪顧得上玉林。當下算緩過氣來了,欲請師傅打聽清楚,那王家要是送出來,到時候還是將玉林接回來的好。

覺明算是聽明白了,他說王家院深牆高,又有沈駝子在,護院高手眾多,要想深入王府打探,難了,容某細細謀劃。

趙老爺點點頭,兩人端碗吃茶,結束了談話。

宜賓縣城說大不大,說小絕對不算小,王、趙兩家都是城裡的大戶,有啥風吹草動都是百姓茶餘飯後的談資。

趙玉林被王家打成木頭人、又被趙家拋棄的故事在王家的推波助瀾下很快在城裡傳開,小老百姓都知道了。

王家自然是站在上風口,臉上滿是光彩。趙家則成了吃瓜群眾的調侃、唾棄的對象,生意一落千丈,灰溜溜的不能再灰溜溜了。

甚至有大人為了嚇唬小孩做乖娃娃,竟然對著自家的兒子講:“不聽話說?再不聽話老子就讓你娃做趙家老三,叫你娃天天挨口水,頓頓吃不飽飯。”還果然有些效果。

趙玉林在碼頭上轉了一圈,頂著烈日回到王府。

他居然冇有回趙家?

這叫王老爺糊塗了,王府上上下下,所有人的臉上的表情都發出了一致的變化,一個個不屑的看著他。

趙玉林人畜無害的傻笑著從院子中央走過,回到居住的小院,像什麼事也冇發生過一樣提筆整理自己後世的記憶。

他是十七歲的少年不假,那是他現在的身體,腦子裡裝的卻是三十歲成年人的經曆。所以趙玉林一點也不在乎,坐下來認真的整理自己的後世記憶,權當練字了。

宜賓縣衙,縣令陳芸和主薄楊誌善剛回到縣衙落座,張縣尉就來陳述王家要送趙玉林回去的事情,說趙玉林已經醒來,並無大礙。

趙、王兩家的矛盾縣令和主薄都是知曉的,也知曉趙玉林摔傷後不省人事的情況,縣令叫張縣尉協調處理好了,彆叫結下梁子。

待縣尉離去,縣令說這王家也是太急了點嘛,就不再等等,看看趙家小子的傷情再說?

張公也是的,這點小事都要跑一趟,為何如此儘心相助王家?

主薄楊誌善笑而不語,吃了一口丫鬟送上來的新茶才說王、趙兩家有仇,世人皆知,趙家重慶沉船,找王家借了錢,他們這是周瑜打黃蓋,一個要打,一個願挨。

接著,他壓低聲音說張家小衙內暗中與王家二小姐交好,大人難道就不知?

陳芸說老夫才懶得理這些爛事,隻是這兩家都是我宜賓大戶,楊公還需提點提點,彆弄出啥事端來叫大家難堪了。

主薄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趙玉林還在練字,劉三親自送食盒過來了,這是王老爺交代的,務必要看好趙玉林,待明日開市,將其大張旗鼓的送回趙府,好叫趙家大受羞辱。

劉三一邊取出盒內的食物來擺上,一邊詳細報告了,讓他早作打算。

趙玉林輕描淡寫的說了句很好的嘛,還能舒爽的再睡上一覺,隨即舉起筷子吃飯了,還叫李川上來一起吃,不分彼此。

劉三看著趙玉林如此淡定,都在懷疑究竟是誰要落難了?

趙玉林三下兩下吃完飯,端起茶碗喝了口茶水漱口,對著劉三說他也算是幫了忙,不能讓他白乾,叫李川悄悄帶劉三去看看上午他取大磚的位置,估計有賊人翻牆進出王府,他一離開後這裡更加僻靜,正好方便賊人進來。

他讓劉三試試設下絆子,說不定會抓到賊人呢。

都到這個時候了,趙玉林不管自己的事,還惦記著給劉三出主意立功取信王老爺呢。

劉三看著如此淡定的趙玉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傻呆呆的由李川拉著出去了。

趙玉林寫了一會兒字後又去打太極、練軍體拳,他知道這個年代武功的重要性,一點也不敢馬虎。

次日,趙玉林早早的醒來和李川一起收拾行李,還在忙呢,劉三已經領著兩個家丁過來傳話叫他去客廳了。

趙玉林無所謂的笑笑,跟著劉三來到會客廳,王家四房男女都在裡麵兩廂排列著圍觀了。

王老爺假裝慈悲的說:“小孩兒打架本是鬨著玩,不料趙公太認真,竟將賢侄送我王家,這如何使得。如今賢侄已經痊癒,快些回家去吧。”

趙玉林還是人畜無害的傻笑。

王老爺叫劉三將他帶走,又吩咐杜管家彆讓趙玉林太委屈,把他屋子裡用過的東西都打包讓他帶走,再安排一輛送貨板車都送去南門趙家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嗬嗬,他們這是要一路敲鑼打鼓的去趙家上門打臉了。

王家人又是一陣放聲歡笑,整個客廳都成了歡樂的海洋,所有人員按照早已計劃好的分工出動了。

而王家主人們則移步去門廳欣賞這場即將登場的表演。

趙玉林才進屋,後麵就跟來了五六個下人,七手八腳將他用過的物品裝進幾個大箱子,王家的牛板車已經來到小院邊上的巷子裡,下人們嘩嘩的把箱子搬了上去。

趙玉林去內室換了身青布衣衫,手搖摺扇出場了。

隻見他瀟灑的出了屋門,叫李川坐牛車去大門口等候,自己獨自搖著摺扇似閒庭信步的往大門口走去。

大門口,王家人看著趙玉林瀟灑走來,一個個突然愣住,一百多號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特彆是王德惠,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她揉了又揉,搓了又搓自己的狐狸眼仔細看,眼前的趙玉林當真是風度翩翩,英俊帥氣。

王德惠曾經在書院暗戀著趙玉林呢,現在又開始犯花癡了。

王老爺也是呆住,他突然醒悟過來,瑪德,這小子真會裝,藏得太深,居然將老夫都騙過了。

眼看著趙玉林瀟灑的走過院壩,進入門房,就要跨過門檻離開,王老爺突然大喊:“快快當街宣讀文告。”他要讓宜賓縣城的人都知道,他王家是如何如何的求醫求藥,關心趙家棄兒的。

管家杜威馬上從長袖中取出文告來作勢要念,www.kansh.com卻被趙玉林轉身一摺扇打歪了牙巴骨,疼的出不了聲。

他撿起地上的文書說道:“冇出門和出了門我都是客人,要懂禮貌,知道不?”說罷,趙玉林反手又是一摺扇打到杜威臉上,那牙巴骨竟然又順利歸位了。

杜管家早已被嚇得不知所措,唯唯諾諾的站到邊上說:“三少爺教訓的是,小人記住了。”

趙玉林點點頭,向著裡麵一乾人朗聲說道:“王家,趙家的爛事我不管,但是誰要再敢欺負我,那可是不得行。”

說罷,他單手往右側的大門上一拍,那扇門的上下門耳立刻就碎了一地,半邊大門滑了下來,趙玉林順勢將門扇橫到門口,對著王老爺抱拳施禮後大步流星的朝街上走去,直接上了牛車,吩咐車伕往城南走。

此時,他身後的王家已經炸鍋了。

眾人見到趙玉林揮手打爛了一扇厚重木門都是一驚,那些丫鬟小姑孃的心裡一句“三少好厲害,三少帥呆了”呼之慾出,紛紛三個一夥,五個一堆的竊竊私語……

王老爺眼睛噴火,惡狠狠的怒視著護院劉三。

劉三當即給他跪下,說趙家哥兒力大無比啊,還不按套路出手,前夜裡碰見後他還冇有準備好就捱了三少爺兩巴掌,他怕兄弟們奚落,才說成是自己弄的呢。小人以為,隻有沈師傅纔是趙家哥兒的對手。

王老爺憤恨的說了聲:“一群廢物。”

他大兒子王德義趕緊問他:“爹,咋辦?還弄不弄?”?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