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遠在鞏州的汪優伶也在床上輾轉反側呢。

汪優伶得了郭蟲麻退還給她的東街小樓,把自己和戲班安頓下來後就一心去她家尋找藏寶,這女子將宅子仔仔細細尋了遍,還是一無所獲。

開始,郭蟲麻還有點懷疑汪優伶這是在戲弄他呢。

因為,他帶著縱隊指揮機關就住在裡麵,這樣折騰不是叫人不得安寧嘛。

汪優伶接連尋找了幾遍後,他看那認真的勁頭絕不會有假,才叫他老婆去勸汪優伶不找了,或許她家就冇有藏寶,他會給三少爺寫信報告她的真情實意的。

可是,汪優伶不死心呐,她總覺得當年她家風風光光,車馬進進出出,商號遍佈各地,肯定留有金銀以備不時之需。她迷迷糊糊的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回到了她家的祠堂,跪在蒲團上給列祖列宗燒香磕頭時一頭大獅子突然跳出來在她眼前一晃,把她給驚醒了。

汪優伶睜開眼睛看到天色已經大亮,摸摸自己身上卻是濕漉漉的冷汗。起來去沖涼,沐浴更衣時回想著清晰的夢境,覺得該到祠堂去看看。

老班主曉得她要去動祠堂,好言勸止了,說她已經儘力,那元帥府被她徹徹底底的翻了三遍,還要去翻祠堂,驚動列祖列宗的神靈就不好了,是大逆不道。

要是翻過祠堂也冇有,那會落得鞏州人笑話她的。

可汪優伶是個性格倔強的女子,她認定了的事情就要做,誰也擋不住。老班主見勸不住,便叫上他的兩個大徒弟跟著去祠堂幫忙。

三個人來到祠堂,守門人是汪家的遠親侄子,一眼就認出了汪家大小姐,馬上熱情接著。

但是,當他聽說大小姐要進去翻箱倒櫃尋寶便攔住了,絕不讓她驚動祖先,因為這個祠堂不僅僅是汪氏顯一家的祠堂,還是鞏州汪氏一脈的祠堂。

儘管汪優伶口齒伶俐,拿出汪家主人的派頭還是不能說服,不得已,她編造出了自己是奉神威軍指揮使三少爺的軍令回來找尋藏寶的,找不到藏寶,三少爺要治她和戲班的死罪。

這丫頭一把將責任推到了趙玉林身上,事關十幾個人的性命啊,守門人很無奈,含淚打開了祠堂。

汪優伶立即麵露喜色,進去將周圍的牆麵和腳下的地麵叮叮噹噹敲了個便,任然毫無所獲,又無奈的回到供奉祖先的牌位麵前,想著就剩下這一塊冇看過了。她取來一炷香和紙錢,跪在蒲團上給祖先焚香燒紙,口中唸唸有詞的給祖先稟報過後起身。

就在汪優伶抬頭的一刹那,她恍惚看到神龕下邊的牆上有塊獅子頭像。

汪優伶心中頓生疑惑,低下頭去再看,離牆腳三匹磚高的地方果然有一塊雕刻著精美圖案的大磚,獅子頭像栩栩如生,活靈活現。

她一陣驚喜,異常興奮的說找到了,她找到了,就在牆上,立即站起來去搬動神龕上的牌位、物事。忙活一陣後搬走了所有的東西,

然而,當她的手觸摸到那個獅子頭時,它既不能轉動,也取不出來,推不進去。周圍都是嚴嚴實實的冇有一絲縫隙,就是一塊刻著獅子圖像砌在牆裡的磚頭。

汪優伶十分無奈,眾人非常遺憾的恢複祠堂原貌後遺憾的離開。

出了祠堂,汪優伶站在外麵的壩子裡有些不甘的看著高大的祠堂發呆,慢慢的,她發現祠堂的山牆和彆的山牆不一樣,就感覺特彆的寬厚。

她再次回來圍著祠堂轉圈,仔細觀察兩頭的山牆,越來越覺得放置神龕一頭的山牆不一樣,那寬度從裡到覺至少一丈有餘,和鞏州老城牆的寬度都差不多了,要是裡麵是空心的,那要裝進去多少東西啊?

她決定,要拆了那麵牆。

打定主意之後,汪優伶直接去找郭蟲麻。

老郭聽說此女要拆了她家的祠堂,感覺此女是想財寶想瘋了。

不過,他老婆倒是覺得汪家大小姐為了給神威軍尋寶,拆祠堂足見誠意,也是大義,應當支援。

老郭和幾個副職一商議,決定支援汪優伶的決定,讓汪優伶帶著縱隊工匠營的兄弟去拆,衙門給汪氏宗親承諾,完了再原樣恢複。

稍後,一大群人來到了祠堂,按照汪優伶的指點,首先將那塊刻著獅子圖像的大磚起開,接著再一塊塊磚頭的掏出來,呦嗬,裡麵果然是空心的。

不一會兒,那麵牆上便人為的開了一個大門洞,兄弟們驚喜的看到了裡麵整齊擺放的箱子,立即搬出一個打開來看,哇塞,果然是滿箱塵封已久的銀錠。

大傢夥的精神頭大增,呼啦啦一箱接一箱往外搬,郭蟲麻走上前去看到已經堆成小山的銀錠箱子傻眼了,結結巴巴的感謝大小姐,誇她真是菩薩心腸。

汪優伶臉上發熱,害羞的說三少爺纔是菩薩心腸,不是三少爺救了她,也不可能發現這些深藏的財寶啦。

郭蟲麻笑的暈暈的,嘴裡不停的說是的,嗬嗬嗬,是的。

此時的三少爺,正在屋裡補瞌睡呢。

趙玉林夜裡睡不著,起來看書練字的把自己折騰疲憊了才睡下一會兒,胸口堵得慌,猛的咳嗽起來,又醒了。

飛虎含著淚替他穿戴收拾,趙玉林笑他,男子漢大丈夫的哭啥?

他說兄弟們擔心少爺的身體呐,當初在紅原時冇有拚死護住少爺,罪過了。

接著又咒罵道:“都是那該死的番僧乾的,下次叫他碰上了,見一個殺一個。”

趙玉林批評他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說又犯渾啦,咱們神威軍不殺無辜哈。戰場上兩軍對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怨不得誰。

小夥子嘴裡還在嘀咕,接過趙玉林的空藥碗出去。

趙玉林喝了藥後精神極差,靠在軟榻邊上看書打盹。

臨安,皇帝也在後花園的涼亭裡休息,近侍小太監給他報告,川陝製置司奏報,保寧州發生叛亂了。

皇上一點興趣都提不起來,拐角旮旯地方的屁事也來煩他這個真龍天子?

小太監繼續給他說,關鍵是那趙棄兒,神威軍的指揮使正好遇上,叛亂雖然平息了,但是指揮使深受重傷,回宜賓養病啦。

皇帝聽著突然睜開了眼睛,怒視著小太監罵道:找死啦,撒謊都不會。既然是深受重傷,為何還能到宜賓,難道兩地僅僅是一牆之隔嗎?

小太監這才發現其中的病句,忙說曹大將軍報告,趙指揮使被吐蕃教武僧以須彌錘擊成內傷,皇城司判斷有性命之憂。

皇帝這纔將前後的故事聯絡起來思考,朝中不是希望趙棄兒死嘛?現在此子受傷,成了廢人後還免得他下旨動手了,他的乖乖女也不用招婿嫁去西蜀受罪。

皇帝的心裡反而輕鬆了,端起茶碗來吃了一口,揮揮手繼續假寐,小太監趕緊邁著碎步消無聲息的離開。

公房中的大臣們已經曉得,紅原發生叛亂,趙玉林受傷,鄭慶之和史兒子正在彈冠相慶,真是得了天助。

而且,紅原叛亂正好說明他們的判斷是英明的、準確的,看吧,一個個地方都不穩固。神威軍一路向西征戰,收複的全是無用之地,勞民傷財,冇增加一兩的銀子進賬。

聽說最近他們的軍餉都發不出來了,朝廷不就是少給了他們大半的用度嘛,嗬嗬,這就扛不住了,西北早晚會被那趙棄兒給玩完的。

有人提議罷免了趙棄兒的官職,另外放人去西北治理秦鞏地區。

史兒子覺得他榨乾蜀地的策略見效了,嘿嘿,隻要持續用力,必致川陝財力枯竭。

當兵不就是為了吃皇糧嘛,神威軍冇得軍餉,必定不戰自亂,到時候他再隨意收拾趙棄兒。

他們幾爺子還在廳中呱唧呢,太後已經將皇帝傳喚過去了。

太後這年頭突然變性了,她雖然和皇帝兒爭權,但是爭到之後還是想做點事。她曉得自己這個文藝兒太懶政呀。U看書 www.shu.com

太後說嘉定來密信了,神威軍隻向朝廷進貢土水泥和琉璃磚,卻不運去北蠻,有意思了。

這個事情皇帝是曉得的了,鄭宰輔一早就報告了給他了。

太後說人家看似不服詔令,世人卻是覺得很有骨氣,反而會將朝廷看低了。不過好歹還是給送到臨安來,並未壞了議和大計。

她給皇帝講,要他派出欽差,再選兩個美姬,帶著禮品送去宜賓關心一下趙愛卿,宣示皇恩浩蕩。

皇帝馬上答應,心道自己這個老孃咋一下子變得如此關心趙棄兒了,難道還想著將蘭兒嫁過去?

他剛想到這裡,太後就歎息一聲說此子也算是咱趙家人,就是出身低賤,冇考功名。蘭兒也是脾氣倔了點,要是有人引路,此子定會成為皇帝的左膀右臂。

這些都是屁話,要是趙玉林冇有受傷,皇帝或許會支援將趙飛燕或者是哪個皇家女嫁過去。如今趙棄兒受了傷,還不曉得傷究竟有多嚴重,萬一還冇有成婚人就死翹翹了,或者成婚之後不能行夫妻之實,那不是苦了他的乖乖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