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蟲嘛一拍大腿說成啊,還是娘子細心。

當真是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就這樣輕鬆解決了棘手的大難題。

郭蟲麻的老婆又叮囑他:蝦子呀,以後可彆魯莽行事啦,三少爺不是有交代嘛,每逢大事都去屏風後麵的椅子上坐起想想再做定論。

老郭傻笑的連說:是,是,夫人說的是。

趙玉林正在書房裡為洛陽的遊擊戰寫建議呢,哪裡曉得遙遠的鞏州有人在唸叨他三少爺。

他見張琦負傷回來,深知遊擊戰的危險,得把自己曉得的後世對抗鬼子的辦法整理出來,叫張琦帶回去參考、實踐。

一個個獨立的遊擊隊冇有神威軍先進的武器,要對抗大隊的大蒙古漢兒軍確實不易,更彆提一人三馬的蒙軍騎兵了。

他打算叫楊興運抽調二縱的一部份軍事骨乾去各地遊擊隊強化訓練,進一步壯大實力。

已經很晚了,鳳凰見他還在奮筆疾書,叫歇會兒吧。

趙玉林“唔唔”的答應著,手上還在繼續。

小女人又來說熱水都備好啦,明日她就要去金州的二縱主持整軍,讓她再侍候著沐浴一回。

趙玉林秒懂,趕緊說這就去,這就去。

次日,兩口子各奔東西,鳳凰乘船東去金州,趙玉林打馬南下,直奔鷓鴣山的保寧州。

此時,金州的二縱軍紀整訓處,洛銘秋正替肖豔牽著白龍馬在浙川的草坡漫無目的地走步呢。

洛銘秋那天在進趙府之前已經給他的小跟班交代了長期臥底南鄭的任務,如果他不能從趙府出來,肯定是被神威軍殺了滅口,那就立即回去參趙玉林謀反的罪名。

結果卻大出他的意料,這丫騎著白龍馬嘚瑟的打小跟班住的客棧前經過,示意一切順利後直奔金州找到了肖豔,正式成皇女的馬伕。

肖豔聽說白龍馬是趙玉林的坐騎,小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歡喜的不得了,連問了洛銘秋兩遍:“是三少爺送的?當真是三少爺親自送的嗎?”

洛銘秋看著小公主歡喜的神情,哪敢說出細節,隻一個勁兒的說“是是是。”心道管他誰送的。隻要這個小祖宗開森就好。

順直娣看到趙玉林又是送馬,又是給肖豔配馬伕的吃醋啦,心情極差,做起事情來也是魂不守舍,她這一亂心神,抄錄的公文都接連兩次出了錯誤,

嗬嗬,這些事情隻有靠火鳳凰去梳理了。還好,總都虞侯的官船正在順流而下。

趙玉林一路南下,到了利州剛好遇上曹友聞回來。

老曹很高興的告訴他,跑了一圈總算冇白費功夫,籌集了二十萬兩餉銀回來,接著還要調度人員去內地建立新兵的募兵處,直接訓練好了拉上來。

這個訊息很重要,兩人在利州知府的陪同下一起吃酒。

老曹說丁公還是蠻支援咱們的,已經向各地打招呼知會了,從今年起不再增加輸往臨安的稅賦,各州縣按照以往的規製收起來後,多餘的部分轉送製置司供邊軍使用。

趙玉林很開心,成都至少開了個頭,他相信,隨著邊地不斷穩定,川陝的稅賦會穩步提高的,就以他研製的新式大車來說,陳宸寫信告訴他,已經賣到成都的好些州城、縣城裡了。

嗬嗬,這個大車啊,彆看他就隻新增了四個彈簧減震器,價格卻是普通大車的三倍,那些有錢的望族還爭相認購呢。

宜賓到榮德、井研的官道改造拓寬後,上麵跑的大車幾乎都是翠屏山生產的新式大車,平坦的縣道成了這款大車的活廣告。

他舉杯謝過老曹,請利州知府一起和老曹吃酒。

知府說利州賦稅不好,官府堆積了大量的關子用不出去,一年年的貶值就快成廢紙了。

趙玉林給他講,與其讓紙幣鎖在府庫貶值爛掉,不如拿出來流通,他給知府建議整備利州到漢中的官道。

俗話說得好:要致富,先修路。把沿線的百姓組織起來修路,發給高額的關子作為薪酬,將紙幣用出去後老百姓拿著關子肯定怕貶值,會很快消費掉,這樣就使關子活了,總比放在府庫裡成了廢紙的強。

知府覺得他說的是道理了,就是不敢那出來使用,紙錢還是錢啊,放在那裡賬麵上有數,朝廷冇批就花掉了可是掉腦袋的事情。

要怕掉腦袋,趙玉林就冇得再好的辦法了。

老曹說還有一個好訊息,丁大人向朝廷做了多次奏報後,朝廷已經同意咱們在邊地發行新幣了,哥兒無需擔心私發錢幣的事情。

利州知府這才曉得,關中已經在籌備錢莊,發行新的鐵錢和銀幣,立即瞪大眼睛看著趙玉林和曹友聞。

老曹把蒲扇大的手掌伸過去在知府麵前晃了晃,問看啥呢?

玉林哥兒說的冇錯,臨安又不要關子,與其屯在府庫裡,不如趕緊拿出來花掉,還能為百姓做點事情。

這老哥才脖子一挺,端起杯子來叫一起乾了,他乾。

第二天,兩人在利州分手,各奔前途,趙玉林打馬直奔草原。

火鳳凰趕到金州之後,看到了滿心歡喜的肖豔和一臉烏雲的順直娣,心裡已經猜到了**分,她不動聲色的開完議事會和楊興運再做安排。

這次鞏昌府戰役,二縱是拉出去了的,整訓處順著後勤這條線理下去找到了不少違法線索,等大軍回來後對照檢查,再有士兵會的討論深挖,竟然發現了分管後勤的副縱隊長的犯罪事實。

楊興運的臉色很難看。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二縱是趙玉林非常看重的主力,楊興運也是非常注重軍紀,不料還是出了偏差。

兩人還在商議處置辦法,衛兵就進去給他們報告,人已經畏罪自殺了。

此人因為和俞福明有不少交接,吃下了大量銀子,他以為俞已經在鳳翔落馬,過了那麼久都冇有動靜,自己的事情應該冇有暴露,哪想到整訓處依靠下層的士兵,抽絲剝繭將他逮了出來。

他本想一逃了之的,卻因為楊興運曉得隊伍在整訓,加強了崗哨和紀律要求,無令牌不得出入。

他見事已敗露,又走投無路,拔劍自刎在軍營裡。

楊興運和火鳳凰當即前去現場處置,再回到中軍大帳時第五總隊的楊價又帶著一個大隊長前來自首認罪,還當著楊興運和鳳凰打了自己兩個耳光,說他冇有帶好隊伍,剛到駐地就犯事,辜負了三少爺的期望。

火鳳凰趕緊將老將軍扶起,安慰他說隊伍這麼龐大,難免有兄弟們走歪了路,改過來就行,老將軍不必太過自責。

三少爺臨走還有交代,這次整訓的目的是幫助大家發現問題,糾正錯誤,不許搞批鬥和人生攻擊呢。

楊興運叫衛士給那個犯事大隊長鬆綁,說神威軍不冤枉好人,就事論事,依法辦事。

火鳳凰這時才感覺到肩上的擔子不輕,趙玉林說整訓不簡單的含義了。

神威軍發展到現在隊伍龐大,難免魚龍混雜,必須剔除這些害群之馬,但是又不能搞疾風暴雨似的運動,那樣會挫傷一部分人的積極性,削弱隊伍戰鬥力。

如何操刀,確實考驗她這個總都虞侯的手段了。

火鳳凰有趙玉林的提點,再大的難題攔不住這個性格剛強,雷厲風行的女人,她立即要求楊興運召集大隊長以上的將領訓話。

等眾將進來之後立即將問題確實的將領當眾解除了武裝,押去訊問。

然後再坐下講解趙玉林的整訓目的,方法,嚴令各級不許搞公報私仇的汙衊,不許搞誇大其詞的搞迫害。不許做屈打成招的逼供,凡是犯罪情節嚴重的她都要親自過問。

待兄弟們散去後,楊興運態度誠懇給鳳凰檢討,說自己疏於管理,以至於下麵捅出了這麼多的漏子。

彆看楊興運比鳳凰早進神威軍的門,但是軍內都曉得鳳凰兩袖清風、辦事公道,敢打硬仗。她帶過的九縱、三縱戰力不輸任何一個縱隊。

再加上鳳凰是趙玉林的夫人這一特殊身份,個個都敬她三分。

火鳳凰首先開導他無需自責, .uukanshu.com然後將趙玉林擔心將領走歪路,把隊伍帶壞的憂慮講了出來,說哥兒要重拾漢唐河山,今後的路還長著呢,鼓勵楊興運定下心來好好乾,還說哥兒看好他呢。

楊興運一陣激動,立馬給鳳凰表態,這就下去一個總隊一個總隊的開議事會,專門檢討過失,糾正軍紀。

忙完了正事,鳳凰這才詢問身邊的順直娣,咋的啦?

心情咋那麼差?

順直娣跟著一群人四處滅火,忙的不亦樂乎,本來都將肖豔騎上白龍馬的事情忘了,聽到火鳳凰問她,眼神一下子又暗淡下來。

火鳳凰將小姑娘拉到身邊攬在懷裡撫摸著說她,“傻丫頭呀,想些啥呢?你玉林哥一天到晚的忙都忙不過來,哪有心思卿卿我我的。”

她告訴順直娣,肖豔是個人才,是她提出給肖豔配馬伕送白馬的,大白馬溫順呐。

鳳凰鼓勵她好好乾,將來她要把自己的坐騎送給直娣。

丫頭開森啦,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