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馬靈兒將吳雨琦拉過來睡在一張床上,美其名曰靠近點好議事,趙玉林被兩個美女夾在中間幸福的假寐。

馬靈問他,咋不在長安開錢莊,要先在鳳翔開起來呢?

那裡可是咱關中的中心。

他說老曹嘴裡支援,心裡肯定還有疑慮,不然咋個一開完會就跑去漢中了呢?老曹定是不願意淌這趟渾水。

吳雨琦用屁股撅了他一下說等於是鑄造私錢了,就他不怕官家降罪?

趙玉林嘀咕,官家要想搞掉神威軍的話理由多的很,甚至要殺人,罪名都可以莫須有,鑄錢算啥了。眼下咱還隻在關中、秦鞏流通,不怕。

馬靈兒的小手像貪吃蛇一樣在他身上遊走,開森地說咱們有白花花的銀子做後盾,那些個生意人覺得新幣發行肯定行呢。隻要堅持和白銀等價兌換,其他七七八八的鐵錢紙錢慢慢就冇人用了。

趙玉林在她身上捏了一把說,對頭。

他的小鋼鏰有一文的,十文的,一百文和五百文的,兩個五百文就是一貫錢,可以直接兌換麵值一貫的銀幣,隻要是神威軍發行的鋼鏰,都可以隨時拿來兌換銀幣。

那些商人還不認同他發行的鋼鏰是硬通貨?

冇道理嘛。

而他在嘉州機器化生產的鋼鏰兒成本就低得多了,要多少有多少。還能把濫發紙幣的問題直接給堵住。

趙玉林被馬靈撓的火起,卻又不敢對她這個孕媽媽下黑手,馬鈴兒慫恿他去找雨琦,兩人一聯合,分分鐘就讓吳雨琦光溜溜的……

半響之後,房間內安靜下來,吳雨琦有氣無力的說他倆結夥欺負她了。

馬鈴兒笑嘻嘻的說她得了便宜還不賣乖,她覺得哥兒絕對冇偷懶,可是儘心伺候了呢。

趙玉林已經精疲力竭,害怕這兩女人再撩撥,假裝瞌睡來了,哈欠連天的喊睡覺,睡啦。

這一夜。曹友聞正在和高稼吃酒長談呢。

老高埋怨他了,就不該同意玉林小哥發行新幣的,冇得官家恩準,可是私鑄錢幣。

老曹問有啥辦法?

玉林哥兒認定了的事情,不同意他還是要乾。再說了,關中駐軍那麼多,冇得銀子咋養活?

玉林也是難呐。

高稼憂心忡忡的說茲事體大,還得如實報告臨安。

眼下中原、兩淮都被打爛了,官家收不到銀子,不停往川蜀加稅、發關子,難呐。

老曹問他,難?有多難?

有神威軍自己找錢養軍隊難嗎?

臨安那麼多貪官,閉上眼睛抓一個都不會錯,白白浪費那麼多銀子,怪誰?

他一天天看著神威軍長大、打勝仗,耳濡目染的都是一件件實事、大好事。已經在認可趙玉林的做法了。

臨安皇宮,皇帝早就得報嘉定府接管了豐遠監,宜賓製造出稀世的機器,采用公元紀年做標記,精心雕刻了鎮水大佛當背景,已經製作了新式小鋼鏰和銀幣若乾,準備啟用了,就是製置司還冇批。

鄭慶之和兵部尚書史兒子都來給他密報,趙玉林私自鑄錢,可是死罪,要他派出欽差去嘉定、關中兩頭拿人下大獄。

皇帝冇準,不是還冇有發行流通嘛。

再說了,川陝捷報頻傳,神威軍不但占領了蘭州,還進駐武威掃蕩了河西,進入河湟穀地,連沙州、瓜州和西寧州都給他拿回來了。

這個絕對是超越任何功臣的特大功勞,封王、封侯都不為過。

皇宮外的大街上,百姓正在歡慶勝利呢,勾欄瓦肆的破天荒打折請客,一家家店鋪都是人滿為患,再不濟的百姓也要買上一串快鞭爆竹在自家門口燃放添喜氣。

這個時候,要他派出欽差去拿人砍頭?他做不出來。

即使真到了必須殺的地步,那也要緩一緩。

若是老百姓曉得他這個時候抓捕趙玉林下獄,怕真冇得忠臣良將效忠朝廷了。

這時,他娘又在召見了。

皇帝屁顛顛的去了長壽宮,太後問他如何賞賜?

他說還賞哈?鄭愛卿和史愛卿要我派欽差去關中拿人,治趙棄兒私鑄錢幣之罪呢。

太後遞給他一個精緻木盒,說她已經看過了,成都送來的豐遠監新幣,著實精緻,鐵錢和銀幣掛鉤,強行規定十進位製等值兌換,有點意思。

他棄兒要折騰,就讓他在關中折騰吧。

反正那些地方也是他剛收複回來,還在使用金人的錢幣,人家都不用咱家的廢紙。

太後輕描淡寫的說出自家關子形同廢紙,也是認可關子貶值嚴重的問題了。

皇帝還在摸著一塊塊精緻的錢幣呢,機器撞擊的均勻一致的圖案、字跡線條清晰,棱角分明,鎮水大佛栩栩如生,看著就叫人歡喜。

他很好奇,魂兒已經遊離出竅,想要去探尋趙玉林是如何做出這麼精緻、漂亮的錢幣的?

“咱招婿,把蘭兒嫁過去吧。”太後覺得封王封侯都不能拴住趙玉林,最好的拿捏辦法就是將趙棄兒招為駙馬。

死死的捏在手裡,還怕他功勞大了?

而且,隻要一有風吹草動,她完全可以將駙馬召進宮來讓太監送上一杯毒酒賜死。

此時的皇帝,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靈魂還在九天外,傻呆呆的盯著錢幣冇反應。

太後不悅的猛咳嗽了兩聲,皇帝這纔回過神來,急問他娘咋了?

哪裡有不舒服?

是昨夜冇蓋好被子,偶感風寒啦?

太後曉得,她這個文藝兒上課不認真,又打晃了,冇聽到她說的話,歎息一聲說自己確實感了風寒,改日再敘。

這是太後送客的意思了,皇帝也不想在這裡老坐,立即叮囑他娘保養鳳體,轉身就跑啦。

現在的臨安朝廷,有主張出海賺錢富國強兵的;也有主張全民皆兵抗擊北蠻的;最大的聲音還是以史家史兒子為首的主和派。

過去金國勢大,他們收刮百姓的錢財給金國上供歲幣、供奉絲綢、絹帛搞定。現在,史家又派出使臣談定議和,還是立了大功的,回頭又可以向各地加征銀子,拿到歲貢的專權後還可以低價買進絲綢、絹帛的吃銀子。

所以,他們這些人早就不喜神威軍和蒙軍死磕結仇了。這種局麵很不利於他們掌控朝政,弄銀子嘛。

眼看著北方的餓狼來勢洶洶,這些人根本不思如何抵抗,再加上蒙古說客的不斷滲透利用,已經在謀劃如何弄死趙棄兒,割地賠款再談判了。

有如此腐︱敗的朝政,再多的銀子都是白搭。

這也就是趙玉林要頂住死罪發行新幣的原因。

鳳翔府,趙玉林被他的兩個女人收拾了大半夜,打起精神下床沐浴練功,和苗貴交代了半響後準備出發南下,卻被馬靈兒攔住,要他再呆半天,給府衙諸公講講開錢莊,新修城池的事宜。

這是馬靈兒要他出麵給鳳翔府的新政站台,趙玉林必須給自己老婆紮起了。

下午,趙玉林去出席馬靈召集的鳳翔府議事茶會。

他也不客套,簡單兩句開場白後首先強調了鳳翔府新開官辦民助錢莊的目的,官府占大頭就是官府的錢莊,就叫鳳翔錢莊了。叫馬靈安排一個通判,一個幕賓進入錢莊的股東會,代表官府參加經營管理,強調隻是監督商人做正當營生。

接著,再談新城修造,要求大家都動起來,將徭役安排進來修築城牆,修溝修路。請最好的工匠謀劃城池,街道先建安置院落,將圍進新城的百姓安居問題先辦妥了,咱再做街區修造。

趙玉林給他們強調節約土地建房,不搞那些超大的宅院,冇得多少人買得起。就是神威軍的將軍街,宅院也不要修得太大,多出些圖稿征求意見,能住下就行。

他已經傳信宜賓,調集一批工匠和新的建築材料上來支援新城修造,他說,咱們的宅邸隻要休的精緻、實用,價格又便宜,絕對會受歡迎。

重點還是要兼顧鋪麵和居住的問題,前店後院,將臨街的鋪麵和生意人的住宿問題結合起來佈局,這樣的街鋪纔好賣。

然後他又話鋒一轉,www.ukansh.com說到年底冇錢給工匠卻是不行的哈,必須保證工匠的薪酬。

所以,起街就不能急,計劃好了再行動。

同樣,趙玉林還是叫馬靈落實一名通判帶著兩個懂行的幕賓去主導新城建設,

他把府衙裡的人上上下下敲打了個遍,告訴大家今年投入那麼多,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可彆被銀子晃的花了眼睛,做出吃裡扒外、違法犯罪的事情來,他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的。說完就宣佈散會。

回家來,他問馬靈:如此,行了吧?

馬靈兒笑盈盈的說夫君親自著手安排,當然得行了。

他叫馬靈不要有啥顧慮,錢莊就在府庫邊上大張旗鼓的搞,讓百姓看到有神威軍做後盾,他們肯定願意用咱的小鋼鏰。

金庫可要修好啦,彆讓辛辛苦苦掙來的銀子不翼而飛了。

女人開森的說他就像個老婆婆了,坐到他大腿上索吻,趙玉林怕她點火不滅火,淺吻兩下拉著去欣賞院子裡的花花草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