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危險無處不在,那就冇法做事了。

怕他個鳥啊。

趙玉林將雷滿、魯有朋叫過來一起商議,如此這般的安排妥當後決定出發去成都。

次日,成義燒房向碼頭公事房報關,兩千斤五穀豐新酒開始裝船。趙玉林騎上陳家的瘦馬去縣衙給縣令陳芸告假,要去清城訪名山。

縣令自然應許,囑咐他注意安全,快去快回。

趙玉林告彆縣令,打馬回到碼頭,直接上船出發。他鑽進船艙,發現陳曉敏也在裡麵,正和吳雨琦冷眼相對呢。

陳曉敏見到他進來,就說他是花心大蘿蔔,有了老婆還藏著個女人在白塔裡。

趙玉林立馬叫打住,批評她亂說話了。他介紹吳雨琦給她認識,說雨琦是他師父安排來保護他的。

陳曉敏嘴裡不說了,心裡卻還在嘀咕,這個男人太假了,身上具備能打死沈駝子的好功夫,還要個弱女子來保護,分明就是個色筆嘛,笨的如豬的人都不會相信。

陳曉敏跑過去靠在趙玉林身上,說她也有功夫,曲師父教了她八年了,她會保護她的玉林哥周全。

趙玉林不理陳曉敏,說昨晚並冇有安排她走成都的,咋個不聽話跑來了?這一路很不安全的。

丫頭馬上裝出一副可憐樣說都走了,她害怕,就纏著她爹來了。

趙玉林笑著說還是女俠,要保護男人呢,咋就怕了?

船艙裡麵的吳雨琦聽著他倆對話忍不住笑了,陳曉敏舉起小拳頭對著吳雨琦說她真的能打,不信可以比試。

趙玉林說就她那點三腳貓的功夫,趁早收起來了,這趟出門就跟在吳姐姐身邊,小心了。

陳曉敏感受到他的關心,長長的伸了個舌頭點頭答應。

船艙外,馬進聽著裡麵三個人的對話一聲歎息,他曉得自己的親妹妹馬靈兒也是喜歡趙玉林的,但是眼前就堵著兩個大美女啊,看來自己的妹子冇戲了。

趙玉林見陳曉敏在和吳雨琦說話了,自己去船艙角落假寐。

宜賓縣城,王老爺急匆匆找到了張扒皮,說碼頭報告,陳竹杆裝運新酒走了,他是趙玉林的老丈人,正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肯定會偷稅,因為酒稅高嘛。

張扒皮想到要弄死趙玉林需趁熱打鐵,他叫王老爺找兩條快船去追,製造假象撞沉陳忠順的運酒船,他自己立即點起人馬直奔南門碼頭的公事房,專門檢查成義燒房出酒一項。

雷滿見張扒皮殺氣騰騰的進來,馬上叫楊執事拿出記事簿覈對,兩千斤酒準確記錄在冊,所交稅銀分文不差。

張扒皮曉得勞工社那邊還有搬運記錄,立刻又跑去那邊檢視。

魯有朋拿出記事簿來,他逐條檢視搬運批次,人員調派都是一清二楚這才罷休。

張扒皮很不甘心的回城去了,魯有朋急匆匆跑去找雷滿,雷滿豪氣的說我們做事光明磊落,怕他個鳥。魯有朋說那是當然,但是三少爺臨走時有交代,還是小心為上的好。

兩人一合計,按照趙玉林的安排啟動秘密轉移計劃。

張扒皮回到城裡,王老爺馬上問結果。張扒皮說他一無所獲,碼頭上的眼線估計也就兩千斤酒,陳竹杆是如數上交的稅銀。

王老爺酸溜溜的說陳竹杆的新酒成義燒賣五兩銀子一斤,當然能如數上交稅銀了。

張扒皮問接下來咋辦?

直接將陳竹杆的配方搶過來,還怕釀不出好酒?

王老爺心裡癢癢的十分期待,那純淨透明如無物的濃香仙酒,恐怕皇帝曉得了會直接包下來據為己有。

他說現在趙家三小子手裡九香玉露,五穀豐,叫花雞都是賺錢的金字招牌,任意搶到一樣都不得了。

張扒皮說那還不簡單,咱先將九香玉露搶過來。碼頭上去不了,書院可是就在城裡,我們直接綁了陳竹杆的獨生女兒陳曉敏,逼她說出九香玉露配方來不就得了。

王老爺說對呀,陳竹杆不在,咱先不管碼頭,抓住陳曉敏再說。兩匹豺狼立刻密謀起來。

中午放學,書院門外的街頭巷口多了兩輛牛車,張扒皮安排人老遠窺視著書院大門,卻等到人都走完了還是冇有看到陳曉敏,隻得作罷,回去交差了。

岷江上,趙玉林他們的船已經到了厥溪場,馬進問停下休息不?

趙玉林說立即靠港換船,叫兄弟們辛苦一下。

陳忠順立刻上碼頭找到自己的老熟人雇了一艘大船,把兩艘船上的貨裝到一起,叫宜賓的船老大在此休息一晚,明日再回去。

趙玉林他們坐上新船繼續起航,馬進說三少爺考慮得細緻了。

他說小心駛得萬年船,沈駝子那晚寫的幾個字他還冇想透呐,他總覺得趙家在重慶的沉船事件不是簡單的觸礁翻船,所以事事需小心謹慎了。

趙玉林他們在嘉州碼頭上休息了一晚,天亮立即啟程,傍晚終於趕到了成都。

而王家追趕他們的快船一直在江麵上尋找那兩艘運酒船,當然是一無所獲,第二天回到宜賓的碼頭上竟然看到了陳忠順雇的那兩艘運酒船。

王老爺得到訊息之後氣得將手上的精緻茶碗摔了個粉碎,大罵陳竹杆給他玩了個金蟬脫殼之計。

張扒皮說以陳竹杆的腦子,絕對不會考慮得如此細緻,肯定是趙玉林那渾小子出的鬼主意。

王老爺氣得把桌子拍的啪啪響,說看來還是要從碼頭上下手。

王家為了擴大荔枝青的銷售,對酒商降價,給酒裡摻水已經大量出貨。但王老爺很清楚,五穀豐一旦麵世,他的荔枝青銷量就會一落千丈。

所以,要嗎弄死五穀豐,要嗎就搶到新的釀酒配方。

不管如何做,都得下黑手了。

這時,王家碼頭上的管事金九跑進來了,興奮地說他在碼頭上好像看到劉三了……

八月十五,成都琴台路的文君酒樓,陳家打前站的曲正陽早已將這裡全包下來了,他還聯絡了燒坊的老主顧,走訪了各大書院和酒樓,今天就要在這裡推出成義燒坊的五穀豐。

陳忠順請來了五名品酒大師,酒商和酒樓掌櫃分坐兩廂。

首先推出了陳家的陳酒蒸餾的成義燒,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陳曉敏穿著趙玉林為他設計的露腳連衣寬擺裙親自為品酒大師上酒。

五位大師手捧白玉杯品鑒過後驚為玉露,一致確定這世上絕無僅有,小斯再為席間的客人上酒,大家品過之後都是讚不絕口。

陳忠順告訴大家這款酒隻有不到兩千斤,他以後也不會再做。

這時,陳曉敏熟練的拍賣活動開始了,小姑孃親自上台主持拍賣,引得在座客商踴躍出價,兩千斤成義燒賣到一萬八千兩銀子的好價錢。小姑娘十分開森了,跑過來挨著趙玉林坐下吃酒。

趙玉林今天穿的是他為自己設計的民國學生裝,他在後世就覺得這套深黑色的學生裝很有書生氣。

兩人正在卿卿我我,陳忠順上台開始了第二輪新酒品鑒,他激動的告訴大家成義燒坊出新酒了,他的女婿配方,燒出了第一鍋五穀豐。

趙玉林不按他如此介紹,隻得拉起陳曉敏對著客人鞠躬致敬。小丫頭一臉紅撲撲的羞澀一笑,幸福地跑去給品酒大師們上酒。

大師們一一評過之後,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什麼純、烈,柔,都表達不了他們心中的美妙,疑為隻有天上纔能有了。

待酒商品過之後,陳曉敏上台拍賣了,她告訴大家這酒隻有兩百斤,分四批拍賣。

一時間大廳裡歡叫聲不止,酒商和大酒樓掌櫃不斷競價,兩百斤五穀豐竟然賣出了壹萬貳仟兩銀子的天價。

陳忠順十分歡喜,他的酒坊第一次在成都搞大型品嚐會就獲得如此佳績。

陳曉敏興奮的拉起趙玉林要跳舞。

趙玉林也是喜歡熱鬨的種,他叫曲正陽去樓下把當街賣藝拉胡琴的瞎子請上來,趙玉林招待他吃酒,U看書 .kansh.com請他以梁祝伴奏,他倆要為大家獻舞。

正在這時,酒樓掌櫃柳鳳仙領著幾個人進來了,趙玉林一看是喜蜀先生,驚訝的上前打招呼。

陳忠順熱情的接去上位就座,柳鳳仙說喜蜀先生是我們蜀地的大掌櫃,小哥難道不知?

喜蜀先生立刻示意柳鳳仙打住,笑著說他就是來湊個熱鬨,趙玉林拉著陳曉敏給喜蜀先生敬酒,說他倆要舞一曲為大家助興。

老頭子心情大悅,說好啊,吃過了叫花雞,喝過了五穀豐,今天還能看到小哥兒的歡舞,老夫來這蜀地值了。

趙玉林牽著頭上搖晃小辮、蝴蝶飛舞的陳曉敏入場,眾人很快移去兩廂,趙玉林隨即喊“起。”

瞎子藝人精湛的二胡技藝將梁祝如仙樂般奏出,趙玉林和陳曉敏的華爾茲舞步隨著節奏如兩隻蝴蝶翩翩起舞,不是神仙勝似神仙。

一曲終了,人們都還在劇情之中,陳曉敏激動的拉著趙玉林向客人致謝。喜蜀先生帶頭鼓起掌來,大呼“太妙了,美哉。”大廳裡一片歡呼聲。

還有人吼著來一個,再來一個。

喜蜀先生問趙玉林要在成都呆多久?

他說欲去清城一趟便回,老頭子起身對著陳忠順說和他的這個女婿很投緣,有機會要多聚聚。

眾人熱情和喜蜀先生作彆。

客人陸續散去,曲正陽收拾結賬,大家正要離去,柳鳳仙熱情的過來對著陳忠順說他們還不知道吧,喜蜀先生就是四川製置司副使,成都知府丁大人呐,小哥兒難道不知??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