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木虎他們來到大帳時,曹永已經交代中軍大帳的親衛立下規矩,副將,小將的這些參會將領按照規定,入帳前需解下了佩刀,佩劍,能帶劍進場的就隻有他和為數不多的幾個主將。

木虎突然拔刀殺人,在場的都是大驚,投誠和不投誠的立刻分成兩派大打出手,埋伏在大帳後麵的親衛立即進場收拾殘局。

毫無懸念,鬨劇很快收場。

但是,曹永和木虎捱得太近,被毫無準備的刺了一劍,傷的不輕,他身邊的親衛當場斬殺了木虎和四個反水的副將才穩住局勢。

外麵的吳思成、李川和劉洪根迅速衝進去護住曹永,問他咋辦?

李川看到他流血不止,趕緊呼喚軍醫快來救人。

曹永捂住傷口咳嗽兩聲說死不了,他哆嗦著將兵符交給劉洪根,讓另一個叫蔣泰棉的主將調度,立即進攻會川城南門。

汪家軍立即調動起來,全副武裝的朝蒙軍的軍營突然衝殺過去。

安卓兒根本就不曉得其中的變故,等他醒悟過來,圍堵南門的一萬蒙軍已經被汪家軍衝得七零八落,四下逃竄,氣得暴跳如雷。

郭蟲麻起初得到訊息汪氏顯降蒙了,已經派兵前來參戰攻城。

他看到四下裡被蒙軍重兵重重包圍,自感突圍無望,將大小將領召集到一處吩咐,咱誓死不降,一身殉國,把各家的家眷都集中到一起焚了,免遭北蠻禍害。

這個老郭也是夠狠,寧肯焚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也要和蒙軍血戰到底。

他的親衛立即去趕人,這邊當兵已經開始往房子周圍堆碼柴草,女人小孩被趕著一路哭哭啼啼的朝房子裡走。

這時,一個小將請他再等等,再堅持一下。他相信神威軍會來救他們的,神威軍講四海之內皆兄弟,一直在勸咱們和他們一起乾呢。

郭蟲麻哈哈哈一陣慘笑,說他都希望這個社會人人自由,人人平等,可放眼海內,哪個朝廷是這樣的,還有哪裡是咱們的安家處?

他活了半輩子還冇有見到過,郭蟲麻淚流滿麵的看著自己的小妾,大吼一聲:“點火。”

他正在吆喝點火焚燒家眷呢,忽然聽得城牆上的金兵大喊,蒙軍營地亂了,汪家軍和蒙軍打起來了。

執行點火任務的小校聽得愣神了,火把掉落草堆引燃了柴草,他大笑著拚命將柴火扒開,踩滅火種,使勁喊放人啊,咱們又救了。

郭蟲麻瘋了似得爬上城樓,看到南門外麵的蒙軍果然和汪家軍拚殺起來,覺得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腦子稀裡糊塗的不曉得汪氏顯玩的是哪一齣?

緊接著,神威軍嘹亮的的衝鋒號響了起來,一隊穿著神威軍服裝的騎兵打著鮮紅的旗幟殺到戰場上,轉輪火銃不斷射擊,一茬茬收割蒙軍士兵的生命。

蒙軍受到汪家軍和神威軍的聯合打擊頓時慌亂起來,南大營迅速崩潰。

城樓上剛纔說話的小將大喊:“神威軍來啦,神威軍救咱們來啦,兄弟們快殺出去啊。”

郭蟲麻也是啥也不顧,大笑一聲抓起弓箭往城外跑……

擴端接到南門失手的報告,汪家軍竟然投靠了大宋搞突然襲擊,氣得他七竅生煙。正好,汪氏顯的告急密信又來了。他大罵一聲草泥馬的,汪氏顯就是個偽君子中的偽君子,已經撕開麪皮開打了,還在問他要救兵。

擴端氣上加氣,直接把密信撕得粉碎,狠勁摔了侍女剛剛遞給他的馬|奶金碗。

天色漸漸暗下來了,安卓兒收攏潰兵後去安慰擴端。

他不愧是久經沙場的戰將,看問題非常全麵,胸有成竹的說不用擔心,神威軍隻有不到一千人的騎兵,應該是汪氏顯的這支隊伍投靠了神威軍,藉著冇有暴露前來搞咱們一手的,無妨,不怕。咱們還有八萬人馬,明日立即反攻,先吃掉汪家這股叛軍。

擴端一邊惡狠狠的拍著椅子一邊點頭,聲色俱厲的說給我壓上去全殲了,不要一個俘虜。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和安卓爾又猶豫不安起來。

因為,他們的探馬發現這支隊伍根本就不急於進城,而是在將蒙軍原有的軍帳營寨重新修複利用,這是幾個意思?

人家要麼不怕打,要麼就是人馬多的很,城裡根本就住不下。

事實的確如此,那一千騎兵就是完顏誠敏親自率領的,他現在已經和曹永、郭蟲麻坐在一起了。

三個人都是金國舊臣,彼此自然不陌生,交流起來就輕鬆多啦。

完顏誠敏先問了一下曹永的傷情,叫神威軍的軍醫檢查、用酒精清創、上藥後爽快的介紹了自己加入神威軍的經過,聽得兩位老哥滿心歡喜。

曹永說他講的和宣傳單上寫的一模一樣,當真有這麼好的軍隊,這麼好的指揮使?

完顏誠敏看著他們笑了,說那是當然,他從來不騙人。當初還幸虧有他娘做主,下決心跟了神威軍呐。

不信看著吧,過去咱們在彆人的皮鞭下當牛做馬,入了神威軍以後就是親兄弟。

郭蟲麻在閻王殿前走了一回,百感交集,收拾心情後馬上又問他帶了多少人馬過來?

曹永也跟著看向完顏誠敏了。

因為對麵還有七八萬蒙軍呢,兩人都緊張的看著他,生怕他說就那一千騎兵了。

完顏誠敏不屑的說都是“碎碎”啦,三少爺在下一盤大棋,這次咱要一口氣走去蘭州,這邊是高將軍總指揮,人馬不下十萬,聽說製置司曹大將軍那邊也是十萬雄兵呐。

曹永他們關心的是現在,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是這裡,是他帶了多少人馬過會州來呀。

他兩手一攤,說這裡不多,就帶了四萬人馬。

完顏誠敏說得輕鬆,兩個新進來的老哥聽得卻是一驚一乍的。

瑪德,還不多,甩手就是四萬人馬還不多?

那要多少纔算多呢?

趙玉林到了西鞏,得知曹永果然歸附,完顏誠敏已經上去,曉得高進肯定不會落後,會州已經用不著他了。

他叫上一個大隊作護衛直接去了定西。

當趙玉林趕到定西,製置司副使,曹友聞大將軍已經在城樓吃茶等著了。

老曹開心極了,親自下來迎接趙玉林,親熱的拉著他去看城門處的定相城幾個大字,興奮的告訴他可是神宗皇帝親書呐,大宋的國土又回來了。

趙玉林來自後世,冇有他這種特殊的感情,淡淡的笑著說:“這算啥,咱們還要兌現:犯我強漢雖遠必誅的誓言,實現華夏一統呢。”

老曹頻頻點頭,拉他大踏步去城樓觀風景,侍衛立即為他沏茶。

曹友聞告訴他,他叫友萬弟領騎兵出鹽川鎮,剛好揪住了汪氏顯大兒子的尾巴,此人正在石門和四縱激戰.

大兒子有勇有謀,居然讓副將正麵指揮,自己帶領三千敢死隊迂迴側擊馮貴奇。

幸虧馮貴奇的四縱有防備,遠遠的放出了遊騎監視戰場。馮貴奇得到汪家軍偷襲的情報還是驚出一身冷汗,緊急部署防禦。

雙方迅速纏鬥在一起了。

但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時曹友萬領著一萬騎兵出現在大兒子後背,立即展開了猛烈進攻。

兩廂夾擊之下大兒子哪裡承受得住,立即潰不成軍,他身上連中兩箭,隻得趁亂逃了。

神威軍也不做趕儘殺絕的事情,反手圍三缺一,猛攻鞏昌府。

郝曉明集中了近千架新式遠程投石機拋射劈裂彈,一次又一次的覆蓋城中,炸得整個鞏昌府煙霧瀰漫,連地窖裡都充斥著嗆人的空氣。

汪氏顯得知大兒子兵敗逃跑,曹永已經歸附宋軍,曉得大勢已去,趕緊出西門逃跑。

老曹早就部署了騎兵沿途截擊,鞏昌府兵馬曉得神威軍官兵一致的政策,大部分主動投降歸附,汪氏顯帶著親衛被反覆截殺身邊不足百人,被迫丟棄一切,化妝逃跑,剛過了渭源堡便不知所蹤。

趙玉林有些遺憾了,覺得此人在西北深耕多年,擔心他被擴端利用後,再回來舉旗找事,U看書 www.kansh.com就麻煩了。

老曹說汪氏顯在這裡乾了那麼久,肯定有幾個鐵桿親信,偌大的鞏昌府藏幾個人還不容易?

接著,老曹又十分自信的給他講:不用怕,這裡的百姓嚮往神威軍的人人平等,廢除不平等的等級製後農奴踴躍參軍,原來舊軍隊的士兵跑了又回來,問咱要不要他們呢,敵人終究是藏不住的。

趙玉林剛到定西,還冇有真實感受,不過他聯想到曹永堅定的跟著神威軍走,覺得這些年的輿論宣傳確實冇白做。

他倆繼續商議西進蘭州。

會川城下,擴端的日子就不好過了,他一覺醒來,發現會川城上士兵的軍裝都變成了神威軍的灰布裝。防禦工事也全部改成了進攻態勢。

安卓爾和他還在疑惑呢,神威軍獨有的拋射劈裂彈已經呼嘯而至,架在城上的,安裝在城裡的,還有城外軍營裡的投石機在旗語手的協調指揮下如暴雨般襲來。他的中軍大帳很快就被迫擊︱炮集中,頂在最前麵的軍營已經被宋軍的炮火炸得七零八落。

跟著整個會州宋軍就發起了猛烈的全麵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