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鳳仙這才從驚愕中清醒來,慌忙過去接下女兒。

趙玉林雖說是行伍出身的練家子,長久的緊張施救,兩腿還是有點發麻,活動了一陣才站起身來。

恰好,丁大人急匆匆的趕到了。

柳鳳仙破涕為笑,又恢複了她風姿卓越的儀態,笑盈盈的告訴丁大人是趙家哥兒救活了她的小女呢。小哥兒醫術精湛呐,今天她要請客,答謝哥兒。

知府丁大人彷彿見到怪物一樣的看著他,似乎在問,此人究竟是人還是神了?

咋還會醫術呢?

趙玉林連忙推辭,說他也是略知一二,正好用得上。

柳鳳仙哪裡還聽他說這些,堵著他們上樓去了天字號包房。

待酒菜上齊,柳鳳仙敬了他倆的酒後知趣的離開,丁大人開始詢問他為何不參加北伐,要回宜賓呢?

回宜賓也無妨,為何還不準神威軍出擊洛陽呢?

趙玉林曉得,這個問題一兩句話說不清楚,他心裡也是很不舒坦,那荊湖的兵馬也是冇有動,這些人咋不去評論他們呢?

他隻好說北伐時機不成熟,神威軍戍守西北邊疆已經是捉衿見肘,如何能出擊洛陽?

丁大人無語了,房間裡的氣氛變得非常尷尬,息了一陣他才說臨安的官家可是非常看中的小哥呐,

趙玉林一陣苦笑,說神威軍不是出動了一萬五千人嘛,製置司曹大人出兵和神威軍領隊出兵都是一樣的。

關中既是咱大宋的川蜀屏障,也是神威軍主戰場,不能有失,北伐風險太大,等著瞧吧。

官家地大物博,可以隨便下賭注,神威軍就那麼點家當,他可不敢去做無謂的犧牲。

在說了,赤水那邊的苗人已經鬨起來,宜賓近在咫尺,他可不願意看到後院起火。

話不投機,酒喝起來也冇勁兒。兩人草草吃過後,趙玉林去驛站休息。

次日,他一早便起來要去碼頭,卻被柳鳳仙攔住,送了他一大箱子禮物,答謝他救下小女柳如煙,趙玉林推辭不下收了,趕去登船南下宜賓。

回到家裡,已經是兩天後了。

趙玉林去給父母請安,又去祠堂上香,再去見他老丈人陳芸。

老頭子一見麵就說終於回來了,那仁懷堡的南蠻起事,殺了不少當地的官吏,鬨得越來越厲害,大有占領赤水兩岸,阻斷大江的趨勢了。

趙玉林叫他無慮,有神威軍在此,就不允許他們胡來。

老頭子曉得陳宸生了,還是個寶貝孫子,母子平安,非常高興,問他給孩子起名了冇?

趙玉林說還冇呢,爹爹起一個。

陳芸樂嗬嗬的叫他回去找他親爹起,宜賓的老秀才呢,一定會起個響噹噹的名號。

嗬嗬,趙玉林可冇想那麼多。

他在宜賓城裡轉了一圈,回到翠屏山就去了軍營,魯有朋、苗貴、賴傳芳都回來了,四個人一起去看望朱從文的老婆。

這是一個老實巴交,下人出身的女人,她引著趙玉林他們先去給朱從文的靈位前燒紙上香,指著朱從文的骨灰罐子更嚥著說先生有吩咐,墓地和死去的兄弟一樣大小,不要為了他浪費土地。

說完就囉嗦著從屋裡抱出一個兩歲多點的男孩要他們都抱抱,說是先生在世時交代過的。

接著又去屋裡取出一封書信和一個木盒來交給趙玉林,說是先生要交給他的。

趙玉林打開書信,見是朱從文的遺書,看著看著忍不住流淚,他看完之後遞給苗貴。

木盒裡的東西是朱從文平時整理的後世記憶,他叫衛士長送去順風處抄錄一份,轉給陳顯的鬼穀謀劃,原稿作為最高機密儲存起來,他自己抱著朱從文的兒子出去院子裡溜達。

稍後,兄弟們都出來了。

趙玉林給老魯安排,讓他親自操作,將軍師的遺孀接去趙玉林家裡住下。

他要親自照顧朱從文的老婆、孩子。

老魯點頭答應,告訴他兄弟們這些天就塊到齊了。

他說關中大軍東進,蒙軍不可能冇有動作,咱們這邊得抓緊了。

趙玉林叫老魯留守翠屏山,不走了。說他受了重傷也不吭聲,不要命的乾,圖啥?

魯有朋憨厚的笑著說他還不是一樣的在做。

他叫老魯將翠屏山順風處接過來,加強翠屏山的保衛,迅速展開對仁懷叛軍的打探、偵查,打通曹大將軍的聯絡。

趙玉林將老朱的兒子還給女人說:“嫂子就搬到我那裡去住,你們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們一起看著他長大。”

隨即,吩咐衛士長行動起來,魯有朋調來輜重營的兄弟將傢俱小心的搬上車去運走。

回到家裡,他爹和娘過江來了。

趙玉林給二老施禮,李川馬上進來沏茶。

他看著李川都長成大小夥子了,一直在朱從文身邊做事,學著老朱的性格沉穩了許多。

趙玉林他爹將一張絹帛遞給他,他接過來看了,是給陳宸的兒子起的名兒,叫趙光輝了,他感謝老爹為孫子燒腦細胞,請二老品嚐青城派玉陽子送來的新茶。

老爺子吃下兩口說,時下州城裡多有人議論神威軍了,對他拒絕北伐頗有微詞。軍國大事他不懂,但是三京是咱大宋的龍興之地,大宋子民都盼著有一天去汴京朝聖呢。

臨安朝廷力主,黎民百姓期盼,不去,彆人會戳咱老趙家脊梁骨的。

趙玉林知道他的關切,從他娘憂心忡忡的眼神早就讀懂了。

他冇想到老爺子會有如此覺悟,還把他爹當成不關心時事,像葛朗台似的守財奴在看呢。

他說神威軍的任務是華夏一統,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早晚會去收複中原的,請他老爹把心妥妥的放進肚子裡。

老爺子雖然曉得這個兒子是在寬慰他,可是聽他如此直白的表述後,還是覺得怪怪的有些不懂。接連來了兩個“罷了、罷了。”招呼他娘一起回自己的院子休息。

李川送走他們之後立即轉回來看著趙玉林,給他講今後他再也不離開少爺了。

趙玉林說啥呀,在軍師那裡學了那麼多東西,裝在腦子不用,為啥?

李川說軍師懷疑楊夫人對他不利,要請魯師傅密查。

趙玉林腦子裡嗡的一聲,像被武林高手重擊了一拳。稍息,李川才說他一直留意著在,已經將密信交給魯師傅了。

李川給他報告,朱軍師的身體本來冇大問題的,最近一年卻迅速衰竭,臨到走之前才醒悟,懷疑是他的老婆楊夫人所為。

然而,他到死都冇有找出真憑實據。

趙玉林讓李川去請魯有朋過來說話。

老魯曉得他的關切,將朱從文的密信帶了過來,那筆跡,的確是朱從文手跡。

原來,最近一年多,他倆口子的那個事情的次數迅速增加,是往年的三倍都不止。朱從文高位截癱的身體如何承受得了?

然而,很多時候他都是按耐不住的要。

這就很奇怪了。

直到半年前朱從文纔想到這一節。

這個是夫妻之間的事情,如何與彆人說來聽。他反覆觀察、權衡都把握不定,私下裡叫李川幫著防備了。

老魯也是有點為難,說他剛接了楊夫人進府來,等於是在自己身邊安放了一個轟天雷呀,如何是好?

趙玉林咋覺得這人一旦遇上不順,壞事情就是接二連三的來呢?

他說已經既成事實,咱們注意著就是了,好在我們在暗處,她在明處,心裡有數就行。如何做,順風處決定便是。

魯有朋點點頭,勸他也注意身體,早點休息。

趙玉林目送老魯離去,沐浴更衣後躺下,腦子裡全是朱從文的影子,輾轉反側怎麼都不能入睡。

他起來,看到窗外明晃晃的月光,纔想起快到中秋了。

李川進來問他,需要些啥?

他叫燒水沏茶,去亭中賞月。

趙玉林披上一件單衣去屋外的亭子裡坐下,李川很快就將茶水送了上來,十分開森地說月亮好大哦,就要圓了。

他叫值守的衛隊長也進來吃茶,要他將李川編進衛隊。

趙玉林問他倆想家不?

快到中秋了。

李川說他是孤兒,這裡就是他的家。

衛隊長叫張國安,也是個孤兒。

趙玉林叫李川去取些月餅來,提前過箇中秋節。三個人就著些小食吃酒。

他給國安講,www.ukansh.com翠屏山是咱神威軍的根,這些年他常在北邊跑,忽略了這裡的重要性,以後得加強了。

張國安說不管做啥,他都聽少爺的。

趙玉林給他說彆老是少爺、少爺的喊,叫趙三哥就行。

他打算成立翠屏山守備大隊,專門負責翠屏山鎮的安全保證,大隊長就讓衛隊長去乾。

他聯想到朱從文的女人都可能有問題,覺得自己在安保這方麵做的太少了,必須將漏洞補上。

張國安卻不樂意了,就要跟著他。

趙玉林說天下冇有不散的宴席,到處都缺人手呢,在他身邊學了那麼久還不出去練練?

國安猶豫了一下,不再推辭,雙手舉杯敬他。

趙玉林叫他去找魯有朋商議,將衛隊裡得力的兄弟帶些過去把架子搭起來,要將翠屏山給他守的妥妥的。

一定不知不覺的,趙玉林喝到微醺了,叫都歇著吧,回屋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