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一家人好好的吃了一頓夜飯,趙玉林給馬靈提出普遍建立合作社,等於是在各個州縣開設官家營運的門店,為百姓提供生產,生活的必須品,同時保障了會子的發放和流通。

這個措施執行下去後,關中的經濟就會逐步走上正軌。不但如此,因為有神威軍的背書,合作社利用軍資運輸的渠道,效率高,安全有保障,信譽高,還會為神威軍的財務創造一個良好的增收渠道。

第二天,趙玉林十分不捨的辭彆家人去長安。

關中大地逐步迴歸平靜,百姓的生活開始好轉,老曹非常開心。

趙玉林告訴他,宜賓以南的苗人起事,叛亂勢頭越來越猛,神威軍的軍師朱從文病重,他打算回宜賓一趟。

苗人去年就在赤水河上搞事,皇城司疑有蒙古細作鼓動叛亂,這些老曹是有訊息的,他曉得趙玉林有些年冇有回宜賓了,說回去正好將那裡收拾一下。

老曹很高興的告訴他,驪山大營擴了兩萬兵,關中糧食充盈,他的兵各個身強體壯,威猛如虎。

趙玉林擔心他要出潼關參加河南收複戰了,委婉地說靈州和延安府蒙軍駐有重兵,他們的騎兵移動速度極快,必須防備。

關中軍要去洛陽,走崤函古道雖是捷徑,糧食還可以沿著黃河順流船運。關鍵是出了潼關就是蒙軍的占領地,他們不可能放開讓咱們過去的。

兩人漸漸冇了興致,趙玉林早早的回去休息,次日趕早上路,直接走子午穀去漢中。

其時,遙遠的臨安朝廷正謀劃著進軍三京,樞密院形成了從兩浙、山東、淮南,荊州和川陝二十萬大軍五路進伐的方略,皇帝也是躊躇滿誌,督促各部調集輜重,組織運輸,大有一舉拿下河南之勢。

然而,事情卻並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

首先,這場戰役在朝廷反覆醞釀,計劃還冇有形成,草原大汗就早已獲悉大概。

其次,去三京打仗,宋軍不占主場,河南早已田園荒蕪,人口凋敝,赤地千裡,宋軍冇有地利、人和之優勢。

再次,宋軍五路進攻,兵力分散,將領之間難以協調,無法形成合力,看似強大威武,實則為一盤散沙,方便了蒙軍各個擊破。

北邊的和林,草原大汗在大帳吃酒議事,有的認為這次宋軍謀劃已久,準備充分,許謹慎對待;有的則認為宋軍就如搶關中一樣,複仇心理極強,多路出擊,來勢凶猛,許避其鋒芒,各個擊破。

這時,坐在大帳邊緣的呼畢力出班發言了,大汗饒有興致的看著自己這個小侄兒,要他細細道來。

呼畢力一字一句的說宋軍看是凶猛,但遠道而來屬於疲憊之師,糧草供應困難屬於心慌無底之師,五路出擊人馬分散,屬於弱雞無力之師。大汗若是以他為將,隻需五萬兵馬便可退敵。

哎呦,能了哈。

蒙軍每次出動都是拖家帶口,連人帶牛馬整出幾萬,十幾萬的龐大隊伍,這小子居然隻要五萬?

周圍的老輩將領都是從戰場的屍山血海中爬起來的,一個個睜大眼睛看著那小子了,馬格逼的,圖雷的小四奶娃兒猛哦。

大汗樂了,看著呼畢力說娃子也是過十八了,就給他五萬兵,讓他當一回主帥,轉頭又叫素不台督促戰區守備聽從號令。

趙玉林肯定不曉得這些人在打嘴皮官司,他趕著去漢中,一頭紮進秦嶺的山道疾行。

這才幾個月時間,子午穀已經大變,軍工和民工一起奮戰,削平不該有的台階,尋找捷徑架橋、新修棧道,已經能夠保證騎馬通過了。

趙玉林重走子午道十分感慨,要是當初他被阻攔在這大山之中進退維穀,說不定現在已經成了一堆白骨。

他打算模仿後世的築路部隊成立工匠總隊,下設若乾大隊,專門從事重點道路建設和新技術的探索,迅速改變秦嶺行路難的交通現狀。

三日後,他來到洋州,周平和魯有朋將他接住。三個人上船繼續往南鄭去。他剛進船艙裡坐定,周平就給他訴苦,說這次進關中又冇撈著仗打,叫少爺給換換位置。

趙玉林笑了,說他不是在浙川堵住了擴端嘛,也是參戰了的,有功。

周平說就是在河裡遊蕩,那點小事算啥呀,和兄弟們在關中縱橫馳騁差遠了。

他收了笑容,緩緩的說那邊行船和這裡又不同了,時下的關中情況還比較複雜,先做謀劃,過些時日再乾。

老魯也是沉沉的點頭,告訴他荊州熱鬨的很,軍民都在夢想著北上收複三京呢,哥兒卻在鳳翔整軍,嚴令不許出擊,有人絕對不滿了。

趙玉林說這世間不止他一個瞭解實情,不是有訊息說孟大將軍就猶豫嘛,有人還給他帶上了親蒙的帽子,挖出了他和塔擦兒稱兄道弟,私交甚密的黑曆史。

老魯笑嗬嗬的說臨安還有人蔘哥兒擁兵自重,要造反呢。

他說二十萬人的大軍千裡奔襲,冇得吃的神仙都隻能乾瞪眼。他叫周平回去後和楊興運商議,抓緊儲備些糧草,做好潰軍的接應事務。

周平驚訝的看著他問:“少爺確信必敗無疑?”

魯有朋瞪了他一眼說:“這叫未雨綢繆。做好就行。”

老魯笑嗬嗬的說不講這些掃興的了,哥兒有喜了,陳宸小嫂子生了,還是個兒子呢。

“當真?”趙玉林一陣驚喜。

老魯笑哈哈的說他又不會忽悠人。

嗬嗬,這老哥是在說趙玉林的夜話了,他一高興才,最愛和彆人開玩笑。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船到南鄭碼頭,趙玉林立即下船往家裡趕,一進院子裡就聽到孩子的哭聲,老遠就聽到陳宸在逗孩子,趙玉林輕手輕腳朝裡走去。

“不哭哈,爹爹馬上就回來啦,老魯叔都去接你爹啦。”

“不哭、不哭,你爹回來咱罰他洗尿布。”

“哎呀,今天咋了?老是哭呢?秋菊幫我抱抱。”

陳宸起身將孩子送出去,卻見秋菊愣愣的看著後麵,她轉身過去看到趙玉林立馬石化了。

趙玉林一臉幸福的趕緊接過孩子。

陳宸這才驚醒過來,開口又是“我要打死你這個冤家。”剛說完又立即用小手拍自己的嘴巴,責怪自己說錯話了。上前挽住他的手說醜醜的爹一定要好好的,咱一家子都要好好的。

老魯在後麵看著他倆的模樣晃著腦袋笑了,招呼秋菊出去順風處忙碌。

此時的漢中大地上油菜花開,濃鬱的菜花香飄滿南鄭這座城市,趙玉林抱著孩子後小傢夥就不哭了,他閉上眼睛陶醉在幸福之中。

陳宸馬上叫人搬來椅子,茶幾,兩口子坐在院子享受陽光,呼吸著充滿油菜花香的清醒空氣。

趙玉林抱著孩子躺在椅子上冇一會兒就睡著了,衛隊長給陳宸講:少爺一直趕路冇休息好呢。

陳宸心疼的進屋取來毯子給他父子倆蓋上。抬過椅子來端坐著觀察他們倆。

才過了冇多久,趙玉林聞到一股淡淡的便便味兒醒了,他睜開眼睛東張西望的尋找,最後憨憨的對著陳宸喊:兒子給他施肥了。

陳宸哈哈大笑,說這是小傢夥對他的懲罰,誰叫他不早點回來守著她娘倆呢?

隨即有侍女過來接了孩子去換洗。

趙玉林進屋去換了衣服,再回來坐下吃茶,他哥趙玉江來看他了。

陳宸馬上去沏茶。

趙玉江告訴他鳳翔府來信了,叫漢中派人去新開書院。

他說一個地方要進步,教育是基礎,當然要開書院。他讓他哥挑選讚同神威軍新思想的進步學子前去關中,把書院一個個都建起來。

趙玉江有些嘚瑟了,告訴他書院有他發明的新數字,五線譜和白話文,好些地方都來人學習呐,咱們宜賓的印刷機都造出第三代了,印刷的報紙,書本絕對是世間最好的。

趙玉林笑笑,端起杯子吃茶,心道這些都是毛毛雨啦。

他想起後世為了保護生態,U看書www.kansh.com早就在提倡無紙化辦公了,這個算啥?都是些碎碎。

送走他哥,陳宸告訴他,晚上魯師傅安排一起吃個飯,沔州的高稼來了興元府,大家一起聚聚。

陳宸告訴他,高公做事還有些保守,擔心引起臨安朝廷的不滿。不過看到變革以後的漢中百姓生活迅速好轉,還是蠻支援的。

趙玉林點點頭說,變革前所未有,必然觸及社會的舊勢力,肯定困難重重,但是社會要進步,就必須要變革。

兩口子出去轉街,南鄭城裡的大街小巷已經種上了行道樹,鮮嫩的樹葉掛滿枝頭。陳宸說他喜歡綠色,今年開春馬靈姐就叫種樹,東西大街,南北大道上都種滿了桂花樹。

他笑嗬嗬的說城市還是需要綠化,不能隻種房子噻。他看到主乾道已經鋪上沔州燒製的大磚,走在平整的街道上感覺舒服多了。

這時,他倆看到街頭有一群人圍著兩個僧人打扮的在紮堆說話,很快便三五成群的散開了,趙玉林來興趣,這些和尚跑進南鄭城裡搞啥把戲?

他叫侍衛上去打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