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在東方湛的治理之下蒸蒸日上。

愈來愈好。

大周的臣民們都隻當東方湛是個極好的仁君。

可隻有東方湛知道,他曾經……差點做過一個讓他後悔終生的事,那天發生的事,總是在他腦海之中一遍遍的浮現。

阿姐臨走之前說的那句話。

還有她那決絕得不肯回頭的身影。

老師一語點醒了他。

東方湛自覺熟讀天下兵書與史書,他覺得自己無愧天地,無愧內心,可唯獨有愧於那個將他從小養大的阿姐。

午夜夢迴之時,他還經常夢到阿姐在書案麵前握著他的手,教他一筆一筆的寫著字。

他好像回到了小時候。

有阿姐在的時候,他從不曾提心吊膽。

如今坐到了阿姐曾經的那個位置,他才知道當初阿姐頂了多大的壓力,可她在自己麵前,從未展現過半分。

東方湛後悔了。

他很後悔。

他這一生做過最後悔的事就是那天帶人埋伏在三福客棧外的事,雖然最後冇動手,可是他起了那樣的心思,他就錯了。

直到阿姐離開,並且再也冇回來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這世間唯一的親人。

是啊。

老師說得對。

阿姐如此聰明。

她怎麼會看不穿自己的心思呢?

饒是如此,她還是將大周的皇位給了他。

東方湛在大周的各州各郡,基本上都讓人建了東方玥兒的金身廟堂。

而大周的臣民,對於那曾經短暫在位的大周第一貴女東方玥兒,更是冠以了無數的名頭在她身上,紫微星降臨,大周救星,一手將大周邊境的軍事防護打造得如同鐵桶一般,使得外敵不可侵犯。

這個存在年限最短的一個大周皇帝,卻成了大周最富有傳奇色彩的女子。

她,使得大周皇朝進入了巔峰繁華,開創了一個富有民主色彩的時代。

至於黎國。

陌離雖然冇有做出東方湛那樣轟轟烈烈的各大奇事。

可卻也將黎國治理得井井有條。

百姓們提起這位君王,倒是關於他的風流韻事居多。

不過。

陌離知道輕重,在大事麵前,從未讓酒色迷過心智。

至於鳳卿卿和陌白。

他們兩人生活在香林海的那段時間,是她在這個位麵,過的最安寧,最幸福的一段時間。

日子平淡。

點點滴滴的滲入到生活中的卻都是無以言表的幸福。

這日。

陌白神秘兮兮的將鳳卿卿帶到了一處地方,他蒙上了她的眼睛,待他雙手放下的時候,眼前那一株株的白玉蘭,著實的讓鳳卿卿大為震撼。

他記得她的喜好。

“卿卿——”

陌白從她身後抱住了她。

“三個月實在是太少太少了,少的我還冇看夠你,還冇牽夠你的手,時間便那樣過去了。”

鳳卿卿心咯噔一下。

三個月?

他是怎麼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自從你回到我身邊的那一天,我看到你在夕陽之下向我走來,那一刻,我便能聽到你內心所想了。”

鳳卿卿腿一軟。

是應龍。

嚴格說起來,陌白也算是應龍的第二主人,應龍能與她心靈相通,自然也就能與陌白心靈相通,自從她踏入香林海的時候,應龍便一直存在於她的識海之中,這般看來,應該是由於某某特殊的原因,所以導致陌白能聽到鳳卿卿心裡的聲音。

他早就知道她會離開。

卻還依舊陪著她嬉笑打鬨。

儘力的將最好的都給她。

無數個深夜裡,她醒來,他都未曾睡,他說他覺淺,隻怕不是這樣,陌白是覺得自己不能睡,他想要多看一眼她,多看一眼,他要將她深深的印在腦海之中。

這一輩子。

下一輩子。

生生世世。

他都不要忘記她。

他要再次見麵的時候,一眼看到她,就知道她是自己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