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國大將軍府,墨青堂聽了手下來報,頓時氣血上湧,隨手便將書案上皇帝禦賜的麒麟玉獸硯台砸到地上。

下屬望著一地的碎片,滿臉驚恐道:“將軍,這可是禦賜之物!”

墨青堂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不屑一顧地冷哼出聲:“禦賜之物又如何,若那個小賤*人真傷我深兒,老夫定要扒了她的皮!”

一想到愛子如今可能正飽受欺淩,墨青堂恨不得立即就衝到公主府,將元昭那個賤*人立即斬殺。

這可是他唯一的兒子,雖然他風流一世,姬妾無數,卻隻得了墨景深這一個兒子。若是有半分損失,他定要活剮了那賤*人!

“墨伯父,您快救救景深哥哥呀!”

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喧嘩聲,原來是元念正欲闖進來,卻被書房外的護衛攔住了。

墨青堂神色一沉,眼中殺意浮現,不過須臾便又很好地掩了下去。

他轉身示意下屬將地上的碎片處理乾淨,擺出一副和藹的模樣走出了房內。

“五公主這臉是?”

望著元念高高腫起的臉龐,墨青堂麵上訝然,心中卻不難猜想到這必然是元昭的傑作。

如今看來,這草包嫡公主似乎變得非常不對勁。

“這都是元昭那個賤*人害的。”

一想起當日之辱,元念眉眼間儘是怨毒,“不僅如此,她還關押了景深哥哥,還要施以針刑。”

墨青堂身子一顫,袖中雙手捏緊,握拳的手背上青筋暴起,麵上卻萬分震驚:“永樂公主傷了你和深兒?”

元念憤憤道:“那賤*人也不知吃錯了什麼藥,轉眼就變得翻臉不認人,仗著有檀九洲撐腰,便折辱於我和景深哥哥,墨叔叔,您得趕緊想辦法救救景深哥哥啊,再遲些不知元昭會做些什麼出來。”

“是得儘快救深兒出來,五公主,茲事體大,恐怕得找女帝做主。”

墨青堂臉上憤恨之極,卻又眉心微蹙,一臉為難之色,“隻是前日女帝讓老臣處理淮安王舊部叛亂一事,如今尚未處理完備,若老臣此事進宮,恐怕......”

“墨叔叔不必為難,念兒早已在宮中散佈了元昭**皇室、私扣景深哥哥的訊息。既然墨叔叔此刻不便,念兒這便進宮,親自向母皇告發元昭惡行,定會救出景深哥哥的!”元念看著墨青堂一臉為難之色,立即信誓旦旦地向其保證。

墨叔叔,景深哥哥,都是她稱帝路上的助力,她自然得好好討好他們。

“老臣萬分感激五公主的恩情,公主放心,老臣這邊事情一處理完,便即刻進宮向陛下聲討那長公主的惡行。”

墨青堂低頭佯裝拭淚,眼中卻滿是精光。

望著元念遠去的身影,墨青堂麵上逐漸呈現狠戾之色。

這南辰皇室一個接一個的都是蠢貨,若非有檀九洲,元家怎麼可能穩居高位?

隻是如今他卻不能直接和檀九洲對上,倒不如讓南辰皇室狗咬狗,他好坐收漁翁之利!這天下終究會是他墨青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