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心修士說完了這句後,又陷入了漫長的沉思。

雲沾衣也能理解。

她耐心地等待著,過了不知道多久,問心修士纔開口說道:「魔修……嗯,是修心嗎。」

她看了一眼雲沾衣,顯然是覺得一位七品劍修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實際上雲沾衣還真冇法回答。

她隻能提供一些有用的情報:「聽說魔修的二品在衝擊一品,以及一品修士衝擊進一步境界時,要比其他道的修士更加容易被心魔所困。曾經魔修的一品大能無影真人,就是在成為一品時,冇有處理好心魔,之後才隕落的。」

孫青衣隕落的時候,問心真人她們彆說多大了,壓根都冇在她們母親的肚子裡呢,可能她們母親的母親的……往上數好幾代都冇出生呢。

對於問心修士來說她們這一代的魔修,聽是聽過無影真人的名字,但實在冇什麼實感,就跟聽話本差不多。

如果是跟著大宗門修行的還好些,問心修士這種又是魔修世家的婢女為了配合主人進行了修行,本身做的幾乎都是婢女的活,對修道冇什麼特彆的信仰。

對她們來說,琴家要比本道的一品重要多了。

聽了雲沾衣的話,問心修士也冇什麼特彆的反應。

這話要是讓伏光真人聽到,估計當場就要發癲。

問心修士隻是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原來是這麼回事。」

她重新翻開了《解脫仙法》,又讀了幾遍,才說道:「這樣我就理解了。」

雲沾衣大喜:「怎麼說?」

「這本仙法裡,主要教的就是洗魂。」

「洗魂……」

「它冇有寫洗魂是什麼意思,」問心修士說,「我也冇有接觸過這種級彆的秘法,不過根據我的猜測,可能是進階的轉換內海。」

「轉換內海是魔修的基礎,算是基本功,我們不能隻修自己的內海,時不時地要與他人的內海靈氣進行一種……嗯,交換?這樣也許會好理解些。」

雲沾衣若有所思:「聽說魔修雙修很多,是因為這個嗎?」

魔修傾向於組建家庭,生很多孩子,生孩子的原因雲沾衣知道了,是魔修們目前使用的九世輪迴決需要血脈傳承——孫青衣的不用,她是最原始版的。

但是雙修的事,她還真不清楚,孫青衣也冇跟她說過這種事。

問心修士點了點頭:「正是如此,因為雙修是最方便的一種,可以定期和一個人交換內海靈氣,不過這也有一個缺點,就是在低中階的時候可以,到了高階,就得換人。」

雲沾衣挑眉:「那……」

豈不是很多癡男怨女。

問心修士笑著搖搖頭:「轉換內海並不需要什麼親密關係,或者信賴關係,隻要轉換的一方比另一方強就可以了,或者強的一方願意被轉換,這畢竟對魔修來說是雙贏的事,以前我在琴家的時候,琴家修行,就是交換轉換。」

雲沾衣多少有些不解:「那麼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我原本也不是很清楚,就算不做轉內,也並不會影響修行,所以很多時候,忙起來就冇空轉內,」問心修士看了一眼《解脫仙法》,「現在想來,也許就是為瞭解除心魔。」

「心魔是由情而出,情多而擾,其中最難解掉的就是意難平,回不去的故鄉,回不去的家園,再也不能見到的重要之人……」問心修士深深地看了一眼,「這些都會積累成心魔。」

雲沾衣讚同頷首。

這一點對每一道的修士都是一樣的。

所以她儘可能去忘記每一件不重要的事。

不過這玩意也看天賦,對

雲沾衣來說,確實很多事可以隨便拋之腦後,馬上就忘,就算特彆重要的事,她也不會壓在心間。

能辦就辦,辦不了看看為什麼辦不了,去解決問題,去向彆人求助。

實在解決不了的問題,那就不是她的問題,等能解決的人來解決吧!

孫青衣就做不到,她總是會想。

鏡成雪也不是全能做到。

帝少錦比雲沾衣還不操心,不過幻生種神獸就這樣,他們要是多愁善感,那才叫離奇呢。

至於風不歸,誰知道他怎麼回事!管他呢!

問心修士不知道雲沾衣已經把諸多一品點評了一番,繼續說道:「轉內就是把心魔壓到內海,然後和靈氣一起轉給彆人,至於為什麼,我想可能是自己覺得天崩地裂的事,在彆人眼裡不值一提,需要的就是那種不值一提,等對方消化完自己的心魔,再換回來,心魔就所剩不多了。」

「還能這樣?」哪怕是活了兩萬五千年的劍帝和獸帝,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

主要是這種基礎魔修的修法,他們真的接觸不到。

「嗯,應該是這樣,」問心修士說道,「隻不過這是低中階魔修們的做法,到了高階,可能就要按照這個仙法裡說的,要洗魂了,操作方法……挺、挺複雜的,不過道理是差不多的,就是用彆人的修為和靈氣,去洗刷自己的心魔。也不能說是修為和靈氣……唔。」

「這個仙法應該不是單獨使用的,上麵還寫了需要配合好幾種秘法,對不起,我實在不清楚都是些什麼。」

雲沾衣敏銳地問道:「你能判斷出來裡麵有冇有輪迴係的秘法嗎?」

問心修士仔細讀了幾次:「有的,有兩個輪迴係的秘法。」

這個不需要什麼品階,魔修的輪迴秘法基本都直接把輪迴倆字寫出來了。

雲沾衣和爬在石桌上的帝少錦交換了一個視線。

她大概有所推測了。

海月真人怕不是想用孫青衣的轉世來進行洗魂。

雖然不知道具體怎麼操作。

但根據問心修士的解釋,可能是啟用小鹿的前世記憶,讓它知道自己是孫青衣,這樣一來,小鹿的靈性就會啟發,想起來自己曾經是孫青衣。

意識這件事對於修道之人來說是很重要的,它代表著魂魄和位格。

就好比雲沾衣的轉世投胎,從純粹的**上講,她現在隻不過是一位十六歲的七品劍修。

但她是帶著劍帝的意識的,也就是帶著劍帝的位格,有著劍魄。

孫青衣也是如此。

九世輪迴決做得比雲沾衣這種被壓在鎮魂塔之下,因緣巧合(也可能是風不歸的安排)下的轉世更加穩妥。

孫青衣每一代的轉世,都有她的魔魄在,。當然,因為魔修並冇有保一個帝尊之位,所以她冇有帝尊的位格。

但魂魄是不會改變的。

等到第九世魂魄甦醒後,孫青衣將繼續魔修之道,她會和雲沾衣差不多,以非常優越的天賦和知識去修行,要遠比其他魔修晉升地更快。

對雲沾衣來說,這是一次偶然。

但是對魔修,尤其是高階魔修們,他們都清楚,這種輪迴轉世是一種必然。

海月真人想要的就是孫青衣的魔魄,用她來為自己進行洗魂。

「洗魂的話,被當做引子,能叫引子嗎?先這麼叫吧,的人會不會有事?」雲沾衣問了一句。

問心修士想了想:「不好說。轉換內海的事,需要緣分的,有些事是不發生在自己身上,但是有些情感是共同的,轉換了但是心魔加重的情況,我想也許是有的。」:

她畢竟才

七品,還冇積累起心魔呢,魔修們隻是從九品就開始為以後的洗魂打基礎罷了。

「這樣吧我就直說了,」雲沾衣思來想去,還是交代,「海月真人要吸的是你們曾經的一品魔修無影真人的轉世,我想知道的是,你能判斷出他這個行為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無影真人嗎?」

問心修士的臉都白了。

她一個七品修士,卻要回答自家二品和一品的事情。

幸好這裡隻有她們。

「嗯,他倆分彆都是什麼狀態呢?」

雲沾衣淡然地說:「海月真人的心魔應該已經非常嚴重,可能都不太理智了,至於無影真人的轉世,隻是一隻普通的小動物,並無修行。」

問心修士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搖搖頭。

「不行,我判斷不出來,隻能把兩種情況都告訴你。」

「一種是海月真人要把自己的心魔全部都給無影真人的轉世,讓她來承受,一種就是他打算趁著無影真人還冇有開始修行,把她的心魔都吸走,轉化好了再還給它,在這個過程中,海月真人被無影真人的心魔逼瘋。」

「但是我實在不能確定是哪一種。」

彆說她了,雲沾衣都無法判斷,並且覺得哪一種都有可能。

帝少錦甩了甩貓尾巴:「如果是後一種,伏光真人為什麼又要針對海月真人?」

雲沾衣說:「也許我們都想錯了,伏光真人並不是針對海月真人,他隻是希望海月真人停下來這種獻祭自己一般的行為。」

又或者,伏光真人的理解裡,海月真人在做第一種,而他卻想做第二種?

魔修的二品修士們,究竟都在乾什麼啊!

雲沾衣隻覺得頭都要炸了。

還是她們劍修好,除了練劍就是練劍,就算是有信仰也是那麼單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