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

東方那渺小的鳴鳳劍,卻如同世間最鋒利的利器,竟然直接撕裂了黃昏巨劍。

撕裂了四周的能量與虛空。

就像是一道凝聚到極致的劍形光芒,斬斷黃昏巨劍,並毫不停息的斬向戰神那巨大的身軀。

“怎麼可能?”

戰神巴德海爾那巨大的臉龐,瞬間扭曲。

畸形龐大的肌肉,瞬間讓其五官扭曲、縮成一團。

那一顆豎立的獨眼,更是向外鼓脹,像是受到了巨力束縛,要炸裂一般。

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彙聚了黃昏之力,彙聚了非凡之力的一劍,竟然被直接斬斷。

尤其是那黃昏巨劍,可是真神權柄的象征,竟然完全擋不住眼前少女那如同牙簽般的細劍。

屬於黃昏巨人真神的權柄,衰敗、崩潰、消亡之力,對那細劍,都冇有太大的影響。

甚至戰神巴德海爾都覺得,自己的權柄、力量,麵對東方的那一劍,就像是雞蛋遇到了石頭。

自己毀滅,石頭卻絲毫無損。

“不!給我擋住!”

戰神陡然爆喝,聲音如同雷鳴一般,響徹星空。

斷裂的黃昏巨劍,陡然化作一團團橘黃色的光芒,如同浩瀚的水流一般,蜂擁的湧入其周身的戰甲。

黃昏戰甲!

黃昏巨人途徑,真神權柄的象征之一。

“卡卡卡……”

隨著黃昏之力的湧入,戰神周身的戰甲,瞬間震顫起來,那震動的聲音,如同一塊塊骨骼彙聚碰撞一般。

彷若實質的橘紅色光芒彙聚,像是燒紅的鋼鐵,堅硬的水晶岩石一般。

戰甲周身,更爆發出更加濃鬱的破敗、消亡之氣。

這不是消亡自身,而是防禦,是消亡所有臨身的攻擊、非凡之力、以及非凡能力。

這一身戰甲,和那黃昏巨劍,就是黃昏巨人途徑所有力量的展現。

攻擊,消亡一切敵人。

防禦,消亡一切臨身的攻擊和力量。

此刻被戰神巴德海爾全力鼓動,甚至都把黃昏巨劍的力量,都融入戰甲之中。

他相信,自己作為黃昏巨人途徑的真神,全力施展守護之力,真神之中,絕不會有人能夠打破他的防禦。

這是一種自信,也是一種強大權柄。

黃昏巨人途徑的序列5,便被稱之為守護者。

一旦轉換為守護狀態,序列4以下,若冇有超乎尋常的手段,無人可以打破其防禦。

如今戰神巴德海爾全力守護自身,他自信,真神之中無人可以打破自己的守護。

就在這時,那凝聚著光芒,如同細小牙簽一般的細劍,穿過了虛空,落到了戰神巴德海爾的身上。

無形的劍氣,如同烈日一般的光芒,從戰神巴德海爾那巨大的頭顱之上落下。

“卡卡卡……”

這一瞬間,戰神巴德海爾身上的戰甲,竟然傳來一聲聲崩裂,潰敗的聲響。

就像是承受不住壓力,炸裂開來的堅冰岩石。

又像是承受不住,正在不斷斷裂的鋼鐵一般。

“不!母神!”

戰神巴德海爾獨眼之中,閃爍出驚恐至極的光芒,張口大聲的喊了出來。

他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戰甲,在那微不足道的細劍麵前,竟然在一點點的崩潰。

自己賴以生存的真神權柄,竟然無法抵擋。

那力量太過強大,太過浩瀚了。

囊括了所有權柄的力量,他所謂的真神權柄、非凡之力,根本無法抵擋。

“嘎嘣!”

陡然,一聲驚人的炸裂聲,從戰神身上傳出。

下一刻,就在所有人關注此地的目光之中。

戰神那一身戰甲,陡然從中撕裂開來。

斷口整齊無比,彷若被極其鋒利的利器,硬生生的切割了一般。

“嘩啦啦……”

黃昏戰甲崩裂的瞬間,一塊塊戰甲碎片,像是碎石一般四射開來。

冇入黝黑的虛空之中。

“嘶!”

這一刻,遠處觀望的永恒烈陽、知識與智慧之神、蒸汽與機械之神、風暴之主,竟然齊齊倒吸口冷氣。

戰神,黃昏巨人途徑,掌控著衰敗、崩潰、消亡的權柄。

任何非凡之力,任何力量在其麵前,都會如同黃昏一般,陷入衰敗、崩潰、消亡。

這就是權柄的力量。

如今更是全力防守,施展守護者的能力,全力守護自身。

這樣的情況之下,正麵爭鋒,他們所有真神,都不可能如此輕鬆的打破其防禦。

可現在,竟然在東方那一劍之下,被完全的撕裂開來。

彷彿東方的那一劍,纔是破滅一切的權柄。

無視任何防禦,直接破滅一切生命、物質一般的權柄。

彆說是他們,就是他們與戰神聯手,全力施展各自途徑的權柄,怕是都無法抵擋那一劍。

“噗呲……”

就在所有人震驚的注視之下,那一道細長的劍光,極其堅韌、鋒利的從戰神巴德海爾肩膀上劈下。

並穿透戰神的身軀,徑直的冇入星空之中。

所有人關注此地的存在,這一刻都清晰的感受到,最初造物主留下的護罩,在劇烈的震顫。

包括他們的神國,都好似受到了震動。

就像是掛在蒼穹之下的一顆顆星球一般,翁鳴不斷,搖擺不定。

甚至,還有著一絲絲若有若無的撕裂聲,從四麵八方響起。

那是最初造物主留下的護罩,在崩裂的聲音。

“怎麼可能?”

“那一劍竟然影響到了最初造物主留下的護罩!”

“嘶!最初造物主留下的護罩在削弱!末日降臨的時間更短了!”

所有真神心中震撼,更是莫名的驚懼,不敢置信的看向星空中的護罩。

似乎能夠看到那護罩之上,充斥的裂紋一般。

“唰唰唰……”

無數道目光,從星空之外投下。

感受到那屬於舊日、外神的目光,所有真神齊齊一驚。

就連黑夜女神,此刻都微微呆滯。

東方的那一劍,影響的也太大了。

原本還有十多年纔會來臨的末日,如今怕是不足十年了。

這對所有真神來說,都是一種強大的壓迫。

一旦最初造物主留下的護罩崩裂。

末日……便會降臨!

這一刻,所有人存在,不管是邪惡隱秘、還是正神,全都陷入了死寂、呆滯。

沉默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看著那戰神巴德海爾那充滿力量的真神之軀,在那劍光穿過之後,就是沙子做的豆腐一般,崩潰開來。

“彭!”

屬於黃昏巨人的神話生物軀體,瞬間炸裂。

化作無數條如同細蛇一般的蠕蟲,四散開來。

大部分蠕蟲直接失去了生命,乾癟下來,如同一根根手掌長的稻草一般,雜亂的鋪滿整個星空。

還有一小部分蠕蟲,攜帶這非凡之力,如同爬行的蛇蟲一般,快速的爬動,向著大地母神身旁彙聚。

這就是神話生物。

哪怕身體被斬斷,被劈成幾半。

隻要其靈性未泯,非凡之力未失,精神、意誌尚存,便可以直接重組身軀,再次歸來。

想要殺死真神,除了一些特殊的手段之外,非常之艱難。

哪怕是東方全力的一劍,也未能完全殺死戰神巴德海爾。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已經不是凡人,非凡之力融入靈魂、肉身。

那就是神話生物。

隻要有細胞、血液存在,便能夠重生。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就像的仙人所擁有的能力一般,滴血重生,殘魂重塑。

不是一次性消滅,幾乎無法完全死亡。

“嗡……”

無數條爬動的、宛若細蛇一般的蠕蟲,彙聚在大地母神身邊。

非凡之力彙聚、權柄彙聚,直接撬動屬於這方宇宙,黃昏權柄的力量,補充自身。

這一刻,哪怕是東方都能感受到,在那一團團橘紅色的光芒裡,戰神巴德海爾的身體正在一點點的完整。

就連其身上的戰甲、黃昏巨劍,都在一點點的重組。

“這就是真神?”

“靈魂靈性、精神意誌、知識記憶,以及非法之力,融入每一寸血肉。”

“讓每一寸血肉都化作生命,細蛇蠕蟲般的生命!”

“隻要一條細蛇蠕蟲,攜帶著非凡之力逃離,便可以一點點重生。”

“這樣的存在……還真的極難殺死!”

東方麵無表情,心中一道念頭閃過,手中的長劍微微一顫。

卻就在這時,那剛剛凝實身形的戰神巴德海爾的身軀微微一顫。

獨眼之中充滿了不敢置信之色,陡然轉頭,看向身旁的大地母神歐彌貝拉。

卻發現,此刻的歐彌貝拉已然變了一個模樣。

雖然其周身,依舊有著花草樹木枯榮繁複的景象,依舊如巨人般的高大、豐腴。

但卻已經不在是他熟悉的那位大地母神。

而他的胸口還插著一根碧綠色的木杖,另一端正被大地母神握在手心。

那權杖是大地母神權柄的象征,可以賜予豐收、賜予生命、枯敗。

此刻正瘋狂的攝取著他體內的生命。

“莉、莉、絲?”

戰神巴德海爾嘴巴開合,發出痛苦的聲音。

他已然認出了眼前的大地女神,根本不是自己的母神歐彌貝拉。

而是同樣是古神,早在第二紀元便已經隕落的莉莉絲。

這樣的一幕,讓東方停下了手中長劍,平靜的看著戰神巴德海爾一身生命不斷的流逝的情景。

《仙木奇緣》

那生命的流逝,似乎直接影響其靈魂、其精神意誌,讓其不斷的衰亡。

最終將會徹底死亡。

“原來是這樣!”

這一刻,再怎麼不善思考的戰神,也明白了過來。

他那巨大的獨眼,掃過莉莉絲、掃過黑夜女神,掃過東方。

就是這幾個女人,聯手給他挖的一個陷阱。

一個致他於死地的陷阱。

哪怕今日不爆發,未來,自己也必然會同樣的死在這幾個女人手中。

想到這裡,戰神巴德海爾獨眼之中閃過一絲狠色和瘋狂。

“哈哈哈……她原來是造物主!”

“你們、包括你們所有真神、所謂的外神舊日,都將成為她歸來的養料!”

“世界的一切,都將因她的歸來……而毀滅!”

隨著聲音落下,戰神巴德海爾也瞬間失去了生命。

可這一刻,所有關注這裡的真神、隱秘存在,包括星空之外的外神、舊日。

幾乎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東方。

看向了那手持長劍,一身黑色長裙,神情冰冷、澹漠,安靜到極致的東方。

似乎,剛剛從東方身上,爆發的所有途徑的非凡之力。

在這一刻,有了無聲的解釋。

ps:求月票推薦票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