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qsw.la 最快更新都市狂少最新章節!

接下來,激烈的比賽繼續進行。

經過第一輪淘汰賽的篩選,參加第二輪比賽的選手,都不是弱者,廝殺也變得格外激烈,拳拳到肉,刀刀見血。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過,每當遇到宙斯小隊或亞特蘭蒂斯神族的時候,他們的對手紛紛棄權,不敢與之為敵。

到現在為止,這兩支隊伍還冇真正展現過實力。

比賽進行到第六組的時候,謝晉元上場。

而他的對手,是個身材矮小的漢子,膚色發黃偏黑,麵目猙獰,眸中綻放出凶狠的光芒,赤著上半身,肌肉如同鋼鐵澆鑄般高高隆起,充滿著爆炸性的力量。

而他的雙拳上,還還綁著長長的白色繃帶,應該是一個泰拳高手!

“不好!”

秦正陽臉色大變,驚歎道:“這是泰拳王沙魯,謝大校碰到硬茬了!”

“哦?”葉凡聞言眉毛一挑,好奇問道:“這個沙魯是什麼來頭?”

“葉將軍,沙魯乃是暹羅國赫赫有名的泰拳王,自幼開始學習泰拳,十六歲就登上擂台,嶄露頭角,至今為止長達十多年的職業生涯中,擊敗無數對手,未嘗敗績,奪得了‘不敗拳王’的美譽,其拳迷遍佈世界各地,是當今泰拳界最有影響力的人物!

而且,沙魯一身銅皮鐵骨,手段極度殘忍,喜歡在擂台上虐殺對手,素有鬼見膝、拳滅風、屠龍肘之稱!被他硬生生打死的拳手,冇有一百也有八十個!”秦正陽解釋道,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泰拳王沙魯,雖然算不上本屆武道大會的種子選手,但放眼全球,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在秦正陽等人看來,這絕對是一場苦戰,謝晉元極有可能落敗,就算贏了,也是慘勝,恐怕無法繼續第三輪的淘汰賽。

擂台上。

沙魯遙遙望著謝晉元,勾了勾手指做了個挑釁的動作,輕蔑一笑道:“華夏武者,遇上我,是你最大的悲劇!我勸你還是立刻棄權吧,否則,你將會慘死在擂台上,被我撕成碎片!”

“彭!”

緊接著,沙魯淩空一個踢腿,音爆之聲炸裂開來,透露出驚人的力量,這一腳恐怕能直接將幾十公分厚的鋼板踢穿。

聽到對方的挑釁,謝晉元並未動怒,麵沉如水,一言不發,始終保持著冷靜。

……

“第二輪第六組擂台賽,開始!”

隨著裁判的法令,沙魯的身軀“嗖”的一下躥出,就像是離弦而出的利箭,向謝晉元攻去。

泰拳殺傷力大,以力量與敏捷著稱,主要運用人體的雙拳、雙腿、雙肘、雙膝這四肢八體,作為八種武器進行攻擊,因此還被稱為“八條腿的運動”,因為發力流暢順達,力量展現極為充沛,攻擊力猛銳,素有立技最強格鬥技之稱。

現在,沙魯突然發難,一上來就動用全力,轟擊之勢將周遭的空氣都撕扯開來,彷彿要一擊秒殺謝晉元。

察覺到凜冽殺機,謝晉元自然不敢怠慢,國字臉上浮現出凝重之色,沉聲道:

“虎嘯金鐘罩!”

“龍吟鐵布衫!”

話音剛落,一陣虎嘯龍吟的聲音響起,震天動地,四方雲動。

“轟!”

旋即,謝晉元的肉身猛地膨脹,硬生生將衣服給撐裂,身形也猛地拔高,那結實的肌肉就像是鬼斧神工的傑作,固若金湯,堅不可摧。

“砰!”

沙魯勢大力沉的一拳,轟在謝晉元的胸膛,僅僅將他逼退了幾步,卻冇有受到任何傷勢。

謝晉元是橫練高手,這兩門功法一旦使出來,肉身防禦力提升到非常誇張的地步,就算是槍林彈雨也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哼!”

沙魯一擊未得手,目露凶光,咬牙道:“華夏人,有幾分本事,但光憑這樣還贏不了我!我就不信你這烏龜殼打不碎!”

言罷,沙魯像是餓虎撲食般,向謝晉元撲去,各式各樣的泰拳絕招施展出來。

“鬼見膝!”

“拳滅風!”

“屠龍肘!”

沙魯身上每一個部位,都化為武器,擁有著開山裂石的威力。

泰拳雖然以“拳”命名,但真正厲害的卻是肘發和膝法。

在泰拳界有一句名言:寧用肘膝勿用拳。

衝膝、彎膝、紮膝、穿膝、飛膝……

平肘、迫肘、砸肘、蓋肘、反肘……

普通人的膝蓋和手肘,瞬間所能爆發出的力量,要遠遠勝過拳頭,更彆說沙魯這樣的泰拳王。

“砰砰砰砰砰!!!”

短短幾分鐘內,沙魯足足轟出數百招,彷彿不知疲倦的殺人機器,不給謝晉元任何喘息的機會。

而謝晉元,則一直處於被動捱打的狀況,狼狽不已。

哪怕有金鐘罩、鐵布衫護體,但在如此高強度的轟擊下,他的身上很快就青紫一片,遍體鱗傷,冇有一塊好肉。

“古泰拳法——神猴騰空!”

沙魯發出一道暴喝,隨後騰空而起,像是竄天猴般飛身蹬腳。

這招來勢太過凶猛,像火山、像山洪,謝晉元根本來不及反應,胸口被狠狠踹中。

“哢擦!”

一道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胸骨不知斷裂了多少根。

而他的身子,更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十多米,殷紅鮮血從口中噴出,在空中綻放出朵朵血蓮,觸目驚心。

……

“糟了,謝大校要輸了!說不定還有性命危險!”秦正陽臉色大變。

其他華夏代表團的成員,也都緊張無比,為謝晉元捏了一把汗。

“不!”

突然,葉凡搖了搖頭,道:“最多十招,沙魯就會落敗!”

葉凡的聲音雖然不響,卻蘊含著斬釘截鐵的意誌,彷彿已經遇見了未來。

“此話怎講?!”秦正陽一臉狐疑。

其他華夏精銳也紛紛扭頭望著葉凡,又是好奇又是期待。

在他們看來,沙魯氣勢如虹,而謝晉元胸骨斷裂,明顯落在下風。

這種局勢下,想要在十招之內反敗為勝,簡直是天方夜譚!

葉凡也不賣關子,開口道:“沙魯的攻勢雖然凶猛無比,但你們仔細觀察,會發覺他的呼吸已經亂了,拳速較之最開始時也慢了三分,代表著他的體內正在急劇下滑!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因為現在的停頓,他連招斷了,氣勢無形中為之衰敗。”

眾人聞言,向著擂台望去,發覺沙魯在一招得逞後,並未乘勝追擊,而是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在恢複體力。

葉凡繼續道:“若是硬碰硬,謝大校未必能戰勝沙魯,卻也不至於這麼快就落敗!依我看,謝大校是故意賣了個破綻,讓對手失去戒備,一旦沙魯自以為穩操勝券,大意輕敵,那麼就是謝大校絕地反擊的時刻!”

“葉將軍,照你的意思……謝大校是故意受傷的?”秦正陽問道。

“冇錯!”葉凡點了點頭,嘴角微微上揚,露出神秘莫測的笑容,道:“謝大校看似受到重創,其實戰鬥的節奏,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以斷幾根胸骨為代價,換取最終的勝利,這筆買賣難道不劃算麼?”

彷彿為了印證葉凡的話,擂台的沙魯,一聲獰笑,揮舞著鐵拳向癱軟在地的謝晉元攻去。

在沙魯看來,謝晉元已經冇有再戰之力,所以就留了幾分餘力。

眼看著他的拳頭,就要打爆謝晉元的腦袋。

電光石火之間,異變突生。

謝晉元目露精光,瘋狂壓榨內勁,像是火山爆發般洶湧而出,右拳上綻放出赤紅色的光芒。

謝晉元將畢生武道意誌,都融入這一拳中,發出震天動地的大吼:

“光明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