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個自尋死路的人嗎?”陸小天反問了一句。

“那倒不像。”項狂回過神來,嘿然笑了一聲,這小子手段比自己還多,詭計迭出。哪裡像個早夭之人,自己倒是鹹吃蘿蔔淡操心了。“你自己小心一些,彆陰溝裡翻了船,這大戰可不比尋常單獨鬥法,形勢混亂下,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言罷,項狂帶著一隊元嬰修士凶悍地撲向鬼族因為調動人手露出來的薄弱環節,對於陸小天這邊受到數十個鬼王境強者攻擊的局麵不管不顧。隻不過項狂也冇離得太遠,情況若是稍有不對,還可以馳援過來。

“陸師兄,小心,這十鬼侍乃是紫鱷鬼君親手祭煉而成,雖說隻是前期冰魂鬼屍的實驗品,可攻擊力奇高,防禦力比之十二階體修亦不遑多讓。”蘇晴看到陸小天有些托大,不由心裡一急,暗地裡給陸小天傳音,紫鱷鬼君此時與十八金人大戰成一團,也無暇顧及這邊的情形。

“蘇師妹,總算肯認我這個師兄了。”陸小天回覆道。

“我哪有不肯認你,隻是之前形勢一直不允許,你若是不信,我現在便對付旁邊這綠甲骷髏。助你破陣。”蘇晴一聽,頓時有幾分委屈,如果還是以前的人族之聲,此時眼眶裡恐怕會浮起一層水霧。

“彆輕舉妄動,跟你開個玩笑。”麵對撲在前麵的十鬼侍,陸小天也冇見多少動作,直接站在那裡,靜待這些鬼侍飛撲而來。

“為什麼?難道陸師兄你不想贏得這場大戰?”蘇晴疑惑地道。

“自然是想的,隻不過我還需要紫鱷鬼君打開鬼元門。”

“為何?陸師兄,小心!”蘇晴不知道陸小天到底裝的什麼心思,這話聽在耳裡前言不搭後語。看到十鬼侍不分軒至地撲殺向陸小天,蘇晴忍不住再低喝了一聲。

卡嚓!如同一塊鏡子被打碎了一般,陸小天與項傾城兩人再次消失不見。

“好厲害的幻象。”蘇晴頓時放下心來,暗道自己也是關心則亂,之前陸師兄的幻象連紫鱷鬼君都能瞞過去,更何況是這些實力極強,但靈智並不高的十鬼侍。至於另外數十個境低高低不一的鬼王境強者,情況也不會有多好。

“羅師弟可有與你聯絡上?”一道慘叫聲中,陸小天再次出現,一道狂猛的血罡之力直接拍打在一箇中期境鬼王的腦袋上,那中期境鬼王毫無防備之下,頓時被陸小天一擊直接打得身體爆開。

“有,他現在已經在鬼族大軍之中,隻是旁邊有個綠甲骷髏,羅師兄不方便露麵。”蘇晴見陸小天一副信步閒庭的樣子,不由大為鬆了口氣。

“好,待紫鱷鬼君打開鬼元門之跡,我送你與羅師遞進入鬼元門,咱們以後在上界再見。”陸小天鬆了口氣,之前與紫鱷鬼君冰窟內一戰之後,再回去時,羅潛已經不見蹤影,陸小天便猜測其多半是到蘇晴這裡來了,聽到蘇晴的答覆後,總算是確定了此事。

“多謝陸師兄,隻是讓紫鱷鬼君打開了鬼元門,你們怎麼辦?”蘇晴聽得心裡一陣感動。雖時隔多年,眼前的陸師兄還是跟以前一樣,不管遇到什麼情形,都不會忘記她這個師妹。隻是若是鬼元門開啟,陸小天又哪裡還會有機會?

“如果隻是短暫地開啟鬼元門,不會有問題,隻要不以開啟鬼元門為代價,對空間進行毀滅性的破壞,我便有辦法離開此界。”

陸小天說道。紫鱷鬼君的實力太過凶悍,陸小天雖不知道紫鱷鬼君到底有何目的所在,不過綜合他眼下得到的情況來看,隻要不是以關閉其他幾條傳送通道為代價,讓紫鱷鬼君離開也冇什麼。畢竟給紫鱷鬼君留一條後路,也總好過讓他留下來跟人族死磕。狗急了還跑牆,更何況是紫鱷鬼君這一代鬼傑。

狡兔尚且三窟,陸小天就不信紫鱷鬼君冇有作好最壞的打算,最不濟,也要保留離開此界的機會。自己要做的,隻是掌握好合適的遲度。

“陸師兄....”蘇晴聽得一陣默然,雖然陸小天心裡自有計較,可看在蘇晴眼裡,卻隻看到了陸小天為了她和羅潛兩個所做的努力。

陸小天再次將兩朵梵羅真火分彆拍入兩個鬼王境強者的體內,一箇中期,一個初期境鬼王,毫無反抗之力,便被梵羅真火燃為灰燼。

一道道慘叫聲在這幻象中四起,項傾城雖冇有陸小天出手這般犀利。可也煉化了部分龍元的她,尤其是得到了雪域妖鹿利用自身經曆總結出來的快速煉化龍元之法,項傾城的實力也同樣在突飛猛進,片刻間,利用陸小天佈下的幻象,項傾城也輕易擊殺了數個鬼王。

呱呱....陸小天正利用幻鏡佈下的幻象不斷地獵殺鬼王之跡。靈獸袋內的小火鴉一陣激烈的震動。

“現在這個時候瞎搗騰什麼。”陸小天冇好氣地一拍靈獸袋,正要將小火鴉地躁動強行按捺下去。隻是很快,陸小天又想到以小火鴉控火上的驚人神通,火乃至陽之物,對付起這些鬼族怕是更加的得心應手,尤其是其控製的梵羅真火,殺起鬼族來,恐怕比起自己還要快得多,尤其是此時自己手裡的梵羅真火併不少。

在得到雪域妖鹿留下來的一些寶物之物,陸小天手裡的梵羅真火又增加了數倍。雖說由於修為的日益提升,陸小天對於梵羅真火的控製也已經今非昔比,可比起小火鴉,仍然有著天壤支泥之彆。

“也罷,我這便將你放出來,不過你可得給我乾活。”陸小天想到這裡,伸手往靈獸袋上撫過,白光這中,小火鴉得意地呱呱大叫,身上那原本漆黑一片的羽毛中,有一片竟然帶有一絲淺金色,小火鴉比起以前神采更顯張揚,看樣子,上次吸收了獨目魔人放出的魔焰之後,獲得的好處不少。

“呱呱....”才甦醒,想要透口氣地小火鴉看到四周鬼氣滔天,混戰一片,頓時大為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