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鯨魚的沉冇,蘇童多次也潛入水中試探著取鯨油。不過進入水中,眼前的一幕還是讓他震驚不已。

鯨魚剛剛昏厥,那些黑豹弄蝶便也潛入水中完全覆蓋在它的身體上,開始像是蟬蛹一樣吞噬著巨大的鯨身。

不僅是蘇童想得到鯨油,原來那些黑豹弄蝶的真正目的也是鯨油。

在海中,黑豹弄蝶像是吸食令人著謎的毒藥般,它們會將身體完全沉浸在鯨油中,讓它們的身體充分沾滿了鯨油,然後像是一條條的小魚般再朝海麵島嶼爬去。

期初蘇童以為是鯨油太重讓它們飛不動,但當它們爬進雷電的中心後,蘇童才發現了這其中的秘密。

原來黑豹弄蝶在沾染鯨油的同時,海底天外來石上會有非常多非常細微的金屬粉末混入其中,這就讓它們無法飛行。

但是當它們進入雷電的中心時,那些粉末就會被頭頂的黑雲給抽離出去,這樣一來,黑豹弄蝶不僅得到了鯨油還獲得了自由。

也是明白了這個道理,經過蘇童的多次嘗試,蘇童才確定在雷電之中似乎除了**,一切金屬物質與靈力都會被吸入鐵雲之中,也是有了這個認知,在那一刻,一個無法抑製的複仇念頭就在蘇童的腦海中逐漸形成。

幾經反覆琢磨,為了確保複仇計劃的萬無一失,蘇童也在嘗試中越來越瘋狂。可以說,真的不惜一切代價。

為了要親自感受下所處雷電中心,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他用繩子一頭綁在海中的船隻上,一頭捆綁在自己腰間,帶著各種各樣的東西跳入雷電的中心處。

和他預判的一樣,一切金屬與靈力的波動都會被吸入鐵雲,但令他冇有想到的是,當人的身體至於雷電的中心時,整個人竟然就會呈現出一種失重的狀態,也就是說如果不藉助外力,那麼就有可能永遠的漂浮的那裡。

失重聽起來可怕,但令蘇童差點險些喪命的,竟然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的黑豹弄蝶。當他完全漂浮在雷電中時,心智本來就有些虛弱,可當無數的黑豹弄蝶在他周圍以螺旋上升的姿態旋轉個不停時,那種比幻術還猛烈的感覺,讓他幾乎永遠失去神智。如果不是早前安排好的船隻隨風移動,將他硬生生給拖了出來,或許蘇童就壯誌未酬身先死了。

蘇童明白自身的力量在丹公子麵前實在太過於渺小,還是為了萬無一失,他把所有能想到的可能都嘗試了很多遍。

最終,將一切準備就緒。

就像當初丹公子明白蘇童有多愛小禎一樣,蘇童也明白丹公子對於這樣能改變人體構造的地方一定抵擋不住誘惑。

蘇童讓丹公子拿他做實驗,蘇童是將一切都賭了進來。

賭自己進入雷電之後丹公子會謹慎到一動不動看他死去,賭丹公子的自負與對蘇童的輕視,賭丹公子會不會抬起手發出靈力的那一刻……

蘇童是平凡的、卑微的、醜陋的。

丹公子則完全相反,他是另一個極端,一個從出生就被譽為絕世天才的一代天驕。

當丹公子像蘇童一樣狼狽的被吸入雷電之中,即使都是裸*露不堪,他也絕不會跟蘇童這樣醜陋的人站在一起。至少蘇童是這麼認為的,因此,蘇童的佯攻事半功倍,因此,纔有了蘇童藉助丹的力量從雷電的旋渦中全身而退。

“一絲不掛的你和我又有什麼區彆呢。”蘇童站在島嶼邊緣,望著雷電中赤*裸著的丹公子。

丹公子正懸於半空,一身赤*裸,他不能使出任何靈力,任何靈力的波動都會促使雷電更加猛烈。

望著像是定格在空中的丹公子,蘇童從船上拿出一個瓶子,將一攤粉末倒於掌內。

“這是石膏魚粉,會讓你的身體逐漸僵硬。”

說罷,麵無表情的蘇童就朝雷電之中撒去。

“這是巨型裸蓋菇粉,會讓你神誌不清。”

說著,蘇童又朝丹公子撒去一攤黑色粉末。

“這是……”

正要繼續開口之際,突然無數的黑豹弄蝶也從島底一躍而出,彷彿一條黑龍般就將丹公子圍在了黑雲下。

看著置身於黑豹弄蝶旋渦中心的丹公子,蘇童嘴角再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上古仙器玄天黑石!”說罷,蘇童將手中原來的那塊黑曜石也朝島嶼的邊緣扔去。

隨著他的拋出,島嶼方圓數十裡內瞬間就被黑色包裹在內。

為了防止再有人進入這裡,蘇童再次返回百花深處將這塊黑曜石又從危的手中要了過來。

隨著黑暗的來臨,蘇童在黑暗中身體也與黑色完全融為一體,就像當初的危一樣,蘇童的身體也變得虛無起來。

像是幽靈般,蘇童變得虛無的身形,輕飄飄遊走在丹的不遠處。

“雷霆帶著黑暗而來,旋渦之中,希望你能等到光明。”

“天之驕子,你不應該消亡在這黑暗中,伸出手催動你的靈力,去摧毀束縛著你的一切吧!”

像是一具木偶,聽到黑暗中蘇童若隱若現的暗示,原本呆滯的丹公子緩緩伸出一隻手就催動著靈力……

隨著靈力的出現,頃刻間,又是一陣電閃雷鳴、海底的天外來石又是一陣顫抖、或許在海洋深處,又是一隻巨鯨立刻就朝這裡而來、而在黑色海麵的某個地方一群黑豹弄蝶也開始了朝這裡進發……

至此,蘇童的複仇終於完成。

利用天地自然的力量,以凡人之軀抹殺掉一位絕世天才。

循環。

有了天外來石產生在雷電之中的眩暈、有了黑豹弄蝶旋轉中的致幻、最後再加上他特製的巨型裸蓋菇粉的催眠作用……

隻要丹公子按照蘇童最後的催眠暗示,他將在幻覺中至死催動著自己的靈力。

有了不間斷的靈力催動,這個天然形成的無重力牢籠便將永永遠遠繼續著。

最後,為了防止任何人進入這裡打破平衡,蘇童也不惜利用上古仙器玄天黑石將這裡永遠封禁在黑暗中。

望著大海上像是突然升起的無儘黑霧,想著那個曾經害死祝師與靈珠子的人,將永永遠遠被封禁在雷電之中,直到有一天他的靈力耗儘、生命耗儘。

蘇童終於輕歎一聲,釋懷。

從此,一個帶著麵具的男人將永遠帶著一具女屍,行走在探索生命與煉藥奧義的旅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