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野看著唐暮的那輛車,光明正大的從彆墅大門離開了,雖然車技不太嫻熟,但自如唐暮所說,自動檔隻需要踩油門和刹車,很好上手。

但不懂交通規則,一路上闖了不少紅燈還逆行,好幾次差點撞了。

不少車主罵罵咧咧,還有人要報警,磕磕絆絆的開了兩三個小時,在地圖導航的幫助下,終於來到醫院。

市醫院。

此時,醫院外圍滿了記者,還有許多圍觀的路人,後麵的大熒屏播放著幻燈片,臨時搭建的小台子上,秦語正站在那裡。

很多記者正在瘋狂的采訪:

“秦語小姐,請問秦院長手術失利,治死人的情況是否屬實?”

“她為什麼冇有出麵解釋?事情已經發酵三天了,她為何還冇露臉?”

“她已經出逃了嗎?”

“請問這是真的嗎?”

記者們懟著話筒,詢問各大民眾關心的問題。

a市最年輕的院長,眾人心目中的頂尖佼佼者,突然出了這樣的事,吃瓜群眾不計其數,想要落井下石的也是數不勝數。

台上,穿著一襲簡練小西裝的秦語小臉白淨,模樣乾淨利落,像個精明乾練的可靠之人,她與秦野同父異母,一樣的歲數,生日隻有一個月之差。

她臉上掛著禮貌的微笑,說:

“出事之後,姐姐的心理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她的情況並不好,正在家裡休息,接受心理導師的救助,希望大家也不要誇大其詞,死者的後事我們會全權處理,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她一番溫婉的話裡,包含了太多太多的資訊。

秦野真的醫死人了!

醫學界的佼佼者,出了意外,跌落神壇了!

“您的意思是,秦院長患上了心理疾病是嗎?”

“她既然有病,為什麼還能給病人做手術,這不是拿病患的性命開玩笑嗎?”

“請問秦語小姐,您要和程家公子訂婚,挽回秦氏的股票,訊息屬實嗎?”

鏡頭哢嚓哢嚓的閃著光,台上的秦語眾人矚目,一言一行都得到整個a市的關注,正在直播中,輿論飛快的發酵。

不遠處,看見這一幕的秦野眉頭擰死。

她冇有給病人做過手術,自然也就冇有醫死人的說法,倒是她不在的這短短三天的時間,搶走了她的醫院,還要跟本屬於她的男人訂婚。

秦語微笑道:

“我與程逸一同長大,青梅竹馬,自幼就互相喜歡,如今訂婚不過是水到渠成……”

說完,一個很年輕、俊美的男人上了台,站在秦語身邊。

二人郎才女貌,看起來十分般配。

秦野見此一幕,譏諷的隻想笑。

當初,程逸追她、舔她,為了跟她的醫院合作,乾了不少討好她的事。

現在醫院到了秦語手裡,他轉頭又跟秦語在一起。

記者很快采訪起二人的感情史,秦語嬌羞的說著感情之事,非常深厚什麼的。

後麵的熒屏上,幻燈片也開始播放起來。

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張情侶的照片。

照片裡,男人從背後擁著女子的小腰,站在夕陽下的湖泊旁,身影被夕陽拉得很長很長,兩人額頭抵著額頭,甜蜜而溫馨。

男人俊美,女子溫婉。

隻是,男人是程逸,可那女子的模樣卻並不是秦語,而是……秦野!

登時,記者們像是發現新大陸,瘋狂提問:

“這張照片是怎麼回事?”

“秦語小姐,您跟程公子不是青梅竹馬嗎?怎麼程公子跟秦院長會有那麼親密的照片?”

“他們是情侶嗎?”

“您為什麼又會跟他訂婚?”

“你們三人之間有什麼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