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天獸閣,柳輕衣讓小靈通與小靈貓玩鬨了一會,便帶著小靈貓獨自回了同雅小築。

一個人坐在房內,將三枚傳靈丹和那隻裝著金元破障丹的黑色小瓶拿出來看了又看,心中暗忖:“自己自加入仙門還未服用過任何丹藥,不知道這些玩意效用如何?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想到前次在魔狼嶺中誤食的那朵紫玥蓮,他倒是受了不少罪,對這些可以陡然提升修為的物事,心中也有些莫名其妙的忐忑。

小靈通不大一會便跟來同雅小築,說是來看看眾人有冇有什麼支應的,眼見其他房間的人都已出去,便直接賴在柳輕衣的房間裡不走,繼續逗弄著小靈貓一起耍樂起來。

柳輕衣有些無奈地看向屋頭登高躥低的二小,按下想要服用丹藥的衝動,隻好有一搭冇一搭地同小靈通扯著閒話,順便打聽起仙國的一些情況。

對於柳輕衣這名仙國白丁般的人物來說,小靈通撚熟各種小道訊息和仙道常識,幾乎便是一本仙國的活字典,資訊量巨大,自是不容放過。

小靈通為了跟小靈貓待在一起玩耍,倒也對柳輕衣的問話知無不言,將仙國形勢給柳輕衣詳詳細細地講了個七七八八。

大盛仙國,又名盛國,地處整個天元界中西部位置,東鄰大宇仙國,南靠小極仙國,北接拜月仙國,西邊則是一片名為“風海”的空間斷裂帶。

整個仙國又分為東南西北四境,其中小仙門、下仙門無數,上仙門卻隻有八個。

這八個上仙門光南境就占了三個,東境乃逍遙劍派和金剛伏魔門並立,西境為離火宮和流雲宗共治,北境則是聖符宗一家獨大。

四境實力越是強大的上仙門,所占的區域就越是寬泛。

聖符宗作為大盛仙國的鎮國首宗,乃是整個仙國獨享一境之地的最強宗門,其地位自是淩駕於其他七個上仙門之上,儼然是整個大盛仙國的龐然大物般的存在。

聖符宗獨鎮北境,其他三境的上仙門鎮守各域,受聖符宗居中調和,卻又互相製衡。這種各境以上仙門鎮守的方式,維持了大盛仙國多年來穩定和繁榮的局麵。

仙國北境,幅員遼闊,資源豐富,作為聖符宗一宗所轄之地,乃是最為富庶的一境。

幾百年來,聖符宗在北境經營極盛,又兼有東、西、南三境的資源輸入,可謂是一家獨大,將其他七個上仙門壓得喘不過氣來。

大盛和拜月作為南北相接的兩大仙國,百年來一直睦鄰友好,關係極為不錯。

時至近年來,不知什麼原因,兩國關係卻變得越來越緊張,拜月仙國屢次向大盛仙國邊境發動小規模仙戰,今年更是直接向大盛仙國下了國戰之書。

北境局勢日見劍拔弩張,再不複往日安穩的局麵,也將聖符宗地理位置的不利之處暴露了出來。

由於聖符宗一宗占一境,又因為北境毗鄰拜月仙國,聖符宗自然獨自承受了大部分來自北方的壓力。其他七個上仙門則是躲在其他三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有的甚至偷偷地拖後腿。

聖符宗平素在仙國一家獨大,四境諸多資源皆是向其傾斜,其他七個上仙門雖然豔羨卻也無可奈何。

如今,聖符宗所在的北境出事,聖符宗作為仙國首宗,平素又是資源獲取最多的宗門,在其他仙門眼中,關鍵時刻自然是“你不上誰上”了。

但凡聖符宗有一丁點將其他的上仙門頂到最前麵的意思,這些仙門大多是極力推脫,言隨而身不動,往往還要說些怪話給聖符宗的人聽,聖符宗人也隻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地硬頂著。

柳輕衣聽到此處,一臉沉吟地道:“想不到北境竟是此等局麵,難怪各大仙門都收集紫延果,卻是怕戰火波及,提前做些準備。不過好在我們南境偏居一隅,北境出事想來跟我們倒是牽扯不大。”

小靈通聞言笑道:“嘿,這鈞天城中人多次說起仙國局勢,曾言此次北境一旦戰火延續,聖符宗獨自一家扛不下去,到時定會強令七大上仙門儘數支援,咱們南境也是逃不開的。”

柳輕衣略笑了笑,隻覺得北境戰事離自己遙遠之極,即便到時強令各境支援,也與自己關係不大,反而有些好奇地問道:“小靈通,你說這大盛仙國八大勢力,除開聖符宗之外,其餘這些上仙門又哪個最強?咱們天獸門排第幾?”

小靈通想了想道:“除了聖符宗之外,便是西境的離火宮和東境的逍遙劍派最強了,其餘的都差不多。”

柳輕衣一臉震驚道:“都差不多?難道咱們南境三大上仙門就冇有一個強的?”

小靈通搖頭道:“冇有煉神境老祖坐鎮,再強又能強到哪裡去?整個仙國隻有聖符宗、離火宮、逍遙劍派有煉神境強者,其他宗門都冇有。你彆看我們南境是仙國上仙門最多的一境,卻是四境裡最弱的。南境三個上仙門近百年來無一人突破到煉神境,門中修為最高的門主、長老等人都是一群紫府境,如何跟那些擁有煉神境強者的仙門相比?”

柳輕衣一臉茫然地道:“冇有煉神境坐鎮的仙門,便算不上最強一線宗門,若真如此,那咱們南境的三個上仙門也都稀鬆!”

小靈通道:“那可不是!俺叔前幾日還說,南境最有可能突破到煉神境的便是通天教的左右二尊,如今卻是一人被廢囚禁,一人教務纏身,實在是也太可惜。”

柳輕衣也跟著歎道:“他們可不可惜不打緊,咱們天獸門若是無人突破到煉神境,那纔是真的可惜了。”

小靈通嘿嘿一笑道:“雷門主雖是紫府境後期修士,其修為水平比起左右二尊還是差了一些,要想突破到煉神境,恐怕還要等上不少時候。”

“那倒也是。”

二人這般說過一會閒話,便聽小靈通不經意間問起柳輕衣售賣魔狼皮毛的情況。

柳輕衣想到要小靈通替自己保密之事,心中一動,自靈環內取出五顆靈元石,笑著遞了過去道:“小靈通,這靈元石我此次倒是得了不少,這五顆送給你,也算答謝你一番帶路之情。”

小靈通麵上一喜,伸手接過靈元石,滿意地道:“多謝柳大哥了,我上次去‘奇瞿坊’找那陶老頭便是想以仔靈鼠毛換一枚靈元石,奈何那陶老兒死活不肯。叔父給我的靈元石不多,早已消耗一空,我這薄靈體啟靈真是太難了,這些靈元石倒可再刻畫幾座聚靈陣,助我啟靈之用。”

柳輕衣詫異道:“靈元石刻畫聚靈陣,可以幫助啟靈?”

小靈通點了點頭道:“那聚靈陣乃是通天教蕭長老傳下來的,還能有假?”

柳輕衣想到自己此次售賣三眼魔狼皮毛所得靈元石甚巨,心道:“不若再給小靈通一些靈元石,也好助他啟靈無憂。”如此想過,又自靈環中取了五十塊靈元石,遞給了小靈通。

小靈通雙手接過靈元石,見有數十塊之多,不由驚道:“太多了,柳大哥。”臉上神色已大是興奮。

柳輕衣見小靈通收了靈元石,彼此距離拉近了幾分,心想自己以後若來鈞天城中倒賣貨物,有這小孩幫襯,辦事也更為便捷些,些許靈元石倒也不必吝嗇。

他想到明日的仙品大會,便又向小靈通打聽起來。

原來這仙品大會乃是南境修仙界的一大盛會,幾乎每隔一年便會舉行一次,各大勢力、宗門、散修皆可在大會上買賣一些天材地寶、法器靈寶、丹藥符篆等物品,乃是修士蒐羅交易資源的重要場合。

仙品大會擺開的各個攤位上,各方修士雲集,大多是直接議價購買。遇有極為珍稀之物,則會當眾以競拍的方式出售,所以每次仙品大會最為引人矚目的,便是其中的競拍會了。

柳輕衣摸了摸青靈環,想到環內躺著的一萬多靈元石,心中泛起一陣熱切,“不知自己這一萬多靈元石在身,明日算不算是一方土豪了?這仙品大會自己定要好好見識見識。”如此想過,不由眉開眼笑,又拉拉雜雜同小靈通攀談一會,便聽得院子裡傳來一陣喧鬨聲。

他起身推開門走出兩步,便見院門口三名青衣弟子相對而立,正一臉激憤地爭執不下,似乎就要動手。

爭執的雙方一邊是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另一邊卻是矮矮胖胖的劉浩,此時院內其他青衣弟子尚未回來,幾人吵得雖熱鬨,卻未引人觀瞻。

柳輕衣前次外帖任務同劉浩一起共事,在蕭山彆院比鬥又同他分到一組,雙方也算有些交情,眼見幾人就要動上手,忙出聲道:“咳,幾位師兄師姐,什麼事情這麼激動?莫非是在討論如何拆了這處院子?”

小靈通此刻也跟了出來看熱鬨,一手抱著小靈貓站到靠門處,心中興奮地道:“這是要鬥法麼?那倒有些稀奇可看。”

三人見柳輕衣和小靈通突然出來,儘皆一楞,他們壓根冇想到小院裡還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