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聽著三人你一言我一句,小靈通大感冇趣,起身湊到的柳輕衣近前,撲閃著眼睛道:“柳大哥,你倒挺厲害的嘛,聽說你還有隻黑色小靈貓是也不是?”

柳輕衣輕輕一笑道:“你這小孩,什麼厲害不厲害的,說起靈貓,我倒確實有一隻。”

小靈通卻是一臉好奇地道:“可否把你那隻靈貓喚出來我玩玩?”

“玩玩?”柳輕衣咂摸一句,看著小靈通一臉渴望的樣子,計上心來,笑道:“放小靈貓出來陪你玩玩也可以,不過你得答應跟我出去辦一件事。”

小靈通道:“辦什麼事?你先說來聽聽。”

柳輕衣道:“你先答應了,一會跟我出去辦那事不就知道了。”

小靈通道:“不行,你先說什麼事,若是去乾什麼壞事,我可不去的。”

柳輕衣失笑道:“你放心,不是乾什麼傷天害理的壞事,因你對這仙圩場上比較熟悉,想請你引路去個地方罷了。”

小靈通聞言心中一鬆,一臉認真地道:“原來是這事,那我答應你便是。”

柳輕衣點了點頭,一拍手中靈環,將小靈貓放了出來。

小靈通乍見小靈貓一跳蹲到柳輕衣肩膀上,顯得十分地乖巧溫馴,本想伸手來摸卻又想起那些靈獸妖獸極為凶狠的傳聞,一時間躍躍欲試卻又不敢輕舉妄動。

柳輕衣透過魂鏈給小靈貓下了個指令,便見小靈貓一躍跳到小靈通肩上,同其嬉鬨玩耍起來,一點也不認生。

柳輕衣任小靈通和小靈貓滿堂嬉耍,同李宮峻等三人又說了一會兒閒話,便起身告辭出門辦事,這二小自然也被他帶著一起去了。

柳輕衣帶著走到一條較為偏僻的街道,腳步一頓,問向正抱著小靈貓的小靈通:“小靈通,我且問你,三眼魔狼皮毛目前除了仙圩上公開的,還有冇有其他地方私下收貨?”

小靈通聞言一愣道:“怎麼?你問這個乾嘛?”

柳輕衣道:“我……我就是……隨便問問。”

小靈通輕輕一笑道:“嘿,柳大哥,你也彆蒙我,這樣正兒八經把我召出來,讓我陪你辦事,還隨便問問,誰信?”

柳輕衣看了小靈通一眼,也笑了笑道:“你這小鬼心思倒也通透,我想兜售一批三眼魔狼皮毛,不知道哪邊價格給得高?我知道你和趙管事是親戚,這事你可得給我保密。”

小靈通一臉滿不在乎的表情,“我道是什麼事呢,神神秘秘的,原來就是想出點私貨,你第一次出私貨吧?這種事兒多了去了,老趙纔不會管這事,門內人到鈞天城來哪個不夾帶點私貨,我早就見怪不怪了。”

柳輕衣聽小靈通如此一說,心中大定,問道:“原來如此,你可有路子?幫我走個好價。”

小靈通點頭道:“那是自然,你有多少貨?”

柳輕衣附耳朝小靈通道:“實不相瞞,我有近百張魔狼皮,八十來斤狼毛。”

小靈通看了看柳輕衣,訝然道:“那可還真不少,你跟我來吧。”

小靈通帶著柳輕衣七拐八拐來到仙圩上一處名叫‘奇瞿坊’的店鋪前,指了指店門衝柳輕衣道:“就是這裡,你進去找那陶老頭好好談談吧,保管比外麵那些店鋪給得高。”

柳輕衣見小靈通抱著小靈貓站在門口,似乎並冇有要進去的意思,不由招了招手道:“小靈通,你來,陪我一起進去。”

小靈通看向店鋪,縮了縮頭道:“你自己去,我還進去乾嘛?地方也幫你找著了,你自己去談便是,那陶老頭跟我不待見,我不想跟他照麵。”說完朝轉頭走到街角,自顧自地逗弄著小靈貓玩耍起來。

柳輕衣拗不過小靈通,抬腿走了進去,卻見這奇瞿坊屋內陳設甚是古樸,牆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武器模具,屋內幾張寬大石台上儘皆用青色綢布蒙了起來,櫃檯前站著一個精瘦的老頭和兩個年輕夥計,正朝柳輕衣打量了過來。

待問明瞭柳輕衣的來意,兩個夥計出乎意料地笑了笑都不說話,卻聽那精瘦老頭眼神閃爍地問起:“年輕人,你要出貨多少?什麼品目?”

柳輕衣二話不說,直接將近百件魔狼皮毛儘數從靈環取出,如小山般堆在店內大堂之上,看向老頭道:“一共九十八張三眼魔狼皮,八十斤狼毛,你開個價吧。”

精瘦老頭同兩名夥計一見地上堆積如山的皮毛貨,儘皆眼放精光,齊齊跑出來,蹲下仔細甄彆起這些三眼魔狼皮毛來。

良久,一待鑒彆結束,那精瘦老頭抬眼看向柳輕衣道:“年輕人,東西都是真的,手筆不小嘛,你想要多少?”

柳輕衣琢磨半晌決定還是讓那老頭先開價,老頭想了半晌,舉起一隻根手指頭,對柳輕衣晃了晃道:“最多給你一萬二,還是看在這些魔狼皮完好的份上,魔狼毛現在不值價了。”

柳輕衣見老頭開價一萬兩千靈元石,心中嘀咕道:“你開一萬二,我還你一萬八,不算過分吧?”如此想過,出聲抬價道:“一萬八千靈元石,你全拿走。”

精瘦老頭一愣道:“年輕人,你開這個價位根本就不是誠心要賣,我再讓你一千靈元石,一萬三,要賣就賣,不賣就算了。”

柳輕衣拿出以前在商場裡砍價的精神,搖了搖頭道:“我也讓你一步,一萬七,不能再少了。”

精瘦老者有些無奈地道:“年輕人,雖說這三眼魔狼皮毛具有隱藏風屬性,是製作中品飛行靈寶神行披風的主要材料,也是製作上品飛行靈寶大衍寶船兩大主材之一,消耗量巨大,價格一直居高不下。但是這種情況已經得到了緩解,你可能還不太不瞭解最近鈞天城的情況。前幾日天獸門的人帶了一大批魔狼皮毛到了鈞天城,交由天獸閣統一進行販賣。你瞧著吧,過不了多久,這三眼魔狼皮毛的價格還會下降。年輕人,我今天也給你交個底,再加三百,一共一萬三千三百靈元石,你願意賣咱們即刻就成交,不願意賣的話,請你馬上帶著東西離開。”

柳輕衣見這姓陶的精瘦老頭語氣不容商榷,再也不願意鬆口,心中琢磨也差不多了,便點了點頭同意了這筆交易。

待那陶姓老頭將裝有一萬三千三百靈元石的數個鎖靈袋奉到柳輕衣麵前,那兩個年輕夥計已是將堆在地上的魔狼皮毛悉數收起,陶姓老頭一臉喜色地關照道:“年輕人,以後若有貨,記得還到這邊來,我陶某人絕不虧你。”

柳輕衣點了點頭,抬手將靈元石收入靈環中,心口竟不爭氣地撲通撲通直跳。

一萬多靈元石入賬,更有前次在仙緣樂坊打來的幾千靈元石秋風,他腰板一挺,滿心滿意地在這店裡逛了逛,揭開那些蒙著的青布看了看,卻是一些刀槍劍戟輪戈綾等等一些法寶、靈寶等物事,直把他看直了眼。

那陶老頭一路跟著柳輕衣在店裡閒逛,見柳輕衣對這些法器似乎很感興趣,不由問道:“年輕人,你對本店的法寶、靈寶可有看得過眼的?”

柳輕衣搖了搖頭,一拍手上的青靈環,取出十來件刀劍,依次擺在櫃檯上,看向老頭道:“你來看看我這些東西,能值個什麼價?”

陶老頭叫來夥計將那些刀劍略清了清,抬頭看向柳輕衣道:“一共十一件法寶,八件都是下品法寶,隻有這邊的兩柄飛劍和這柄短刀是上品,這兩柄飛劍和短刀作價兩千四百,其餘八件作價三千,一共五千四百靈元石,你若要出貨,本店就都收下。”

柳輕衣幾乎想都冇想便點頭答應了下來,除了那柄短刀是得自於古靈門弟子,其餘那些法寶刀劍都是得自於獸靈城外打劫自己的那群散修及小仙門修士,算起來這堆東西都是意外之財,他本就不怎麼當回事。

待其收了五千多靈元石,又輕輕一彈腰間劍囊,將其中的青色飛劍放出提在手上,遞到陶老頭麵前道:“你且幫我看看這飛劍如何?”

那陶老頭見這青色飛劍出現,已是眼中一縮,接過遞來的飛劍,細細看了劍身及劍柄處,一臉激動地道:“想不到,你竟然擁有中品靈寶飛劍,看這柄飛劍的製作手法似乎並非我南境所出,年輕人,此劍你是從何處所得?”

柳輕衣聞言輕笑一聲,取過飛劍收入劍囊,對那陶老頭笑道:“你倒是識貨之人,此劍乃是我偶然尋得,是不賣的。”

少時,又見他取了一個黑黝黝的瓶子捏在手上,湊到陶老頭麵前道:“你幫我看看這是什麼丹藥?”這正是他得自於古靈門那位榮師兄儲物囊中的那隻瓶子。

陶老頭看了看瓶子,笑道:“既是丹藥,你裝在瓶子裡我如何看?”

柳輕衣依言旋開瓶蓋,一股濃烈的藥香撲鼻而來,瓶內一共裝著三顆淡金色丹丸,陶老頭撚起一顆湊到眼前看看,又拿到鼻子前聞了聞,滿眼不敢置信地道:“竟是金元破障丹,這可是稀罕物事啊。”

柳輕衣聽到是稀罕物事,一把搶過陶老頭捏在手中的丹丸,放回瓶中,矢口問起:“怎麼個稀罕法?”

陶老頭一愣之下,訕笑道:“金元乃是五行元力中最為霸道犀利的,此丹融合了些許金本源製成,可以助長靈煆期修士突破小境界,修為晉入更高層次。”

柳輕衣麵無表情地哦了一聲,便聽陶老頭又道:“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這金元破障丹傳說是五行靈丹中最為活躍的丹藥,若能佐以其他能夠增靈的丹藥,便能有一絲機會使靈煆期九層修士溝通金係元力跨入通元境。”

“是麼?照你這說法,此丹效果堪比灌靈果製成的灌靈丹了!”柳輕衣心中大是驚奇。

“那倒比不上,灌靈丹乃是直接灌靈通元,效率更高,幾乎冇有失敗的可能。這東西則隻是增大晉升通元境的機率,並非十拿九穩。不過即便如此,這金元破障丹也是那些專脩金係攻伐之術的修士夢寐以求的寶丹。”

柳輕衣麵上不動聲色,心中已是火熱一片,朝陶老頭點點頭道:“原來如此,多謝了,咱們後會有期。”說罷不理陶老頭等人希冀的眼神,徑直出了店門,又招呼了街角的小靈通,往天獸閣逛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