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使劍女子見柳輕衣也學著自己,轉而攻向自己同伴,心中頓時冇了主意,隻一邊前麵飛縱騰挪,一邊使飛劍狂斬劉浩,想的是打一個時間差,先將劉浩解決了再說。

劉浩身前佈下的小靈盾被飛劍斬中,藍色光幕肉眼可見地稀薄起來,卻也連扛了數下,並未立刻消散。

另一邊那名使白綾的女子見柳輕衣靈環化浪掠空而來,臉上也是極為鎮定,抬手祭起仙術小靈盾擋在身前。

下一刻,隻見靈環白色光浪打到,小靈盾略閃了閃,終是將其扛了下來。

柳輕衣見狀心中一歎:“此女反應倒也不慢。”卻見前方追著的那名女子身子一轉,縱到劉浩身側時,抬手打出數道小仙術襲擾劉浩。

柳輕衣緊隨而至,卻是同樣縱到那名使白綾的女子身側,暗起一道仙術魂衍刺襲向此女。

其識海之中,一道灰白色的影子陡然鑽出,在柳輕衣的神識鑒覺和控製下,一閃突破白綾女子身前的小靈盾,幾乎冇有受到任何阻礙,電光火石之間,倏地鑽進那使白綾女子的腦門。

隻見正祭起白綾同劉浩相鬥的此女麵色一呆,身前祭起的小靈盾竟然一陣顫抖,就此散了功。

劉浩輕身躲過使劍女子的襲擾,乍見使白綾女子小靈盾破功,忙驅起靈環和數道小仙術一陣急速搶攻。

隻見附了鋒芒術的靈環上道道白浪翻滾,忽上忽下地逼迫著女子那道白綾法寶,無數冰箭、靈焰夾雜著突起的地刺一窩蜂襲向使白綾女子。

那女子回過神之後,麵露慌張神色,一陣手忙腳亂地躲閃之際,見柳輕衣盤旋於一側的靈環打到,隻得倉促再次祭起小靈盾防禦。

柳輕衣衝著靈環遙遙丟了個鋒芒術,朝白綾女子猛擊而下,隻聽啪地一聲,那麵剛剛凝聚起些許雛形的小靈盾應聲而破。

靈環所化的白浪去勢不減,女子轉身要躲,卻被劉浩打來的數道冰箭射中後背,身子跟著一哆嗦,便被柳輕衣靈環所化的白浪掃中前胸,發出一聲嬌哼之後,當即伏地不起。

使飛劍的女子見自己同伴受創,氣勢泄了一大半,兼之受方纔一陣耽擱,被柳輕衣提起空靈訣銜尾急速跟近,此消彼長之下,竟然被柳輕衣一把抓住後背衣裳。

此女心中大急,手捏劍訣,縱劍回刺。

眼見本在劉浩頭頂的飛劍轉了一圈,直直朝自己頭頂斬來,柳輕衣將頭一低,側身避到一旁,手上跟著一使勁,竟將女子後背衣裳扯下一大半來。

那使飛劍的女子頓覺後背一涼,大片肌膚裸露於眾目睽睽之下,連累得前方衣襟也垮下大半,一時間春光乍泄,那女子不由腦中一呆。

少頃,女子大驚之下回過神來,棄了飛劍,雙手抱住胸口,羞怒交加地道:“你……你……無恥之徒。”

一時間,眾皆愕然,隻見那使飛劍的女子衣衫不整地站在場中,猶自喝罵柳輕衣,場上形勢卻已是分明可見。

一邊百花仙穀眾人自覺麵上無光,那叫封敏的婦人恨聲道:“小婷,你還不給我下來。”

那叫小婷的女子聞聲一頓,捂著胸口,紅著臉走下了場,另一邊那名使白綾的女子也被百花仙穀兩名弟子抬了回去。

柳輕衣被那叫小婷的女子罵了幾句,心中本也有些赧然,看向手上抓著的半截衣裳,窘迫、驚喜、過眼癮、手感不錯等複雜的情緒一閃而過,不知道說什麼好。

此刻屈良俊、吳雅琪等一眾天獸門門人儘是臉泛喜色,其中不少人見百花仙穀那名女子的尷尬相,儘皆苦忍笑意,屈良俊更是出聲招呼二人。

柳輕衣聽到屈良俊的叫喊,忙借坡下驢,拉了劉浩一同走下場來,聽到的皆是天獸門眾人慰問連聲。

吳雅琪一臉喜色地道:“二位師弟辛苦了。”

屈良俊更是看向柳輕衣道:“想不到柳師弟還能給我一個意外之喜。”

這最後一輪比鬥,柳輕衣和劉浩二人能贏下來,確實是誰都不曾想到的事情。

五輪比鬥能夠贏下來兩輪,所占份額並不低於哪一方,也算是皆大歡喜,此次回門自然能夠交差了。這些青衣弟子出門所得的鈸蘭衣,也因著這最後一場的勝利,便真正歸於這些青衣弟子所有。

如果說柳輕衣在宗門大比之上因烙印靈獸為眾人所輕,此刻那一道道看向柳輕衣的眼神裡,卻都透出幾分真誠感激之意。

屈良俊對柳輕衣道:“柳師弟,今次你算是立下大功了,回去我必向門內稟明情況,到時定為你核發一筆獎勵下來。”

柳輕衣聞言大喜道:“分所應當之事,倒是多謝屈師兄關照了。”

屈良俊心情大好,一擺手笑道:“你贏下一輪,為宗門撐足了麵子,更多得一萬顆紫延果,給你些獎勵,也是應該的。”

屈良俊說罷,起身淩空縱到通天教蕭白梧身前,又等了封敏、魏東清一起,四人返身走進了一處庭院內的房間,開始分潤起那些紫延果。

待幾人交接完了出來,蕭白梧將屈良俊等三人送到院門口,一拱手道:“屈道兄,封座主、魏座主,再過一日便是仙品大會舉行之日,小弟為籌備之事纏身,實不便相陪幾位。待仙品大會結束,小弟定要一儘地主之誼。”

屈良俊、封敏等人自是一番客氣,稍後便各自帶了人離開了蕭山彆院,陸續飛返鈞天城中。

鈞天城,天獸閣。

眾人回到城中略逛了逛,見天光見晚,便一行回到閣中,趙管事已然準備了一大桌筵席款待眾人。

此次赴紫延果之約,天獸門取得不錯的份額分成,大傢俱都覺心中暢快。

一席間,開懷暢飲,滿麵生輝,儘都吃得囫圇、喝得酩酊,不多時便都回房歇下。

柳輕衣次日起來,百無聊賴之下,來到仙圩場上逛了逛,發現場上一處露天空地被圈了起來,正在搭棚置座,更有幾名通天教修士在四周刻畫一些符文法陣,想來該是為明日的仙品大會作準備了。

柳輕衣看了一會,又逛了一會,來到一處收購妖獸皮毛的店鋪,抬眼看了看三眼魔狼皮毛收購價格,卻仍是皮100靈元石一張、毛20靈元石一斤。

他默不作聲依次又換過幾家收購妖獸皮毛的店鋪看過,那三眼魔狼皮毛收購價格卻都一樣,不由心中揣想:“這裡魔狼皮毛價格似乎波動不大,前次來是這個價,如今仍舊是這個價,莫非再無變動?”他心中害怕吃虧,靈環中的魔狼皮毛並未急於出手,決定迴天獸閣去找小靈通問問行情。

柳輕衣一路回到天獸閣,卻見小靈通正在後堂大廳跟李宮峻、方蓉、黎德強三人說著什麼,便冇作聲,自找了廳上靠門處的椅子閒坐等待。

少時,幾人都朝柳輕衣看了過來,正同小靈通說話的方蓉指著柳輕衣道:“這便是柳師弟了,昨日多虧了柳師弟。”

李宮峻和黎德強朝著柳輕衣點了點頭,正待招呼,卻見那叫小靈通的半大孩子已是眼睛一亮望了過來,一臉好奇地道:“這位便是柳大哥啊,坐那麼遠乾嘛,你過來坐。”

黎德強也道:“柳師弟,過來坐吧,咱們師兄弟也好熟絡熟絡。”

柳輕衣推辭不過,想到自己橫豎也是要找小靈通的,便依言坐了過去,捱了黎德強下首位置。

柳輕衣方一坐下,便聽李宮峻娓娓而道:“昨天我和嚴師兄第三輪比鬥,因我走位失誤被對手擊傷腳踝失去戰鬥力,導致我二人最終被百花仙穀所敗。我當時心中無比自責,隻覺得是我拖累了嚴師兄,也拖累了大家,愧對宗門的培養。冇想到柳師弟力挽狂瀾,最後關頭拿下一輪,我心裡才覺得好受一些。柳師弟,這廂多謝你了。”說罷已是站起身,雙手合十遙遙向柳輕衣作揖一禮。

柳輕衣見李宮峻說得客氣,竟然還向自己行禮,愣道:“你說這些話給誰聽?你這一禮我可受不起。此次比鬥大家都是看運氣,我運氣好點我知道,不用你來提醒。”

方蓉見李宮峻如此做派,麵上略有些尷尬地道:“李師兄你也彆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此次比鬥你和嚴寬師兄都已儘力,大家都是看在眼裡的。我和黎師兄不也同樣輸了一輪,也冇像你這般自責的。”

一旁的黎德強也是出言附和道:“自責倒也不必,他們不許我們這些獸門弟子使用仙獸,還說隻憑個人實力纔算公平。嗬嗬,公平?我看這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方蓉點了點頭道:“我也覺得,要說不許我們穿鈸蘭衣,倒算說得過去,不讓用仙獸就有些過分了。”

李宮峻肯定地道:“若真讓我和嚴師兄召喚出仙獸來,倒也不至於輸。”

“那不就是了。”方蓉隨了一句,便聽李宮峻開始絮絮叨叨地講起使用仙獸,該怎麼對付通天教二人的方略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