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輕衣站在人群中,眼見天獸門派出的弟子都是一連三輪儘皆敗北,心中暗歎:“獸門弟子因為專於禦獸事宜,自身實力欠缺打磨,比之其他門派弟子確實大有不如。”

最後一輪,自然是由柳輕衣和劉浩二人壓軸出場,因為不能使用鈸蘭衣,二人上場之前已是將之除下,放入靈環中。

想到不能召喚仙獸助陣,劉浩已是一臉沮喪,二人實力在天獸門出戰的諸人中,算是排在倒數第二的陣容,眼見前麵實力更強的幾組都齊齊敗北,憑自己二人的實力又有多少勝算?

天獸門包括屈良俊和吳雅琪在內的眾人,此刻已是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態度看待二人,隻希望通天教和百花仙穀兩方派出的人選也是墊底角色,如此尚能有幾分贏麵。

第一場二人對上的是通天教的兩人,劉浩一上場便暗提空靈訣,早早地在身前佈下一道小靈盾仙術,神情有些緊張地看向對麵,祭出青色靈環則是環護身前。

劉浩憑其靈煆期五層的修為,將環術極環九浪疊已經修出五浪齊疊的水準,此刻靈環之上道道白浪翻滾,卻也有些氣勢。

柳輕衣同樣不敢托大,一上場便祭出靈環在身前上下浮動,卻冇有使出小靈盾仙術佈防,隻是提起空靈訣,在場上不斷飛縱,隨時準備投入攻防之中。

那邊通天教的二人皆是飛劍離身,各自斬向柳輕衣和劉浩二人。

劉浩以小靈盾硬扛了飛劍一記斬擊,一麵驅動靈環打向對方,一麵化出一道地刺術擋向再次斬來的飛劍。

五疊環術打到那名通天教男子的身前,同樣被那人祭起的小靈盾仙術擋了下來,斬來的飛劍也被地刺術化解掉攻勢。這初一交手,二人修為境界和仙術手段似乎相差不大。

再鬥過數息,便見二人的飛劍和靈環在空中你追我逐,不時有道道環術泛起的白浪同飛劍硬撼,發出陣陣音爆聲直沖人耳。

少時,便見靈環忽大忽小,忽上忽下,轉對攻為牽製攔截,從防禦的角度來看,倒是將飛劍防了個密不透風。

柳輕衣卻並未硬接飛劍斬擊,施了空靈訣在場中飛縱,猶如一隻穿花蝴蝶一般滿場打轉,不時祭起青靈環打向對方。

靈環附著五層白浪,翻滾洶湧之下,威力竟是極其強勁,飛劍同白浪相觸瞬時便被擊飛,數道白浪砸到,直把那名通天教的男子打得東縱西逃。

天獸門諸人見柳輕衣這邊占了上風,俱都提起精神看了過來,臉上漸漸泛起些許喜色。

相比起柳輕衣的輕鬆寫意,劉浩那邊時間一久,卻是陷入了苦戰局麵。

劉浩的環術雖然防得不錯,對麵的那名通天教男子卻是身法極好,引動飛劍同靈環糾纏的之時,本人卻是提起身法仙術不時轉換著角度,圍著劉浩打著圈突襲,小仙術雨點般地覆向隻祭起一麵小靈盾的劉浩。

數道小仙術先後打在劉浩身前的小靈盾上,肉眼可見盾麵的藍色光罩漸漸稀薄了下來。

那通天教男子身子一轉,不再攻擊劉浩,反使了數道小仙術阻向空中正同飛劍糾纏的靈環,將飛劍一抽而出,掠空滴溜溜一轉,徑刺劉浩身前的小靈盾。

隻聽“啵”的一聲,小靈盾應聲而破,劉浩提起空靈訣連退數步,在飛劍的追擊之下,一陣東竄西跳的躲避。

柳輕衣一瞥之下,見劉浩似乎局麵不甚樂觀,心中打起了速戰速決主意,打算先儘快解決掉自己這邊,再過去相助劉浩。

他口中唸唸有詞,抬起一隻手浮空前展,掌間紅芒隱現,施展起那道比環術來得更快,威力也更霸道的攻伐仙術。

“極火刀!”柳輕衣口中輕吟,一道亮赤色的火芒陡然乍現,於身前凝成一柄巨大的火焰長刀,直直斬向那名被自己壓製在右側的通天教男子。

隻聽‘咣’的一聲,隻見火焰長刀宛如一道噴火的光翅,瞬間便斬那名男子身前,炙熱的火流幾乎覆蓋了那男子身前丈許的範圍。

那名男子急急祭起一道小靈盾擋在身前,雙手連動又化出一道水色幕牆迎向火焰長刀,打的卻是以水克火的主意。

下一刻,隻見火焰長刀斬到幕牆上,騰地發出一陣“哧哧”之聲,水型幕牆不斷地蒸發化為片片濃烈水霧,最終被沸噬一空。

火色長刀一透而出,猛地斬上那男子護在身前的小靈盾,這下倒也乾脆,巨大的衝擊直接將小靈盾和那男子帶起翻飛數丈,小靈盾在空中陡然破碎,那男子全身儘燃,被蕭白梧突然出手的一道水龍救下。

柳輕衣此時已是轉頭驅動靈環,砸向那名追擊劉浩的通天教男子,劉浩見柳輕衣旗開得勝,已是精神一振,驅起靈環突破數道小仙術,同柳輕衣一前一後地夾攻那名通天教男子。

一時間場麵立改,原本逃避躲閃的一方已是定定地站在場上,祭起靈環糾纏起飛劍,幾乎不怕靈力消耗般不斷撞擊硬撼飛劍劍身。那原本追攆的一方此刻卻是抱頭鼠竄,被趕來的柳輕衣使靈環和數道小仙術一路追擊,儼然成了一隻被攆著打的過街老鼠。

天獸門包括屈良俊、吳雅琪二人在內的諸人,此刻已是喝聲連連,臉上更是泛起異采。

通天教和百花仙穀兩撥人卻是神色各異,似乎都有些納悶,這兩名天獸門弟子冇了仙獸,竟能憑個人實力將通天教二人迫到此種程度,實在是有些出人意料。

又鬥過數息,柳輕衣靈環砸中那名通天教男子右肩,道道白浪直向那人右胸和右手臂位置覆下。那通天教男子瞬間半邊身子一塌,已是受傷不輕,吃痛之下,提起身法仙術向側後方急退,已然顧不得再操縱飛劍了。

柳輕衣提起空靈訣後發先至,悄然縱到其身側,一道化冰術印上,直接一腳將那名通天教男子踹出十多米遠,身子一陣僵直,再也爬不起來。

場中情形瞬息變幻,將四周圍觀眾人看得齊齊一呆。

通天教蕭白梧嘴角牽起一絲笑意,盯著柳輕衣有些興味地道:“想不到天獸門還有靈煆期弟子個人實力這麼強的,這倒是少見,此子似乎還精修了數道攻伐仙術,這一場輸得倒也不冤。”

另一邊天獸門屈良俊、吳雅琪等人卻是喜上眉梢,本以為這最後一場是有輸無勝之局,因為柳輕衣異常強勢的表現,卻是給了眾人極大的希望。

待通天教幾名教眾將受傷的二人抬下場醫治,柳輕衣和劉浩自是站在場上肅手而立,等待起下一場和百花仙穀的比鬥。

吳雅琪一雙美目注視著麵熱心跳的柳輕衣,有些詫異道:“那位師弟似乎是姓柳對吧?”

屈良俊也正注視著柳輕衣,聞言跟著點了點頭。

“我看這柳師弟似乎除了環術、身法仙術之外還兼修了其他仙術,他不過才靈煆期五層境,哪裡來的那麼多功勳?”吳雅琪有些詫異道。

一旁吳婉玉出聲道:“功勳對他來說就不是事,他如今乃是我們外門功勳第一人,南窯一次滅鬼的外帖任務,他一個人便掙了十多萬功勳。”

“十多萬?!”吳雅琪驚撥出聲。

屈良俊卻是長笑出聲道:“這位柳師弟有那麼多功勳,又修習了其他仙術,說不得,後麵這一場,再立上一功也說不準。”

這邊眾人說話間,百花仙穀最後一組陣容也上了場,卻是兩名白衣女子,柳輕衣細細端詳,發覺二女長得卻都不賴。

兩女甫一上來,便一人抬手放出一柄白色飛劍,另一人放出一段白色長綾縈繞身周。

柳輕衣略一計較,衝劉浩輕聲道:“劉師兄,你拖住其中一個,不必與之硬拚,待我解決另外一個,再來助你。”

劉浩方纔見柳輕衣一人大發神威,心中已然極為服氣,此刻柳輕衣讓他充當助攻角色,他倒也覺理所當然並不多想,當下便點頭道:“我理會得,你儘管施為對付一個,我幫你纏住另一個便是。”

二人商定,柳輕衣便不再遲疑,隻見他手提青靈環,施動起空靈訣,輕嘯一聲,如一隻大鳥一般撲向百花仙穀那名使飛劍的女子。

劉浩見柳輕衣搶出,也祭起靈環攻向那名使白色長綾的女子。

百花仙穀那使劍的女子先前見那名通天教男子被柳輕衣近身製住,似乎極為忌憚柳輕衣撲近身來,施了一門極為高明的身法仙術,在場上打著圈飛縱,意圖拉開同柳輕衣的距離。

幾番追逐下來,那女子根本不同柳輕衣硬拚,其手中飛劍卻是揪住空子便斬向另一邊的劉浩。

劉浩正同那使白綾的女子纏鬥,不時還得應付一邊斬來的飛劍,一時間形勢極其不利。

柳輕衣見此臉上一怔,想不到此女打的卻是與自己同樣的主意,意圖先合力擊敗劉浩,再同那使白綾的女子一起來對付自己。

柳輕衣看明白使飛劍女子的主意,心念電轉之下,依樣畫葫蘆般驅動靈環攻向另一邊那使白綾的女子,一轉頭又提起空靈訣,疾疾追向使劍女子。

眼見其在自己身前扭動著雙股,如陀螺般地打轉飛縱,心中不免又好笑又好氣,心叫道:“你跑得這樣快,難道我就抓不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