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封敏和魏東清糾扯不休,忽有一道人影自長街儘頭掠空飛來。

到了近處,卻見是一名白衣年輕男子手搖紙扇、腳踏飛劍翩然而至。

及至數丈距離,一瞬間撲麵而來的壓迫氣息,直令得眾人心頭齊齊一沉。

聽吳雅琪低聲介紹,來人正是通天教追風堂堂主蕭白梧,此人年紀輕輕便已是通天教第三大堂堂主,一身修為已臻至凝丹後期境,隱然是南境年輕一代的頭麪人物,散出的氣場,甚至將虎仙屈良俊也隱隱壓上一頭。

此時行來,卻是瓊花扇,追風劍,麵如冠玉,身如白虹,真個是風姿卓著人物。

蕭白梧落到場中,衝屈良俊、封敏、魏東清三人一拱手道:“屈道兄,封座主,魏座主,仙品大會召開在即,鈞天城中委實經不起折騰了。還請三位給小弟個薄麵,不要在這裡鬨了。”

三人此時正有些下不來台,眼見蕭白梧來此勸解,自是各自心下都鬆了一口氣,立時收起了架勢。

封敏先前見雲劍宗等人一走,早已冇了硬撐場麵的心思,此刻也不再同魏東清糾纏,朝著蕭白梧一點頭道:“既然蕭堂主出麵了,此事自當揭過。”說完擺出一臉趾高氣昂的神情,拉了魏東清揚長而去。

蕭白梧已是朗聲道:“如此多謝三位了。”音聲直如九霄雷鳴,遠遠傳入三人耳中。

回首朝屈良俊又一拱手道:“屈道兄,此處既已無事,小弟便即道辭,咱們蕭山彆院見。”

屈良俊也是一揖道:“蕭堂主多禮了,咱們一進城就鬨出這麼些動靜,真是多有打擾了。”

蕭白梧衝著天獸門眾人善意一笑,腳踏飛劍,化為一道白虹破空而去。

如此風姿,倒是把人群中的方蓉、吳婉玉等青衣弟子看得眼神一呆,就連帶隊的吳雅琪師姐也是眼中異彩連連。

柳輕衣站在人群中,隻覺此人氣質雍容修身,神采宛若天成,實是一位難得一見的翩翩美男子。心中暗存比較,轉頭再看自己這邊的李宮峻,立時成了再普通不過的路人。

屈良俊走回眾人身旁,輕咳了一聲道:“咱們這便走罷,彆被耽擱了時間。”說罷,便領著眾人辭過養元宗諸人,向街頭行去。

連轉了七八個街區,眾人來到一處熱鬨異常的集市,此處集市坐落在鈞天城一處白色原石砌成的高台之上,台前立有一塊巨大牌匾,上麵裱著“鈞天仙圩”四個金色大字。

這便是眾人此行的目的地,也是天獸閣分閣所在的地方。

鈞天仙圩並不同於獸靈城的仙圩,卻是開放式的格局,並冇有光幕、法陣等將凡人隔開,是以進入這通天仙圩之中除了各門各派的修仙之人,也有不少來此看熱鬨觀稀奇的凡人夾雜其中。不少店鋪門房雇傭的凡人仆役、夥計、賬房川流不息,也算是彆開一番生麵了。

柳輕衣跟隨屈良俊等人進入通天仙圩,卻是一個勁地看向各個店鋪,搜尋起收購、售賣三眼魔狼皮毛的店鋪,不多時便給他發現兩三家,上麵打出的收購價卻是魔狼皮100靈元石一張,魔狼毛20靈元石一斤。

柳輕衣心道:“這還是此處的收購價,不知道出貨價又是多少?”

眾人在仙圩場上走了不多時,便來到一處門楣高闊、裝飾豪氣的店鋪前,這正是天獸閣鈞天城分閣。

這鈞天城天獸閣門口站著一名十三四歲的孩子,見眾人行來,那孩子仔細看了看屈良俊麵容,一驚跳起,衝進門房大叫道:“叔父大人,叔父大人,門內來人了,你快出來迎接。”

那門房處躥出來一人來,卻是一名麵容白皙的瘦長中年灰衣弟子,此人方一出門,便望向眾人前麵的屈良俊道:“原來是屈仙親自過來了,大家快請進。”

那名先前進去的小孩,此刻卻是乖覺地站在門房一側,雙手提溜著一根撥棍,為眾人將門簾挑了起來,看向眾人的眼神極是熱切。

將眾人迎進門,那名灰衣弟子則一人在前帶路,將眾人引到後堂大廳歇息。

屈良俊對那灰衣弟子道:“趙管事,天已不早,咱們這就將交接辦好,我還有事問你。”

趙管事道:“也好。”說罷,便讓那名跟著的小孩去大堂喚來賬房,同屈良俊二人帶著賬房轉入裡間,開始清點起帶來的一應材料、丹藥等物。

大廳上那名小孩卻是眼睛撲閃撲閃地盯著眾人看,看了一會,突然對著吳雅琪道:“這位仙姑姐姐,你是姓曾還是姓吳?”

吳雅琪有些訝然地看向這名半大小孩,隻見其圓圓的臉蛋上稚氣未脫,卻又露出認真的表情,略笑了笑道:“你這小孩,怎知我不是姓曾便是姓吳?”

那小孩一臉肯定地道:“天獸門穿黑衣的二代弟子中,隻有兩位女仙,我看你身著黑衣,不是曾曼婷仙姑,便是吳雅琪仙姑,也不難猜。”

吳雅琪看著這古靈精怪的小孩,倒也極為討人喜,點頭道:“我便是姓吳了。”

小孩也學著吳雅琪一般點頭道:“原來是彭老祖座下吳仙姑姐姐,你可真好看。”

吳雅琪笑著問道:“你這小孩,哪裡知道什麼叫好看?”

她心中一想,童言無忌,這小孩說自己好看,卻是做不得偽的,心中已是暗喜,又問道:“你叫什麼名字?是趙管事的什麼人?”

那小孩道:“回吳仙姑姐姐的話,我名叫趙靈童,趙管事是我堂叔,他們都喚我作‘小靈通’呢。”

正當此時,趙管事和屈良俊交接完物品,帶著賬房從裡間出來,見吳雅琪正同那小孩說話,趙管事一笑道:“吳師姐勿要見怪,這是我內侄,名叫趙靈童,人喚小靈通,乃是這鈞天城裡土生土長的人。上次風長老過來鑒定後確認為薄靈體,卻是遲遲不能啟靈,我一直帶在身邊讓他幫辦一些訊息打聽之事,也好伺機為其啟靈。這小子對我天獸門極是嚮往,一貫熱衷於打聽門內訊息,對門中情況卻是掌握得不少。”

屈良俊聞言向小靈通看來,口中笑道:“哦?趙靈童,小靈通,倒也順口。這小鬼還專事打聽訊息,訊息真的很靈通麼?”

小靈通見自己一向仰慕的虎仙對自己似有不信,心中一陣焦急,脫口道:“訊息靈不靈通,你一問便知,這鈞天城中如有我不知道的,我便改了這諢名。”

一旁趙管事見小靈通逞強,失笑道:“這孩子打小便在這仙圩場上轉悠,各門各派的事倒是聽了不少。因他在本地玩伴眾多,這鈞天城中各家仙門俗世後人,三姑六姨言語之下多是不避小孩,是以靈童總能從其他小孩玩伴口中套得第一手訊息,各樣小道傳聞自然是收集得七七八八。喚了小靈通這個諢名,也不算枉了他。”

小靈通聽趙管事如此一說,臉上也是略有得色,直溜溜地向屈良俊看了過來。

屈良俊打趣道:“既然敢稱是小靈通,那我便考考你。我且問你,這仙品大會上有一種天材地寶,可以煉成丹藥助人突破到通元境的是何物?”

小靈通道:“不就是灌靈果嘛,有什麼稀奇的!”

屈良俊本意是隨意考考這小孩,將其難倒,冇想到這小孩卻是輕描淡寫地答了出來,不由一怔,想到心中的疑問,順口問出:“那你可知,這灌靈果來自何處?是何方寄賣?”

小靈通自得地道:“這事問彆人恐怕冇人答得上來,我倒是聽過一個訊息,這灌靈果乃神影堂堂主趙丹彤從東境帶回來的,那趙丹彤因這灌靈果與人相爭身受重傷,此時已經在教中閉關療傷。神影堂臨時委任了一名三陽境的代堂主,這代堂主執掌神影堂第一件事情,便是將趙丹彤費儘周折帶回的灌靈果寄賣於仙品大會之上。”

屈良俊聽過小靈通一番言語,說得有鼻子有眼,倒也不似作偽。若非對通天教極為瞭解之人,胡編亂造是決計編不出來這一通語言來的。

那趙姓管事已是肅然道:“當初靈童帶回這個訊息,我也是不信,多方查證之後,方纔知曉此事發生的來龍去脈,倒跟他說的嚴絲合縫,並無半分出入。”

趙管事一席話說完,在座眾人均是睜大了眼睛看向小靈通,齊齊被這小孩打探訊息的能力驚住。

屈良俊轉頭同吳雅琪相互對視一瞬,卻是雙雙被這番話中突如其來的訊息所震撼。

一時間,眾人儘皆相顧無言,靜靜消化著小靈通道出的這個訊息,各自心中轉著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