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時間,轉瞬而過。

今日,便是集合出發去鈞天郡的日子。

柳輕衣一大早收拾行裝出了靈脩穀,徑直往天獸堂行去。

天獸堂前已有眾多青衣弟子聚集於此來看熱鬨,畢竟就以往來說,天獸堂靈煆期大比前十弟子同時出門執行團隊任務是極其少見的。

不多時,左舒也來到天獸堂前相送,一雙大眼睛看著站在十人隊列裡的柳輕衣,又是激動又是羨慕。

天獸堂內,宗門大比前十名青衣弟子一字排開,這十大青衣弟子排在頭裡的弟子名叫嚴寬,乃是本次大比的魁首,此人一身修為已是靈煆期九層境界,隻差一步便可晉入通元境,乃是靈煆期弟子公認的第一人。

排在第二,此時正同嚴寬低聲說話的一人,正是那名俊美男子李宮峻,其一身靈煆期八層的修為境界直追嚴寬,算是靈煆期弟子中的二號人物。

柳輕衣細看此人左臉,原本隱約浮現的紅色爪印已經完全消失,又恢複了那副欠揍的玉樹臨風英俊瀟灑樣,不由心下暗想:“看把你能的,哪天給你小子再蓋個章。”

排在第三的則是那名麵容陰鷙男,名喚步鳩,靈煆期七層境界,仙獸乃是一隻黑水豎紋蜂,卻是不可多得的水土雙係奇獸。

排在其身後的則是那名召喚大鷹同步鳩相鬥的魁梧男子,名叫蕭景延,同樣也是靈煆期七層境界,他那隻仙獸大鷹名喚風雲鷹,同方蓉的水麟獸一齊,乃是更為稀有的飛行奇獸。

第五位是一個麵容極為敦厚老實的男子,名叫黎德強,靈煆期六層境界,普普通通的樣子,站在人群裡極為不起眼。

黎德強身側正是那望海郡方蓉方師姐,靈煆期五層境界,此刻正一臉淡然地站在人群中,周遭圍觀的靈煆期男弟子不時將目光投向她,眼中大起驚豔仰慕之色。

方蓉身側挨站著的,依次是柳輕衣、劉浩、王天水和吳婉玉四人。

柳輕衣今次一身青衣打扮站在人眾裡,看起來倒也有幾分俊雅風度。

劉浩和王天水則是一臉木然,他二人和前麵的方蓉、柳輕衣俱是靈煆期五層的修為,算是此次宗門大比中實力偏下的一撥。

十人中唯一一位靈煆期四層境界的弟子,便是站在隊列最右側的吳婉玉了。此刻臉上正顯出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冰冰表情,隻嘴角處微微彎曲流露出幾分得色。

眾人等了不到半個時辰,長老風彸帶著一男一女來到了天獸堂,掃了一眼站在堂前的十大青衣弟子,沉聲道:“今日你等去鈞天郡辦事,由屈良俊師兄及吳雅琪師姐帶領,此去諸事需得聽從二位師兄師姐的安排,不可擅自妄為。”說罷讓身後一男一女上前,同眾人一一見禮。

二人一番介紹,柳輕衣方知那名方頭大耳一身白衣的男弟子,乃是天獸門第一代凝丹境弟子‘龍虎二仙’中的虎仙屈良俊。其身旁那名女子一身黑衣,麵容姣好,顯得格外的清麗爽豔,正是第二代三陽境弟子吳雅琪。

此女身份特殊,乃是丹道長老彭箴唯一的關門弟子,萩郡不世出的丹道奇才。

柳輕衣聽到萩郡兩個字,猛然想起許翔所在的古靈門便是位於此郡,不由多看了那吳雅琪兩眼。

風彸又同二人略微交待了幾句,不多時便自天獸堂離去。

一身白衣的虎仙屈良俊掃視了十名青衣弟子一眼,凝聲道:“各位師弟師妹,今次赴鈞天郡參加仙品大會,各位均有任務在身,待到了鈞天郡自會向各位陳說,事不宜遲,咱們這便動身出發。”

屈良俊說完一拍手上白色靈環,卻見半空中跳出一頭周身赤色的斑斕巨虎,屈良俊抬腿一跨,那赤色巨虎背生一對赤色光翅,扇動間托起屈良俊緩緩升到半空。

吳雅琪卻是將手中黑色靈環往前一拋,隻見靈環迎風化為一片黑色雲朵停在近前,待吳雅琪移步上去時,便也緩緩升起停在了半空。

柳輕衣朝著人群的左舒略一揮手,跟著另九名青衣弟子出了天獸堂,提起靈力驅動鈸蘭衣逐次升空,跟在屈良俊、吳雅琪二人身後,望天獸門山門處緩緩飛去。

那天獸堂上一眾圍觀送行的青衣弟子,在柳輕衣回首遙望之下,漸漸變成了一些小黑點隱入山門之後的茫茫白霧中。

眾人飛了不到半刻鐘,便來到一座極大的城池之上,屈良俊、吳雅琪帶著眾人緩緩向城池落去,柳輕衣心頭已是一陣激動,“此行莫非還要在獸靈城中逗留數日?”

他前次接了外帖任務到城中查案,來去匆忙,靈環中存著的近百件魔狼皮毛一直找不到機會出手,若是能在獸靈城待上數日,自然正中他的下懷。

屈、吳二人帶著眾人降到了城西的獸靈城仙圩場上,破開白色光幕輕身而入,落地卻是直驅天獸閣的店鋪處。

眾人剛到店鋪門口,那陳姓管事已是迎出店門外,笑臉盈盈地看向屈良俊和吳雅琪二人道:“虎仙,吳師姐,老陳恭候多時了。”

說著又朝其後的幾名相識的青衣弟子招呼了幾聲,卻是直接略過了柳輕衣、劉浩等幾人。

柳輕衣皮笑肉不笑地站在後麵,心中暗暗腹誹:“冇眼力見的老狗,前次我去南窯時便來過,好賴叫聲師弟也好啊,破落貨。”

陳管事將眾人引進閣內就坐,早有候著的小廝給眾人端上靈茶瓜果,便見那陳管事目光灼灼地看向屈良俊道:“屈仙,最近鈞天郡那邊三眼魔狼皮毛以及冰輪蠶蛻行情看漲,我們在獸靈郡境內收購了不少魔狼皮毛和蠶蛻,今次你們一併帶到鈞天城分閣去,也好趁此機會為宗門盈取一些進項。”

屈良俊點頭道:“風長老吩咐我等來此,便是為這事,如此有勞陳管事了。”

柳輕衣聽二人一番說話,心中卻有了計較,:“鈞天郡行情看漲?那敢情好,既然得了這麼個訊息,自己還在這獸靈郡賣個什麼勁?直接將魔狼皮毛帶去鈞天郡掙大頭豈不快哉!”

他這般想過,臉上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連帶著看向那冇眼力見的陳管事也順眼了許多。

待屈良俊去了內堂交割完帶去鈞天郡的一應物事後,那陳管事便安排眾人在此稍息,又著人準備宴席款待眾人。

屈、吳二人也不推辭,隻坐了西首木椅上閉目養神。

柳輕衣想起方纔進門之時在天獸閣店門口看到的收購告示,留意到其上的收購標價已經變為了魔狼皮一張40靈元石,魔狼毛一斤8靈元石,不由心中暗暗腹誹:“真黑啊,低價這邊打撈,再高價賣到鈞天郡去,這種一本萬利的好生意都讓你們占全了。枉我們這些青衣弟子還苦哈哈地跑去天獸山中獵取魔狼,去換那麼些比指甲蓋兒多一點的功勳,冇想到大頭竟落到了此處。”

彆人或許並未太過在意這些靈元石,柳輕衣數次到仙圩場上打轉卻是清楚得緊,各樣店鋪中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法寶丹藥,道符術籍,哪樣不需要靈元石。

便是在那仙緣樂坊之中吃酒聽曲,他也更領略過這靈元石的妙用,想到樂坊中的女修蔌紅以及樂坊坊主雲菲菲諸女,柳輕衣心中又是一陣盪漾,暗暗叫道:“妹妹們稍待,待哥哥去鈞天郡掙上一大筆,再來疼你們。”

想到自己前次持外帖查案,帶著劉浩和李靈峰二人跑到仙緣樂坊一陣打秋風,柳輕衣心中不免暗暗好笑。

那樂坊之中諸人當時見自己如同見鬼一樣的表情,倒讓他數次想起來餘味悠長。收入囊中的三千靈元石一顆冇動,將來若再帶這些靈元石到樂坊中去花銷,給她來一個以彼之石還施彼身,豈不彆有一番賊情調。

柳輕衣想到此處嘴上“嘎嘎”地乾笑兩聲,便見那陳管事出來請了眾人,移步到偏廳一處早已備好的筵席之上,將屈、吳二人請到首位,其餘眾人便也悉數落坐各方。

席上屈良俊、吳雅琪二人同陳管事談到南境仙品大會,吳雅琪看向陳管事道:“今次南境仙品大會據說有灌靈果出售,不知是哪一方的手筆?”

屈良俊一旁道:“門主長老也斷定此次仙品大會上將有灌靈果出現,此行帶了吳師妹同往,便是為了那灌靈果。”

陳管事點了點頭道:“我在仙圩上也聽往來雲遊的修士說起過,據說那灌靈果似乎是從東境那邊帶過來的,隻不知是真是假?這些來往的仙門中人所言本也作不得準。”

吳雅琪道:“今次宗門安排我跟屈師兄出來,師父也曾交代過,這灌靈果卻是要爭取拿下的。此果可以煉製成灌靈丹,乃是直接助靈煆期後期修士灌靈突破通元境之用,實在是靈煆期最為珍稀之物。我天獸門弟子因為烙印仙獸損耗精魂的緣故,修煉進度已然落後於南境許多仙門太多。時至今日,突破到通元境的紫衣弟子不足兩手之數,加之連年來為宗門任務外出隕落的,如今門中紫衣弟子竟隻剩下區區四人,這灌靈果對我們宗門意義重大,卻是不容有失。”

屈良俊、陳管事二人聞言皆是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四周圍坐的青衣弟子也是眼中閃爍,心中均道:“莫非此次任務便是那灌靈果。”

柳輕衣暗想:“這灌靈果意義如此重大,若此次團隊任務真是那灌靈果,宗門為何隻派出自己這些靈煆期弟子,這豈非如同兒戲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