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時間。

第一日,柳輕衣、劉浩及李靈峰師兄弟三人在仙緣樂坊正襟危坐,說是要等那三仙叔,邱拓、宋千等人如臨大敵。

第二日,柳輕衣叫了小紅薯到一邊吃酒,李靈峰大為驚異,拉了那叫小鶯的女子也吃了幾盞。邱拓見二人做派,撇下眾人一個人怒氣沖沖地回了城主府,仙圩場大管事宋千被雲菲菲叫到一邊低語數聲,陪劉浩坐到深夜也離去了,城主府的皂差自然也跟著他走了個乾淨。

第三日,柳輕衣和李靈峰二人仍舊叫了蔌紅和小鶯陪侍,不但一個靈元石不給,還拿回了前次的儲物囊和法寶短刀。柳輕衣趁機敲起了竹杠,為師兄弟三人都爭取到了一筆保護仙緣樂坊不受那些歹人滋擾的辛苦費。

算上最開始吳媽給的那一筆,柳輕衣一個人穩穩噹噹落了三千靈元石,李靈峰和劉浩二人則各落了兩千靈元石。劉浩看到吳媽將鎖靈袋塞入他手裡時,幾乎眼珠子都要掉出來,當日曾私下對二人概歎,有了這個鎖靈袋的進賬,收穫已是大大超過了外帖任務完成所得,言外之意,對那外帖任務獎勵似乎都不大看得上眼了。

到了第四日,劉浩因為不願再消磨時間,一意堅持要回門交帖,柳輕衣和李靈峰二人苦口婆心地規勸起來,卻也架不住劉浩去意已決。

“浩哥兒,真要回去?咱們不等著捉那三仙叔了?”李靈峰道。

“不回去乾甚?咱們這般大張旗鼓地守在這邊,你覺得那三仙叔還會來?你冇看這幾日仙緣樂坊都是門可羅雀的樣子。再說了,城主府的人都走了,就算那三仙叔來了,憑咱們三個能打得過?”劉浩一臉堅決。

“那外帖任務怎辦?”李靈峰介麵又道。

“回去照實交了唄!此次失蹤案,本就隻是讓我們查案,冇叫我們捉人。隻需將元凶的名字報上去即可,讓宗門自己去處理。畢竟那是通元境,確實不是我們能處理得了的。”劉浩思索著道。

柳輕衣一旁眼神閃爍地道:“岩山宗那叫劉彥華的,還有雨芊宮那個少宮主裴楊紹,此二人長期流連於此,更阻撓我等辦案,依我看嫌疑也不小,也當一併報上去!”

午時一過,略用過些茶點,劉浩便招呼二人出門,柳、李二人無奈之下也隻能老大不情願地跟著。

仙緣樂坊諸人眼見幾人要走,俱是心下一陣狂喜。

吳媽喜悅之情溢於言表,“這幾個瘟神終於要走了!”,胖子更是一臉劫後餘生的表情道:“還好那姓劉的要走,要不然那兩個魔頭還不知道要糙磨到什麼時候!!”

待仙緣樂坊諸人一臉興高采烈地將三人送出門後,雲菲菲坐在四樓的一間屋子裡,麵色凝重地喃喃自語:“今次我們仙緣樂坊可算是遭了劫!這哪是查案?分明是來打秋風的!若再攤上這麼個幾回,這間樂坊恐怕隻能關門大吉了。”

天獸門,內門六峰之一,一座挺拔的建築中傳來一道聲音。

“三仙叔是個什麼玩意?還岩山宗?雨芊宮?胡鬨,這樣的任務就不要再往外門發了,還人證物證俱在,簡直瞎胡鬨!”

“門主,他們的任務獎勵還發不發?”堂前站著的一名灰衣弟子縮著腦袋問道。

“總算出去跑了一趟,所有人功勳靈元石減半。”

……

柳輕衣同劉浩、李靈峯迴門交了任務後,便等待宗門覈實辦案資訊,到了第二日等來的卻是功勳減半靈元石減半的訊息。

三人一路約齊到宗門執事處領過獎勵後,俱都是一臉喜色,劉浩和李靈峰結伴回了靈脩穀,柳輕衣卻是去了仙術閣兌了極火刀和魂衍刺兩門靈煆期仙術。

他原本一直想留著功勳,不願在靈煆期浪費。如今成了外門功勳第一人,卻是不把區區不到一千的功勳放在眼裡,要不是怕貪多嚼不爛,他恨不得把靈煆期所有自己看得上眼的仙術雜術統統兌了。

自此,柳輕衣在靈脩穀小木房內,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同小靈貓一起潛修虛天禦靈訣之餘,將新得的兩門仙術浸淫數日,儘皆有了不小的進境。極環九疊浪前五疊更是在青色靈環的發揮之下,達到了一個限度。

靈煆期五層境的柳輕衣,此時的仙術功法已然修煉到了一個比較飽滿的境地。

此刻,他正手捏三顆白花花的丹藥,坐在小木房內,眼神閃爍不定。

這三顆丹藥正是那得自宗門大比和外帖任務的傳靈丹,前次得許向映告誡,自己連續晉升數個小境界尚未穩固,這些傳靈丹就是服用了隻怕會起反作用,他便一直按下未動。

此時想到自己連番奔波戰鬥,又數日修煉之餘,靈煆期五層的修為總算徹底穩固了下來。一番計較,不若趁機再以這三枚丹藥助力,看能不能突破到靈煆期六層境界。

正這般想著,忽聽得門外傳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緊接著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柳輕衣將手中傳靈丹一收,起身開了門,卻見許向映站在門外大聲招呼道:“快去,天獸堂二樓議事廳,門主長老有大事安排。”

“找我?大事?”柳輕衣幾乎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

“倒也不隻是你,前次宗門大比前十弟子都有召集,據說是一起執行一項團隊任務。”許向映言之鑿鑿,略說了兩句又轉頭走向靈脩穀另一側,“你自己趕著過去,我還要去通知其他人。”

柳輕衣站在門前沉吟半晌,“團隊任務?那不是又要出山?若是如此,這傳靈丹恐怕一時半會派不上用場了。”

天獸堂,二樓議事廳。

柳輕衣修煉了小半刻,便找了過來,一上二樓,便見議事廳內已然立有十多道人影,略略看過,都是前次大比前十的青衣弟子。

劉浩見柳輕衣上來,朝他擠了擠眼,柳輕衣便笑著走過去挨著他站了。

廳內長桌前已然坐著兩人,正是門主雷震和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

雷震眼見十人已經到齊,清了清喉嚨道:“南境仙品大會召開在即,今次委派你們十人前去鈞天郡執行一項極其重要的宗門任務,順道參加南境的仙品大會,也好漲一漲見識。此去一應事宜皆有內門師兄安排,爾等隻需聽候調遣。”

雷震說到此處聲音一頓,便聽一旁的那名白髮老者道:“因為爾等皆是靈煆期修為無法禦器飛行,且靈煆期也冇有什麼高品級的防禦仙術,特賜下品靈寶鈸蘭衣一件,該靈寶乃飛防一體靈寶,當可助爾等此番行事。”那老者說完,便見許向映走了上來,從其手中接過一疊黑衣,轉頭給十人一人發了一件,待發到柳輕衣時,輕道了一聲:“好東西,你小子收好嘍。”

待許向映發放停當,領到黑衣的諸人均捧在手中稀奇地看來看去,不時伸掌輕輕摩挲,隻聽那白髮老者又道:“若任務順利完成,這靈寶鈸蘭衣自然就歸你們所有,回門之後也無須返還。若你們此去表現不佳,導致任務失利,屆時這些鈸蘭衣宗門將全部予以收回。”

老者話音剛落,人群中響起了一陣低低的議論聲。

“收回?竟然還要收回?”

“這衣服竟然是靈寶?那卻是比法寶高了一個大品階,好東西啊。”

“飛防一體,什麼玩意?”柳輕衣一臉蒙圈狀態。

劉浩一旁解釋道:“又能禦空飛行,又具備一定的防禦功能,便是飛防一體了。這般能夠兩用的靈寶,如今可是稀奇得很。”

“照你那意思,有了這東西,我們便能飛!?”柳輕衣大為驚訝地道。

“當是如此。”劉浩思索了一下,便肯定地點了點頭。

一旁的吳婉玉轉頭看了過來,一臉鄙夷地道:“你們竟然連鈸蘭衣都不知道,這可是我們天獸門特製的兩用靈寶,在外麵可是有價無市的存在。”

同李宮峻並排站在最前麵的一位國字臉高大弟子聞聲轉頭看來,略顯責備地道:“你們幾個,說完了冇?不要在那裡呱噪了。”

劉浩、吳婉玉兩人聞言齊齊腦袋一縮,柳輕衣記起此人正是奪了大比第一的那名弟子,便也忍住了冇再說話。

此時隻聽那天獸門門主雷震再次出聲道:“爾等此去鈞天郡執行宗門任務,一切當以宗門為重,要戮力同心、攜手共濟,切不可墮了我天獸門的威名。三日之後,齊到天獸堂集合出發,這三日時間爾等好好準備,操控熟悉一下鈸蘭衣,此去望諸位好自為之。”

雷震一番話說完,便同那名白髮老者一起起身離去,留下一眾人在天獸堂二樓嘰嘰喳喳鬨個不停。

許向映將柳輕衣拉到一邊,輕笑著道:“你小子運氣不錯啊,接了兩次外帖歸來,如今又趕上團隊任務,搞不好還要落下一件飛行靈寶,走了狗屎運了嗎?”

“有事說事,彆打咧咧!”柳輕衣一臉的不耐煩道。

“我聽說……前次外帖任務有八百靈元石獎勵,雖然減半發放,卻也有四百靈元石發下來,是也不是?你如今得了鈸蘭衣,那些靈元石也該分分賬了。”

“就知道你這狗潑纔不會放過我,給你!”柳輕衣從靈環中取出兩百靈元石,點給了許向映,冇好氣地道:“這鈸蘭衣你要不要也分上一分?”

“那倒不必。”許向映收靈元石,一臉淡然地道:“要是你們此去表現不好,那玩意是不是你的還說不準呢,嗬嗬。”

“狗潑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