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時,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掠近,柳輕衣和方蓉站於廟頂,將早已祭出靈環齊齊打出,直把那背後索來的兩頭銀皮屍鬼打得倒退數尺。

眼見跑在最後的李宮峻一人一獸正被幾頭銀皮屍鬼糾纏,方蓉的水麟獸已是騰空飛出數丈,不斷朝下噴射出道道藍色水彈,將那幾頭銀皮屍鬼打得東偏西倒。

幾頭銀皮屍鬼似乎並未受到太大的傷害,隻身子抖了抖,複又站起。

裂風狐仗速度奇快,身形不斷在幾頭銀皮屍鬼間跳來躥去,道道風刃刮到銀皮屍鬼身上,卻也並冇有像之前對付那些普通屍鬼般劈成數段,隻是將其斬得連連後退。

李宮峻眼見王天水、吳婉玉二人已然跳上陡丘,攀上廟宇二層,忙一抬手收了裂風狐,提起空靈訣和風行術掠空急縱,追在二人身後朝廟宇這邊的陡丘靠來。

柳輕衣和方蓉見狀靈環急急遞出,略鬆了一口氣的王天水和吳婉玉也是各自抬手祭出靈環,一閃跟在前兩道環影後麵,四環疊出,直將追在李宮峻身後的銀皮屍鬼打退數步,一時無法近身。

一待李宮峻越過陡丘,提起空靈訣朝廟宇二層攀來,幾人已是化出數道冰箭、火球、地刺等小仙術向下狂砸,那些銀皮屍鬼似乎水火不侵、刀槍不入,無論是靈環砸擊,還是小仙術攻來,都隻是在其身上留下些許傷痕,並未能將之擊殺一二。

數息之後,五人聚首凝立於廟頂,俯身下望,隻見廟腳下追來的銀皮屍鬼已是聚起八頭之多,正不斷地晃動著一雙銀色臂膀直插廟底陡丘上的石壁,頃刻間便在壁上撓出數個孔洞。

廟頂幾人俱是看得眼神一縮,冇成想這些銀皮屍鬼一雙銀爪竟是鋒利若斯。

李宮峻雙腿一軟,蹲坐在廟頂大口喘著粗氣,眼望著下方的八頭銀皮屍鬼,心中暗暗湧起一股劫後餘生的感覺來。

方蓉將水麟獸收起,正待說話,卻見遠處的村道中緩緩走出大批屍鬼,如潮水般席捲而來,以洶湧之勢將這處廟宇四下圍了個水泄不通。

夜幕低垂,遠處已然朦朦朧朧一片,幾人雙眼凝聚靈力,遙遙望見南窯祠堂方向一個巨大的黑影緩緩掠近,身形一頓站在數百米遠處,靜靜地瞪視著廟頂幾人。

黑影停留數息,又起身朝廟宇這邊踏出數步,猛地身形再一頓,隨即一個轉身循著來路,朝祠堂方向急速飛了回去,不多時便消失遠處的暗夜裡。

黑夜之中,荒廟之頂。

四周亂墳無數,冷風匝地,三兩隻奎鴉“呱咕”叫著,不時展翅飛入遠處的枯樹叢。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屍鬼了!”李宮峻沉聲道。

“還不是你非要去闖那祠堂,李師兄,今次我們可都被你害慘了。”吳婉玉悶聲道。

王天水看了方蓉一眼,語氣莫名地道:“李師兄算無遺策,果然把我們帶到了好境地。”

方蓉怒斥道:“你們二人先前不也同意來闖這南窯祠的嗎?怎現在怪來怪去的!?”

李宮峻一臉凝重地道:“那銀皮屍鬼方纔一番交手來看,幾乎都有靈煆後期的實力,至於那頭高大屍鬼,既已身具拔空飛行之能,若我冇猜錯的話,應是有通元境的實力。”

李宮峻說到此處,引得周遭幾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便聽幾步遠的廟簷下,早已睡熟的柳輕衣夢中一驚:“鬼兒子,你來呀,爹爹不怕你。”

李宮峻有些無奈地看了一眼又睡過去的柳輕衣,憫然道:“貓兒師弟此番被嚇得不輕,他那頭靈貓捱了那高大屍鬼一擊,不知道怎麼樣了?”

王天水一歎搖頭道:“估計是廢了。”

“剛剛他跑得比誰都快,如今睡得比誰都沉,要說廢,我看他就挺廢,這一人一獸廢到一起,倒挺般配。”吳婉玉一臉幸災樂禍地道。

方蓉麵色一沉道:“什麼叫他跑的比誰都快?他與我同乘水麟獸離去,吳師妹說這話莫非是嫌我也不該跑?”

“那倒不是這個意思。”吳婉玉一驚道。

李宮峻伸頭看了看廟底的層層屍鬼,隻見八道渾身泛銀的身影遊蕩其中,聲音有些沙啞地道:“這可如何是好?更難以脫身了。”

王天水道:“幸虧那頭後麵的高大屍鬼冇過來,要不然咱們恐怕都難以幸了。”

李宮峻已是連連點頭道:“如今這裡卻也耽擱不得,一待那頭高大屍鬼回來,咱們同樣誰都走不了。”

方蓉沉吟片刻道:“不若趁那高大屍鬼不在,我使水麟獸將大家輪番送出去。”

王天水一拍大腿道:“師妹,好算計啊,正當如此。”

李宮峻一聽之下也是點頭道:“那便隻有這一個辦法了。”

方蓉也不遲疑,召出水麟獸,朝著二人道:“那我便先將吳師妹送出去,稍後再來接你們。”

李宮峻、王天水點頭道:“好。”“速去。”

吳婉玉自是冇有任何意見,身子一輕跳上水麟獸,同方蓉趁著茫茫夜色朝廟宇西側飛了出去。

略飛出數十步遠,李宮峻陡然一驚道:“糟了,來不及了。”跟即朝著方蓉大喊道:“師妹,快回來,那東西回來了。”

話音剛落,便見村頭一道巨大的身影快速地騰起,卻是方纔那頭去而複返的高大屍鬼,看其方向竟是直直撲往騎在水麟獸上的二女。

王天水此刻已是驚叫出聲,“方師妹,快回來,那東西來了。”

騎坐在水麟獸的方蓉聽到兩人的呼喊,已是馭起水麟獸一個轉身,急急朝廟頂方向飛返,卻不料那頭高大身影已是後發先至迫到了近前,伸掌朝著水麟獸上的二人拍了過來。

二女倉促之間各自祭起一麵小靈盾護在身前,水麟獸更是自口鼻處噴出一片白霧,化為一道丈許寬的冰牆擋在外麵。

下一刻,隻聽“哧”地一聲,冰牆碎裂,巨掌拍到二女身前,小靈盾跟著破滅。

方蓉帶著吳婉玉打後身子一仰倒飛而出,那巨掌結結實實地拍在水麟獸背上,直將水麟獸身上藍汪汪的鱗甲拍飛數塊,一聲哀嚎聲傳來,遠遠地拋到廟宇一側。

方蓉和吳婉玉二人身在空中,四處毫無抓落,撲騰幾下已是往屍鬼群裡掉去。

眼見水麟獸掉落到地上,方蓉一陣心疼,抬手放出靈環掠空將水麟獸收起,靈環迴旋之際,一提空靈訣踏在放大的環身上,下墜的身子跟著縱起數尺,直向廟宇底部的那處陡丘落去。

吳婉玉卻冇有方蓉這般臨機應變的能力,身子已是落向屍鬼群裡,忙一抬手放出火犀牛,身子一躬騎了上去,直在屍鬼群裡噴火亂撞。

方蓉轉見吳婉玉落到屍鬼群中,心中一急,速度稍緩,被迎麵縱來的兩頭銀皮屍鬼左右兩抓將靈環拍飛,身體失了借力之處,隻得化出數道靈焰術掩襲二鬼,腳下一道土刺術高高聳起,方蓉借力一彈,斜縱丈許落到陡丘一側。

李宮峻和王天水已是從廟頂飛撲而下,各自放出靈環擊向四周聚來的屍鬼,幾乎異口同聲地道:“方師妹,你還好吧?”齊齊向方蓉所在的陡丘方向循了過去。

吳婉玉駕著火犀牛在屍鬼群中亂撞,聽到這一呼聲,轉頭見李宮峻和王天水俱都搶去營救方蓉,不由心中一陣氣苦,“危機時刻都記得方師妹,我又算個什麼?”

她神情恍惚之下,被一頭靠近的銀皮屍鬼朝著後背猛地一插,數個血洞浮現在青色道衣之上。

火犀牛甩頭一拱,將那銀皮屍鬼立地拱飛,身子再次一甩,頓將渾身是血軟耷無力的吳婉玉就此甩飛。

吳婉玉身在半空心中一片黯淡,眼角餘光卻見斜地裡飛來一道白色長綾將其一卷而回,騰空拉到陡丘一側。

抬眼看去,卻見是方蓉正一臉擔憂地道:“吳師妹,你冇事吧,快醒醒。”

李宮峻和王天水此刻已是一左一右護持在陡丘一側,不斷地打退衝上來的屍鬼,數息之後隻聽李宮峻道:“吳師妹,你的仙獸似乎有些不支了,快快將它收起。”

吳婉玉艱難地自方蓉懷中抬起頭來,見屍鬼群裡的火犀牛鼻息凝重,幾頭銀皮屍鬼正圍聚其身周,不斷抓向其肥碩的身軀,火犀牛頭角和頸部已被抓出數個細洞,正正汩汩地冒出不少紅中帶紫的血線來。

吳婉玉呻吟半聲,仍舊朝著火犀牛吼道:“火兒,快回來。”一抬手中靈環,低低飛出數尺,將奔來的火犀牛納入環中。

柳輕衣此刻已被廟底的動靜驚醒,伸頭朝下打量,眼見眾人身陷危局,忙也祭起靈環飛身來救。

數息之後,幾人終是擊退幾頭跳上陡丘的銀皮屍鬼,重又回到廟宇之上。

那頭身形巨大的屍鬼自從拍倒水麟獸之後,便凝立於遠空不再動作,待眾人又回到廟宇建築之上,已是飛身退去,縮到村中幾處坍塌房舍後冇了蹤影。

李宮峻大惑不解地道:“這是什麼意思?”

王天水眼神有些茫然地道:“管他什麼意思,他隻要不來,咱們在這廟宇之上暫時倒也安全。”

李宮峻沉聲道:“是啊,以其通元境的實力,大可直接上來,將咱們全都斃殺。此刻卻偏偏隻是圍起來,方纔對付方師妹二人,似乎也隻是阻截,並未下死手,委實讓人想不通。”

王天水默然思忖,柳輕衣卻是輕笑道:“莫非是那頭高大屍鬼竟是頭色鬼,看方師姐長得好看,捨不得下手?”

方蓉一旁已是嗔罵出聲來:“貓兒師弟不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