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方蓉滿眼不敢置信地看向柳輕衣,她萬萬冇想到,這位膽子極小的師弟竟然願意同自己一起涉險。

吳婉玉輕笑道:“貓兒師弟倒挺熱心。”

李宮峻斥道:“你陪方師妹去,怎麼去?方師妹有飛行仙獸,你有嗎?”

柳輕衣腦袋一懵,道:“我冇有,師姐不是有仙獸嗎?我同她一起過去,自然是共騎仙獸了。”

方蓉大窘道:“我隻有一頭仙獸,如何能兩個人騎。”

柳輕衣心中充滿希望道:“我可以坐後麵。”

王天水大吃一驚,反對道:“那怎麼行?我不同意。”

方蓉看向王天水,麵沉如水道:“還要你同意?王師兄未免管得也太寬了,我看你做許多事卻也冇要彆人同意過。”

王天水腦袋一縮道:“師妹,這樣不安全,你那水麟獸能載上兩人麼?那樣還能飛?”

方蓉臉上浮現一股莫名錶情道:“那就不要你操心了。”說著抬手放出水麟獸懸於近空,轉頭看向柳輕衣道:“柳師弟,你且上來試試。”

說罷已是起身騎上水麟獸,纖手朝著柳輕衣一招道:“師弟,快上來。”

柳輕衣提起空靈訣掠空急縱,下一刻已是騎坐到水麟獸身上,嗅著前麵方蓉淡淡的體香,心道一聲:“這樣也行,造孽啊。”

水麟獸尚未飛出,方蓉已是澀然道:“師弟,你能不能轉個方向,你這樣我有些不舒服。”

柳輕衣麵色一滯,不情不願地跳下水麟獸,騰空轉了個方向,屁股朝裡一抬,重新坐回水麟獸身上,卻是同方蓉來了個背靠背。

眼瞧著方蓉和柳輕衣一前一後坐在水麟獸上,趁夜朝著牌樓方向飛去,李宮峻有些木然地道:“此時天黑,有水麟獸之能,倒也無需我等再鬨什麼動靜,他們大可去得。”

吳婉玉輕笑一聲道:“貓兒師弟今次倒是撿了個大便宜,有些人想去還冇去成呢!”說著已是轉眼看向一旁的王天水,似乎意有所指。

王天水對二人一番言語早已充耳不聞,隻鼓動一對鬥大的牛眼瞪向遠處的水麟獸,心中湧起一陣苦澀。

夜色掩映之下,柳輕衣倒騎在水麟獸身上,看向下方層層遞進的屍鬼群,直覺那些屍鬼眼洞中泛起的道道綠光宛如螢火蟲般極為瘮人。

眼見牌樓已然近在咫尺,感覺到方蓉的肩背處傳來的細膩碰觸,心中一陣得意道:“古有張果老倒騎小白驢,今有柳輕衣倒騎水麟獸,這等待遇倒也不錯。 ”

這般自我安慰一番,及至牌樓之上,方蓉已是抬手收起水麟獸。

柳輕衣腳下一空,提起空靈訣縱身橫跳,同方蓉齊齊落到牌樓二層的簷台上。

兩人各自揭起一片樓麵青瓦,運足目力朝裡看去,隻見樓內大堂之中數道人影肅立,堂內一側靠壁處,數十張木製靈牌及龕位散落一地。

柳輕衣看過那些站立的人影,似乎並不像真正的人,宛如幾截木樁般分兩排左右立於大堂兩側,周身泛著爛銀色光芒,身上皮肉倒同正常人一般無二,隻是兩眼一片空洞,不斷閃動著綠色的光焰,嘴上一口白森森的獠牙極是紮眼。

柳輕衣心中咯噔一聲,“這是屍鬼!”

大堂正中立有一道高大的身影,卻是一名身長丈許的中年男子,這般大異於常人的身高顯得他似乎有些畸形。

柳輕衣細看之下,發覺其兩眼之中同樣一片空洞,泛起的兩道綠色光焰竟比周遭的其他綠焰更為明亮刺眼,不由心道一聲:“這人莫非也是屍鬼?”

轉頭再看中年男子頭頂,竟然一左一右長出兩隻細長的尖角,柳輕衣心中大奇,“這是個什麼東西?”

正此時,門口走進兩頭屍鬼,徑直來到大堂正中的高大男子身前站定,那頭生雙角的高大男子張口朝著兩頭屍鬼深深一吸,隻見那兩頭屍鬼頃刻之間全身一陣哢嚓作響,身體骨骼不斷糅合粉碎成兩道慘白色的液體,鑽入中年男子的口鼻之中消失不見。

兩顆灰撲撲亮晶晶的物事從空中掉下,被中年男子一左一右抄於手中,卻是那兩頭屍鬼頭頂掉落的屍珠。

少頃,隻見中年男子抬手一扔,將其中一顆屍珠丟入口中不斷咀嚼,堂內傳來一陣嘎嘣嘎嘣的聲響。

剩下的一顆屍珠卻是被中年男子塞入左近的一頭銀皮屍鬼口中,又一陣嘎嘣嘎嘣的聲音響起。

柳輕衣和方蓉二人附身在二樓的簷台上,見到堂內這般令人毛骨悚然的情形,俱都心臟砰砰直跳,呼吸急促起來。

下一刻,隻見那立於堂前的高大男子身形一頓,驟然抬轉頭,向二人藏身之處望了過來。

柳輕衣透過青瓦空隙同此人來了個隔空對視,隻見其一雙空蕪的眼洞中,兩團綠幽幽的光焰直如九幽冥火般不斷閃動,直看得他頭皮一陣陣發麻。

“莫非被髮現了。”

柳輕衣心中一陣打鼓,正待側身躲開去,隻見那高大中年男子烏青的雙唇微張,發出一陣似人非人的尖銳嚎叫。

“嘶嗷……”

那兩邊站立的十多頭銀皮屍鬼齊齊抬頭朝上望來,更有數頭已是齊身而動,沿著一側的木樓梯直朝二人藏身之處尋來。

方蓉此刻已是抬手放出水麟獸,朝柳輕衣急道一聲:“師弟,快上來。”

柳輕衣早已驚得跳起,同方蓉一前一後騎上水麟獸,急速朝著來路飛掠而去。

牌樓二層簷台上,已有三頭銀皮屍鬼破開瓦麵跳了出來,望著二人逃遁的方向一陣張牙舞爪的低沉嚎叫。

那大門處已是躥出數道銀色身影,直接踩著門前站立的層層屍鬼頭頂,一跳一蹦地向二人追了過來。

少頃,隻見一個巨大的身影沖天而起,卻是那名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騰空飛起,竟是比水麟獸快上一線,數息之間便追到水麟獸身後數米遠,淩空伸出一隻巨大的手掌,朝著坐在後排的柳輕衣抓來。

“媽呀,這鬼東西竟然能飛。”柳輕衣一聲驚叫,祭起靈環打了過去,同時召出小靈貓助陣。

靈環打到,道道白浪翻湧,直直撞向中年男子抓來的巨掌,卻被其覆掌輕輕一蓋,當即被其拍到了下方地上,發出“叮啷”一聲。

小靈貓此刻已是雙爪浮動黑芒撲到近前,那中年男子騰空凝立,伸出另一隻巨掌朝前一拂,斜地甩擊向小靈貓,人掌和貓爪短兵相接,發出“咣”地一聲悶響,小靈貓已是倒飛而出,摔落向遠處的泥地上。

柳輕衣此時已是將被中年男子拍落的靈環重又收回手中,見小靈貓被擊飛數丈,忙又祭起靈環低飛而過,將氣息略顯萎靡的小靈貓收返靈環空間。

那高大中年男子同小靈貓掌爪相觸之後,卻是懸空凝立,並未再銜尾追來,而是抬起一隻巨掌豎到身前,口中不斷地發出低沉的嗷嗚聲,那身前豎起的巨掌上清晰可見兩個透明的孔洞。

方蓉此刻已是驅動水麟獸轉頭朝著中年男子射出數道藍色水彈,跟著轉身載著二人急急朝著遠處夜空飛遁而去。

地麵李宮峻、王天水和吳婉玉三人已被天上的一番追攆打鬥驚得目瞪口呆,眼見水麟獸越過頭頂飛向遠空,三人俱都跳出樹叢,卻見三四道全身泛起銀光的身影衝到近前,吳婉玉不由詫異地道:“咦,竟然有人?”

下一刻隻見幾道銀色身影騰地躍出數尺,跳過一側樹叢,徑直朝三人撲了過來。

李宮峻抬手祭出靈環打了過去,泛起的道道白色光浪,將近處照得一亮,幾道銀色人影麵容凸顯,卻是一幅綠眼血舌獠牙的異狀,遠處的王天水一見之下,怵然驚道:“這是屍鬼!”

靈環所化的光浪倏忽間打到,被其中一道銀影抬臂一擊,光浪消散,靈環倒飛而回。

李宮峻已是高呼道:“快走,這銀皮屍鬼好生厲害。”

王天水和吳婉玉聞聲提起空靈訣向後急縱,眼角餘光望向牌樓方向,已見又有幾道銀色身影正朝這個方向急急掠來。

更遠的上空處,一道高大的身影凝空而立,眼中綠焰閃爍不停,周身黑色衣服已是被擠成爛條狀,在夜空中飛展抖動,宛如一頭高大的神魔般引人矚目。

二人不敢再作停留,循著水麟獸飛去的方向急速奔走。

李宮峻被幾頭銀皮屍鬼近身圍住,忙放出裂風狐抽擋於胸,身子向後一縱,追著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跑了出去。

裂風狐作為風係妖獸,已是速度極快地在幾頭銀皮屍鬼的抓撲中不斷穿插,同幾頭銀皮屍鬼略一糾纏,一連放出數道風刃,跟著身子一輕,向後飛蹦而去,循著李宮峻的方向掠風急遁,不時伸爪朝後劃出幾道風刃,劈向再次追來的銀皮屍鬼。

這邊一番動靜,柳輕衣和方蓉已然飛遠,眼見極遠處那道高大身影並未追來,又見地上三人遭到銀皮屍鬼的追攆,方蓉忙禦使水麟獸折轉身飛回數十米,朝著遠處追來的銀皮屍鬼打出數道水彈。

眼見追在前方的三頭銀皮屍鬼不斷抓向身前的一道火紅色影子,李宮峻已是麵露惶急之色,跑動之間再次祭起靈環砸向屍鬼,幫裂風狐稍緩解部分壓力。

王天水和吳婉玉則是悶頭趕路,壓根不管後麵的李宮峻,眼望著返身回來幫忙的水麟獸,不由麵上露出幾許希冀之色。

柳輕衣坐在水麟獸上,抬手指向不遠處一座拔地十數丈,高高聳立的廟宇樣建築,大聲道:“去那裡,上麵。”

方蓉聞聲迴轉頭,麵露一絲喜色,驅馭著水麟獸騰空再起數尺,直直落向那處廟宇建築的頂端梁橋上,轉頭朝著遠處嬌呼道:“王師兄,你快些……還有……吳師妹,快些到這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