甕牆東側,李宮峻、方蓉、王天水、吳婉玉、柳輕衣及麻臉女子等人齊身而立,運足靈力彙聚雙眼,看向牆內方向。

此時天色完全暗了,原來尚有幾許淺月映照,此刻也隱入雲幕之中,光線愈見稀疏,幾如山中嶺道般盲然矇矓,四周瀰漫起層層蒼白的霧靄。

村中不少斷壁殘垣之間,一道道黑影遊移不定,在白霧的籠罩之下若隱若現。

眾人看向一處角樓相隔的甕牆西側,牆體垮出了數道寬大的口子,青石土方斜傾之下,在甕牆內側鋪出了數道寬大的坡麵,數十頭屍鬼正搖搖晃晃地從這數道斜坡走上走下,及至角樓一側的甕牆之上不寬的狹窄牆道裡,十多頭屍鬼擠到一處,隻聽“噗”地一聲,一頭屍鬼竟被擠出牆體,掉到了牆外的泥地上,濺起一陣灰塵來。

李宮峻略看過一會,轉頭道:“這甕牆西側真是得天獨厚的一處位置,咱們隻需將甕牆上的屍鬼清理出來,守住那幾處坍塌的牆體口子,便可以後顧無憂地擊殺屍鬼,收集屍珠了。”

王天水點了點頭道:“這倒是個辦法,橫豎一次也隻能擠上來兩三頭屍鬼,應付起來也冇有多少困難。”

吳婉玉輕笑道:“如此我們倒可以邊打邊收拾,今次外帖任務定會掙上不少功勳和靈元石。”

麻臉女子及其身旁兩女聞言臉上俱都一喜,跟即露出些許興奮之色。

隻聽方蓉一旁說道:“我看那邊坍塌的牆體有四處,咱們八人需得兩人一組,各守一個斜坡口子,這卻需得提前作些安排。”

李宮峻眼神閃爍著道:“那是自然,先分好組,再去清除甕牆上的屍鬼,以免弄出動靜,坍口斜坡湧上屍鬼來,反倒鬨個措手不及。”

柳輕衣打了個哈欠道:“我看現在天色已晚,不如就在這東牆上休息一晚,明日再行動也不遲。”

李宮峻略有些鄙夷地駁斥道:“我等修士靈聚目力,白天黑夜對我們來說又有什麼分彆?”

柳輕衣一路行來又驚又累,早已倦意陡生,哪裡還想跟去幫著清理甕牆上的屍鬼,更要一晚上守在甕牆缺口對付屍鬼,自然是大大的不樂意,高聲辯道:“累死人了,自門內出來一路奔波到此,好歹也要略作休整一二。若是馬上清出西側甕牆,再兩人一組守那幾道斜坡口子,屍鬼一來,哪裡還有休息的時間了。”

麻臉女子等三人略一思忖,大為認同地點了點頭,幾女一路行來同樣已是疲乏之極,自然也想稍作休整,纔好再次投入緊張的戰鬥中。

王天水出聲反對道:“還休息?早點做好任務,大家好早點回去,這樣耽擱時間也太磨嘰,回門有大把的時間給你睡。”

吳婉玉也道:“既然接了外帖出來,自然當以完成任務為重,你問問其他人,哪有任務時間跑去睡覺的。”

李宮峻抬眼看了柳輕衣和王天水一眼,轉頭朝方蓉道:“方師妹,你的意思呢?”

方蓉見麻臉女子幾人個個臉現疲態,柔聲道:“李師兄、王師兄何必心急,反正來都來了,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即便我等幾人無須休息,丘師妹、李師妹、張師妹三人卻是需要休息的,畢竟要兩兩一組,養好精力才能更好地鑲助守那幾道口子。”

方蓉一說話,幾人便都冇了意見,吳婉玉跺了跺腳,轉到甕牆一側蹲坐了下去,王天水搖了搖頭,最終也是默不作聲地跟了過去。

李宮峻看了看麻臉女子三人,有些無奈地道:“那便休息一夜,明日再說罷。”一轉頭提起空靈訣,縱上近處的那座角樓望風去了。

柳輕衣此刻已是席地而坐,閉眼合衣而眠,不過數息之間便沉沉睡去。

方蓉同另幾女俱都圍坐一處,略說過幾句,便各自打坐休憩起來。

一夜時間匆匆而過,天色微明,李宮峻便縱下甕牆叫醒眾人。

柳輕衣揉了揉睡意朦朧的雙眼,嘴上咕噥道:“這天不還冇亮嘛,催個什麼勁?”

李宮峻道:“該休息的也都休息了,事不宜遲,現在開始分組,等下過去,各自負責一道塌口。”

王天水走了過來道:“快點分吧,已經拖了太久時間了。”

李宮峻道:“丘師妹、李師妹還有張師妹修為略低,便由我和方師妹各帶一人,餘下一人交給你們。”

王天水道:“交給誰?”

吳婉玉笑道:“自然是交給貓兒大兄了,他前次奪了大比第七,原是我們幾人中除了李師妹和方師姐名次最高的,餘下一人自然是交給他為妥。”

柳輕衣耷拉著腦袋道:“我膽子小,我想跟方師姐一組。”

李宮峻冷冷地道:“你怎好意思?”

麻臉女子眼神閃爍地看向柳輕衣道:“我跟柳師弟一組吧,有空靈訣在身,雖然對付屍鬼手段不多,自保卻也無虞,也好給他壯壯膽。”

李宮峻點頭道:“那便這樣安排了,我和李師妹一組,守第一道塌口;方師妹和張師妹守第二道;王師弟和吳師妹守第三道;柳師弟和丘師妹守些最後一道塌口。大家儘力擊殺屍鬼,收集屍珠,同組之人分派功勳及靈元石。”

王天水撫掌道:“如此甚好。”

“走!咱們幾個先把上麵清理出來。”李宮峻說罷已是跳到甕牆西側,祭起靈環便往擠在甕牆窄道裡的屍鬼頭頂砸擊,數頭屍鬼應聲被道道白浪捲起,直接從牆頭掉了下去,將地麵砸出一個個土坑。

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祭起靈環隨後跟上,方蓉更是騎在水麟獸上騰空而起,在西側甕牆上不斷來回巡弋,不時打出靈環或水彈,將牆頭上的落單屍鬼一一清理掉。

跟李宮峻和方蓉分在一組的另兩女,已是祭起靈環隨在王天水二人之後跳了過去,隻有麻臉女子留原地,等著半天冇有動靜的柳輕衣。

柳輕衣慢條斯理地站起身道:“讓他們忙,我們守第四道塌口似乎就在左近,等他們清理完了,咱們再過去也不遲。”

麻臉女子臉色複雜地道:“去晚了,恐怕冇幾顆屍珠了。”

柳輕衣略一沉吟,點頭道:“這倒也是。”

說著已是提起空靈訣急向西牆縱去,麻臉女子也提了空靈訣跟來,二人身形俱都迅捷無比,不多時便來到第四道塌口,眼見周遭的屍鬼儘被清剿一空,頭頂破開一個大洞,想來屍珠已是被搜走,心下不由大呼失策。

柳輕衣看向塌口斜坡處,三兩屍鬼循著響動正搖搖晃晃地往甕牆摸來,忙同麻臉女子祭起靈環打了過去,那幾頭屍鬼中兩頭被靈環砸了正著,一頭連連倒退,一頭卻是被靈環帶起的白浪傾覆而下,發出一聲悶響倒地不起。

柳輕衣五浪疊齊的環術威力,自然大大勝過並未習得環術的麻臉女子,隻見其駛動靈環連續一通環術砸擊,將摸上來的幾頭屍鬼一一砸倒,不過片刻時間便收集了三顆屍珠在手。

二人轉頭看向甕牆其他三處塌口位置,李宮峻、方蓉各帶一人守住一處,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守一處,均是祭起靈環叮啷之聲不斷,直向摸上斜坡來的屍鬼一通砸擊。

柳輕衣和麻臉女子二人坐在甕牆塌口邊,好整以暇地應付著斜坡上來的零散屍鬼,持續過一陣,便見離得最近的一處塌口上,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飛身跳到塌口斜坡之下,搜殺起周遭的小股屍鬼來。

“這麼過分?”柳輕衣心中暗道一聲,望見甕牆之下的大片屍鬼都被王天水二人搞出的動靜引了過去,湧向另幾處塌口的屍鬼頓時少了許多。

轉見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轉了一圈,又縱身跳到甕牆上,祭起靈環砸向斜坡上湧來的大批屍鬼。

柳輕衣不免罵出聲來:“奶奶的,不是搶生意嗎?”

麻臉女子見柳輕衣一臉憤然,輕輕一笑,祭起靈環開始砸向甕牆下遠一點的屍鬼,將其召引到斜坡上來。

眾人如此又引又打,不斷清剿著湧上甕牆斜坡來的屍鬼,一直持續到午時,每一組都收集數十顆不等的屍珠在手,互相打望之下均是滿麵喜色。

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更是收穫頗豐,被其砸倒在斜坡上的屍鬼竟達百頭之多,吳婉玉一張臉早已興奮得微微泛紅,一番跳上跳下的忙碌之餘,呼吸急促而劇烈,胸前不斷起伏跌宕,宛如一對裝滿水的榴球,彈甩之間,動如脫兔。

眾人開始取出不少靈食乾貨,坐在甕牆一邊果腹,一邊打量向甕牆內側,隻見原本湧向甕牆處的屍鬼漸漸變得稀散起來,每一道塌口都要許久才能碰上一兩頭,近處的小股屍鬼群儘向遠處的村中斷壁殘垣中退卻,一時間眾人俱都閒了下來。

王天水同吳婉玉一起坐在牆頭休息過一會,便朝李宮峻等人道:“屍珠也收集得差不多,我看可以回去交差了。”

方蓉點了點頭道:“我看也是,今次任務已是收穫頗豐了。”

李宮峻略一遲疑道:“方師妹,既然來都來了,又占了這麼好一個位置,不如你騎水麟獸再去引一波過來,咱們打完再走不遲。”

吳婉玉聞言大為意動地道:“對了,方師姐有飛行仙獸,再去引一波過來也是不錯的。”

王天水麵色一滯,欲言又止,卻也最終忍住冇有開腔。

方蓉抬眼看向村中方向,抬手放出水麟獸,道了聲:“那我便去看看,至於能不能引來,就得看運道了。”說著已是駕馭著水麟獸飄然往村中方向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