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宮峻看過不久,便長身而立,遙望牌坊後方,沉聲道:“看來冇有其他更好的辦法,隻能硬闖了,咱們隻需護著幾位師妹搶到那座甕牆之上,便安全了,畢竟這些屍鬼並不會飛簷走壁。”

王天水略一思量,也道:“倒也隻有這樣,此處無遮無擋,這些屍鬼一旦驚起,咱們隻怕會陷入苦戰之中,搶到甕牆上,倒多了些許主動。”

李宮峻道:“正是此理。”

方蓉沉吟片刻道:“隻怕那甕牆之上也有屍鬼,倉促間攀進去,豈不腹背受敵?”

李宮峻、王天水聞言一陣沉默,卻聽方蓉又道:“且待我一探。”

隻見其玉臂輕抬,自靈環中放出那頭水麟獸來,蹬地數尺跨了上去,不一刻便騰空駕雲而去,肉眼所見已是遙遙地落到那處甕牆之後的一座角樓頂上。

近處的幾頭屍鬼見了這邊的動靜,已是朝著土垛子這邊尋了過來。

李宮峻一抬手放出了一隻火紅色的小獸,手腕上的青靈環迎風漲大數尺,高高盤旋在頭頂,口道一聲:“打!”

已是縱身跳出了土垛子,朝著幾頭屍鬼衝了過去。

這一時刻眾人再無留手,王天水召出三角巨蜥,吳婉玉放出噴火犀牛,隨在李宮峻身後一左一右跳出了土垛子。

麻臉女子三人也都祭起靈環從後策應出來,柳輕衣自是放出了小靈貓,身形一動也跟了上去。

李宮峻首當其衝對上撲來的幾隻屍鬼,祭起的靈環不斷盤旋舞動,卻並未立刻打出去。

隻見其身前一道紅色的影子極快地躍起,朝著幾頭屍鬼撲擊而去,卻是他先前放出的那隻火紅色小獸。

此獸通體血紅,乃是一隻體型極小的狐狸,四爪又尖又長,飛縱之間帶起陣陣風息,直如一團紅色火焰般在空中飄來飄去。其四爪連番動作,不過數息之間,便將那三頭迎麵撲來的屍鬼齊齊剖成幾段,如同幾堆爛柴棍似的掉落到墳土丘上。

遠處的七八頭屍鬼,連同牌坊下的三頭屍鬼聞聲已是朝著眾人一窩蜂撲了過來。

眾人躋身而上,祭起靈環拒了過去,卻見噴火犀牛和三角巨蜥已是迎頭衝到屍鬼群裡,瞬時將屍鬼衝了個七零八落。

火犀牛和巨蜥皮糙肉厚,在屍鬼堆裡幾乎不用任何防禦,隻管用頭角不斷地將那些屍鬼挑到空中,或一道火流將之焚於半空,或一道水箭將其身體蝕成骨水。

那頭火紅色的狐狸仍舊上躥下跳地奔襲於幾頭屍鬼之間,如同劈柴一般將那些撞上的屍鬼劈成一根根蘆柴骨棍兒。

有了這三頭仙獸的加入,眾人祭起的靈環俱都冇了用武之地,柳輕衣一人一獸衝在最後,竟隻是瞧了個熱鬨。

不過數息之間,牌坊下的十多頭屍鬼便被三頭仙獸虐殺一空,滿地碎骨爛肉直熏得柳輕衣兩眼翻白。

少頃,三頭仙獸退回到幾人近前,王天水那頭三角巨蜥前次斷掉的一角已是重新長了出來,隻是比其餘兩角顯得略短一些,回返之際,見到蹲伏柳輕衣肩頭的小靈貓時,明顯四蹄一軟,身子一個哆嗦,縮到了王天水身後,發出一陣低沉沙啞的獸吼聲。

李宮峻那頭火紅色狐狸聞聲也從其背身處探出頭來,略有些好奇地打量起柳輕衣肩上的小靈貓。

正待幾人打掃戰場,蒐集屍珠時,便見方蓉騎著水麟獸去而複返,淩空朝著眾人道:“東麵甕牆似乎冇有屍鬼,西麵甕牆朝裡垮了一截,倒是湧上去不少,大家一會都從東麵上。”

她話音剛落,便見牌坊下漸次湧出一大群屍鬼,循聲朝著眾人圍撲了過來,想來應是跟著方蓉一路追攆過來的。

李宮峻高叫一聲:“走!”再也不理腳下那些打碎屍身中的屍珠,帶頭向牌坊方向衝了過去。

方蓉騎在水麟獸上,祭出靈環不斷地向下砸擊屍鬼群,水麟獸更是口吐數顆淡藍色水彈,直往屍鬼頭頂招呼,不一會便將牌坊一側的屍鬼群砸得東倒西歪。

柳輕衣方纔落了後,隻看了個熱鬨,此一遭幾乎是貼著李宮峻身後衝出,小靈貓更如一道黑色閃電般飛縱,追著李宮峻那隻火紅色的狐狸仙獸,直向前方屍鬼群裡落去。

李宮峻的仙獸名為裂風狐,乃是以速度見長的小體型妖獸,一身風係天賦神通犀利無比,在妖獸裡麵也算是極為拔尖的品類了。

小靈貓追在裂風狐身後卻是後發先至,一閃越過裂風狐,搶入屍鬼群中,雙爪翻動一陣狂拍,隻聽其間陡起一連串“啪啪”的脆響聲,不少屍鬼已是變成一具無頭骷髏。

裂風狐隨後撲入屍鬼群,雙爪掠風而動,道道肉眼可見的青色風刃直往屍鬼群裡劈去,捲起不少殘肢斷骨,如同割稻子般散落兩邊。

隨之而來的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的仙獸,則是悶頭直往屍鬼群裡猛衝,火犀牛和三角巨蜥俱是體型碩大無比,不少屍鬼直接被或擠或踩成骨渣滓,瞬時在牌坊下方的屍鬼群裡犁出一條數米寬的骨道來。

李宮峻祭起靈環打爆一頭屍鬼的上半身,轉見牌坊下的情況,朝著眾人道:“大家跟著這兩頭仙獸走,王師弟吳師妹使仙獸繼續打頭衝突。”跟著抬頭喊住正騎著水麟獸四處亂砸的方蓉道:“方師妹,你從上策應一下,其他地方的屍鬼不打也罷。”

眾人依計而行,各自祭起靈環躋身而上,跟在火犀牛和三角巨蜥背後,直向甕牆方向衝去。

小靈貓和裂風狐此時已然殺紅了眼,不斷在屍鬼群裡跳來縱去,不斷拍擊、挑劈前方的屍鬼,從牌坊下一路行來,小靈貓幾乎如同拍西瓜一般,將無數屍鬼頭顱齊齊拍爆。裂風狐風刃更是不斷遞出,每一道風刃都會帶起一堆殘肢斷骨,直如秋風掃葉般乾淨利落。

火犀牛和三角巨蜥衝突之餘,倒也冇閒著,烈火流、毒水箭直往屍鬼群裡飆射。

柳輕衣抬眼往前看去,隻見一頭骷髏伸出骨爪尚未靠攏,便被一道風刃刮過,變成兩段掉到地上。隻剩下半截身子猶自爬行,一下刻便被火犀牛一道火流打中,略抖了幾抖,便畢畢剝剝地燒了起來。

又見一頭屍鬼一跳數米,眼見就要靠近時,卻被天上襲來的一道藍色水彈打中,身體骨架瞬間被打成一堆碎骨,隻剩一顆頭顱掉落地上,口中獠牙猶自不斷開合。

一頭高大屍鬼跳近,正欲張口咬向三角巨蜥頸部,卻被一道綠色水箭打入其張開的巨口中,直接將口中獠牙和連接著下半身的頸部腐蝕一空,來勢不減,那隻剩半邊的頭顱蓋一覆之下掛到三角巨蜥一根尖角上,隨著巨蜥身體擺動之際,一起一伏宛如戴了一頂白帽兒。

小靈貓此刻已是跳到左近,雙爪黑芒浮現,身體速度越來越快,那些粘上它的屍鬼幾乎是觸之即倒,及至後來直接飛身而上,在屍鬼的頭頂跳來踩去,不斷揮爪向下,或拍或插,宛如打地鼠一般,將大片的屍鬼頭顱拍得稀碎。

眾人這一路行來,跟在四獸後麵衝出老大一段距離,卻是根本冇有一頭屍鬼能夠近身,沿途到處都是倒斃的屍鬼,幾乎冇有一個骨形是完整的。

又行數百步,屍鬼越來越少,已近甕牆東側,李宮峻抬眼看向甕牆,朝半空中喊道:“方師妹,這邊上去如何?”

方蓉椒膩的聲音自空中遙遙傳來:“師兄,這邊可以的,快點上吧。”

李宮峻聞言回身朝著自後跟來的幾人,朗聲道:“丘師妹,李師妹,張師妹先上去,我們幾人押後策應一番再上。”

麻臉女子和另兩女應聲而出,提起身法仙術直向甕牆上攀爬,柳輕衣此刻站在甕牆下,看向王天水和吳婉玉的兩頭仙獸,隻見二獸鼻息濃重,不斷噴出道道白霧,身體不斷起伏鼓息,似乎累得不輕。

李宮峻的裂風狐此時雖然仍舊不時朝後方追來的屍鬼打出風刃,究其頻率而言,卻也不如方纔初入屍鬼群那麼緊密了。

隻有小靈貓仍舊不知疲累地在屍鬼頭頂跳來縱去,它哪裡是不知疲累,它壓根就冇有疲累,一路都是在屍鬼頭頂搭車,玩得不亦樂乎,哪裡會疲累?

遠處跟來的屍鬼幾乎被它帶動,成片地圍聚到它身下,又成片地被它敲開頭顱一一擊倒。

柳輕衣眼見此時已到甕牆之下,屍鬼又被自己一方衝散,跟來的小股屍鬼又被兩隻仙獸拒於數十步外,心中一鬆道:“這些鬼兒子,總算是吃了大虧了。”

隨即看向小靈貓的身影,又看著被它一麵倒蹂躪的小股屍鬼群,心道一聲:“韭菜,這群屍鬼不就是被傻黑隨意收割的韭菜嘛,虧自己先前在山嶺中還被其嚇到,差點把小命都丟掉,實在是大不應該。”

柳輕衣卻是冇見,身旁的李宮峻一臉凝重之色地看向屍鬼群裡的小靈貓,眼神已是大為驚異。他實在想不通,區區一頭靈貓竟然能生猛到這種程度,就連他一向引以為豪的仙獸裂風狐的速度,跟這頭靈貓比起來似乎都略有不如,不由心下暗想:“這靈貓難道也是一頭風係妖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