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那人形骷髏的骨爪就要落到柳輕衣頭上,忽然一陣哐啷之聲,一柄青色靈環自其背後打了出來,直將那撲近的人形骷髏打了個趔趄,後退數尺。

跟著又是兩柄靈環泛起白光砸了過來,一時間把那頭人形骷髏打得連連後退,一雙白骨爪泛起糝青色的光來,瘋了似的不斷地抓向身前的三道環影。

柳輕衣此刻已是回過神來,轉見身後的麻臉女子和另兩女俱是目不轉睛地盯向靈環砸擊之處,雙手遙指靈環,不斷上下動作。

麻臉女子更是騰出一手捏了個印訣,屈指輕彈,一道匹練般的火舌噴湧而出,瞬間將那正張牙舞爪的人形骷髏包裹其中,化為一個扭動的火人,燒出一陣濃濃的焦臭味。

另兩女也是手上不停,一邊控製靈環砸擊,一邊同樣化出數道靈焰術襲向仍舊上竄下跳的火人,連帶著周遭無數林木也被波及,一時間火光大作,藤蔓樹枝儘皆畢畢剝剝地急速燃起,將左半邊山嶺映得通紅一片。

因為三女危急時刻的一輪幫手,撿回了一條命的柳輕衣,眼望著那頭氣息逐漸萎靡下來的人形骷髏,心中罵道:“這便是屍鬼麼?鬼兒子,差點要了我的命。”一抬手祭起掉到地上的青靈環,運轉五疊環術,口中高呼:“我打你個鬼兒子。”

五道白浪附著靈環奔湧而出,‘嗖’地打到那頭屍鬼近前,重重砸向其已被火光淹冇的頭頂。

隻聽“哢嚓”一聲,那頭屍鬼頭顱應聲而破,隨著火光的噴濺,掉出一顆灰撲撲的圓珠滾到幾人腳邊。

不多時,那頭倒地的屍鬼下半身便被燒成飛灰,左側山林卻已是火光通天。

柳輕衣將靈環一召而回,一把撿起腳邊的那顆灰色圓珠,湊近看了看,口中疑道:“這莫非便是屍珠。”

身旁三女眼見樹林被引燃,火勢愈見壯大,忙又各自調起引水術,不斷澆滅林間蔓延的火舌。

良久,三女滅火回返,眼見柳輕衣手捏一顆灰色珠子呆呆地站在近前,那名麻臉女子不客氣地伸出一隻手道:“拿來。”

柳輕衣麵色一滯,卻也老老實實將那顆拿在手上的灰色珠子交到了麻臉女子手上。

幾人這一耽擱,卻見前方攔路的兩頭屍鬼也被李宮峻和方蓉二人料理掉,各自從屍鬼頭顱中扒拉出一顆同樣的灰色珠子收入囊中。

一邊守在右側和後方的王天水和吳婉玉看了個熱鬨,見柳輕衣一副慫相,王天水隻是搖了搖頭冇作理會,吳婉玉卻是出口譏誚道:“咦,左側貓兒大兄似乎有些漏風,區區一隻屍鬼便將其被嚇破了膽,護人的反倒成了被護的,若非有丘師妹等人及時出手,恐怕便要和這個屍鬼一樣,變成一頭死鬼了。”

柳輕衣聞言臉上一訕,低了頭不再說話,前方李宮峻、方蓉略帶責怪地看了柳輕衣一眼,仍舊領著隊伍朝前行去。

柳輕衣隨在隊伍左側,心中暗暗發狠:“冇膽鬼,怕個甚?不就是一頭喪屍嗎?有什麼好怕的!倒讓吳婉玉那賊婆娘看輕了。”

他被吳婉玉一番刺激,又因業已見過那所謂的屍鬼,隻覺跟影視劇中的喪屍無異,見怪不怪之下,膽子陡然間大了起來,也不管有人冇人,一路行去,隻祭起靈環往左側樹叢間一通亂打,口中高呼道:“鬼兒子,出來呀,爹爹不怕你。”

方蓉聽到聲響,轉頭見柳輕衣一番做派,不免又好氣又好笑地道:“柳師弟,你輕點,彆把屍鬼引來了。”

“引來又怎地?”柳輕衣膽氣一壯,厲聲喝道。

一旁王天水冷聲道:“引來了,你便一個人收拾。”

柳輕衣聞言腦袋一縮,將靈環立地收起,澀聲道:“那我忍忍……又何妨。”

吳婉玉在後方揶揄道:“打不著屍鬼,便打空氣,貓兄弟果然出人意表,威風十八麵。”

前方領頭奔行的李宮峻這一時刻猛地迴轉頭來,厲喝道:“彆說話,真有東西過來了!”

話音方落,便見兩邊林木不斷聳動,數道黑影穿插其中,柳輕衣祭起靈環環護身前,隻見左側林子鑽出四頭屍鬼,又見右側林子也鑽出三頭屍鬼來,一期間將柳輕衣和王天水鬨了個手忙腳亂。

李宮峻和方蓉見此情景,正要回身幫手,卻見前方道旁竟也冒出五頭攔路的屍鬼來。

這一下,眾人俱都冇閒著,不但護在中間的三女齊齊出手,便是押後的吳婉玉也跳到右側幫王天水接下一頭屍鬼。

左側柳輕衣麵對四頭屍鬼,已是早早祭出靈環放大數尺擋在身前,身後三女俱是化出一麵麵小靈盾護住全身,三道靈環齊出,卻是將四頭屍鬼接過去兩頭。

柳輕衣壓力一減,便是想著速戰速決,更是想將方纔的顏麵找回來一些。引動靈環放出小靈貓,自己更是提起空靈訣躥入遠處的兩頭屍鬼中間,使足五道靈浪疊擊一頭屍鬼,一手引出一道化冰術打向另一頭屍鬼。

小靈貓乍出了靈環空間,得柳輕衣魂鏈所示,化為一道黑光直撲向一頭近處的屍鬼,雙爪直插屍鬼頭部。

作為靈蛻期七層的仙獸,這一時刻身上靈壓顯露無遺,撲擊之下,直將三女打出的青靈環壓得凝空一滯,下一刻隻見近處那頭屍鬼被小靈貓躍過頭頂,一爪揮下,“啪”地一聲拍爆半邊頭顱,屍血連著一團灰色漿糊立時甩出老遠。

小靈貓身影急轉,化作一道黑影,又撲向近處的另一頭屍鬼。

柳輕衣獨戰遠處的兩頭屍鬼,此刻亦是聲勢頗盛,隻見其靈環化為道道白浪,頃刻之間便砸到一頭屍鬼的頭頂,那屍鬼見靈環擊來,伸出一雙白爪朝頭頂一通亂撓。

柳輕衣單手一指靈環,便見其上白浪奔湧,幾乎是瞬間穿過屍鬼舞動的雙爪,打中其頭部,直如搗糨糊一般將那屍鬼的腦袋打了個稀巴爛。

來不及收拾屍珠,柳輕衣又祭動靈環打向另一頭屍鬼。

這頭屍鬼因為中了他先前的幾道化冰術,行動已是大為遲滯,幾乎來不及抬起兩根白色骨爪抓擋,便被靈環砸中頭部,頃刻之間撲倒在地,流出一地的腦漿和發黑汙血,陣陣惡臭撲鼻而來,直令得柳輕衣心中連連作嘔。

近處那頭被三女靈環纏住的屍鬼,不過數息之間便被小靈貓跳到背身上,一爪直接將一顆白骨森森的骷髏頭“吧嗒”一聲拍斷,骨碌碌地滾到道旁草叢中,不見了蹤影。

麻臉女子等三人祭起的靈環一時間冇了對手,俱都身形一轉,控製著三道青色靈環齊齊飛向右側,替王天水和吳婉玉二人助陣。

此時右側躥出的三頭屍鬼已被王天水料理了一頭,剩下兩頭在幾人的一通亂砸之下,不多時便化成一堆碎骨爛肉。

前方攔路的五頭屍鬼撞到李宮峻和方蓉二人手裡,自是極快地速度被二人剪滅。

眼見威脅儘去,眾人便開始打掃戰場,收集起屍珠來。

少頃,柳輕衣捧了四顆屍珠,奉到麻臉女子等三人麵前,道了聲:“給你們!”

麻臉女子:“這是你殺的,自然歸你。”

柳輕衣毅然決然地道:“我說給你們,就給你們,投桃報李,便是這個道理。”

麻臉女子不懂投桃報李是什麼意思,卻也知柳輕衣一番心意,臉色複雜地轉頭同另外兩女對視一眼,最終伸手取了三顆,輕聲道:“那便一人一顆,多謝。”

柳輕衣有些慚愧地道:“你們方纔救我一命,我都冇說一個謝字,此番取一顆屍珠,倒跟我說起謝來,三位師姐真是折煞我。”

麻臉女子和另兩女聞聽此話,俱都麵色舒展,連帶看向柳輕衣的眼神也變得柔和起來,各自心下均道:“這位貓兒師弟倒是知禮,並非傳言那般冇臉冇皮。”

良久,眾人收拾停當,便又沿著出嶺的石道迤邐前行。往前望去,南窯村口已是遙遙在望,一路向下百十米,倒是再未碰上一頭屍鬼。

再向下行數十息,眾人隻覺視線陡然一寬,已是出了嶺中青石小道,來到一片雜草叢生的土垛子上。

李宮峻和方蓉同時朝後打了個手勢,跟著便身子一低,伏在土垛子上向前打望。眾人依樣蹲低了身子,抬眼向村口看去,隻見數座荒墳之間,一麵早已朽蝕的巨大牌坊歪歪斜斜地樹立著,其上雕刻的字體早已斑駁脫落,隻餘下半個窯字的些許痕跡。

一條入村的土石小道自牌坊之下向內延伸,數處已被掘作荒墳,更有枯草橫七豎八地遮蓋其上。

眾人運轉目力再往前凝望數百米,隱約可見遠處一道數人高的村中甕牆矗立,三兩座宛如古城牆上用於瞭望的角樓建於甕牆內側,看起來極是醒目。

近處幾座荒墳土丘上,十多頭屍鬼正來回巡弋,稍遠一點,更有兩三頭屍鬼正在挖掘牌坊下的一座新墳,不多時便扯出一口木棺,三兩下刨開棺蓋,掏出不少**的物事,直往長滿獠牙的嘴裡塞去。

一時間,“嘎嘣嘎嘣”的聲音響了起來,直聽得眾人心中一陣陣發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