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那便給你一百。”柳輕衣說完將瑣靈袋打開,數了一百靈元石,丟給了許向映。

許向映自靈環中取出一個灰不拉幾的瑣靈袋,將一百靈元石裝了起來,滿麵喜色道:“多謝師弟。”

左舒見柳輕衣跟著將剩餘的靈元石連同瑣靈袋遞了過來,忙擺了擺手道:“這靈元石我出來時帶了不少,倒不必要你的。”

“唉......”

柳輕衣見左舒堅辭不要,轉而想到她是仙道大族出身,應該不缺這玩意,便將鎖靈袋收起,跟著臉色一沉,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師兄,你怎麼了,不高興麼?”左舒見柳輕衣畫風突變,不免有些詫異地道。

“師弟,何事不快?”許向映也是不知就裡,出言相詢。

柳輕衣一臉淒然,將小靈貓放出抱在懷中,用手摸著它緞子似的皮毛,“我真的好傷心!”

“師弟,怎麼了嘛?你倒是說說。”許向映大惑不解地道。

“唉,你是不知道,我方纔因為烙印了小靈貓做仙獸,被他們逮住一通數落,說我實在是......實在是太過輕浮。”

許向映一驚跳起道:“你烙印了小靈貓?你小子還真這樣乾了?!這不是輕浮是啥!師弟啊,你怎地如此不智?”

左舒此刻臉上已是浮現出一絲古怪笑意,雙眼一眨不眨地瞪向柳輕衣,一時間並未再出聲說話。

“唉,連你都這樣說。”柳輕衣抬頭看向許向映,一副委屈無助模樣。

許向映麵色一滯,想到柳輕衣既然已經烙印了小靈貓,便算是木已成舟之事,忙連聲安慰道:“師弟,也不是這麼個事,切勿傷心過度,好好修行到通元境,再換一隻仙獸也是可以的,到時候修為跌落,也不是不可以再修回來,內門聶長老不也是重新烙印了仙獸嘛,如今也冇多大事的。”

“我不換!”柳輕衣聲音大得出奇,他當初烙印小靈貓,其實早已經想到了這一節,心底自然早已接受被旁人看輕的結果,此番當眾被門內高層斥責,到底心中總有些不太舒服,此時向二人大倒苦水,不過是一味苦大仇深求撫摸。若真讓他把小靈貓換成其他仙獸,那他是決計不乾的。“我真的好傷心。”

“他們憑什麼就看不起我,看不起小靈貓!”

“難道不烙印妖獸就不是天獸門弟子嗎?”

“難道我冇有進入大比前十嗎?”

“師兄,你倒說說看,他們是不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烏龜王八臭羔丸。”

許向映初時還夾雜安慰柳輕衣幾句,眼見柳輕衣隻管自說自話,各種大逆不道的言詞脫口而出,哪裡還有半分傷心難過的樣子,忙將身子慢慢挪到門邊,“師弟,你慢慢說,我還有事,先走了。”

左舒也道:“柳師兄,你累一整天,好生休息,小妹明天再過來看你。”說罷,便同許向映一前一後逃出門去。

“我真的好傷心。”柳輕衣見二人離去,獨自坐在小木凳上喃喃地唸了一句,便轉身打開包裹,取出隨身衣物,開始收拾整理起房間來。

他本是閒散樂天的性格,心知自己因為烙印修煉潛質極差的小靈貓做了仙獸,被門內高層及一眾弟子所輕,倒也不怎麼放在心上。

在他看來,隻待以後小靈貓境界突破了靈獸的修煉極限,自然會讓那群人大跌眼鏡,齊齊被自己一頓打臉。

如此略忙過一陣,他便坐在床頭暗自揣想著打臉一事,想到高興處,不由身子側躺到木床上,嘿嘿地笑出聲來。

次日清晨,柳輕衣也冇有去找左舒,一個人頂著小靈貓出了靈脩穀,早早地去靈膳堂用過飯之後,又去仙術閣逛了一逛。

此次宗門大比他獲得了五百點功勳,自是想來仙術閣看看有冇有合適的仙術兌換,一番尋找下來卻是發現並冇有很好的兌換目標,便又一臉失望地出了仙術閣,去到宗門執事處打望。

這一路上碰上不少青衣弟子,見他一身青衣弟子裝束,頭頂一隻黑色大貓,均是駐足對其指指點點。

一人小聲道:“你們看,這便是昨日那名奪得大比前十的灰衣弟子,聽說就是靠的這隻靈貓。”

又一人壓低聲道:“聽說還被門主當眾訓斥,什麼玩意,烙印一隻靈獸,我寧可不烙印仙獸,也不會找一隻靈獸來湊數。”

第三人輕哧一聲道:“這狗東西可是開了個好頭,把咱們天獸門的青衣弟子都帶偏了,聽說已有不少許久冇有找到妖獸幼崽的弟子,轉而開始尋找起高階靈獸幼崽來。”

又一人扯著喉嚨喊:“這王八蛋,真該挨千刀!”

柳輕衣聽著那些青衣弟子的閒言碎語,直裝著冇聽見,仍舊頭頂著小靈貓到天獸堂找許向映說了會話,又到宗門執事處附近轉悠了老半天,方纔一臉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住處。

翌日清晨,靈脩穀,小木房內。

柳輕衣一手擎著一隻青色靈環,放在眼前細細打量了起來。

想到在宗門大比當日,自己因為靈環品質較低的緣故,被王天水以同樣的五疊浪壓製的情形,眼下的當務之急,便是以融環術先將這隻青靈環給融合了。

至於大比獲得的那兩枚傳靈丹,他卻是並未急於使用。按照許向映的說法,他一連突破數個境界提升到靈煆五層,境界尚未徹底穩固,若再用丹藥強行提升,不但是效果會大打折扣,甚至還會導致境界不穩。

柳輕衣坐在小木凳上,略一沉吟,將灰色靈環祭起懸於半空,又將那隻獎勵所得的青色靈環操於右手,運轉融環術鼓動靈力往青色靈環中注入。

少頃,隻見那青色靈環自其右手掌中一陣模糊扭曲,緩緩地化為一股青色液體,在融環術的操縱之下,騰地向懸於一旁的灰色靈環飛貫而去。

青色液體一碰到灰色靈環,頃刻之間發出青濛濛的光霧,那青色液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包裹住灰色靈環,不斷地流轉滲透,漸漸合為一體。

大約一刻鐘之後,灰色靈環表麵的青色液體消失一空,那原本灰撲撲的靈環卻變了模樣,整個環身毫光四射青翠欲滴,倒是同方纔化為液體的青色靈環一般無二。

柳輕衣將青色靈環置於掌中,以魂鏈察看靈環內部,卻見其中那原本大約十多尺見方的異元納物空間,此刻卻是擴充了三倍有餘,已經是三十尺見方的大小。更為神奇的是,那存於識海鏈接著靈環的魂鏈,似乎也變粗了一些,自己同小靈貓的意識傳遞變得更為迅捷清晰。

他心中一動,引動靈力再次灌注青色靈環,施起了環術極環五浪疊來,卻見刺目白光之下靈氣浪湧噴薄而出,飛舞勃動之餘,威力比往日提升了不止一成。

少頃,他抬手屈指微張,那青靈環便又滴溜溜地飛到其手中,這一番試練,心中已是大為滿意。

午時一過,左舒找上門來,一進屋便拉著柳輕衣道:“師兄,最近可有聽到什麼傳言?”

柳輕衣詫異道:“什麼傳言?是跟我有關麼?”

左舒恨聲道:“你是不知道,那吳婉玉近日多次對靈脩穀的人說起你提早烙印靈獸走捷徑才僥倖晉入大比前十,似乎對你擊敗王天水師兄奪了大比第七耿耿於懷。這女人真是太壞了,早知道當日你就該聽我的,把她先打下去。”

柳輕衣歎聲道:“唉,管她的,此次我召喚小靈貓已是公開的秘密,嘴巴長在她身上,她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罷。”

左舒猶自道:“可也傳得太難聽了些,你可知現在青衣弟子中怎麼稱呼你的?”

“怎麼稱呼我?”柳輕衣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他們管你叫貓兒大兄,說你靠一隻靈獸貓闖入大比前十,這靈貓對你有恩,你應該同它結拜為異性兄弟,你便是這貓兒的親兄,這貓兒便是你的親弟,所以要叫你貓兒大兄。”

柳輕衣聞言怒道:“這就有些過分了,人豈能跟畜生做了兄弟,那未免也太欺辱人,王八羔子,你倒說說看,是誰帶頭給我起的諢名?!”

左舒略想了想道:“傳的人多了,這倒不太清楚,但是傳得最起勁的便是吳婉玉那臭女人。”

“哼,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我必給她個好看。”柳輕衣一拍木凳邊緣,憤然站起身,嘴上一副福大仇深的謾罵語調,心中卻泛起一股惡趣味來,暗想:“到時將她扒光了衣服,先遊個街,再吊起來慢慢收拾,也是不錯的。”

這般想過,他忍不住臉上擠出一朵皺紋,撲哧一下笑出聲來。

左舒見他先是一副慍怒模樣,跟著又莫名其妙地笑了,不禁看得一呆,擔憂地道:“師兄,你怎麼了嘛?哪裡出了問題,是腦袋不清醒嗎?”

“哦,冇有。”柳輕衣驚覺自己的失態,連忙正色道:“我突然想通環術上的一處關竅,不免有些欣喜作態,師妹切勿多意。”

“是極環九疊浪嗎?”左舒眼睛一亮,她剛剛修習了這門環術,每日勤練之下,已是大有進境,此時見柳輕衣說到環術上來,言語間自是大感興趣。

“當然,我知你前次也去仙術閣學了此術,你且看看我的極環九疊浪,比之你的如何?”柳輕衣說罷,一抬手祭起青色靈環,開始演示起極環九疊浪來。

一時間,隻見滿屋的白浪翻滾、環影叢叢,左舒已是睜大了眼睛觀望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