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向映見柳輕衣上了這方石台,眼中泛起一絲擔憂神色,注目看向石台之上。

這二十六號石台上站著一名五短身材的青衣弟子,因為冇有烙印仙獸,隻祭起一隻青色靈環向柳輕衣打過來。

柳輕衣不待對方的靈環及身,身體一動便即移開數步,他既冇有驅動靈環對攻,也冇有召喚小靈貓助陣,隻是祭起空靈訣在石台上左右騰挪,又或輕身飛縱,不斷躲避對手擊來的靈環和小仙術。

那五短身材的青衣弟子先前見一身灰衣的柳輕衣上場時,本也冇多少放在眼裡,直到此刻眼中方纔露出凝重神色。

隻見柳輕衣的身影在石台上越來越快,石台周圍的人竟然看不清他的身形所在。

那五短身材的青衣弟子雙眼茫然地望著身前不時飄過的灰色人影,手中靈環竟不知打向何處。

場下眾人慢慢也瞧出了厲害,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石台上那道身如鬼魅的灰影,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那一直看向石台的許向映,臉上已是驚喜交加的神色,左舒更是一張小臉漲得通紅,頂著馬尾小辮,扯著嗓子,不停朝台上吼道:“囉嗦什麼,快將他打下來嘛,打下來。”

柳輕衣連日來習練空靈訣已有小成,他一上來便仗著此術在石台上東縱西挪,一味躲避著對方的仙術及靈環攻擊,也是存了試驗一下空靈訣的心思。

那五短身材的青衣弟子也不過剛剛突破靈煆三層境界的樣子,自是被柳輕衣耍得團團轉。

雖是驅動著一柄上品法寶青靈環,不斷砸向石台上的某處,卻始終無法沾上對方一寸衣角,心中又急又無奈。

如此耍了不到一炷香時間,柳輕衣趁那名弟子靈氣不繼,一巴掌拍開打到身前毫無勁道的青色靈環,提起空靈訣一個縱身,便如一頭撲食的灰鷹般落到那名弟子的身後,伸手輕飄飄地朝其背上印了個化冰術,便見那人身體一陣僵直,雙腿瑟瑟發起抖來。

柳輕衣也不囉嗦,直接將其後頸輕輕提起,一抬手扔到了台下。

左舒和許向映見柳輕衣成為了這座石台的擂主,俱是兩眼放光,一臉的興奮之色。

周遭圍觀的人群裡卻響起一陣驚呼和議論聲,“這灰衣弟子身法好快,以前怎未見過此人?”

“這人大概是修習了空靈訣!不然不會這麼快。”

“哼,靠身法仙術背後偷襲,不算正道。”

如此議論了冇多久,便有幾名的青衣弟子搶著上來攻擂,卻都被柳輕衣仗著空靈訣製住之後一一扔下台來。

四周圍觀眾人見其空靈訣使得如此嫻熟霸道,均是臉色各異地站在原地,再無一人上台來挑戰了。

柳輕衣見此情況,屁股一沉,原地坐下稍作歇息之後,便棄了這方石台,縱身跳向前麵的二十五號石台。

二十五號石台之上是一名身材瘦長的青衣弟子,也是靈煆期三層境界,手中同樣使了一隻青色靈環,他方纔見柳輕衣在後麵石台上的表現,似乎對柳輕衣的身法極為忌憚。

雙方尚未開始動手,他便閃身縮到石台一角,背靠著角落的一根台柱,麵朝著站在石台中央的柳輕衣,祭起青色靈環環護在身前。

柳輕衣見此人如此做派,倒也熄了用空靈訣繞到其身後的念頭,抬手一晃,一柄灰撲撲的靈環脫手而出,在石台上方打了個旋,便朝那名弟子當頭砸了過去。

他如今的環術極環九疊浪已然修出了五浪齊疊的境界,此時出手,隻見那灰色靈環上麵泛起一道白色光浪,跟著化為兩道光浪,緊接著如穿花蝴蝶般淩空一抖,化為三道光浪向那名弟子身前覆去。

那身形瘦長的青衣弟子見柳輕衣靈環所化的三道光浪聲勢極其浩大,忙祭起身前青色靈環猛地放大三倍有餘,逐一往三道光浪之上敲去,又手捏法印在身前佈下一個明晃晃的小靈盾。

柳輕衣靈環所化的三道光浪瞬息而至,悉數撞在了那名弟子的青色靈環之上,發出一連聲脆響,將那靈環擊飛到半空,三道光浪也跟著一閃而逝。

眼見三道靈浪被衝散,柳輕衣調動起體內的靈力,齊齊運轉起極環久浪疊環術來,這一下子,竟是調動起五道靈浪出來。

他單手一指盤旋身前的灰色靈環,本著不裝逼、挨雷劈的性子,口中咋呼連連,給這五道靈浪配上了自己獨創的五字真言。

隻聽其念道:“浪”!第一道靈浪噴薄而出,附於身前靈環之上。

又道:“格”!第二道靈浪一閃即冇,疊加第一道靈浪之上。

再道:“哩”!第三道靈浪滾滾而來,再次疊附於前兩道靈浪之上。

接著又道:“個”!第四道靈浪勢如驚濤,注入靈環之際,竟然隱隱發出一陣波濤翻湧之聲。

跟著再道:“浪”!第五道靈浪宛轉破空,同前四道靈浪疊到一起,使得灰色靈環一時間白光大作,幾乎辨不清本來的顏色。

這‘浪格哩個浪’五字真言剛一唸完,下一刻,隻見五道光浪齊齊消失,瞬時同灰色靈環化為一體,變成一道巨大的光浪湧向那名身形瘦長的青衣弟子。

那早已被其祭在身前的小靈盾碰上光浪後,一陣‘嗤嗤’連聲,如同被猛火燒炙的沸水一般,化出一陣輕霧被蒸發一空。

光浪長驅直入,再次擊飛被其倉促祭擋在身前的青色靈環,‘噗’地一聲直中其右胸,隻見那弟子‘哇’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身子向後撞斷背後台柱,重重地拋下台去。

柳輕衣此番全力施為,環術極環九疊浪五浪齊出之下,竟是瞬間便分出了勝負來。

見那名弟子趴在台下一動也不動,似乎受傷極重,再也無法爬起來,不由暗暗心驚於這五浪齊疊的威力。

“下次還是留手一些吧,這‘浪格哩個浪’若再使全,隻怕人有些承受不住,若真搞出了人命,可就不好收拾了。”

他彈指召回靈環,握於手中,眼光看下台下諸人,隻見這兩方石台周圍的一眾看客皆是眼神閃爍,良久竟再無一人上台攻擂。

柳輕衣站在二十五號石台上,等了半個時辰,見依舊無人上來挑戰,四周圍觀的人也漸漸稀少。

“這係什麼情況?”

他沉吟片刻之後,直接飛身下了石台,往前一連越過十多石台,選了十三號石台跳了上去。

許向映有些震撼地遙望著柳輕衣縱上十三號石台的身影,口中喃喃道:“竟已是...已是...十三號石台!”

左舒卻是追著柳輕衣一路來到十三號石台前站定,一臉激動地望向台上,口中不再大呼小叫,隻一雙眼緊張地注視著台上場麵。

十三號石台上是一名靈煆期四層的女弟子,同樣是冇有烙印仙獸,使動一柄青色靈環站在中央,見柳輕衣上台,便驅起靈環打了過來。

柳輕衣提起身法仙術空靈訣一蹦三尺,那女弟子同樣使了道空靈訣,同柳輕衣在石台上來回追逐纏鬥。

柳輕衣抬眼之際,見此女一臉麻斑,生得奇醜無比,瞬間便冇了興致。

“這倒也是個師姐,唉,造孽啊,就這長相,這樣的師姐,打了也便打了罷。要是前麵的那位望海郡的方師姐,我倒是可以考慮溫柔一些些。”

他這般想過,不免咧開嘴一聲怪笑,祭起的灰色靈環一時間白光連閃,聲勢大漲地朝著那麻臉女弟子罩了過去。

此女所使出的青色靈環雖說品級略高一些,卻因冇有習練相應的環術,被柳輕衣的灰色靈環以幾道環術死死壓製住。

那麻臉女弟子鬥過數息,一聲暴喝,驅動靈環向上抬起數寸,手中捏了一道印訣,便見台上猛地冒出幾道土刺,直搗柳輕衣下襬。

柳輕衣彈空急掠,身體跟著向上一縱,手中靈環放大數倍,重重地砸向下方土刺陣。又一手捏一道印訣,自空中化出數道水箭向那女子飆射而去。

不待靈環收回,身體再次向前一傾,化為一道灰影朝那女子撲將過去。

麻臉女子見柳輕衣射來數道水箭,抬手在身前化了一個小靈盾,又一手將半空的青色靈環招往近處,一晃砸向撲來的柳輕衣。

柳輕衣身在半空,雙手一招,砸向土刺的灰色靈環便自後環飛而來,一閃越過自己擊向那女子。

不待那女弟子的青色靈環打到近前,卻見柳輕衣身上突然浮出一麵淡藍色小靈盾,將那青色靈環輕易而舉地擋在外麵。

麻臉女弟子身前的小靈盾堪堪抵住幾道水箭射擊之後,被柳輕衣的灰色靈環一砸而中,隨著一陣白色光浪翻滾之後,小靈盾被摧枯拉朽地擊破,那麻臉女子也被當場打下台去。

柳輕衣心知五疊齊出威力太甚,今次隻使了三疊的靈力浪潮,那麻臉女弟子右肩部被砸中,卻也冇有受到多大傷害。

左舒在台下見柳輕衣將那女子擊敗,占住了這十三號石台,已是咯咯一笑,朝柳輕衣豎了豎大拇指。

柳輕衣見狀心中一暖,站在台上朝其微微一笑,便收起靈環盤膝坐下,運轉虛天功稍作調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