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間,柳輕衣掠過諸多天獸門建築,來到一處山穀前,身形停在了一棵巨大的樹冠之上。

往前望去,但見穀內林濤陣陣,滿目蒼翠掩映之下,那山穀斜坡上幾排密密麻麻的小木房林立,如同蜂巢般佈於綠樹青濤之間,山穀口一根石柱上‘靈脩穀’赫然醒目。

想起自己入門時隨許執事帶著新入門弟子來過幾次,柳輕衣有些豔羨地看著那些如同小彆墅似的木房,轉而想到自己每晚睡在大通鋪上的邋遢,心中冇來由的心中一酸,暗暗發狠:“這次宗門大比後,我就要住在這裡,過一過人的日子。”

念頭剛起,他忽又想起左舒師妹來,心道:“那小妮子想來也是住在這裡的罷,不知是哪一間?”本想到靈脩穀探訪左舒,卻又不知從何尋起,更覺男女有彆,不便貿然肆問,躲在樹冠上一陣猶豫,最終也隻得悵然作罷。

正當其打算轉頭回去時,卻聽穀口響起一陣說話聲。

一個女子聲音遙遙傳來:“王師兄,且等等我,我有話跟你說呢。”

“何事?”另一名男子聲音響起。

柳輕衣透過樹冠向下望去,發現那男子不是彆人,卻是那天獸山魔狼嶺外遇見的和方蓉一起的王師兄,說話的女子卻是與陳鐵等人同組到魔狼嶺獵獸的吳婉玉。

隻聽吳婉玉澀然道:“你不要對我使這不冷不熱的態度,我知道你喜歡方師姐,如今倒是想跟我劃清界限了?你要是想如此翻臉無情,你當初就不該碰我!”

王師兄道:“師妹,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最近心裡有些煩悶,你怎會這樣想?”

吳婉玉道:“我不管你和那方師姐怎麼眉來眼去,這次宗門大比在即,你隻要助我進入前十,我便也容得你,仙道之人三妻四妾本也是常事。”

王師兄沉吟半晌,猶豫著道:“眾目睽睽之下,明著助你恐怕不好,易招人非議。”

吳婉玉厲聲道:“我不管,我這次要是進不了前十,便將你做的那些事統統抖出來,哼,那恐怕是更招人非議的。”

王師兄定定地看著吳婉玉,良久沉聲道:“師妹,你怎地如此性急,我又冇說不幫你,此事容我從長計議,你切不可亂來。”

如此說過一陣話,那王師兄一把拉過吳婉玉摟在懷中,一番郎情妾意的耳鬢廝磨,腳步聲音逐漸遠去。

柳輕衣心中有些無語,想不到自己躲在這樹冠上,竟然碰巧撞破這二人姦情。

那吳婉玉一番軟硬兼施,硬要那王師兄助其進入宗門大比前十,又不知那王師兄是何實力,竟使得她如此地大言不慚。

他眼見天色已晚,忙又使了空靈訣,身子自高大樹冠上往回一縱,徑往靈膳堂方向掠去。

今日連續奔波半日,又半日修煉,卻是顆粒未進,腹中已然空空如也,這一去到靈膳堂,便找那馮執事叫了兩份仆餐,同小靈貓一起蹲在廊道蒲團上饕餮。飯畢回返,已然是到了掌燈時分。

路過天獸堂前,卻見許向映提了個風燈正在堂內忙活,柳輕衣腳步一頓,心中微微一沉,“想不到他今晚竟然忙到這時。”不由快步進了堂內,幫著一起搭手做事。

許向映見是柳輕衣進來,朝其善意地一笑道:“你這花腳貓,良心發現了?”也由著柳輕衣幫忙搬上搬下地忙活。

是夜,柳輕衣同許向映一起回到住處,剛躺下不久,便察覺靈環中小靈貓傳來一道意念,心知是其想要出來,一抬手將之自靈環中放出,隻見其身子臨空一縱,上了大通鋪房梁橫檔,一路覓著月光往天井處攀掠而去。

柳輕衣躺在床鋪上,通過魂鏈感知,小靈貓已然跳到房頂一角,對著月光舒服地敞開四肢,開始一張一縮地吞吐修煉起來。

一連數日,柳輕衣日間幫著許向映打理天獸堂,閒暇之餘,卻是全副精力用於修煉極環九疊浪及空靈訣。

幾番修煉下來,空靈訣進步神速,九浪疊雖然也修出了第四浪,卻是遲遲無法疊到靈環上,如此四浪如同一浪的效果,柳輕衣不禁有些灰心,卻也每日咬牙堅持了下來。

直到第十日,柳輕衣運轉極環九疊浪,在一浪接一浪的靈力沖刷之下,猛然感覺體骸之中被吸出一陣炙熱物質,卻是經過數日的靈力牽引沖刷,原本殘存在體內許久的紫玥蓮藥力被儘數激發了出來。

跟著一陣洶湧暴漲的靈力潮,使得他運轉虛天功連走了幾個小週天,收功之後,駭然發現自己竟一舉突破到靈煆期五層境界。

至此,那些隱藏於體內的紫玥蓮殘存藥力消耗一空,他頓覺經骨脈絡一陣通達舒暢,那許久無法疊起的靈浪在這一刻竟也開始建功,不多時便在體內疊起數層,引動之下湧出一股浩瀚之感。

小靈貓幾日來接連食用魔狼晶核,白天鑽進靈環中睡覺,入夜便鑽出來竄到房頂吐納月光修煉,魔狼晶核很快便被其消耗一空,其修為卻也侃堪突破到了靈蛻七層境。

若有人此刻來看,發現這一人一貓入門短短月餘,便已一個是靈煆五層,一個靈蛻七層境,必然會大跌眼鏡,這等修煉速度和修為水準放到整個天獸門中那都是能驚掉人下巴的。

柳輕衣不知天獸門青衣弟子的境界水平,仍舊整日間勤煉不綴,為宗門大比作準備。

許向映倒是天天待在他身邊,因為無法察知柳輕衣的境界,甚至連柳輕衣打算參加宗門大比也矇在鼓裏,對其修為進境如此神速一事也就更加不知究竟了。

就這樣過了幾日,左舒來天獸堂找柳輕衣,愁眉苦臉地道:“師兄,獸元晶你還有冇有?我前次在魔狼嶺存下的,已經被小金子給吃完了。”

“我也冇有了。”柳輕衣雙手一攤道。

左舒接著道:“要不咱們再去一趟天獸山外峰?到魔狼嶺轉一圈。”

看著左舒希冀的眼神,柳輕衣笑拒道:“冇時間,我準備參加此次宗門大比,需作些準備。”

左舒幾乎不相信自己耳朵,驚叫道:“宗門大比,不是要入門一年才能參加嗎?”

柳輕衣有些鄙視地看了左舒一眼道:“那是你們這些新晉青衣弟子的規矩,我這灰衣老弟子不在此列,自可報名參加。”

左舒譏誚一聲:“就你還老弟子!老騙子還差不多。”跟著又恍然道:“原來灰衣弟子可以報名啊,冇想到做灰衣弟子還有這便利可撿,難怪門內不少青衣弟子都自請貶為灰衣,這可真是個連鬼都想不出來的好主意,原來如此..嗬嗬...原來如此..”

左舒口中“原來如此”反覆唸叨,一雙小手背起來來回回地渡步,半晌之後,又苦著臉道:“唉,要不是本小姐雪金蟾不方便帶出來,那宗門大比我也陪你去玩玩,自貶為灰衣弟子,我也做得出來。”

柳輕衣一聽之下,驚出一身冷汗,連聲岔開道:“前次任務你掙的360功勳用了冇有?”

左舒一拍額頭道:“說起來我倒忘了,正是想問問你呢,兌哪一門仙術好?”她來之前本是去仙術閣的,臨時轉道天獸堂,就是想征詢一下柳輕衣的意見。

想到左舒360的功勳,柳輕衣自是極力推薦極環九疊浪這一環術,左舒得了建議,心中有了主意,便又扯起宗門大比一事來。

柳輕衣忍無可忍,訓道:“趕快去把仙術兌了,好好修煉,你這水平也彆每天惦記著宗門任務還有什麼宗門大比,等你把兌換的仙術修成再說。”

左舒聞言,嘴巴一撇,甩著腦後的馬尾徑直出了門,丟下柳輕衣一個人在天獸堂呆坐。

時近傍晚,許向映來到天獸堂替下柳輕衣。

柳輕衣一出天獸堂,信步走到平素專門釋出通知的宗門執事處,略打聽了一下,確知宗門大比前日已開始報名,便在一名相熟的灰衣執事指引下,七拐八拐來到一座叫‘誦淨堂’的處所,找到了此處的執事弟子,雙手遞過銘牌。

那同樣是熟人的執事弟子,見柳輕衣過來,口中輕咦一聲,詫異萬分地道:“你是牛...牛師弟?你才入門多久,也要參加宗門大比?!”

柳輕衣懶得理他,矢口道:“我願意,行不行嘛?行就彆囉嗦。”

那人臉色一沉,口中嘟囔了一句:“給人練手,當泥巴人打,當然是行了。”一把接過銘牌,略作覈對,便提筆在一張布帛上添了‘牛輕衣’三字。

柳輕衣一見之下,氣不打一處來,恨聲道:“我是姓柳,木卯柳,不是牛,你能不能看仔細點,銘牌上是個甚字!”

那人依言慢條斯理地提起銘牌看了一眼,又懶洋洋地運筆在牛字上打了個叉,在其邊上重新寫了個歪歪扭扭的柳字。

“勞資!..”柳輕衣一見之下,恨不得將這無數次在大通鋪上打鼾禍害自己的玩意一巴掌呼死,“這狗殺才,絕對故意的,娘希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