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群,柳輕衣同左舒說過幾句話,便見許向映立在大堂一角,注目看向這邊,忙朝左舒道:“你先回住所,我還要幫許執事做些事。”

左舒看了看一旁的許向映,點頭道:“那你忙你的,我得空再來找你。”說罷頭上馬尾甩出一道漂亮的弧度,轉身離開了天獸堂。

眼望著左舒離開,許向映移步到柳輕衣跟前,一臉恍然道:“我道你為何非要去接那宗門任務,現下算是明白了過來,原來你是傍了強人!”

柳輕衣一驚道:“傍...傍強人?我啥時候傍了?”

許向映認真地看了柳輕衣一眼,歎道:“那剛剛離去那名女子不是強人?你還真是幸運,能跟神鋒門左族後人混到一起,你不是傍她?還能傍誰?”

“我傍她?笑話,她傍我還差不多?”

“反正都一樣,所以說年輕就是好啊,我看你長得也不算多周正的樣子,冇想到那左族女子竟喜歡你這號的。”

“...你他奶奶的!...”

“嘿,給人戳到錯處了。”

眼見柳輕衣就要暴起,許向映忙將笑容一斂,壓低聲道:“任務完成冇有?彆告訴我你啥也冇撈著。”

柳輕衣一臉輕描淡寫地點了點頭道:“自然完成。”

“搞了多少功勳?”

“六百。”

“你就吹吧你,動不動就好幾百,你以為功勳是那麼好掙的,你可知今次入山弟子隕落了多少?”

柳輕衣一怔,尋思著道:“我跟著的那個隊伍好像也冇幾個的樣子。”

許向映沉聲道:“我方纔翻看了各隊領頭老弟子呈上來的隕落弟子名冊,今次任務各隊隕落的青衣弟子加起來共有十八人,其中多數是新晉入門的青衣弟子。”

柳輕衣駭然道:“怎麼會這麼多?”

許向映道:“現在知道了吧,似你這種剛入門的新晉弟子,往往眼饞宗門任務那幾十上百的功勳點,貿貿然跟人組隊去天獸山外峰,不過是給人拉去墊背的。”

許向映頓了頓又道:“那左族女子入門我便關注到了,此女身具神鋒門刀道傳承,倒是比一般弟子強橫許多。你跟她一隊,能得她護持,也算是撞了大運。今日你沿途勞頓,且回房休整一下,明日再隨我到天獸堂辦事。”

柳輕衣見許向映如此上道,冇有讓他馬上就跟著做事,便也就冇有取出銘牌展示功勳羞辱他,一個人施施然邁著步子回了住所。

坐在大通鋪上,柳輕衣臉上浮現起思索神色,許向映雖說是一片好心,卻不知自己此次進山藉助紫玥蓮已修成靈煆期四層境界,彆說那些新晉弟子,就連許多老弟子比之自己恐怕也有所不如了。

想那帶隊老弟子陳鐵,也不過靈煆四層境界,至今還未烙印仙獸,而自己不但已經烙印小靈貓為仙獸,還藉助紫玥蓮之功也使小靈貓突破到靈蛻六層,如此實力就是放之整個天獸門的青衣弟子之中恐怕也算出類拔萃的存在。這些情況,俱是許向映做夢都無法想到的。

柳輕衣心中一陣感概道:“是時候脫離灰衣弟子身份了,若整日間如許向映一般從事雜役工作,每月混那麼十來點功勳,確實對自己修煉是一種耽擱和負擔。”

他想起許向映所說的宗門大比一事,倒是個脫離灰衣弟子身份的好機會,這天獸門兩年一度的宗門大比,雖是侷限在靈煆期範疇,卻須入門一年以上青衣弟子纔有資格參加。

一旦宗門大比排名墊底,那些青衣弟子便會被貶為灰衣弟子,對於那些被貶的或自請做的灰衣弟子,若想重回青衣弟子行列,則需在下次宗門大比中名次靠前,方可重新擢升為青衣弟子。宗門對於這些再次報名參加宗門大比的灰衣弟子,倒是冇有入門時間這一限製,畢竟這些灰衣弟子本就是入門多年的青衣弟子淘汰下來的。

想到許向映所說的本屆宗門大比就在一個月之後,柳輕衣不由心中一動:“若青衣弟子一年以上纔有報名資格,這屆宗門大比便將所有新晉青衣弟子拒之門外了,由於灰衣弟子報名不受入門時間限製,那自己豈不是誤打誤撞之下,具備了參加宗門大比的資格。”

他將腰間身份銘牌提起置於掌中,隻見掌中灰色牌麵若隱若現浮現出一個600的黑色數字,心中不由想到那仙術閣中的各樣環術、仙功,心道:“不知這600點功勳能否換到一門好的環術或者仙功?自己若要以灰衣弟子身份參加宗門大比,到仙術閣學一兩門環術仙法提升實力便是至關緊要之事。”

他將掌中銘牌翻來覆去地把玩,心想今日橫豎無事,不若去仙術閣看看,一手提起銘牌,一手抱了小靈貓,出門直向仙術閣行去。

天獸門仙術閣坐落在一處環境幽雅的院落,此處離天獸堂大約有一裡多路程,成日間在附近瞎轉悠的柳輕衣早已摸清了位置,途中經過靈膳堂和內門天梯坪入口一側的平整小道,取道一處兩旁樹木繁盛的石階,籍步而上三百餘米,便到了仙術閣門楣所在。

看守仙術閣的劉執事,是一個沉默寡言的老頭,平素住在大通鋪上,倒是跟同住大通鋪的柳輕衣時常碰麵,也算有些點頭之交。

此刻,他見一人身穿灰衣,跨過百步石階匆匆而來,待看清是柳輕衣時,不禁臉上顯出幾分訝異神色,一怔道:“柳師弟?你來作甚?!”

柳輕衣一見是熟人,記起此人姓劉,忙道:“劉師兄,小弟來此看看能否兌換一些仙術,前次接了宗門任務正好掙了些功勳。”

劉執事有些好奇道:“倒是聽許向映說起過,。你去了天獸山做任務,幾日也冇見你,掙了多少功勳回來?”

柳輕衣將手中銘牌遞給劉執事,輕描淡寫地道:“不多,也就幾百而已。”

劉執事聽到柳輕衣說‘幾百而已’,跟著雙手一抖,幾乎將銘牌滑到地上。

似乎怕自己聽錯一般,雙手連忙捧住銘牌,低頭細細看去,隻見灰色銘牌上緩緩浮現出一個600的數字,不由長吸了一口冷氣,抬頭滿眼不敢置信地看向柳輕衣,“你竟然...竟然掙了這麼多!”

柳輕衣見劉執事心驚肉跳的模樣,心想就這還多嗎,要是自己將靈環中的魔狼皮毛全部拿去兌了功勳,豈不嚇死你這老烏龜,不由有些自得地道:“我還覺得有些少呢,可夠兌換一門仙術?”

劉執事手捧著銘牌,聲音有些顫抖道:“夠了,足夠了。”一邊說著,一邊將柳輕衣讓進了門。

天獸門仙術閣乃是一棟三層方正建築,每層格局呈品字型分佈著三個小房間,劉執事一邊領著柳輕衣往一層最左邊一個房間走,一邊介紹道:“閣中一層存放的是靈煆境、通元境、三陽境仙術,二層乃是存放的凝丹境界仙術,三層則是存放的紫府境界仙術,上麵兩層平素都不對外開放,有陣法禁製封鎖,如要上二三層選取仙術,需得持長老及門主令牌方可進入。”

他指著一層幾個房間道:“喏,這左邊靠裡的房間便是存放的靈煆境仙術,靠中間的房間存放的是三陽境仙術,右邊的便是通元境境仙術了。”

柳輕衣聽著劉執事的介紹,不禁向另兩個房間打量,卻見那兩個房門上方掛了兩塊鎏金牌子,一塊上書‘三陽’二字,一塊上書‘通元’二字。

待劉執事打開左首房間招呼柳輕衣進去時,他下意識抬頭望向頭頂門框處,卻見同樣也掛著一塊鎏金牌子,‘靈煆’兩個煊赫大字躍然其上。

隨著劉執事進入房間,柳輕衣隻覺眼目一陣晃然,細看之下,隻見房內一溜兒半人高的黑色木架上,一個個耀眼的白色光團一字排開,將整個房間照得亮如白晝。

柳輕衣一一看去,見每一個光團下方均設有一塊青色石台,一如書生研磨用的硯台般形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