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前進了數十步遠,便碰上了兩隻落單的三眼魔狼。

陳鐵指揮眾人呈扇形將兩頭魔狼圍起來,又讓左舒和柳輕衣二人堵在後麵斷其迴路,兩頭魔狼不多時便被眾人轟殺一頭,另一頭也在回逃時被左舒使水繡刀斬殺。

今次左舒隻是斬下狼頭,對魔狼身體部分卻並未破壞,眾人收穫了兩張完整狼皮和若乾狼毛,儘皆興高采烈,都覺得開了個好頭。

眾人圍聚在一起,略歇了歇腳,便見吳婉玉帶著人堪堪從後麵趕了過來。

吳婉玉方一到場,便眼瞅著左舒道:“這位小師妹眼生得很呐,是新入門的嗎?脾氣倒是不小,似乎是缺了些管教,要不要師姐教教你。”她對左舒在嶺口說的話耿耿於懷,此刻找了話頭,正是存了心要藉機教訓一番。

左舒對她卻是不做理會,甚至懶得答話,直接撇轉身走了開去,場麵一時間冷了下來。

倒是一旁陳鐵看了看吳婉玉,出聲介紹道:“這位左舒左師妹乃是麗春郡左族人。”

吳婉玉詫道:“麗春郡?神鋒門左族?”陳鐵點了點頭,冇再說話。

吳婉玉呆了呆,許多剛想出口的話似又嚥了回去,她看了看左舒手上提著的猙獰長刀,最終轉頭帶著自己那隊人馬搜捕魔狼去了。

眾人向前又搜捕了一陣,碰上一小堆魔狼群,大約八頭左右。陳鐵和雲姓弟子兩隊接過五頭魔狼,將另三頭魔狼放給了吳婉玉等人對付。

陳鐵指揮著前麵兩隊圍住五頭魔狼,又和雲姓弟子以及左舒一人挑了一頭魔狼單對單廝殺,以減輕眾人壓力。

鬥過片刻,陳鐵見雲姓弟子獨自應付一頭魔狼略顯吃力,本想柳輕衣相助雲姓弟子,便轉頭招呼了柳輕衣幾聲,卻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遠處的柳輕衣縮在人群裡,對陳鐵的招呼聲隻裝著冇聽見,隻跟著眾人祭起靈環一窩蜂朝著被圍的兩頭魔狼砸去。

後方接了三頭魔狼的吳婉玉等人此時卻亂作一團,這群人皆是各自為戰,隊形始終散亂不堪。吳婉玉雖然大呼小叫地指揮著眾人東拚西湊,卻也並未起到實質性作用,這也使得那一隊人始終無法對三頭魔狼形成有效合圍,時間一長,反被三頭魔狼抓傷了好幾人。

吳婉玉一聲怒斥:“你們這群笨蛋,都給我讓開。”說罷便祭起青色靈環,縱身跳到兩頭魔狼近處,一手靈環打向一頭魔狼,另一手屈指微張,化出一道靈焰射向另一頭魔狼。

哪知兩頭魔狼躲閃之際,額上豎眼齊齊朝著吳婉玉射出數道青色電弧,吳婉玉因為托大,並未及時祭出小靈盾防禦,被兩道電弧打了個正著。

身形遲滯之下,被一頭魔狼近身將道袍下襬撕扯下一大塊,露出光滑如玉的一截大腿來,身形再次扭動之際,一雙白花花的**直晃得人眼花繚亂,身邊諸人齊齊愣神之際,竟倒黴地又被三眼魔狼抓傷好幾人。

柳輕衣忙裡偷閒,轉見到吳婉玉的這副樣子,心中跟著也是一樂,“冇想到這娘們,倒挺性感奔放的,難不成是要色誘這三眼狼!”

幸得吳婉玉危急時刻召喚出仙獸火犀牛防禦,一通噴火亂撞之下,最終結果卻是趕跑三頭魔狼,一頭也冇擊殺掉。

陳鐵和雲姓弟子這兩隊此刻卻是越戰越勇,鬥過一陣,陳鐵和左舒二人便各自擊殺掉對上的那兩頭三眼魔狼,又幫著那雲姓弟子一起將另一頭魔狼料理掉。這邊被一大群弟子圍著的兩頭魔狼,也在合圍之下,被眾人當場打殺。一戰之下,兩支隊伍裡隻有一名青衣弟子被輕微抓傷,其他人倒是冇大多事。

看著幾名青衣弟子將五頭魔狼皮毛剝下收存,陳鐵心情大好,對左舒道:“今次多謝左師妹了。”

左舒道:“陳師兄說哪裡話,雲師兄不也是出了大力的嘛。”說著又有些戲謅地看向不遠處站在人群中的柳輕衣道:“還有柳師兄,也是竭儘全力幫忙的,要不是他拚命帶著眾人拖住剩下的兩頭魔狼,咱們還要費不少事呢。”話一說完,便咧嘴哈哈一笑。

柳輕衣站在遠處,將左舒的話聽了個大概,心知她故意揶揄,隻裝著冇聽見。

這時,吳婉玉帶著自己那一隊人走了過來,朝著陳鐵質問道:“你怎麼給我們放這麼多過來?”一轉眼望見地上已經被剝了皮的五頭狼屍,吳婉玉立馬啞了火。

吳婉玉那一隊人見陳鐵和雲姓弟子兩隊擊殺五狼的戰果,想到自己這方一頭狼也冇殺,甚至不少人還渾身帶傷的樣子,不少人臉上顯出羞愧的神色來。

柳輕衣看著地上的五頭魔狼屍體,感覺到小靈貓意念中傳來一陣渴望,會意地將其放了下來,任由小靈貓在幾具魔狼屍體上亂竄。

不大一會,三頭魔狼屍體頭頂被小靈貓陸續掏出一個大洞,一隻黑爪子上已然收集到了三枚魔狼晶核。

正當小靈貓縱向最後下一頭魔狼屍體時,林中不知何故突然起了一陣密麻麻的大霧,眾人視線受阻,齊齊往後退去,柳輕衣也跟著向後撤出幾步,小靈貓意念傳來一陣訊息,卻是讓他再等上一等。

陳鐵等人早已將魔狼皮毛打包起來,心中打定主意,若大霧不見消散,便要先行退出魔狼嶺,迴風石峽暫歇。

這捕獵三眼魔狼隻在魔狼嶺外圍行事尚可,若在大霧中前行,一旦遇上大批狼群來襲,隻怕會陷入首尾各不相顧的險境中。

見陳鐵等人再次招呼自己後撤,柳輕衣一臉無奈地道:“陳師兄,你們先走,我再待一會,稍後自會跟上。”

陳鐵等人不置可否,似乎對柳輕衣有些放心不下。

左舒見柳輕衣遲遲不願動身,嗔怪道:“你走不走?乾嘛一個人偏要留在這裡,冇見起霧了嗎?方纔也冇見你這麼大膽的。”

柳輕衣有些汗顏地道:“我...我那隻靈貓還在挖獸元晶,再等等唄,要不你們先走吧。”

左舒聞言一陣沉默,眼見小靈貓仍在幾頭魔狼的屍體上跳來跳去,轉頭朝陳鐵等人道:“陳師兄,要不咱們再等等,要不了多久時間的。”

左舒話音剛落,一陣“咕呱”聲響起,白霧之中猛地竄出一隻金色小獸,以極快的速度飛向小靈貓尚未收割的一頭魔狼屍體,輕飄飄地落到屍體的頭頂上。

眾人定睛看去,隻見那隻小獸通體金黃色,形如一隻蟾蜍,卻是比普通蟾蜍大了數倍。那金色蟾蜍伸出口中長舌朝著魔狼頭部一釘,隻聽‘噗擦’一聲,魔狼頭頂立時被洞開一個圓孔,那長舌頃刻之間便從狼頭中卷出一顆灰色晶核來。

陳鐵大叫一聲:“竟然是奇獸雪金蟾!大家散開點,小心那白霧。”

左舒卻是麵上一喜,心中高叫:“看這體型,該是雪金蟾幼獸,內門吳師姐那隻可比這隻大得多了。”看向不遠處的狼屍上雪金蟾已然是一臉熱切之色。

奇獸雪金蟾,在天獸山中也算是極為稀有的品種,喜食三眼魔狼晶核,一身金色皮毛更是刀槍不入、水火不浸,因為體格小又行動迅速,極其難以捕捉。更厲害的是那口中噴出的白霧,不僅能遮人視線,更含有一種慢性毒氣,長期吸入可致人迷幻、昏迷,這也是雪金蟾捕獵三眼魔狼的看家本領。

一般成年雪金蟾身高兩尺有餘,足有小狗般大小,不但能口噴白霧迷人視線,還能化出數道冰箭傷人,這隻雪金蟾體型比起小靈貓卻還小了許多,不用說,定是幼生期雪金蟾無疑。

且說那邊小靈貓見自己快到手的東西被搶了,已是伸長了脖子對著金蟾怒吼連聲。

那雪金蟾將魔狼晶核捲到嘴裡,忽聞小靈貓的吼叫聲,有些迷茫地轉過頭來,看向一邊的小靈貓,嘴裡也不甘示弱地對著小靈貓‘咕咕呱呱’一陣亂叫。

小靈貓見雪金蟾的囂張樣子,身體急向空中一縱,雙爪浮起黑芒拍了過來。

雪金蟾抬起頭顱,朝著身在空中的小靈貓猛地吐出幾道冰箭射了過去,小靈貓身體在空中一陣扭曲,突然不見了蹤影,近處卻聽‘啪’的一聲,一道黑色的爪子拍在了雪金蟾的身上,直把雪金蟾拍飛幾米遠,小靈貓的身影卻在雪金蟾方纔的位置緩緩浮現了出來。

它並未暫歇,身子一轉,再度飛臨雪金蟾頭頂,狠狠地拍下。

小雪金蟾似乎知道這爪子的厲害,一蹦而起向後急跳,口中噴出一大片白霧,遮住了小靈貓的視線。

小靈貓全然不顧柳輕衣的喝止聲,也不管看得清看不清,身子一縱便鑽進白霧之中,朝雪金蟾追了過去。

便在此時,四周響起了一陣三眼魔狼的嚎嗚聲,陳鐵和那雲姓弟子聽到狼叫,慌忙指揮眾人撤向嶺外,同時招呼柳輕衣、左舒二人速退。

吳婉玉那一隊人因為多人受傷,已然早早地退出了魔狼嶺。

柳輕衣見小靈貓縱入白霧中,冇有理會陳鐵等人,也是跟著縱身鑽進了白霧之中,循著魂鏈鏈接於意念中的小靈貓一路追去。

左舒見柳輕衣一人獨自縱進白霧,眼見陳鐵等人已經開始撤退,有些躊躇道:“陳師兄,雲師兄,要不再等等他。”

陳鐵道:“一會魔狼多了,咱們誰也走不了,不如先撤到嶺外,再作計較吧。畢竟,關乎這麼多弟子的安危,咱們可不能由著性子鬨。”

雲姓弟子在一旁道:“柳師弟本身實力不差,他既然敢跟去,想來應該可保無虞,左師妹不必太過擔心。”

左舒見陳、雲二人不管柳輕衣的死活,執意要先行離開,聲音轉冷道:“那你們先走,我去追他回來。”說完手提長刀,一縱身跳進白霧之中。

陳鐵和雲姓弟子見左舒追去,便領著兩隊人馬急急後撤,與魔狼嶺外的吳婉玉那隊人彙合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