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真要去接那宗門功勳任務?”柳輕衣心頭再次湧起這一衝動,轉頭看向趴在自己懷中呼呼大睡的小靈貓,“要不就隻能拿你充數。”

他從天玄城購入的靈食已然所剩無幾,因為這天獸門靈膳堂中有不少專供的靈食,讓小靈貓討了不少便宜,再加之天獸山中靈氣蔥鬱,這段時日倒將小靈貓養得周身油光水亮,肥滾滾的樣子宛如一顆黑色大肉球。

連日來,隻要一想到這禦靈訣及烙印仙獸之事,柳輕衣心中便百般糾結,且不說他同小靈貓一起生活日久,已然有了不少感情,便是其數次回想小靈貓與那巨猿戰鬥的場景,心中也一直覺得小靈貓大非凡品。

在他的印象中,茫蕩山中的那頭巨猿可謂氣勢驚人,他雖孤陋寡聞,卻也隱隱判定那頭巨猿大約是妖獸以上的品類,小靈貓能夠戰勝巨猿,自然也應該是妖獸以上的品級無疑。

又聽許向映說起,靈獸大多冇有天賦技能,妖獸卻能輕鬆覺醒一到兩項天賦技能,一些奇獸覺醒的天賦技能甚至超過兩個以上。

想到小靈貓在湖廟村湖底空間曾經施展過的隱身技能,以及攻擊巨猿和風元俊時,雙爪上浮現的黑茫,大概算下來,至少也是覺醒了一到兩項天賦技能了,正該是妥妥的妖獸無疑。

然而許向映數次潑冷水,使得他四處打聽貓型妖獸的資訊,又向大通鋪裡各房執事師兄請教了不少,得到的答案卻是,從未聽說有貓類妖獸的存在。

柳輕衣心中大失所望之餘,數次捫心自問:“若這靈環隻能烙印一隻仙獸,自己能否拋下小靈貓,轉而追求更高級的奇獸或妖獸?”這個念頭在心中已然轉了無數次,卻始終冇有找到答案。

他心中雖無比嚮往更高級彆的妖獸、奇獸,卻又不願割捨這日夜相伴的小靈貓,這般舉棋不定的矛盾心情,常使得他心裡一陣陣發堵。

翌日清晨,大通鋪上。

“天獸門輪值的功勳執事不定期會到這天獸堂來釋出任務,聽內門的沈執事所言,最近的一次便是在明日。”許向映看著故態重萌在床上蜷作一團的柳輕衣,也不管他有冇有聽到,隻顧自說自話地道:“我明日有事要出去一趟,你替我去天獸堂照應一下,其實也冇有多少事,隻需要早起灑掃一下便可。”

柳輕衣裝著冇有聽見,待許向映一走,他便自床鋪上爬起來,口中喃喃道:“明日?宗門任務?倒可以去看看。”

這般嘀咕了兩句,他便獨自在大通鋪上打坐修習起虛天功來。

幾日間,他靈煆一層的境界雖然有所鬆動,卻並冇有像許向映所說的那樣,水到渠成一般衝破壁障,晉入靈煆期二層境界。

這刻,他再次運轉起虛天功,操縱體內靈氣按照功法線路運行了兩個周天,頓覺體內似乎有一種飽滿充盈之感,靈流幾乎立時要衝開經脈破體而出。

心中大驚之下,他急忙繼續運功引導靈流在體內不斷遊走,一刻也不敢停下,生怕一停下來,經脈便會被淤積的靈流擠破。

如此持續了不短的一段時間,正當他心中越來越惶急之時,忽覺體內響起微弱的‘喀嗤’一聲,原本行進中的靈流彷彿被什麼突然壓縮得小了一大圈,七經八脈頓時一鬆,變得暢通無阻,那種飽漲充盈之感儘皆消失,一種空洞悵然的情緒襲來。

此刻,體內那被壓縮得小了一圈的靈流,卻在虛天功的運轉之下,不但行進得更為迅速,力道也更為強勁,流經身體各處經脈之時,隱隱透出一股凝重浩然之感。

柳輕衣心知自己已然晉入靈煆二層境界,不由心頭一喜,施起禦空術一縱之下竟輕飄飄地落在房梁之上。

小靈貓見柳輕衣在房梁上懸立,也調皮地一躍而起,同柳輕衣在房梁上奔走競逐起來。

以柳輕衣剛晉入靈煆二層境界,禦空術自然比之之前大幅度提升,小靈貓追逐起來卻仍舊毫不費勁,柳輕衣心下也自驚詫,暗道:“就算此貓不是妖獸,其身體速度如此迅捷,想來不比那所謂的妖獸差上多少。”

待柳輕衣自房梁跳下,重新開始打坐後,將幾門小仙術逐一施展,發覺這些仙術的威力卻較之往常俱都強上了不少。不由心中一陣振奮,心中對明日的功勳任務起了些許心思。

一日時間一晃而過,到了第二日一早,柳輕衣洗漱出門,徑向天獸堂而去。

許向映因為有事外出,堂上一應灑掃事宜,自然是他一個人完成。

有了引水術的幫助,對於這灑掃大堂的事務,可謂是駕輕就熟,不大一會便將堂內各處灑掃乾淨,又使靈焰術將地麵烘乾。

天獸堂也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除了眾多新老青衣弟子,甚至還來了兩名紫衣弟子。

柳輕衣知曉天獸門通元境弟子隻有四人,除了入門時便已見過的唐牧和李鑲萫,便知這兩人必是羅衝、羅厚二人,其實這二人從左吉、宏山選靈歸來時,他也曾在天獸堂上遠遠見過一麵,算起來也不是太陌生。

羅衝、羅厚來到天獸堂,皆是不言不語站在堂內一處,四周眾青衣弟子皆是自覺地給二人留出了不少空間,不時偷偷打量二人,眼中儘帶敬仰之色。

天獸堂上不多時便擠進來七八十號人,除了風元龍、風元俊兩位老熟人,倒是其中幾名青衣女弟子極為惹眼。

柳輕衣逐一打量,發現其中之一便是那日到天獸堂問詢望海郡來人名叫方蓉的女子,此女仍舊一身青衣道袍,身形在青色道衣的掩映下顯得玲瓏有致,手戴一隻青色靈環,腰纏一隻粉色玉佩和一隻青色銘牌,額上點了一顆菱形硃砂,仙靈氣十足。那同樣來自望海郡的新晉弟子張泊然,此刻正擠在方蓉身前向其說著什麼。

右側一名女子,身材嬌小,模樣極為嬌俏可愛,也是一身青衣,脖子上戴了一條蝴蝶墜飾的綠色項鍊,一頭烏髮向後紮成了一隻馬尾,手中提著老大一柄模樣古樸猙獰的長刀,極為有視覺衝擊感。

人群中還有幾名模樣美麗的女弟子,柳輕衣皆是一一行過注目禮,除了那頭紮馬尾手提長刀的嬌小女孩,那些女弟子身周儘皆圍了不少男弟子,就連那叫方蓉的女子身旁也圍了幾名男弟子,正虎視眈眈地看著前來套近乎的張泊然,一臉頗為不耐的表情。

柳輕衣兩隻眼珠在人群裡一陣胡盯亂看,人卻一直在大堂一角站著,一聲不吭地靜靜等待。

那頭紮馬尾手提長刀的嬌小女孩,距離柳輕衣不遠,忽有所覺,抬頭有些詫異地看向柳輕衣,其目光掠過柳輕衣身上的灰色衣服和其肩上的小靈貓,露出一副瞭然的表情,又轉過頭去。

不多時,一名宗門執事手執一個書簡式樣的物事來到堂上,抖開書簡大聲宣佈道:“今次宗門任務,乃前往天獸山收集三眼魔狼皮一張,毛二十斤,二者合可兌功勳一百二十點。”

話音剛落,人群中響起一陣轟然,有人道:“我的老天,一百二十點,此次竟然給這麼多功勳!”

又一人道:“三眼魔狼?我冇有聽錯吧。”

另一人道:“竟是三眼魔狼,我們這些靈煆期弟子圍殺一兩隻落單妖獸尚可,這三眼魔狼乃是群居妖獸,以往在天獸山咱們都是避之猶恐不及,這次任務有些強人所難了。”

那執事弟子接著道:“大家可準備乾糧自行組隊進山,七日後在此交割任務物品計算功勳。”說完便自顧自地出了天獸堂。

堂上眾人有許多不願接取這次任務的老弟子幾乎立時走了一半,剩下的人也是極力邀人組隊,那叫羅衝、羅厚的兩名紫衣弟子卻是直接找上了風元俊、風元龍兄弟二人,使得眾人一陣詫異。

柳輕衣心中明鏡似的,那風家兄弟二人老祖便是這天獸門長老風彸,恐怕這羅衝、羅厚二人親自來此便是為了帶二人掙功勳。

“搞功勳竟然也要憑關係走後門,這也太不像話了。”柳輕衣搖頭暗歎,心中卻隱隱有些豔羨二人。

眼見天獸堂裡餘下眾人不多時便組了七八支隊伍,他一身灰衣弟子裝束,自然孤零零地落到一邊,被那些尋人組隊的人直接忽略掉了。

餘下幾個冇人邀請組隊的青衣弟子也是一起湊了一支隊伍,仍舊冇有理會站在角落裡的柳輕衣。

柳輕衣略微有些尷尬地四下張望,發現除了那手提長刀頭紮馬尾的女孩之外,其餘人等儘皆組好了隊,那幾名美麗女弟子的隊伍更是龐大。

他不由有些詫異地看向站在另一邊的馬尾女孩,恰好馬尾女孩也轉頭望了過來,四目相交之下,那馬尾女孩衝柳輕衣俏皮地眨了眨眼。

柳輕衣急忙縮回目光移開,眼角餘光處,卻見那馬尾女孩子竟朝自己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