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數日,柳輕衣除了時不時跟著許向映到天獸堂去做點事,其他時間便也一心撲在修煉之上,些微修行上的不明之處,向許向映請教,他都是知無不言。

修習虛天功這幾天,柳輕衣明顯感覺自身境界漸漸有所鬆動,按照許向映所言,這是因為滯留靈煆一層境界太久,積累已經足夠,一旦修行了仙門功法,便會水到渠成一般衝破壁障,晉入靈煆期二層境界。這種例子,在以往新入門的弟子中也時有發生。

按下心中欣喜,柳輕衣舉起左手,朝著灑掃大堂的水桶中一招,隻見桶中之水如有靈性一般彙成一股水龍自桶中鑽了出來,又分為五股水柱均勻地傾注在堂上五個方向,這是柳輕衣試煉自己剛剛學會的引水術。

又見其雙手朝地上幾處一陣施法,那地上的幾片水漬竟然慢慢結成白霜。

少頃,柳輕衣雙手晃動,雙掌平推,自手掌之上湧出一片紅色火光,掃向地上白霜,地上剛剛結成的白霜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儘數化去,直至被蒸乾。

這八門小仙術,柳輕衣因為修習過一些小仙術的底子,修行起來卻是效率極高,幾日下來,幾門小仙術進境上雖無大功,卻也都略有小成。尤其靈焰、禦空二術,更是操演得如臂使指,熟練到不能再熟練的地步。

將堂內灑掃完畢,柳輕衣提了水桶又去了二樓議事廳,將議事廳內打掃完畢,自回了住處。

今天許向映有事外出,此刻房內空無一人,柳輕衣翻出那隻灰色靈環,掂於掌心細細打量,注目之下,一抹淡淡的灰色光暈自靈環中劃過,顯出幾分神秘色彩。

“這便是天獸門仗之橫行仙界的禦靈之器?”

按許向映的說法,如天獸門這般擁有獨門仙術和法器的仙門,在整個仙界也是屈指可數的存在。這麼一隻小小的靈環,可以說是很多基礎啟靈之修想都想不來的東西。

這種憑空召喚平行戰力的恐怖法器,不知對仙國南境眾多仙門修士造成了多少壓力,早已成了各方修士心中夢魘一般的存在。

獸靈環作為法器的一種,自然有品階之分。仙界所稱法器寶物的品階,‘階’即指法器的位階,由低到高分彆為法寶、靈寶、仙寶、聖寶。‘品’即指同階法器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個品級。

據許向映所言,天獸門不同品階的獸靈環,往往呈現不同的顏色。

法寶中隻有上品呈青色,其餘都呈灰色。柳輕衣手中的灰色靈環,便隻是法寶中的下品法寶。

靈寶位階的獸靈環則有下品紫色環、中品黑色環、上品白色環、極品褐色環四種,其中極品靈寶又稱小仙寶。

仙寶位階的獸靈環則呈現橙、黃、金、暗金四種品級顏色,其中暗金色極品仙寶又稱為小聖寶。

據說天獸門門主雷震手中便有一隻暗金色獸靈環,乃天獸門門主象征之一。此環雖然不是聖寶,威力卻已不遜聖寶多少,屬於仙寶之中的真正極品,仙界將這類極品仙寶稱之為小聖寶,便可見這暗金色靈環的威力。

對於普通弟子而言,獲得的獸靈環品階越高,其施展起虛天禦靈訣便也更加圓轉如意,能靈環施用的其他仙術就越多,對敵的威能自然也越加厲害。同時還有另一個好處,便是藉助高品階的靈環,能使在其中烙印魂魄的仙獸修煉速度更快。

這也使得天獸門眾多弟子孜孜不倦地追求更高品階的靈環,通過融環術將高品階靈環之融入自身的靈環中,用以提高自身靈環的品階。

把玩數息之後,柳輕衣按照賀元極所傳的禦器術法門,驅使體內靈氣控向灰色靈環。

隻見那灰色靈環上霎時靈氣湧動,一震之下飛向半空,在他的指引下不斷做出上下翻飛、擊打的勢頭。

“這靈環操控之術倒也簡單。”

柳輕衣不停翻動手腕,靈環在空中盤旋,一忽兒放大為水桶大小,一忽兒又縮小為手腕粗細。

“這倒有些像那個那吒所使的金剛圈了!”他一邊心中暗忖,一邊將這控環之術同禦劍術做了一番比較。

比起他之前所習的禦劍術,這門靈環禦使之法,雖說攻擊手段單一,隻是簡簡單單地圈捕、砸擊幾式,攻擊力也有些偏弱,卻更為符合靈環這種偏重於變化、阻攔及防禦的特質。

柳輕衣心道:“這也許是因為自己尚未習得相應的環術,因而攻擊手段單一。”不由心中對那所謂的功勳點起了極大渴望。

他一番計較,無論那些高階靈環和融環術,還是包括禦使靈環對敵的高階環術在內的各種仙術,都必須用功勳去仙術閣兌換,僅靠做灰衣執事每月掙那麼十點功勳,恐怕也隻是杯水車薪,更要等上不短的時間。

按許向映的說法,獲取功勳似乎還有晉升境界和參加宗門大比兩個途徑,隻是這靈煆期的境界晉升,最起碼也得晉入靈煆後期才能得到宗門的認可和賞賜。畢竟,門內滯留在靈煆前中期境界的弟子實在是太多太多。

至於參加宗門大比獲取功勳,其條件更是苛刻,隻有排名靠前的人纔有獲得獎勵的資格,自己不過區區一名剛入門的灰衣弟子,憑什麼去跟那些無論境界還是仙術都高於自己的老弟子競爭。

“難道真要去接一接那所謂的宗門任務?”柳輕衣心中暗想。

少時,他將靈環收回掌心之上,想起禦靈訣來,又無奈地擺了擺腦袋。

據賀元極長老所講,這禦靈訣乃是禦靈和養靈並重,禦靈是養靈的直觀體現,養靈卻是禦靈的基礎。在捕捉烙印仙獸的初級階段,養靈重於禦靈也是門內修煉禦靈訣的弟子口口相傳的共識。試想,禦靈之術無論修煉得如何精妙,禦使的仙獸終究也無法戰勝高出一個境界的仙獸。

要想開始養靈,第一步便是要去捕捉一隻幼生期妖獸,將其魂魄烙印於靈環之中,進而助其習練屬於仙獸的靈訣。

然而就是這第一步,往往就讓門內大多數弟子傷透了腦筋。

幼生期的妖獸本就極難遇到,即便遇到了,也不一定能夠成功捕捉和烙印魂魄,更不要提那些更為難以捕捉和烙印魂魄的奇獸了。

一般來說,仙獸的品階越高,雖然其修煉到後期所能達到的境界就越高,但同時其烙印魂魄的難度也跟著增大。

現實之中,那所謂的聖獸早已絕跡,天獸門更為久遠的曆史之中,聖獸也隻是存在於傳說之中的曇花一現。

據許向映所說,天獸門第七代門主便擁有過一隻聖獸,後來因門主本人修煉止步於煉神境,這隻聖獸也就停留於返虛境界再無寸進,待那門主壽元一到,這一人一獸便雙雙坐化。

如此結果,也引出修煉虛天禦靈訣固有的兩大桎梏,其一是仙獸的境界受製於靈環主人的境界。一般同境界時,仙獸往往修煉極為迅速,能夠比修士更快地晉入中後期小境界,卻始終無法超越靈環主人一個大境界。其二則是靈環主人和仙獸的命魂相連。仙獸死去,靈環主人會元氣大傷,甚至境界滑落;而靈環主人死去,仙獸則更是魂飛魄散、一命嗚呼。

因每一個人的魂魄力量都是有限的,每一名弟子終其一生都隻能烙印一隻仙獸魂魄。同時烙印兩隻仙獸魂魄或者多隻仙獸魂魄,戰鬥時召喚一大堆仙獸出來幫忙這種事情,想起來很美好,卻基本上不會出現在現實中。

這種人與仙獸進行靈魂鏈接,引導輔助仙獸修煉靈訣的修煉模式,不僅是對修士魂力的嚴峻考驗,更會對修士本身產生極大負擔。

天獸門獨有的獸靈環和禦靈訣雖可大大減輕這種消耗,卻也最多能承受烙印一隻仙獸的魂魄鏈接,纔不至太過影響修士的修煉速度。

即便如此,天獸門的弟子修煉速度依舊在南境排名倒數,每個境界的弟子都隻有寥寥數人。可以說這獸靈環和虛天禦靈訣既是天獸門的成名利器,也成為製約天獸門弟子進階的枷鎖。

因之,每一名天獸門的弟子都極為珍視這唯一一次的仙獸捕捉機會,寧願等機會碰上心儀的幼生期妖獸,也不願意草草地捕捉一隻靈獸幼崽來充數。

柳輕衣心中失笑,天獸門的弟子選擇仙獸,倒是跟現代的相親差不多,都想著選一個更好的,從而造就了社會上大量的剩男剩女。想那許向映等人,恐怕也是抱有此種心態,以致於遲遲冇有烙印仙獸。

這種空有靈環,而無仙獸的弟子,在天獸門靈煆境弟子中已然是極為常見的現象。

那些捕捉到奇獸幼崽的門內弟子,無疑是上天眷顧的寵兒,也成為門內弟子豔羨追捧的對象。捕捉到普通妖獸幼崽的弟子,也一樣會成為宗門的重點培養對象,其戰力比之冇有烙印仙獸的弟子更是成幾何倍數增長。

柳輕衣想著關於虛天禦靈訣種種傳聞,心中暗歎:“他們倒還選來選去,自己成日間在天獸堂上辦事,壓根無法接觸到那些所謂的妖獸和奇獸,卻是連選的機會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