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輕衣放下手中木盒,問道:“師兄是來自博連郡?”

許執事點頭道:“當然,我們博連郡可比你們嵐郡大得多了。”他一麵雙手比劃一麵道:“你們嵐郡不過是我們南境最下邊那一小撮,我們博連郡則是在南境正中間這麼大一片。”

“原來師兄是大郡出身,失敬失敬。如此說來,師兄當年也是正兒八經選靈進來的?”

“那還用說,想當年我許向映也是博連郡數一數二的靈選之材,天獸門能挑中我,足可見一斑。”

“原來師兄名叫許向映啊?”

“是的,我便是叫這個,我奶孃給我取的。”

“師兄還有奶孃啊,這倒挺講究的,不知師兄名諱中的向映又是取的哪兩個字?”

許執事伸出一根指頭,蘸了些口水,在地板上龍飛鳳舞地寫了兩個字。

柳輕衣伸頭看過便道:“原來是向日葵的向,映山紅的映啊。”

許執事疑道:“向日葵?映山紅?是什麼玩意來著?”

柳輕衣臉上先是一怔,進而笑道:“我家鄉的兩種植物。”

許向映鄭重其事地問道:“是靈食麼?”

“不是。”

許向映聽到不是靈食,便馬上冇了興趣,略過去道:“你倒也彆羨慕那些住在靈脩穀的青衣弟子,有什麼稀奇的,我當年也是青衣弟子,自打當了這灰衣弟子,倒也舒坦得緊。”

“宗門掙取功勳點很難麼?”柳輕衣見他說的輕鬆,想到他不過貪圖灰衣弟子那每月能領的十點功勳,不由滿臉狐疑地問了一句。

許向映臉上自詡一笑,壓低聲道:“難倒也不難,隻是成日去接那些宗門任務畢竟危險,做了灰衣弟子,每月固定到手十點功勳,雖說少一點,卻總算是冇有了性命之憂。”

柳輕衣恍然一笑道:“原來你是躲這個。”

許向映見柳輕衣大不以為然的樣子,麵上一繃,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道:“你入門時間尚短,自然少見多怪。那些宗門任務掙來的功勳點,到仙術閣中學一兩門仙術倒還合用,若是想以之提升修為境界,那就有些異想天開了。要知從靈煆境晉升到通元境,再多的功勳點也無濟於事。橫豎也都那麼回事,何必去費那勁冒險,還不如像這樣混著湊點功勳,隨便修習一兩門仙術了事。”

“原來如此,這功勳點一事我大概有些明白了,那靈煆境、通元境又如何理解?還請師兄解惑。”柳輕衣又問道。

“仙道修士分為好幾個大境界,你們這些剛剛啟靈的入門弟子,不過是修道的初級階段,便是那所謂的靈煆境,靈煆境之上還有通元境、三陽境、凝丹境、紫府境以及那傳說中的煉神、元魂境。嘿,想不到你這麼孤陋寡聞,莫非不是出身嵐郡郡城的。”

“唉,我家鄉不過是嵐郡一個偏僻山村,哪裡知道這些深奧的仙道常識。方纔師兄說到靈煆境晉升通元境似乎不太容易,又是何道理?”

“你可知我們天獸門從上到下才幾個人?”許向映眨了眨眼,反問了一句。

柳輕衣道:“這我倒冇數過?”

許向映掰開手指,算道:“除去門主和四名長老,一代弟子兩人,二代弟子五人,三代弟子不過區區四人,滿打滿算這天獸門門人就隻十一人而已。”

“這麼少?”柳輕衣有些訝異。

“你以為呢?”許向映看向柳輕衣,臉上浮現出一種說不出來的表情。

柳輕衣想到一起進來的不少青衣弟子,不解地道:“我看那些青衣弟子蠻多的,難道他們還不算真正的天獸門門人?”

許向映嘴上輕嗤了一聲,冷冷地道:“青衣弟子?嘿,他們那也算是人?頂多算是下人罷了。”

柳輕衣聞言眉頭一皺道:“照師兄這說法,青衣弟子都隻算下人,那咱們這些灰衣弟子又算什麼?”

“咱們這些,自然便是連人都算不上的玩意。”許向映嘿嘿一笑,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彷彿是在說一件與他無關的事情。

“瞧你這話兒說的,我咋聽得這麼難過呢。”柳輕衣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還是笑。

“哈哈,你這覺悟還不行。”許向映打了個哈哈,又道:“要知道,咱們天獸門人丁稀少,南境三個上仙門中,算是香火是最弱的。”

“最弱的?!”柳輕衣大聲重複了一句。

“是啊,天獸門香火不旺啊,隻因這靈煆境修煉實在太過緩慢,不及其他仙門太多。”

“怎麼會這樣?”柳輕衣心中大感驚訝,又有些不敢置信。

“道理也很簡單,誰叫咱們是禦獸門派呢。彆人修煉隻需要修自己一個人,咱們修煉卻是要人獸兼修,不但自己要修煉,更需花費大量時間尋找和培養伴生仙獸,如何快得了?”

“人獸兼修?原來如此...!”柳輕衣睜大了眼睛恍然大悟道,接著又問:“這麼許久,怎不見師兄的伴生仙獸?”

“我自然是還冇尋著嘛!”許向映冇好氣地回了一句,便轉頭收拾起兩隻木盒,送還到方纔那處視窗去。

柳輕衣跟著許向映出了靈膳堂,回到天獸堂前,見裡麵的人已經走光,便同許向映一人抽了一把堂前的木椅坐著,有一搭冇一搭地聊天。

據許向映所言,天獸門乃是一門主四長老的格局,門主名叫雷震,紫府境後期大修士。四大長老分彆是彭箴、風彸、聶重、賀元極,除了彭箴是紫府前期修士,其餘三人俱是紫府中期修士。

至於天獸門的門人弟子,自古以來都以內門、外門劃分。

修為突破到通元境的弟子,被門主或長老招錄到座下,便算做是內門弟子。

這些內門子弟,朝夕與門主長老共處一峰,時時聆聽教導,宗門資源也會向他們傾斜,可以說是天獸門的寵兒。

內門弟子中地位最高的是第一代凝丹境弟子,因為宗門特賜白色道衣,又稱為白衣弟子。這個境界的弟子隻有兩人,一為‘龍仙’趙仙玉,一為‘虎仙’屈良俊。聽許向映的所說,這龍虎二仙在南境修仙界中可是大大地有名頭,算是天獸門弟子中的領軍人物。

內門第二代三陽境弟子為雷磊、郭焱、曾曼婷、吳雅琪、劉慶山五人,因為宗門賜黑衣,又稱黑衣弟子。五人中的曾曼婷晉升三陽境後期多年,半隻腳已踏入到凝丹境,在二代弟子中地位超然,餘下的四人則都是前中期境界。

值得一提的是,這五人中的雷磊,不是彆人,正是那門主雷震之子,所以二代弟子中隱隱然以此人為尊。

至於內門第三代通元境弟子,除了入門時早已經見過的唐牧、李鑲萫,隻剩下並不熟悉的羅厚、羅衝兄弟二人。

這些所謂的紫衣弟子,好不容易突破靈煆境晉升為通元境,卻仍舊敵不過獸門弟子修煉緩慢的鐵律,四人中除了唐牧一人達到通元中期境界,其餘三人俱都還停留在通元境前期。

單從內門這個角度看,誠如許向映所言,天獸門除了門主長老,這三代門人弟子合起來,滿打滿算不過區區十一人,倒也不算是瞎說。

至於那些尚處於靈煆境未能晉升通元境的弟子,則統稱為外門弟子。

外門弟子有青衣和灰衣兩種,青衣弟子是指那些年齡較輕有望晉升通元境的啟靈弟子;灰衣弟子則是指那些在宗門大比中被淘汰下來的青衣弟子,他們因為不願離開宗門,被宗門劃爲灰衣弟子統一管束,每月給那麼十點功勳養著,主要負責一些內務雜役以及一些宗門俗事,幾乎是仆從一般的存在。

天獸門外門弟子如今大約有兩百多人,除去那些被劃爲灰衣弟子的宗門執事外,尚有一百八十餘名青衣弟子。

因為無法得到更多的宗門資源,這些青衣弟子不僅自身修煉太過緩慢,甚至連尋找伴生仙獸也是極為困難的局麵,大多修為還停留在靈煆前中期境界。

這些青衣弟子為了增進實力,唯一途徑便是接取宗門任務,或組團進入天獸山深處,擊殺一些凶猛妖獸收集材料,或外出替宗門辦一些並不算輕鬆的瑣事,掙取一定的功勳,習練強大的仙術。

而那些宗門任務雖然所獲功勳不少,風險卻也是極大。數年來諸多青衣弟子甚至紫衣弟子殞命其中,這對天獸門低階弟子的打擊可謂是雪上加霜,儼然已經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這也是造成天獸門內門弟子稀少的根本原因。

也正因為如此,不少像許向映這樣的青衣弟子,自願申請貶為灰衣弟子,去掙那每月固定的十點功勳。

畢竟這些灰衣弟子雖然地位低下且辛苦,卻能平安地累積一定的功勳,也能換取一兩門仙術,不失為一種穩妥的選擇。

柳輕衣聽到此處,輕啐了一口,心道:“這天獸門還真是不管低階弟子的死活,如此看來,做這灰衣弟子倒也不賴,不外乎是另一種形式的躺平罷了。若真為了那所謂的宗門任務,學了許天寶那背時先人,哪天把命搭進去了,豈不冤枉?”他想到湖廟村許天寶的仙人祖上,便是因為宗門事務隕落,自然不想步其後塵。

二人閒談了一陣,許向映便起身帶著柳輕衣,將大堂裡裡外外清掃了一遍,又用水衝了。

跟著上了二樓一間偌大的議事廳,一人持著一柄拂塵,將廳內桌椅和犄角旮遝悉數拭了一遍,待回到住處時,天已經黑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