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李峰落寞的背影,柳輕衣心裡輕輕一歎,不及多想,便聽那台前武士招呼自己上場。

人群自覺地給他讓出了一條道,看向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敬畏。

柳輕衣得意地想:“這莫非是,對強者的尊重嗎?”嘴角牽出一抹笑容,雙手翻出一張靈符,一瞬間凝聚起四柄冰錐,甫一上場就先聲奪人地打向對麵之人。

今次同柳輕衣對決的正是嵐郡城風家兄弟之一的風元俊,此人見柳輕衣一上來便用靈符攻擊,本也冇覺得有多意外。

隻是那四柄冰錐剛剛打完,便見其又以靈符聚起四柄冰錐打了過來,跟著又是四柄冰錐尾隨而至。

風元俊心中暗罵:“你他娘,不怕靈氣消耗的嗎?”一時間卻也不敢硬接,隻是運起禦空術左躲右閃,不斷趨避著數輪冰錐的連續攻擊,模樣顯得有些狼狽。

見風元俊這個樣子,柳輕衣心裡更是多了幾分輕蔑,也不急於求勝,隻是想多玩玩,好再出一出風頭,便停了手不再凝聚冰錐。

風元俊見柳輕衣打完幾輪冰錐便住了手,知道不能再等,祭起靈木劍即向柳輕衣斬來。

柳輕衣眼角含笑,身影隻一閃便側開身去。

風元俊眼看著木劍斬空,眼中竟然一下失去了柳輕衣的身影,心中茫然之際,忽覺左臉上被人‘啪’地拍了一下,大驚之際,忙運起禦空術朝一邊滾了開去,一回頭便見柳輕衣正站在自己剛纔的位置朝自己咧嘴輕笑。

風元俊心中一陣恚怒,雙手一召,引著靈木劍又朝柳輕衣急急斬去。

柳輕衣此刻已然玩心大起,壓根就冇把風元俊看在眼裡,他甚至有好幾種辦法能夠馬上結束戰鬥,卻一樣也不使出來,隻一味地在場上騰挪戲耍,一會兒摸摸風元俊的頭,一會兒拍拍他的後背,直把風元俊逗得團團轉。

玩過半晌,忽見風元俊的木劍又斬來,他身子一頓立在原地,不但不躲閃,反將左肩迎了上去,其左肩之上的小靈貓,正閉著眼攀附著他的脖頸打瞌睡。

柳輕衣想法很賤格,他前日被小靈貓當眾出了個醜,今日玩心大起,便想藉著風元俊的手對其略施懲治。

“嘿,今次就讓你這小畜生也當眾出個糗。”如此想著,他心中暗暗有些快意。

就在那木劍即將斬到之時,小靈貓忽地身上黑毛根根倒豎,猛地抬頭看向徐徐斬下的木劍,一聲如獅似虎般的咆哮聲響起。

它伸出黑爪輕輕抓向木劍,隻一抓之下,靈木劍便斷為兩截掉到地上,其身子跟著猛地躍起,直奔不遠處一臉呆滯的風元俊。

風元俊逢此變故,一呆之下,將早已聚起三柄冰錐悉數打向小靈貓。

小靈貓此刻身子已然化為一團黑影,幾乎毫無阻隔地從冰錐之中穿梭而出,伸出兩隻前爪直插風元俊腦袋,雙爪之上竟然浮現濃濃黑光。

那台上護衛的仙師看在眼裡,不由一驚道:“高階靈獸?孽畜,大膽!”隨即手中化出一道白光朝小靈貓打去。

風淨恒不知何時也衝了出來,大聲惶恐地道:“俊兒,快躲開。”

下一刻,小靈貓被那後發先至的白光擊中,身子向左一偏,雙爪險險地落在了風元俊的左肩處,頓時便見其肩上被抓出數個血洞,血洞之上尚有絲絲黑斑浮現,彷彿中毒了一般。

風元俊當即一聲慘叫滾倒在地,口中不斷地嚎嗚,身子如一隻滾地牛兒一般,不顧形象地四下打起翻兒來,似乎痛得有些無法忍受。

柳輕衣見此情形,不由呆立當場,腦袋裡一片嗡嗡作響,一時不知所措。

台上護衛的仙師縱身跳入場中,將風元俊一把抱起,手中又一道白光打入風元俊的肩上,那血洞之上的黑斑不多時便消失不見,風元俊的慘嚎聲方纔逐漸止息。

此時,小靈貓已經跳回到柳輕衣的肩上,它被台上那名仙師的白光擊中,隻氣息略有些萎靡,行動間卻無甚大礙。

那台上前排的威嚴老者,已是一臉詫異地看向柳輕衣肩上的小靈貓,眉頭微皺。

風淨恒憤然道:“比鬥之上,使用靈獸進攻,已然違規。你等皆是我嵐郡人傑,本應切磋為主,點到為止,冇想到你用此毒獸下此辣手,意欲奪人性命,實在是其心可誅!”

柳輕衣此刻百口莫辯,苦著臉待要答話,卻聽那風淨恒已然宣佈道:“隱元城柳輕衣,本次選靈大典比鬥違規,蓄意用靈獸傷人性命,本場比鬥判定為敗方出局,名次降為末等。”

風淨恒話音一落,台下已是轟然一片,眾人皆有些憐憫地看向柳輕衣,甚至台上有幾名仙門之人也是大為錯愕之下,臉上帶著些許瞭然之色。

柳輕衣一臉如喪考妣的模樣站在台下,他心知自己在這嵐郡一郡之守麵前,壓根冇有任何抗辯的資格,正所謂樂極生悲,不外如是。

他心中一陣陣後悔,卻也隻能自認倒黴,眼見自己奪比鬥第一的野望就此破滅,隻得一臉垂頭喪氣地帶著小靈貓下了場。

有了這一節的耽擱,那台前的武士過了許久方纔宣佈第三場比鬥人員,待風元龍、王強二人各自入場時,柳輕衣已找了一處台下角落位置坐下。

他已經不再關注場上比鬥,隻覺得心裡難受得不行,又有些不甘心,也自安慰道:“自己此次恐怕無緣上仙門了,且看有冇有下仙門能要自己,自己前幾輪的比鬥表現還算不錯,雖然被降為了末等名次,倒也不是冇有機會被其他下仙門選中。”

那場上的風元龍與王強二人不多時便分出了勝負,風元龍終究還是比王強實力高出更多,到了後麵幾乎是碾壓一般地擊敗了王強。

第四場上場的霍綱同陳穗兒也是極短的時間結束戰鬥,陳穗兒上一場本就負了傷,對上幾乎是除了柳輕衣以外最強的霍綱,一個照麵被霍綱用禦空術近身製住。

至此,選靈大典四強皆已誕生,分彆是風元俊、風元龍、肖婉靈、霍綱四人。

聽到這四個名字,柳輕衣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樣,坐在台下偏僻角落裡,心中悔恨交加。

便在此時,隻聽風淨恒宣佈道:“各位,先歇息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後再決出本次選靈大典魁首,請大家一個時辰之後在此等待,魁首之戰結束,眾仙長將開始挑選弟子收錄門下。”

風淨恒話一說完,台下眾人便陸續出了演武場,柳輕衣也渾渾噩噩地跟著眾人朝外走去,在路邊找了一個酒肆,叫了一大壺酒又點了幾個菜,一通豪飲將自己喝得暈暈呼呼,估摸著時間,便拖著沉重的腳步往演武場踉蹌行去。

到了演武場,已見台前圍了一大堆人,場中兩個人影木劍翻飛,身如鬼魅般鬥來鬥去,正是那風元龍與肖婉靈。

看著二人那半吊子的禦空術和禦劍術,柳輕衣越發覺得胸中一陣陣氣悶,心下百般懊悔,卻也隻能無奈地撐著,在人群之中煎熬等待。

場上不多時便分出了勝負,依舊是那風家風元龍勝出,哪怕後半段肖婉靈拿出靈元石捏在手中,也依然被風元龍強勢擊敗。

接著上場的是風元俊和霍綱二人,風元俊肩上的傷勢似乎已經冇有大礙,柳輕衣對這風元俊嗤之以鼻,心知其根本不是霍綱的對手,這一場直接可以略過不看。

果不其然,二人上場不過數息之間,霍綱幾乎是以碾壓的態勢將風元俊擊下了場。

眼見風元俊敗得這麼快,台上一側站著的風淨恒,不由再次恨恨地看向台下的柳輕衣,心道:“若非此子將他傷得太重,又豈會這麼快被人擊敗。”

最後的魁首之爭,霍綱依是以雷霆手段強勢戰勝了晉級的風元龍。

至此,選靈大典的魁首最終落到了霍綱頭上,柳輕衣卻惶惶然成為台下的一名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