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郡城,作為郡城,也是整個嵐郡最大的城池。

此城盛產天良紋鱔、黑腹三趾鹮、黃皮峻魚、嵐萱果、紫環鈴花等五種靈食,其中嵐萱果出產最為豐富,嵐郡也因此而得名。

郡城裡修仙家族林立,最大便是這嵐郡郡守、嵐郡城城主風淨恒所在的風家,甚至整個嵐郡範圍內,那風家都可謂是一枝獨秀,其整個家族世代所出的仙人眾多,甚至在上仙門中也有一席之地。

眾人一進嵐郡城,便見長長的街道兩旁開滿了紫色風鈴一般鮮花,點綴在金碧輝煌的樓宇之間,極是奪目。聽那李峰說起,這是嵐郡城中土生土長的紫環鈴花,也是嵐郡城盛產的五大靈食之一。

穿過城門口的長街,便見一條大河從嵐郡城中穿城而過,河上有三兩掌燈之船遊曳,兩岸的樓宇燈火映在河麵上,儼然一副秀麗如畫的夜景。

吳震及邱曠領著眾人將一眾獸畜腳力牽到了長街儘頭的一個廳舍,又從一名管事手中接過幾個牌子發給眾人。

柳輕衣摩挲著手中那隻印著157號的牌子,心道:“這獸畜寄放地的管理倒也比較正規,不同於其他一些小城,隻是我若加入了仙門,不知還有冇有機會來此取這風骨獸了。”

吳震、邱曠二人帶著眾人,又步行了小半個時辰,來到了一處青石白瓦的小院子,院門口懸著一塊‘嵐風苑’的牌子,入內便見一個大院子橫向排列著十多間房屋,俱是青石白瓦的結構,顯得極為乾淨順溜。

吳震叫來管事,對著眾人便道:“今夜大家就宿在這裡,明日一早,我等再來領你們去郡守府。”說罷,便同邱曠二人轉頭離去了。

餘下眾人在那名管事的安排下,各自進屋放好行李之後,便聚到了小院子裡,隻那陳穗兒進了屋便冇再出來。

許翔對出來的幾人道:“各位,咱們一路去逛逛這郡城,今日小弟做東,咱們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那李峰、萬言、肖婉靈三人皆是欣然應了,柳輕衣自然是隨了大流,跟著幾人一行朝院外走去。

嵐郡城的夜晚燈火璀璨,兩邊的街道上,不時有穿著華美靚麗衣服的年輕男女來往,柳輕衣等五人一路走一路看向來往行人,不斷感歎這郡城的繁華。

小靈貓今次活泛了一些,跳到柳輕衣肩頭東張西望,倒是引來一眾路過的年輕女子側目。肖婉靈看著小靈貓對道:“柳大哥這小靈貓真是可愛,黑色的倒是極少見,算是異種了。”柳輕衣聞言笑了笑,並未答話。

李峰看了看柳輕衣肩上的小靈貓,笑道:“婉妹,你們這些女孩子就是喜歡這種小獸,依我看,這小靈貓卻無任何價值,聽我爹說,靈獸就要選體型大的。”

柳輕衣也不以為意,倒是肖婉靈接話道:“我就是喜歡這小型的靈獸,不知柳大哥這隻靈貓可願轉手?小妹想買下來。”

柳輕衣道:“這靈貓在下馴養很久了,暫無轉賣的打算。”肖婉靈一聽之下有些失望,遂轉頭不再言語。

李峰卻在一旁道:“柳兄弟,你這靈貓不如讓於婉妹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值錢的靈獸,何必固執。”

柳輕衣道:“實在是抱歉,在下真不想賣。”

李峰還待說話,肖婉靈拉了拉李峰的手道:“李大哥,不用說了,人家不賣就算了。”李峰瞪了柳輕衣一眼,倒也冇再多說,隻是有意無意流露出的神色很是輕蔑。

行過一陣,許翔領著眾人來到河邊的一處臨河酒肆,招呼了眾人進去。

待幾人圍桌坐了下來,便有夥計上前伺候,許翔一把拉過夥計到一邊低聲耳語,那夥計去了片刻,便端上了幾個菜及一壺酒來,眾人一邊吃喝談笑、一邊觀賞河邊夜景。

柳輕衣看向窗外,隻見河上小船、畫舫競相穿插,燈光倒影著兩岸有幾名老翁夜釣,一派閒適、安寧的氣氛頭。他想到前途未卜的選靈大典,一瞬間期許、迷茫、惆悵等諸般滋味襲上心頭。

許翔隻顧同幾人熱絡地說話,李峰卻是時不時地勸肖婉靈飲酒吃菜,柳輕衣老神在在地坐在一邊,自顧自地想著心事。

眾人酒過三巡談興正濃,隻聽許翔道:“各位可知,今次嵐郡來了多少人蔘加選靈?”

萬言舉杯一飲而儘,擦了擦嘴道:“明日一見便知。”

李峰道:“其他城我不清楚,倒是聽邱曠說過,郡城啟靈的就有七個。”李峰說完,眾人響起一陣倒吸涼氣之聲。

許翔歎道:“不愧是郡城所在,啟靈的比我們隱元和天玄二城加起來還多。”

李峰續道:“還有那白城的白瀟瀟,聽說三年前便已經啟靈了,屬厚靈體之身。”

肖婉靈也道:“這白瀟瀟我倒也聽族中人說起過,確實是厚靈體之身,白家的天之驕女,此次目標必然是那上仙門了。”

萬言道:“那是自然,冇有厚靈體,無緣上仙門,這早有定論。”

李峰駁斥道:“那也不儘然,你知道這選靈大典為何有符鬥一項嗎?”

萬言詫異道:“不知,為何?”

李峰自得一笑,沉聲道:“那是因為我們大盛仙國的鎮國首宗聖符宗訂了規矩,要求四境各大仙門招收啟靈弟子時,必須首先開設的一項測試。至於目的嘛,自然是從四境挑選具有符篆之道天賦的靈材。聽我父親說,以前就有過薄靈體之身,因為對符篆領悟過人,被聖符宗的仙師看中,直接從選靈大典上召錄進去,可謂是一步登天。”

萬言驚道:“還有這等事?”

李峰一笑道:“不信明日便看著,必有聖符宗來人。隻看符鬥結果,一旦選上中意的符道苗子,便大多會直接離去,一般不會等到第二場靈比和第三場器鬥。”

李峰一席話,算是給幾人漲了點見識,眾人心下瞭然之際,隻聽許翔問道:“李哥可知選靈大典三場比鬥如何分組?”

李峰道:“聽說第一場符鬥都是不分組的,各人上場直接祭動靈符展示威能即可,至於第二場和第三場則是兩兩分組,勝者再兩兩分組決出下一輪,直到決出優勝者。”

許翔道:“那倒也簡單,隻是這樣的捉對拚鬥,隻怕會有人受傷。”

李峰道:“應該不會,一般分出勝負即可,如有拿捏不住的,比鬥場上自然有仙師在旁護佑。不過萬事皆有例外,若真有救援不及的,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許翔聞言唏噓道:“看來碰上打不過的,還是早點認輸算了,若真遇上救援不及的,豈不冤枉。”

肖婉靈笑道:“你就那麼擔心你那條小命!”

許翔訕訕一笑,並未答話,卻見李峰從懷中取出一個囊包,從中倒出一塊青色的石頭,朝朝眾人神秘一笑道:“你們可知道這是何物?”

眾人一見之下儘皆搖頭,隻有肖婉靈認真看了看,猶自沉吟半晌,似乎是不敢確定的樣子。

李峰表情略顯神秘地道:“此乃靈元石!”話剛說完,肖婉靈便‘啊’的一聲掩住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