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輕衣將衣物包裹放到一側的褡褳裡,抱著小靈貓穩穩噹噹騎坐在風骨獸背上。

他還是頭一遭乘坐此獸,觀其奔行如風,不由心道:“這隱元城倒是捨得,竟給自己等人送了一匹風骨獸。”

這一路行去莫約四個時辰,風骨獸腳程極快,不經意間已經過了七八個村落。

眾人埋頭趕路途中,陳穗兒依舊不發一言,騎著風骨獸獨自走在隊伍的中間,許翔則時不時地綴在後麵同柳輕衣說話。

吳震騎了三眼雲蹄獸走在最前方,那靈獸腳程比風骨獸更是快上一線,也使得他一路上數次走一段路,便得停下等眾人慢慢跟上。

如此走走停停,又行了一個多時辰,按許翔的說法,已然出了隱元城範圍。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四周景色也開始模糊。

吳震抬眼望天,騎在三眼雲蹄獸上的身形一頓,不再領著眾人前行,找了一處山林的背風山凹,讓眾人停下休息。

坐過一會,吳震去四下拾了些柴火,取了火石點了,同眾人圍成了一圈烤起火來。

眾人一邊吃著隨身攜帶的乾糧,一邊就著火堆打起盹來,如此對付了一夜之後,第二天天一亮,吳震便催促著眾人繼續趕路。

眾人這一行去,莫約過四個多時辰,便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城池之前,隻見“天玄’兩個黑色大字浮於城門之上,顯得氣勢逼人。

吳震自懷裡掏出一塊銘牌交給城門口的牙差,那牙差一看之下態度極為恭敬地將眾人請進了城,一直送到天玄城主府門口,府門衛士早已一溜煙兒地稟報去了。

眾人略等了片刻,一名青衣中年男子便一群人迎了出來,衝著吳震一拱手道:“吳大人,快請進,邱大人已在此等候多時了。”說著便有幾名武士走了過來,牽了眾人座下的風骨獸及三眼雲蹄獸到一邊。

吳震朝那迎出門來的中年男子一拱手道:“李城主,這廂叨擾了。”說罷便領了幾人進了門,隨著中年男子向內堂走去。

柳輕衣四下打量,見這天玄城主府陳設倒是極為簡單,俱是一應的木結構,上了二樓便見一名虯鬚大漢迎出來,大笑道:“老吳,你怎地纔來,我都等了你一整天了。”

吳震衝那虯鬚大漢也一笑道:“你近我遠,原該是你等我。”

二人說笑幾句,那虯鬚大漢也側身介紹身後的兩男一女,男的分彆叫李峰、萬言,女的叫肖婉靈,皆是這天玄城此次府選的啟靈之人。

虯鬚大漢名叫邱曠,同樣是負責接引天玄城的嵐郡十三路接引使之一,而先前那名中年男子,自然便是這天玄城城主李雲天。

邱曠看了看柳輕衣等人,輕笑道:“想不到隱元城這常年墊底的存在,今年竟然出了三名靈體,真是稀奇。”說完嘖嘖連聲。

吳震也笑道:“以往咱們接引人過去,那吳承風可都是黑著一張臉,這次可是大方起來了,不但擺了宴席,還拿出幾大壇醉仙釀款待於我。”

站在吳震身後的天玄城主李雲天笑道:“吳承風那諢人,一向是不見兔子不撒鷹。”說罷,眾人俱是哈哈大笑。

幾人寒暄過一陣,李雲天便請了眾人到偏廳用餐,一片觥籌交錯的熱鬨之餘,席上開始談起選靈大典之事,柳輕衣便也留心聽了。

原來這嵐郡不過是仙國南境的一個郡,南境仙門又以通天教、天獸山、百花仙穀三宗為首,尊稱為上仙門,其他大小十餘個實力比較強的仙道宗門則稱之為下仙門,至於其他分佈於各郡的小仙門以及個彆不入流的散修門派似乎不算在仙門之列。

這所謂選靈大典正是南境諸多仙門聯手設下用以選拔靈材的盛會,每次選靈大典,各大仙門都會派人到各郡選靈,遇到好苗子,三大上仙門往往爭搶不休。

各郡皆以郡內之人為三大上仙門收入門下為榮,管理南境各大郡的郡守也多以郡內仙門子弟多寡,進行劃分各郡的資源分配。

選靈大典的選拔方式,分為符鬥、靈鬥和器鬥三項。顧名思義,符鬥則是以道符參悟作為勝負之分,給各個啟靈人發下同樣的符篆,任其自行領會參悟一日,再以道符的激發水平決出名次。靈鬥則是由一名仙師當眾傳授一種仙道法術,同樣任其自行參悟一日,再以比鬥方式決出名次。器鬥則也是由一名仙師當眾傳授一種禦器法門,也是參悟一日,再以比鬥方式決出名次。

一般來說,三樣綜合排名越高者,名次便越高,鮮有例外者。當然,名次越高者,個人的悟性及靈氣運用的潛力自然就越高,這也是各大仙門選拔苗子最為注重的素質。

一場宴席吃了近兩個時辰,臨結束時,那天玄城主李雲天拉過那叫李峰的年輕人,對吳震和邱曠道:“這是犬子李峰,到了郡城,還請二位大人多多關照。”

吳震及邱曠二人自是笑著應下,那李峰也是極為禮貌地向二人行禮,口中叔伯叫得倒也順口。

宴罷出門之際,李雲天給眾人一人送上了一個小荷包,說是讓眾人路上花用,柳輕衣自然也落了一個小荷包,掂了一下似乎不少的樣子,心想:“這天玄城主比起隱元城主似乎更是財大氣粗了許多。”

一行八人八騎出了天玄城,陳穗兒依然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那許翔倒是自來熟,不多時便跟那李峰、萬言等人混熟,一口一個李哥、萬哥叫得極為親熱。

那叫肖婉靈的女子倒是有意靠近柳輕衣,不時看向柳輕衣身上跳上跳下的小靈貓,似乎很有興趣的樣子。

一路行到中途,天色漸漸黑下來,吳震及邱曠二人尋了一些樹枝三五纏在一起,又尋了一些植物油脂之類塗了在其上,用火點了舉著照明。

又前行一段路程,就在那樹枝堪堪燃儘之時,眾人便看到了一座燈火通明的大城屹立在不遠的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