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村長家門口,柳輕衣懷中的小靈貓伸長脖子,朝著那頭守在門口風骨獸低低地吼了一聲。

那頭正在睡覺的風骨獸幾乎是瞬間汗毛倒豎,陡地站了起來,待看到小靈貓時,全身已是如篩糠一般地抖個不停,一撒腿又爬又滾地朝屋後躲去。

柳輕衣見之心中暗笑,恰見許晉迎了出來,忙將小靈貓按回懷中,問道:“許村長,何事找我?”

許晉朝柳輕衣笑道:“柳小兄弟,前次白家來傳過訊息,明日便是那府選之日,你既然已經啟靈,更習練了仙法,那府選自是不能錯過了。你快準備準備,明日早點進城去。”

柳輕衣道:“算算時間倒也差不多了。村長,不知那府選還需要做什麼準備?”

許晉道:“此去隱元城,府選一旦選上,便要馬上趕往郡城了。你將平素隨身細軟物品最好一併收拾了,這一去可不知什麼時候能回來了。”

柳輕衣正自沉吟間,許晉續又道:“我們湖廟村如今也是沾了你的光了,等你入了仙門彆忘了關照一二。”

柳輕衣聞言點頭道:“你放心,湖廟村於我有活命之恩,我柳某不是忘恩負義之輩。”

許晉聞言心中欣慰,又向其略交待了幾句,讓他順便給洛兒家也說上一聲。

從村長許晉家裡出來,柳輕衣便徑直去了洛兒家。

母女倆聽柳輕衣明日便要去參加仙門府選,又是替柳輕衣高興,又有些傷感。

洛兒對柳輕衣道:“柳大哥,你可彆忘了我們,聽說修了那仙家法門,便會變得壽元悠長,你要是忘了回來,恐怕我們等不到你哩。”說著神情一黯,便低了頭不說話了。

阿菇道:“你這丫頭,什麼等得到等不到的,你柳大哥以後是仙人了,可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你彆在那哭喪個臉。”

洛兒仍舊埋著頭,輕聲道:“對,是好事呢,奴家應該替你高興纔對。”

柳輕衣自從到了這個世界,被洛兒母女倆救起悉心照料,後來又跟著這母女一家做活,相處之下已是如同一家人。

想到將要離開此處,去追尋那虛無縹緲的仙道,一陣無法言喻的傷感襲上心頭,柳輕衣慢慢紅了眼眶,悶著說不出話來,心想:“此去他鄉,俗世之外,就真的是一個人了。”

良久,略平複了一下心情,他麵上換了笑容,好言安慰了母女二人一番,一個人回到湖邊,麵朝大湖心呆呆的出神了一宿。

第二天天剛放明,他便抱了小靈貓,一手用小幡挑了隨身衣物包裹,悄然出了湖廟村。

一路上施起風行術,待其趕到隱元城時,城門口已經是人山人海。

城裡城外來碰運氣的看熱鬨的彙成了一股人流,不時有一些衣著光鮮的少男少女夾在人群裡嬉笑吵罵,這人流竟然一路從城門口湧向了城西的城主府大街。

他一手抱著小靈貓,一手挑著包裹,一步一步隨著人流,不緊不慢地向城主府行去。

待到了城主府外廣場,便見那廣場中已經黑壓壓地擠了一大堆人,又見那城主府府門口架起了一座高台,那台上台下四周各站了十名城主府的武士維持著秩序。

城主府長吏何勁空赫然也在其中,此刻正東張西望地看向台下人群,臉上略帶了一絲焦急表情。

高台上正豎立著一塊巨大的白色石碑狀的東西,那些擠在台下的人在一眾城主府武士的維持下排隊上台,依次將手按向那白色石碑。

一連數人,按到石碑上毫無動靜,不多時便搖了搖頭收了手,垂頭喪氣地走下了高台。

這樣一直持續了一個多時辰,那些上台的人儘皆毫無所獲地下了台,似乎冇有一個成功的樣子。

柳輕衣看向那白色石碑,心想到:“莫非這白色石碑隻需把手放上去便可以測驗靈體?”如此這般想著,也從廣場外圍朝高台前擠去。

便在此刻,人群泛起一陣騷動,廣場外來了一撥人,徑直朝高台行來,那原本擁擠在廣場上週圍的人群,儘皆向兩邊讓開了一條道路。

隻聽人群中議論紛紛,不時有人道:“竟然是陳家人來了。”又有人道:“那是陳家老祖陳陵,他怎麼來了。”有人道:“那便是陳家陳穗兒。”

柳輕衣聞聲向那一群人看去,隻見一名白髮長鬚的魁梧老者帶著一群人走了進來,被拱衛在中間的是一名青衣女子,生得倒有幾分標緻,卻一臉麵無表情地走在人群中。

這一行人走到高台附近,那老者便立在台下一旁,讓那青衣女子上了高台。

那青衣女子來到白色石碑前,緩緩伸手向碑上按去,一瞬間,那白色石碑猛然發出刺目白光。

台下人群一陣騷動,不時有人嚷道:“這是真正的靈體之身。”“陳家又出了靈體!”“陳穗兒,啟靈了?”

那站在台下的白鬚老者臉上浮出喜色,似乎極為滿意眾人的反應,再看那啟靈成功的青衣女子,仍舊麵無表情地下了高台。

早已守在台下的兩名城主府武士上前,向那青衣女子說了幾句話,便帶著她往城主府大門走去。

途中,那白鬚老者將青衣女子拉到一旁,又說了一會話,便讓女子跟著兩名武士進了城主府。

稍後,那白鬚老者帶著一眾陳家族人離去,台下又恢複了擁擠。

柳輕衣冇費多大勁便擠到高台附近,站在台下維持秩序的何勁空看到了柳輕衣到來,眼睛一亮,口中笑道:“柳兄弟,你終於趕來了,哥哥我等你半天,還以為你忘了日子。”說罷便讓柳輕衣越過數人,先行上了高台。

柳輕衣一手抱著小靈貓,一手用旗幡挑著一個灰撲撲的包裹,站在台上有些不倫不類的樣子。

隻見其將小靈貓放到肩上,騰出一隻手伸到石碑前,輕輕地按了上去。頓覺得體內靈氣熱流似乎受了什麼牽引,直往石碑中灌去。

那石碑一瞬間白光四射,彷彿一輪明亮的小太陽一般,晃得台下眾人花了眼睛,論其光線強烈程度,比起先前那陳穗兒似乎還要超過數倍。

台下眾人泛起一陣倒抽冷氣之聲,不時有人問道:“這人是誰?”“這是城內哪個修仙家族的人?”“這人怕是厚靈體了。”

何勁空見柳輕衣引動石碑發出這麼大動靜,臉上也是大為高興的樣子,他招呼了柳輕衣下來,又叫過兩名城主府的武士道:“你等且將我兄弟帶進去,不得怠慢了。”那兩名武士連忙點頭,一前一後引了柳輕衣往府門口走。

柳輕衣隻倉促回身,朝何勁空道了聲:“多謝何大哥。”便隨著兩名武士去了。

三人進了府門,走過一條長長的走廊,便上了二樓。

二樓的陳設比一樓複雜了許多,迎麵一片飛簷畫棟的走廊,中間是一彎水池,水池邊掩映著幾株叫不出來的植株。

柳輕衣被二人帶著繞過水池,來到一個陳設古樸幽雅的大堂,大堂上首坐著一個麵容白皙的中年人,旁邊坐了一個形態魁梧、鬚髮泛白的威武老者,先前進來那叫陳穗兒的啟靈女子,正坐在下首低頭不語。

那威武老者見柳輕衣進來,便站起身來道:“好哇,我隱元城今年竟然能出第二個苗子,想來今年在這嵐郡十三城裡排名倒也不至於墊底了。”他說罷走了上來,有些好奇地看了柳輕衣肩上的小靈貓一眼,拉過柳輕衣的手,道:“前次聽勁空說起,方纔又聽人稟報,你便是那湖廟村柳輕衣?”

柳輕衣心道:“那何勁空是城主府長吏,能向他提到自己,恐怕麵前之人便是那隱元城城主了。”遂點頭道:“城主大人,在下正是湖廟村民柳輕衣。”

老者似乎很滿意柳輕衣的反應,笑著道:“柳小兄弟你且過來,我給你介紹介紹。”說著便引柳輕衣來到上首白麪中年人麵前,介紹道:“這位便是我們嵐郡十三路接引使之一,吳震,吳大人。”柳輕衣雙手抱揖,行了一禮,道:“見過吳大人。”

那叫吳震的白麪中年人,也是起身道:“吳城主,柳兄弟,何必如此客氣,大家都是自己人。”說著又朝柳輕衣還了一禮,道:“希望柳小兄弟在選靈大典上好好表現,為我嵐郡增些光彩。”

柳輕衣見這吳震倒也客氣,勉強同他應付了幾句,便捱了下首陳穗兒旁邊的空座,抱著小靈貓自顧自地坐了。

那陳穗兒見柳輕衣挨著自己坐下來,隻身子往裡縮了縮,似乎冇有看見他似的,一張生人勿進的臉冷得滴出水來。

柳輕衣本想同陳穗兒打個招呼熟絡一下,見陳穗兒這個樣子,便也熄了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