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洛兒知道柳輕衣回來,一路尋到湖邊,將他從蘆叢裡叫起,帶著回了家。

依舊讓阿菇燒了熱水,讓其洗了澡換過衣裳,一起用了午飯。

洛兒看著柳輕衣帶回來的靈貓,好奇地道:“這小黑貓生得真俊,你從哪裡帶回來的?”說著便伸出一隻手來摸。

柳輕衣想起此獸在茫蕩山中的凶態,忙出言製止:“彆碰它,這是我在茫蕩山上救下的靈獸,很凶的。”

洛兒嚇了一跳,忙將手縮了回來,嘴上嗔怪道:“這算什麼靈獸,它可不就是一隻貓嘛。”

柳輕衣嘿嘿笑道:“你倒也彆小看它,我在茫蕩山救起它時,親眼見到它一爪拍死過一頭高大靈猿。”

聽到小靈貓如此凶猛,洛兒不再敢伸手,隻翻來覆去地看小靈貓,有些悻悻然又不太相信的樣子。

晌午一過,柳輕衣依舊帶著小靈貓回到大湖邊,看著一汪碧綠的湖水發呆,“那白珍珍說靈氣充裕之地可使小靈貓傷勢痊癒,隻不知湖底空間比起那靈氣充裕之地如何?是否也有同樣的效果?”

他這般想著,施展避水訣,抱著小靈貓下了水,一路下潛十多分鐘後,便來到了湖底空間。

小靈貓乍進了此處,先是一呆,跟著一個激靈從柳輕衣懷中跳了出來,急不可耐地直向那座石龕位置躍近。

待進到不能再進時,便眼睛一眯匍匐在地不再動彈,任由那石龕中的白光籠罩沖刷著身體,如同睡著了一般。

柳輕衣見小靈貓伏著的身子不斷孱動,同那白光一樣有節律地張縮,顯得格外地詭異,心中猜測:“看此貓一時半會是醒不來了,或許這湖底是來對了,那白光當能助其恢複如初吧。”這般想過,遂一個人出了湖底空間,捉了幾條湖魚上岸充饑。

一連數日,柳輕衣來到湖底空間,見小靈貓依舊是老樣子,伏在石龕近處一動不動,便也陪在一旁日日修煉不輟。

那些法術、劍訣他本已經很熟練了,對於這些個傳說中的仙人門道,驟然得窺之下,自然不願放過每一個精進實力的機會,想著是將其練得越熟悉越好。

一直到第五天深夜,那匍匐在地紋絲不動的小靈貓,終於睜開了眼睛,朝著柳輕衣叫喚了數聲,悉悉索索地爬了過來。

乍見小靈貓醒來,柳輕衣欣喜之餘,一邊伸手撫摸逗弄著小貓,一邊仔細觀察其狀態。見其渾身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靈力氣息,精神也比剛到湖底空間時好了不少,雖不如茫蕩山中那麼生猛,卻也不再像剛回湖廟村時那樣焉耷耷的了。

小靈貓精神頭十足地圍著柳輕衣打轉,似乎一點也不怵柳輕衣撫來的手掌,甚至還挺享受。過了一會便跳到柳輕衣肩頭,伸出舌頭舔舐起柳輕衣的右臉。

這小獸之前同柳輕衣並冇有多少交集,隻受傷之後得柳輕衣救起,中途醒過幾次,此刻卻顯得如此親昵,不得不說也算是一件怪事了。

柳輕衣感受到臉上傳來的酥癢感覺,心中亂想:“這小獸也實在通靈,難道知道自己將它救起,對它有恩麼?現在看這情形,似乎有點把自己當成了貓媽媽。”

一人一獸在湖底玩了半天,回到岸上時已是日上三竿,柳輕衣又馬不停蹄地下湖抓了幾條紅嘴煊魚上來,在湖邊生了火烤製。

小靈貓連續四天冇吃東西,倒也不是太餓的樣子,待紅嘴煊魚烤熟之後,隻堪堪吃了兩條便不再進食。

柳輕衣大感詫異,心道:“你這小畜生,難不成喜歡吃生的?”他一邊想,一邊扔了兩條尚未烤製的紅嘴煊魚過去,卻見小靈貓仍舊不理不睬。

他也樂得清閒,自顧自地在湖邊草草地吃過烤魚,便仰躺著小睡起來。

柳輕衣和小靈貓自此幾乎成日地遁入湖底空間,一個操演飛劍仙術,一個則舒服地趴在石龕附近沐浴著白光,餓了便上岸捉了紅嘴煊魚烤食,隻是小靈貓似乎一直食慾不佳,每次隻吃下一兩條紅嘴煊魚,便不願再吃。

一月時間輾轉而過,經由湖底白光的洗滌,柳輕衣體內的靈氣熱流隱隱比之前壯大了幾分,各種法術和劍訣更是齊齊大進一步,唯獨那麵黑色小幡他一直無法在湖底空間裡使用。

隻因他每次一下到湖底空間時,那麵黑幡便跟自己斷開了意識鏈接,如同消失了一般,無論自己如何灌注體內的熱流,都和普通的旗幡一般毫無動靜。

小靈貓這段時間卻越發地神氣了,一身皮毛如同錦緞般黑得發亮,速度已經恢複到以前的樣子,甚至比以前還快了不少,精神也變得極為旺盛跳脫,已是不亞於茫蕩山中的狀態。成日間仍舊隻知道膩著柳輕衣,全無一點靈獸的自覺。

這段時間洛兒來湖邊打望,始終尋不見柳輕衣身影,數次獨自站在湖邊顧影輕歎,最終一個人黯然離去。

這日,柳輕衣慣常地陪著小靈貓在湖底空間中修煉,趴在石龕近處睡覺的小靈貓,陡然全身黑光大盛,將四周白色光線撕扯牽引著,化作許多細小線束鑽入體內。

下一刻,隻見小靈貓的身體緩緩浮到空中,如同扯線球一般來回滾動,待小靈貓茫然睜開眼後,卻發現身體無法動彈分毫。

這種情形持續了一個多時辰方纔停下來,小靈貓重新落到地上,極為激動地朝柳輕衣吼叫連連,一雙爪子不斷抓撓著脖子。

柳輕衣驚奇之餘,發覺小靈貓脖下生出了一小搓黑色鬃毛,體型彷彿間也大了一圈。緊接著,陡然發現小靈貓的身影,瞬間憑空消失在眼前。

他揉了揉眼睛,幾乎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在湖底空間中四下尋找,卻是再無小靈貓的蹤跡。正值轉身之際,突然感覺左邊肩膀上有了什麼東西壓住,不由轉頭看去,卻發現左肩上空無一物。

這種感覺很怪異,他明明知道肩上那個位置有東西,看起來卻是空無一物。

柳輕衣心中遲疑了一下,伸出一隻手摸了過去,入手是一團毛茸茸的物事,手指甚至還被什麼東西舔了一下。

這一來可把他嚇了一跳,駭然縮手之際,才發現小靈貓的身形緩緩地從肩上顯現了出來。

柳輕衣自從來到這個世界,本來已經見怪不怪心態,此時仍舊有些炸裂,口中連道:“這怎麼可能?...這貓,隱形?”

小靈貓似乎能感覺到他有些炸毛的心態,惡作劇似的又連續消失了幾次,令得柳輕衣又一陣目瞪口呆。

有了這件事,柳輕衣冇了修煉的心思,抱著小靈貓出了湖底空間,打算到另找個地方好好檢驗一下此獸的新能力。

這一人一貓剛從水底出來,隻見洛兒正氣鼓鼓地守在岸邊,望見柳輕衣和小靈貓上了岸來,嬌嗔道:“柳大哥終日不見你人影子,你把這小黑貓帶到水裡去乾嘛,就不怕它嗆到。”說著看了柳輕衣光著的半邊身子一眼,輕輕歎了一口氣,又道:“你快去村長家一趟,他有事找你咧。”說罷,便掉轉身一個人飛也似地跑開了。

柳輕衣有些莫名其妙,又聽洛兒說村長找自己有事,將放在草叢裡的衣物一一穿上,便抱著小靈貓往村中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