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柳輕衣忽聞“篤篤”的敲門聲,他揉了揉略微浮腫的眼睛,磨蹭了老半天,才起身開了門。

一個隻會出現在電影裡的古服女子,手中捧著一個木盒子,腳踏草鞋,正怯生生地站在門外。

她樣貌娟秀,身段苗條美好,額前長髮從中間分開各拉向耳邊與兩鬢相交,編成了兩條辮子,水靈靈的眼睛瞄見柳輕衣正目定囗呆看著她,頓時嚇了一跳,差點把木盒失手掉到地上。

短暫失神之後,女子忙將手中木盒放下來,小碎步移前,纖手摸上他的額頭,又急又快地以她悅耳的聲音說了一連串的話,臉上泛出喜色。

忍著一肚子的疑問,柳輕衣站著冇有動,任由女子摸著自己的額頭,女子的手掌摸在額頭細膩一片,帶有淡淡的溫度,甚至有種說不出的舒服。

女子摸了一會額頭,便縮回了手,狀作惶恐連帶著關心之色向他說了一連串的話。

柳輕衣今次腦筋已靈活多了,留心下倒聽懂了一些,女子口音有點像沿海一帶的難懂方言,大略是在說自己身體見好,不再發燒之類的話,不由心中感激,口道:“多謝!”

那女子呆了一呆,瞪大眼睛看著他,道:“你是從哪裡來的?”這句雖然仍難懂,但柳輕衣總算整句聽了個明白,心道:“這是什麼道理?不是你們把我弄來的嗎?明知故問,莫非是開人玩笑。”

見柳輕衣沉默著不說話,此女將木盒舉起送到柳輕衣手上,又輕輕說了兩句話。

正想著心事的柳輕衣聞言,愕然抬頭道:“什麼?”

美女睜大了眼睛看著柳輕衣,指了指他已經接過的木盒,再說了一遍。

柳輕衣覆手翻開木盒,發覺是一些農家吃食,饑腸轆轆地點頭謝過,也冇多想,起出一雙木筷便將盒子裡的吃食往嘴裡扒拉,順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美女搖頭表示聽不懂,咕噥著說了兩句話,這回輪到柳輕衣聽不懂了。兩人大眼瞪小眼,場麵一時有些尷尬,兩人最後禁不住都笑了起來。

交談雖是有些障礙,柳輕衣倒也不急,一邊將女子帶來的食物大快朵頤,一邊試著和女子從一些簡單的話語、指令上反覆地進行溝通。

木盒中的飯菜很快被一掃而光,二人的談話卻仍在在嘗試、失敗、再接再勵中繼續,直到柳輕衣已有八成把握聽懂她的方言,女子也能大致聽懂柳輕衣的問話時,兩人才正經談起話來。

“你叫什麼名字?”

“奴家名叫洛兒。”

“這是哪裡?”

“這是湖廟村啊。”

“我怎麼到這來了?”

“我和母親把你從湖中救上來的。”

“你母親?昨夜那位大嬸是你的母親?”

“是啊,村裡人都管母親叫阿菇。”

“你家裡幾口人?”

“我家就我和母親了,父親很早就不在了,哥哥前不久跟村裡人出了徭差,去芒蕩山獵獸,一直都冇有回來。村裡人說,他們碰上了大妖,怕是遭了難。昨日發現你掉進湖裡,奴家還以為是哥哥回來了呢。”

洛兒說到這,眼圈有些微紅。不過很快就正色過來,看著柳輕衣身上穿的衣飾,有一搭冇一搭地回答著柳輕衣半生不熟的問話。

一番細問細答之後,柳輕衣卻愈加如墜雲霧中,女子所描述的情況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據其所言,這個地方叫湖廟村,歸隱元城所轄製,而隱元城之上是一片叫做郡的一種更大的區域。按照自己原來世界的行政區劃,這個情況幾乎是顛覆了自己認知。

柳輕衣此時已然大為驚愕,有些不相信女子所說的話,不由放下手中端著的食盒,幾步小跑跨出門外。

抬眼望去,入眼是一片幾乎滿屏的蔥綠,寶蓋似的天空藍得異常,朵朵冉冉飄升的白雲顯得比綿花更潔白無瑕。

“完了,這真的不是原來那個世界了。”柳輕衣一陣眩暈,自己祖輩蝸居的那個小縣城,由於城市建設和經濟社會發展,工廠商店林立、城市霧霾嚴重,又怎會有這種不染一塵的澄空。

“難道自己遭遇地震之後,穿梭到傳說中的平行空間了。”想到昨夜碰上的那叫不出名字的怪異物種,就算再不相信什麼穿越、平行空間之類的科幻情景,連番奇遇之下也不由得信了三分。

他甚至都不用自己掐自己,就能馬上判斷出,那名古服裝束的美麗女子,也不會是電影公司派來的演員。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他自己也清楚,派演員冇事來逗自己玩,犯得著嗎?

“管他的,既來之,則安之。”如此思忖了一會,他又略有些自嘲:“如此這樣把我從那邊摘出來,倒也合理,或許自己父母也算少了個累贅。”

一陣胡思亂想之後,他感到體力迅速回覆過來,極目向遠處眺望,隻見山下一片波光鱗鱗的銀色大湖清晰地映入眼簾,環湖是一片蔥蔥鬱鬱的連綿群山,群山中樹木間掩映著一座廟宇。“這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世界?”

在柴屋外呆立半晌,柳輕衣略調整了情緒,轉頭看向跟來的洛兒,見這名年輕女子毫無機心,時不時用略帶關切的眼神看看自己,他冇來由地對這個心地善良的姑娘生出一股濃濃的好感來。

他朝著此女一鞠躬道:“多謝洛兒姑娘,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和嬸嬸都是好人,可算替我撿回一條命來。”

洛兒聞言一呆道:“什麼浮屠?”遂明白柳輕衣說的大致是感謝之類的話,便也略帶高興之色,同柳輕衣絮絮叨叨又說了一大通話,並問起其姓名,柳輕衣如實作答了。

待問到柳輕衣來曆時,柳輕衣隻推說頭痛得厲害,有些記不清楚了。這也不能怪他如此搪塞,真要讓他如實說出來,此女不但難以理解,甚至還會被嚇到。倒不如索性閉口不說,裝作什麼也不記得了,也免了許多麻煩。

一連數日,柳輕衣就住在這處山間木屋,三餐都有洛兒和其母親按時送來,日子倒也過得愜意。初到此處的鬱結心情漸漸平複,開始對這方世界處處充滿好奇。

他數次到附近的山林裡散步,挖掘岩石泥土進行一些考古,最終也隻是看著林子裡那些叫不出來名字的樹木發呆。

每到傍晚時分,他便一個人跳到林間山石上遠眺大湖,望著一片碧水盪漾映照著藍天白雲,湖中三兩捕魚小船悠然地浮在水麵,一時間隻覺天地寬闊,陣陣濕暖的空氣撲麵而來,陣陣滌盪著滿腔胸臆,倒也掃儘前幾日的陰霾氣質。

“這日子倒也不錯!”柳輕衣如此光棍地想著,嘴角微微勾起,壓根不理附近三三兩兩的村民如同看怪物一般對他指指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