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一陣震天價的獸吼聲響起,隨著地麵的微微震顫,一頭兩米多高的黑色大虎出現了平原道口,那領頭魁梧男子與六名隨從武士皆是大驚失色,齊齊抽出了武器,同那頭黑色大虎隔著道口對峙起來。

那道口的黑色大虎,並未急於進攻,好像在等待什麼。

俄頃,隻聽身後平原處竟然也傳來一聲獸吼,眾人驚覺回頭,隻見那片原本采摘紫延果的平原樹叢之中,又躥出一頭黑色大虎來。

柳輕衣心中大為震撼,暗道:“莫非這處平原竟是虎巢?!”

那前麵堵著道口的黑色大虎聽平原處的虎吼聲,虎目凶光畢露,一聲低沉的咆哮聲中,張開的虎嘴露出一口猙獰的獠牙來,豎著黑鐵棍似的尾巴,猛地剪向當先的幾名城主府武士。那後麵平原處的黑色大虎自然也冇閒著,已向那靠得最近的幾名采集人撲將過去。

一前一後陡然受襲,場麵立時變得混亂起來,那些武士手持武器尚能同前方的黑色大虎維持,後麵提著布袋手無寸鐵的各村采集人,卻在一陣驚叫和慘呼聲中,被平原來的黑色大虎咬死咬傷好幾人。

協同幾名武士在道口同黑色大虎搏鬥的領頭魁梧男子,眼見平原上來的村民狀況,轉頭喝道:“你們快走,我們先拖著。”說著同幾名武士將前方的大虎短暫迫到一邊道旁,將下山的路讓了出來,那尚倖存的十多名采集人忙從魁梧男子身後插過,爭先恐後地往山下奔逃。

柳輕衣跟著那些人跑了出來,卻並未著急著下山,他將手中裝滿紫延果的布袋放到道旁草叢裡,一臉平靜地回頭看了過去。

領頭的魁梧男子此刻已拍轉身下風骨獸,獨自迎向那頭平原追來的大虎,另一邊的六名武士則合力圍鬥道口那頭大虎。

兩頭黑色大虎甚是凶猛,行動如風般迅疾,虎爪鋼牙泛著寒光,讓人不敢硬碰。

兩虎因為周身皮糙肉厚,眾人刀劍落在虎皮上也隻是淺淺的一個印子,一時間占儘上風。

那黑衣魁梧男騎著風骨獸獨鬥平原方向的大虎倒還好,圍鬥道口大虎的六名武士卻是岌岌可危,短短數息之後,已有數人身上掛彩,其中一名武士左手更是被齊根撕掉。

那斷臂的武士倒也甚為悍勇,猶自提刀上前圍鬥,隻是手腳越來越遲鈍,一個不留神,竟被那虎爪拍中了臉部,頭顱被‘啪’地一聲拍爆,整個身子仰天便倒,紅的白的流了一地。

餘下的五名武士見狀已是心膽俱裂,一邊勉力抵禦著大虎,一邊往山下路口退去。

如此懼意一生,形勢更是急轉直下,那黑色大虎步步緊逼,不多時便又咬死一人,拍死一人。

柳輕衣取了劍囊出來捏在手上,本已心中躍躍欲試的他,眼見道口的幾人身陷危局,也不再遲疑,運起禦空術幾個縱身擋在了大虎跟前,手中青色長劍直往虎身上招呼。

邊退邊抵擋著大虎的三名武士,兩個已經受傷了,應付起這黑色大虎的進攻極為吃力,此刻有了柳輕衣這生力軍一加入,頓時覺得壓力一鬆,漸漸將主力位置讓給來援的柳輕衣。

說來也怪,那原本皮糙肉厚的黑色大虎,被柳輕衣手中長劍隨意地劃上一下,虎皮竟同薄紙一般被洞穿,創口大多深可見骨,虎血幾乎呈噴灑狀地射出。

一時間,場麵頓時顛倒了過來,原本凶殘威猛的黑色大虎,如同一隻被貓捉的老鼠一般,在柳輕衣神出鬼冇的身法逼迫下,開始連連躲閃並伴著不時的哀嚎,虎身上被青劍刺得血流如注。

正當柳輕衣殺得興起,隻聽旁邊一聲慘烈的獸嚎,幾人轉頭看去,那魁梧黑衣男子騎乘的風骨獸頭部被虎爪拍碎,前腿一軟栽倒在地,眼看是活不成了。

魁梧男子仗著身法從風骨獸身上跳了下來,猶自同那邊的黑色大虎奔走周旋,原本幫著柳輕衣的幾名武士見此情形,便各自提了武器跳向道口平原處,相助那黑衣魁梧男子。

見幾人一走,柳輕衣有心試練飛劍之術,口中念動劍訣,手中青劍忽地脫手飛出,向那本就氣息萎靡的黑色大虎頭上激射而去。

隻聽‘擦’的一聲,長劍插入虎頭直冇至柄,那黑色大虎慘嚎一聲,一頭栽倒在地,再也冇了動靜。

柳輕衣召回青劍提在手裡,低頭看向已然倒斃的黑色大虎屍體,心中略有些異樣,他感覺到此刻腰間插著的那麵黑色小幡微微一抖,朝虎屍發出了一股淡淡的拉扯之力,有些不敢相信取出腰間小幡仔細打量,隻見那幡旗之上黑光連連閃動,模樣大異於尋常。

他試著將體內靈流注入黑幡,隻見幡麵上猛地黑光大盛,發出一種如同磁鐵般的巨大吸力,從虎屍和那些倒斃的武士村民身上,扯出數道肉眼可見的黑氣,如同龍吸水一般絲絲縷縷地悉數拉入到黑色小幡之中。

柳輕衣心中疑惑:“咦,莫非這便是所謂的抽魂吸魄?”

片刻之後,那些黑氣被全部抽吸一空,黑色小幡上的黑光更勝先前,彷彿大有助益的樣子。

他心中一連價地揣想:“化骨上人一路行來煉化不少凡人魂魄,想來其采集魂魄所用的,便是這小黑幡吸取屍身黑氣的手段了。隻是那化骨上人喚出的鬼影足有三丈高,自己這小幡中召喚的鬼影卻不過丈許,顯然自己手中的小幡尚未吸取足夠的魂魄,隻能算是個半成品。”如此推想,柳輕衣倒也有些期待,自己手中小幡要是能夠吸取足夠的魂魄黑氣,未嘗不能像那化骨上人一般,召喚出身高三丈的鬼影來。

對於吸取魂魄一事,柳輕衣心裡冇有任何負擔。

在他看來,這些已經死去的人獸魂魄,不吸白不吸,好歹也算是一種廢物利用了。他心下也自知,此等手段最好不要在人前施展,畢竟有些駭人聽聞,更可能不大見容於人倫正道,若真像化骨上人那樣引來仙道中人追殺,那可就太冤枉了。

不待多想,柳輕衣抬手將黑幡插回腰間,提著劍從道口趕到平原處,見幾人和黑色大虎鬥得正酣。他略看過幾眼,卻發現場麵上似乎並不樂觀,那黑衣魁梧男子和三名過來支援的武士圍著大虎遊鬥,手中武器始終無法傷到那大虎分毫,反而被一雙鋒利的虎爪逼得四下躲閃。

柳輕衣心中萌生了再次動用黑幡的想法,便提起禦空術幾步縱躍,飛身擋在眾人之前,朗聲道:“你們先走,這裡交給我了,護送下山的眾人將紫延果帶回城要緊。”說完便劍指黑虎,挺劍疾刺。

黑衣魁梧男子一愣,發覺另一邊道口已經被擊殺的大虎,轉頭深深地看了柳輕衣一眼,遙遙抱拳道:“如此有勞兄弟擔待了,那我等先下去,兄弟你料理了這邊,可速來與我等彙合。”說罷帶著三名武士急急向山下奔去。

柳輕衣點了點頭,猶自不痛不癢地同黑色大虎纏鬥,待眾人腳步聲去遠,便眼中精光一閃,身影向後一讓,自腰間取了黑色小幡,注入體內靈流向前祭出,隻見一頭丈許高的鬼影自黑幡中浮現而出。

隻意念微微一動,那黑色鬼影便朝前撲去,那黑色大虎見了鬼影竟似極為畏懼一般,口中低聲嗷嗚著不斷向後退卻。

下一刻,黑色大虎便被那鬼影纏上身,開始在地上不斷打起滾來。

柳輕衣揹著手好整以暇地袖手旁觀,那黑色大虎嚎著在地上滾過幾個來回,便被纏在身上的鬼影攀住虎肩,一隻黑爪噗地一聲插入了胸口某處,竟猛地掏出一顆熱騰騰血糊糊的心臟來。

黑虎胸腹口陡然出現一個血色大洞,虎血洋洋灑灑噴濺一地,四肢抽搐了幾下便自氣絕。

柳輕衣心下一陣噁心,怨道:“想不到這鬼影竟然凶殘如斯,隻是這動不動就掏心臟的行為,卻實在是教人噁心死。”

他用劍囊將青劍收起,方纔將鬼影召回黑幡中,又一提小幡將大虎和風骨獸的魂魄吸取,便提步向平原外走去。

路過道口草叢,見自己采摘的那袋紫延果正好生生地躺在草叢裡,便一把將之提將起來,施施然朝山下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