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往湖底去,光線越來越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柳輕衣有些後悔,看來自己還是該白天來探好一點,起碼光線充足,不至於兩眼一抹黑。

估摸已經到了水下兩百多米的樣子,他仗著避水決幾乎修煉到大成,又向湖底下了近百多米,隻覺水溫越發地冰冷刺骨。

柳輕衣定了定神,正猶豫是否繼續下潛,忽感體內那股運轉避水決的熱流,不知何故竟然越加躁動,引得身體開始一陣陣回暖。

他心中一寬,大著膽子繼續向湖底下潛。

雖然水中仍舊是漆黑一片,但前方水域依稀又透出一點亮光來。

越往下潛,那水底的亮光越發清晰,遠遠看去彷彿一片鬥大的星光倒影在水中。

柳輕衣回頭看向湖麵方向,已是漆黑一片,心想:“如此深水之中,絕無可能是那星光能映灑進來的。”此刻,體內的熱流越發地膨脹沸騰,身體竟泛起陣陣炙熱之感。

他很清楚,自己平時運轉避水訣時,根本無法支撐到這麼長時間不換氣。況且這水底壓力比起湖麵又大了數倍,水溫冰寒刺骨,對體能的消耗隻會更為巨大。

體內那股熱流能夠持續到如此程度,不但未見一丁半點的衰竭,反而愈演愈烈,這種情況確乎大異於尋常。

他不由心中喜道:“今次真是天都幫我。”再次催動起避水訣時,竟比以往運轉得更為迅速。

來不及多想,他快速向那亮光處潛去,不過數十米深處,便看見一個巨大的白色光殼,將水底照得明晃晃一片,隱約透出光殼下麵湖底平緩的河床。

“終於到了湖底了。”柳輕衣心頭一鬆,隻覺四周湖水微微振顫,光殼似乎還一張一縮地晃動,湖水已是白茫茫一片,煞是晃眼。

忽地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帶起他的身子往下急沉,四周的白色光波也跟著一陣搖晃。

下一刻,他隻覺壓力一鬆,身子已然墜落到白色光殼之中。

他腳下一個踉蹌方纔站穩,隻見前方十多米處,靜靜地立著一座石龕,那光正是從那座石龕中發出。

柳輕衣心中大為驚奇,遂走近幾步埋頭細看,隻見石龕周圍構築有許多小型石柱,中間包裹著一顆白色圓珠,那光實際便是白珠煥發出來的。

“這是什麼玩意兒?莫不成便是那夜明珠?似乎又不像。”

柳輕衣伸出一隻手向白珠摸去,不料卻被石龕外一股氣流擋住,無論如何使勁,雙手都無法接近石龕。

他心下嘖嘖稱奇,暗道:“不知這個珠子是什麼來曆,但絕對是寶貝無疑。”

柳輕衣圍著石龕空間轉了兩圈,見四周水流潺潺,空間內卻如同排空的透明玻璃樽,儼然如同海洋公園的地下展覽館,四周雖並無任何材質阻隔,卻無一絲湖水能夠滲入。

眼見如此奇景,他轉頭又看向石龕之中白色珠子,幾乎能夠肯定,能夠造成如此奇特的湖底環境,那石龕中的白珠子必是某種異寶。

他不由再次伸手向石龕中抓去,仍舊被那股無形氣流阻隔開來,心中火熱,自然多次嘗試,動作並未停下。

若有外人來看,便能見到一個半光著身子的男人,正對著一座石龕手腳並用地一通狂抓,宛如女人打架一般。

良久,柳輕衣盤膝坐下,好一陣氣悶之餘,不甘心地看向那龕中之物,不知是不是錯覺,隻覺那白珠彷彿活物一樣,正一張一縮地吞吐,四周白色光暈也跟著一張一縮地振顫。

他先前進來,一心隻想著奪寶,卻冇注意那珠子還有種種異樣。

此時見那白珠子一張一縮,噴出的道道白光充斥湖底空間,流經自己全身時,竟然有種說不出的舒服暢快。

體內那原本已經散了功的熱流,又一次地在自己身體裡循環往複,並在一次又一次地循環中逐漸壯大、增強。

柳輕衣全身經脈漸漸噴張,身體如同不斷充氣的氣球,一種滿盈澎湃的感覺呼之慾出,引得身體四肢彷彿將要被什麼撐破一般地脹痛。

幾乎是同一時刻,他身體裡開始自動運行起靈焰術、禦空術、風行術等等法術來,那體內澎湃的熱流彷彿找到了宣泄渠道,將幾種法術線路如同水到渠成般悉數貫通,幾乎毫無阻礙地在體內運轉了一遍。

柳輕衣感覺到身體的這種異動,起心配合之下,待體內運轉靈焰術的法術線路時,便口中念動靈焰術口訣,一股極為熾熱的氣流猛地湧向指頭,他抬手向前一送,隻見一個紅色火球自其指尖噴薄而出,‘噗’地射入十米開外的水幕上,將光幕外的水流融成一個短暫的霧化真空。

“這麼厲害?!”柳輕衣見狀心中狂喜,這處地方簡直就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修煉寶地。

在他看來,那石龕中的白色珠子,能夠在水底形成這麼大一片真空,發出的白光又如此神異,恐怕與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也有莫大的聯絡。

如此胡思亂想了冇多久,他便又沉浸在法術快速玉成的興奮之中,將那小冊子上的法術逐一修煉了個遍,便是那最為繁雜的劍術線圖也是全數在身體的運轉如意,他也跟著以手當劍比劃,大致將那些劍招演化了出來。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轉瞬而過,柳輕衣已在湖底待了三天三夜,彷彿一眨眼的功夫。

三日內,他將小冊子上的各樣法術劍術練了個遍,到了第四天,終於覺得餓到不行,便戀戀不捨地出了湖底空間,念起避水訣向湖麵浮去。

誰知再次使用避水訣,速度竟然比往日快了一倍不止,不多時便到了湖麵,隻見洛兒正獨自劃著小船四下張望尋覓,一臉的焦急神色。

柳輕衣有心試驗剛練成的那禦空術,自水中提氣一躍,身子輕飄飄地自湖中騰起,穩穩地落在了船舷上,整個動作瀟灑、飄逸,倒也煞是好看。

洛兒眼見湖中竄起個黑影跳到船上,先是嚇了一跳,待見到是柳輕衣時,不由嗔道:“你這死鬼,這幾天跑哪去了,這大清早的,便扮了水鬼來嚇奴家。”

柳輕衣心情愉快,笑道:“洛兒妹子,你卻不知,我扮了水鬼,是好把魚都打到咱家的網子裡來咧。”

洛兒提了提空空如也的網子,笑道:“你這幾天不見人影,一網魚也冇見打起來,還敢胡吹大氣,敢情你是赤條條地下去,把魚兒都嚇回家了。”說罷又看著隻穿一條褲衩的柳輕衣,掩嘴‘咯咯’地笑起來。

柳輕衣此時方纔醒覺自己一身精赤,遂大感尷尬地溜進了船艙,待其穿好衣服出來,洛兒已將船靠岸。

在洛兒家用了飯之後,他便告辭出來,一個人回了木屋,自屋內柴堆裡取了青劍出來,貓著腰進了樹林裡試劍。

他按照湖底修煉的路子運轉體內熱流,不多時便將之導入手中青劍,隻聽‘諍’地一聲,青劍掙脫手而出,懸於身前兩尺半的空中。

他口中唸唸有詞,依照記憶裡圖冊上的樣子,捏了個指印遙指青劍,隻見青劍滴溜溜地在空中打了個轉,忽地青光大盛,極快地斬向不遠處的一顆大樹,將那大樹瞬間斬為兩截。

他又控製著青劍,斬向一塊林間大石,隻見青光閃過,大石也被齊根斬成兩半。

柳輕衣收了青劍提在手上,心中對這飛劍之術大為滿意,跟著又使了禦空術在山林間騰躍,儼如一隻靈猴一般,登高躥低。

待其使風行術將熱流貫注於雙腿,在山林中奔行之際形如鬼魅,連續跑上數裡路,竟不不覺得如何疲累。

又待其念起靈焰術口訣時,手指上重又浮現出一團紅色火球……

柳輕衣正試演幾樣法術到了興頭上,卻忽聽村中傳來一陣密集的鐘聲。

他心知這是召集村民集合之意,遂散了靈焰術功法,起身趕往山下看熱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