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敏將之雙手捧過,獻於楚萱兒麵前,輕聲道:“少穀主,這便是灌靈果,還請你過目。”

楚宣兒接過灌靈果,置於掌中端詳半晌道:“你說這灌靈果吧,自我在東境翠雲山中得到時,也是這樣捧在手中,冇想到被人奪去。如今轉了一大圈,卻又回到了我手裡,真正令人哭笑不得。”

封敏在一旁陪笑道:“少主,這就叫正該你的,誰也拿不走。”

楚宣兒‘咯咯’一笑道:“不知道趙丹彤得知,會不會氣死?當初她可是拚了命地護住這灌靈果的。”

封敏笑道:“好歹通天教也落了三枚灌靈果,趙丹彤傷得不虧。”

楚萱兒點點頭道:“那倒也是,此次回去我儘快突破通元境,屆時再到東境一趟,見見逍遙劍派中諸人,上次翠雲山中承了他們的情,這灌靈果本當分他們一半,如今卻是一個也冇著落,好歹給他們分潤些許靈元石。”

封敏道:“理當如此,少穀主,若無其他事,明日我和東清等人便在天河屯恭候大駕,你看要不要我多派些人過來護衛?”

楚宣兒道:“那你先去吧,我明日一早便過來跟你們彙合,我這邊有翠兒,安全上倒是無虞。”

封敏聞言道:“那屬下先行告退。”如此說過,那先前的白衣女子又開門領著封敏走了出去。

柳輕衣驅起小靈貓也自房頂一躍而下,落於矮樹之上,卻發現樹冠上已然空無一人,那兩名黑衣蒙麵女子不知何時皆已離去。

不待多想,忙又驅使著小靈貓跳下樹冠,跟在封敏二人身後往外間行去,到了百花坊大門口,順著封敏出門的空隙擠了出去。

眼見封敏一出了百花坊,又去了仙圩場上四處轉悠,似乎並未急於離去。

小靈貓飛簷走壁之際,身在同雅小築的柳輕衣已是收拾好行裝,隻同劉浩說了聲要連夜趕回嵐郡,便徑直出了天獸閣。

一人一貓在百花坊迴天獸閣的中途彙合,齊齊折轉東行,出了仙圩場,直朝鈞天城東門處奔去。

到了城門口,柳輕衣將小靈貓收入靈環中暫歇,一個人靠在城牆根兒,好整以暇地等待了起來。

夜空蕭瑟,繁星點綴。

黑幕般的蒼穹籠罩之下,鈞天城中遠近燈影重重,陣陣人語喧囂聲隨風吹送,城門附近的幾條街道仍是一副熙攘景象。

柳輕衣等了小半個時辰,便見封敏白衣飄飄,蓮步輕搖,自遠端一條街道現身,極快地向城門口行來,一出東城門便化為一道沖天白虹朝東南方向疾飛而去。

她前腳剛走,柳輕衣後腳便跟著出了城,靈力覆身,祭起鈸蘭衣銜尾直追,飛出一大段距離,卻失了封敏的蹤跡。

他懸空四下打量,卻見清朗月色的映襯下,一條蜿蜒起伏的大河自北向南緩緩鋪布,宛如一條長長的玉帶鑲嵌在鈞天城東麵。

想到鈞天城兩側環水,西曰鈞河,東名天河的傳聞,柳輕衣輕咦一聲:“這必是天河了。”

他心中一陣計較,並未盲目追尋封敏的蹤跡,而是將小靈貓從靈環中放出來,依靠小靈貓敏銳的嗅覺,覓著封敏若有若無的殘留氣息,沿著天河向南慢慢飛行,一路尋找起天河屯的所在。

據封敏同那少穀主楚萱兒對話中透露,那天河屯乃是位於天河下遊的一個村屯,如此順流而下,當是不難找到。

一路沿河飛了大約一刻鐘,遠遠便見一片不大不小的村落坐落在天河東側一處平原上,待柳輕衣降臨那處村口一麵巨大的牌坊前,隻見‘天河屯’三個黑色刻字赫然其上。

他心中微微一振,舉目朝村內望去,隻見青石小巷之間小樓林立,一概樓屋雜亂無章地建於道旁,乃是一副縱橫交錯的零散佈局。

時已近深夜,柳輕衣抱著小靈貓,以魂鏈施展通靈術,在這屯子房舍間不斷地打轉兜圈,尋覓起封敏留下的殘存氣味。

月映中天,銀色的光輝灑滿一地,柳輕衣時而被拉長的影子浮掠於樓舍之間。

少頃,隻見其猛地蹦起身,抱著小靈貓直朝南邊一處還亮著燈的樓群飛縱而去。

數息之間,一人一貓掠近數丈,隻見四間並排而建的石木結構樓群中,靠左第二間仍舊亮著燈光。

柳輕衣並未靠近,反而遠遠地退到一處灌木叢中,隻以魂鏈附在小靈貓身上,隱了身形攀爬跳縱到那處亮著燈的小樓屋簷上。

走過幾步,透過瓦縫向裡望去,隻見屋內一名男子端坐堂前,正手持一卷經書,時而仰頭輕吟,時而低頭沉思。

“魏東清!”縮在灌木叢中的柳輕衣心中一喜,細看其持在手上的經書,正是仙品大會上被封敏拍下的大芫劍經殘卷。

透過小靈貓的感應,隔間的那棟小樓裡正散發著封敏的氣息,柳輕衣不敢輕舉妄動,隻通過魂鏈附在小靈貓身上,鼓著眼睛自瓦頂縫隙直盯著魏東清手中的經書看,希求能遙遙偷記下個大概。

他這般眼巴巴兼可憐兮兮地躲在一邊偷窺,全因自己身負中品靈寶飛劍,卻無後續劍術功法所致。相比起天獸門的環術仙術,這啟靈之後便一直使用的飛劍始終不忍棄手,心中無數次埋怨自己不務正業,卻仍舊捱不住對這本劍經的極大渴望。

先前聽那寂滅道人所言,再從封敏口中得到印證,此劍經比之通天教的鎮教劍訣也是不差,更催生出他心中一股如饑似渴的強烈情緒來。

此番費儘周折跟著封敏循來,再見到這本經書呈於眼前,他又怎能放過?雖是躲在瓦頂隨著魏東清的翻撚,東看一鱗西學一爪,心下仍覺百倍的快意。

如此,魏東清在房中反覆翻看研究經書,柳輕衣則附著小靈貓在房頂偷偷默記,一直持續到半夜三更,仍是競習不覺天曉。

夜濃一刻,魏東清手持經書,半邊身子朝榻上一歪,側著身子又看了半晌,睡意一陣上湧,眼皮便漸漸抬不起來。

他白天一直研究經書,到現在屬實有些疲累,不大一會便鼾聲如雷,其手上經書一鬆,竟自輕輕滑落到地上。

柳輕衣眼見此景,心中暗道一聲:“真乃天賜良機。”賊心賊膽地驅使小靈貓搬開房頂青瓦一張,身子向裡探了探,心中一陣天人交戰,“博還是不博?博,便是一整本的劍經到手!不博,憑先前記下那些全無邏輯的零散篇章,恐怕並無多少作用。”

方寸之地,瞬息之間,柳輕衣心中一陣發狠:“拚了。”

俄頃,隻見小靈貓極快地隱去身形,自瓦間洞隙倏地跳到房中,悄無聲息地湊到魏東清躺著的榻邊。

歪著頭小心打量了魏東清一眼,隻見其猶自沉睡,對周遭之事至無所覺,心中再不遲疑,一口叼起那捲經書,回身沿著牆壁攀爬而上,朝著瓦頂洞隙,一蹬一跳之間,再次襲上房頂,就此撒開四足,化著一道黑光,直奔柳輕衣藏身之處電射而來。

少頃,一道影子自灌木叢中猛地躥出,一抬手將奔來的小靈貓及經書收起,催動鈸蘭衣禦空騰起,趁著茫茫夜色向南飛遁而去。

高空中,沐風而行的柳輕衣心中‘怦怦’直跳,無比驚險和刺激的情緒閃過,又起一陣狂喜充塞胸臆。

……

翌日,鈞天城,百花坊和天河屯兩處已是一片混亂,一隊一隊的百花仙穀修士四處巡曳打探,幾乎將天河屯及鈞天城掀了個底朝天,大怒之下的封敏更是當空痛罵盜書賊人。

如此大的陣仗和動靜,倒引得通天教蕭白梧等人及鈞天城中的民眾儘皆莫名其妙,待弄清是百花仙穀凝丹境座主竟然被人趁夜盜取了劍經,又不免個個都覺滑稽好笑。

楚萱兒未免滋擾城中民眾,強令百花仙穀眾人晝伏夜出,四處奔走尋覓打探數日。除了那處房頂被揭開的一匹青瓦留下些許端倪外,卻是再無一絲絲線索頭緒,原本眼皮子底下的東西,竟然來了個不翼而飛。

如此滯留數日,一行人最終在楚萱兒的帶領下,灰溜溜地回了百花仙穀。

魏東清丟失經書,自覺有愧,一回仙穀便自領責罰,獨自去了花塚麵壁。

至此,仙穀眾人在仙品大會上強勢競拍,砸下十九萬靈元石的天價,最終卻是買了一簍子空氣,直令穀中人哭笑不得,也讓局外人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