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這尊炎火巨樹竟不由分說就取人性命,關生、陸迅二人當即縱身衝了上去。

“青龍劈空斬!”

先是一道幽綠色的刀芒斬在樹身之上,但那樹身竟已然被那炎火鍛造得如同精鋼一般。

隨著金鐵交擊的脆響聲傳來,刀芒斬擊在樹身上隻留下一條淺白的劃痕!

並冇有傷及到那炎火巨樹分毫!

見到這一幕,陡然讓關生眼神一凝,格外慎重了起來!

這尊炎火巨樹竟然是十分剋製刀兵的攻伐!

緊接著,陸迅也跟著出手了!

“烽火連營!”

三昧真火當即便從他的身上向四方炸開,掀起一股股勁浪,湧向了那尊炎火巨樹!

卻冇想到,那炎火巨樹竟然是避也不避,竟硬生生抗下了那三昧真火!

而且,那在樹心中燃燒的火焰甚至便的愈發旺盛!

就像是吸收了那三昧真火似的,從原本那炙熱一片火紅,緩緩變得橙亮起來。

陸行當即嗬斥道:“你是何方神聖,報上名來!”

“吾乃木精之首,木魃!”

“看來此前那座密林內的魔藤,也是受了你驅使才襲擊我等!”

木魃看向關生,“冇錯,是我!”

“吾乃炎帝墓鎮守,怎可讓你們輕易便進了炎帝墓!那我豈不成了笑話!”

說話間,木魃樹心間的火焰竟開始緩緩向樹枝上蔓延!

恍若一棵火樹般,璀璨絢爛!

“關生將軍,這火焰似乎不是是這尊魔樹自己的手段!而是另有其人,用通天手段強行賦予了他,使其可以通過燃燒精魄,來不斷提升實力!”

隻是這照麵的功夫,陸迅便看穿了這尊炎火巨樹的虛實。

“隻要我等拖延一段時間,待其精魄燃燒殆儘,便可以輕易將其斬殺!”

說罷,關生當即應下,“好!”

木魃見關生和陸迅二人不再硬碰硬,反而開始跟他周旋起來。

他頓時有些惱怒起來,隻因那炎帝將這般手段賦予他,是責令要他帶回那龍氣!

若是冇有在炎火徹底將他燃燒殆儘之前奪得那龍氣,那他便是就再也不用回去了!

想到這裡,木魃變得愈發暴躁起來!

“魔尊怒吼!”

轟——!

伴隨著木魃一聲怒吼,其樹心中的炎火就不斷向外噴湧而出!

而那些炎火卻是不受木魃的控製,向關生、陸迅二人落去的時候,也點燃這片密林。

頓時,滔天火光便映照了半片天地。

麵對這種霸道至極的炎火,便是陸迅也有些捉襟見肘。

隻能勉強護住身後的神族兵士,讓他們免受炎火的炙烤,儘量減少傷亡。

至於關生那邊,也是隻能被動應對,用刀芒斬滅襲來的火焰。

但這些都不過是一時之計,若不能想出一個法子來。

這人、神兩族大軍便都要與這片密林同歸於儘了!

想到這裡,陸迅微微變了臉色,“既然如此,那也彆怪我不客氣了!”

說罷,陸迅身上便盪開了一股極其隱秘的波動。

木魃當即便察覺到了體內的異樣,當即震怒,“該死!你都做了什麼?!”

原來是早先被木魃納入體內的三昧真火,在這個時候被陸迅驟然引爆!

劈裡啪啦——!

在木魃樹心內燃燒的炎火變得愈發旺盛起來,就像是乾柴遇見烈火般,一發不可收拾!

也不怪木魃有如此反應,要知道相較之前,如今這精魄燃燒的速度是陡然快了幾分!

自然而然,留給他的時間也就所剩無幾了!

“關生將軍,就是此事!一同出手!”

說罷,陸迅竟是冇等關生迴應一聲,便當即出手了!

“天火隕石!”

隻見其體內的三昧真火不計代價般蜂擁而出,在那木魃頭頂的方向凝聚出一顆火球!

轟隆隆——

火球裹挾著天地之威滾滾落下,蕩起陣陣罡風竟然是將周遭的大片火勢都給吹滅了!

“陸迅將軍,我來助你!”

關生也不再遲疑,當即舞動起手中的青龍偃月刀來。

“青龍偃月斬!”

幽綠色刀芒頓時便化作了一條青龍,向著木魃衝殺而去!

“今日,我定要你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萬魔聚身!”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天地間忽然響起陣陣轟鳴聲!

竟然是那整片密林都開始崩裂,被木魃席捲而去!

讓他那本就龐大無比的樹軀變得愈發恐怖起來!

不僅如此,就連那些深深紮入大地之中的根係,也都在這時候浮現在眾人眼前!

化作了一隻隻觸手伸向天空,竟是對那熊熊燃燒的三昧真火不管不顧!

纏繞上了那顆碩大的火球,用巨大無窮的力道將其崩成了大小不一的碎石塊!

至於那道襲來的青龍,他更是無懼!

“山呼林嘯!”

霎時間,那些席捲而去的山林石塊都統統湧了上去,竟是將那青龍硬生生地鎮壓了下去!

“你們這些卑鄙的人類,今日我木魃就讓你們知道什麼才叫做絕對的力量!”

說話間,那漫天的飛沙走石開始沖天之上,將本就陰霾一片的天空遮蔽得愈發昏沉!

像是天都快要塌下來了!

見到這一幕,陸迅當即變了臉色,“關生將軍,一同出手!”

關生也未多想,當即就提起了青龍偃月刀衝了上去,頂起了那塌下來的天頂!

可他萬萬冇有想到,陸迅卻在這時驟然轉身而去,大喊道:“大軍聽令,隨我突圍!”

說著,還盪出一股股三昧真火向人族大軍湧去!

此舉不為殺敵,隻是想要拖延上些許時間。

將木魃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人族那邊,讓神族大軍能夠趁機逃離這裡!

“是!”

隨著一聲聲應和,陸迅當即便也顧不得太多,領著大軍便尋了一個方向匆忙離開。

“陸迅,你竟敢如此!”

關生被氣得火冒三丈,卻又不敢在此刻抽身離去。

若是冇有了他,這人族大軍頃刻間便會死傷慘重,十不存一!

要知道,人族受神、魔兩族鉗製,如今能湊出這些身著精甲的兵士已然不易。

“將軍莫急,此處有我!”

這時,人族大軍忽然傳來一聲大喊。

關生看去,卻是半臥在麒麟背上,傷勢未愈的馬梁將軍。

“人族大軍聽令,速速隨我離開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