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炎帝墓又重新恢複一片寂靜,嬴子夜等人終於是來到了炎帝墓前。

站在此處,他們第一次領會到了什麼才叫做空前絕後!

僅僅隻是站在炎帝墓的這座高達數十丈的大門前。

那股浩瀚恢弘之感便已然充沛在他們的心頭!

覺得自己便如同一隻螻蟻,渺小到不過是這滄海一粟!

當他們再仰頭望去,竟然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將這整座宮闕儘收眼底!

那沖天之上的宮頂像是要刺破這片天地,去往那無垠的混沌!

讓嬴子夜等人一陣炫目,彷彿看見了那遠古洪荒,看見了未來萬象。

頓時覺得,與這天地相比,他們這一生短暫到毫無意義。

萬念俱灰之下,竟然有學子拿起了手中的兵刃!

或斬向自己的首級,或刺進自己的心口!

“都住手!”

見狀,袁天罡當即一聲獅吼,將那些學子們都喚醒了過來。

“此地倒是有些神異!”

嬴子夜打量了一番,發現炎帝墓的建造之法十分特殊。

不僅是建造選用的石料十分特殊,還精心摻雜進去了一種能夠蠱惑人心的材料!

蠱魂沙!

再將與之配合的陣法,用細緻的手法刻錄進在了牆體之內,與整座炎帝墓融為一體!

方太有瞭如此奇效!

便是如嬴子夜、袁天罡和六山四屍這樣修為強大、心智堅定之輩,都險些著了道!

就更彆提在此之前,從未上過戰場,甚至是與人生死相搏的帝宮學府的學子們。

隻要心神稍有一點鬆懈,便會自刎而亡,死得不明不白!

便是逃過此劫,也會在悄無聲息之間對這座宮闕的主人產生恐懼!

然後慢慢轉變成為狂熱的崇拜!

將原本那些不服不臣之人,徹底馴服!

當真是一種恐怖至極的手段!

“殿下,這般手段怕是……”

袁天罡還未說完,嬴子夜就揮手打斷了他,然後身上陡然蕩起一股氣息!

竟是徹底將眾人與陣法隔絕開來。

“如此便就無礙了。”

“謝袁天罡將軍!謝八皇子殿下!”

“謝袁天罡將軍!謝八皇子殿下!”

“謝袁天罡將軍!謝八皇子殿下!”

學子們頓時便覺得有什麼東西從腦海中被驅逐了去,頓時紛紛拜謝。

“好了,都進去吧!”

說罷,六山四屍便上前推開了那扇大門。

興許是塵封的歲月太過久遠,大門上早已積滿了厚厚的灰塵。

如今是稍有動作,便飛舞的漫天都是,惹得學子們是咳嗽不止,涕泗橫流!

穿過大門的刹那間,忽然感到一陣暈眩。

這番變故驚得眾人立馬是全神戒備起來,防備有人在這時驟然來襲。

但是過了很久卻冇有絲毫響動,緊接著四周才忽而變得清晰起來。

在此之前,他們之中曾有人幻想過炎帝墓內會是怎樣一番的景色。

大抵就如同那片沙漠一般,到處都流淌這炙熱豔紅的熔岩。

地磚、牆麵等也早在歲月的洗禮中變得破爛不堪。

定然會是一片蕭瑟破敗之景!

但誰也冇有想到,這炎帝墓內竟然另藏著一片天地!

便是除了那日月星河之外,那山川河流竟然是樣樣俱全。

甚至還有飛鳥走獸,一派祥和之中全然不似炎帝墓外那人間煉獄的模樣!

“殿下,這可真是……怪哉!”袁天罡自然也是被這一幕給驚得不輕,“冇想到在古籍中流傳的彆有洞天竟然全都是真的!”

那六位山長當即請命道:“殿下,請容我等與學子們前往此間四方查探!”

便是那學子們也是躍躍欲試,想要瞭解此番天地到底與外界有何不同!

唯獨那四大屍祖依舊是麵無表情,沉默寡言。

但嬴子夜略微思索了一番,並冇有答應他們,道:“我以為,我們何不利用此等機會,對付那人、神、魔三族?”

袁天罡笑了笑,心頭雖然是有了定數,卻還是裝裝樣子,問道:“殿下可有良計?”

“還是天罡甚懂我意!”

嬴子夜笑著說道:“我們忽而來到此地,必定是那炎帝墓的大門內另有蹊蹺,像是那古籍中提到的挪移大陣,將陣中之人挪移到另一個方位,而這個方位是早就定好了的。也就是如今我們腳下這處。”

隨著嬴子夜指了指,眾人才注意到四周佈滿了山石。

而這些山石不僅是以某種特彆的順序排布,上麵還各自殘留著深淺不一的紋路。

向來便是起了給那挪移大陣定位之用,將進入炎帝墓大門之人,統統都傳送到此處。

那為何這炎帝墓之主又會如此大費周章將人給挪移到此處?

如此想來,怕是這片天地必然是危機重重,遠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見眾人都微微點了點頭,想到了其中關鍵,嬴子夜才又繼續說道:“所以,我們隻消在此地另設下陣法禁製,便能讓人、神、魔三族吃不了兜著走!就算是他們看破了此計,也必然會耽擱不少時間。屆時,我等怕是早已將這炎帝墓中機緣給儘數奪走了!”

“妙!殿下此計,甚妙!”說完,禹徒當即一拍手,“弦宗老兒,我們幾人之中就有最擅這陣法禁製一道,此事你覺得如何?”

弦宗瞪了一眼禹徒,氣他為老不尊,旋即便認真想了一番。

“此前我等正好收集不少火精精魄,便是足以在此地佈設琉璃冥火大陣。”說道這裡,弦宗迅速叫學子們將火精精魄都聚在一處,“之後再設下六甲**陣,定能叫那人、神、魔三族吃儘苦頭!”

就此,嬴子夜當即將此事交予了弦宗。

“好!弦宗山主有何吩咐,說與我們便是!”

冇過多久,弦宗與眾人一同開土伐木,在此地佈設起兩座大陣來。

甚至還從那片天地中引誘來了諸多魔獸,納入了陣中!

待辦好此事之後,他又在此地帶著諸多學子們研究起了那挪移大陣來。

發現這挪移大陣當是繁複至極,竟然是由陰、陽兩陣組合而成。

其中陽陣便是他們如今腳下的這片陣法,因為隻起到了定位之用,所以結構較為簡單。

而那陰陣則主導挪移,通過陽陣逆行推衍回去,也隻能窺探其一角來。

若想真將此陣徹底學會,還得找機會回到那炎帝墓大門,研究上一段時日來。